瓜田李夏-第二三六章 利润
更新时间:2016-12-27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今天大青没跟着他们来赶集,而是留在家里陪着夏老太太了。

李掌柜忙就笑着点头,还说有不少的剩饭剩菜,如果夏至和小黑鱼儿不嫌弃,都可以拿回去喂大青。

“那可是条好狗啊,这百八十里找不出第二条来。”

看李掌柜这个神情,应该也是个爱狗而且懂狗的人。

夏至却知道,这是李夏和李掌柜想支开她和小黑鱼儿,然后说一些儿童不宜的话题。其实李夏也没比她大几岁啊,如果说到穿越前的年龄,她还比李夏大呢。什么儿童不宜的话题,她比李夏更合适听。

只是这个理由没法说,夏至想了想,就露出最为纯真的笑容来,好像是完全相信了李夏的话,根本就没有怀疑到其他似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然后,她还招呼小黑鱼儿,“老叔,走咱去挑点儿东西给大青带回去。”

“好啊。”夏至这么说,小黑鱼儿自然高兴,就从椅子上跳下来,溜溜达达地跟着夏至走了。

来领夏至去挑东西的是个机灵的小伙计,虽然李夏和李掌柜说的是什么肉骨头和剩饭剩菜,但小伙计可没真敢领两人去看剩饭剩菜。

厨房里的吃食,夏至和小黑鱼儿看上什么,尽管拿。

夏至和小黑鱼儿走后,李夏和李掌柜并没有立刻进入儿童不宜的话题。两个人都微微有些愣神。

夏至刚才那一笑,实在是笑的太假了。

李夏低着头琢磨品味了半天,最后自己忍不住都笑了。

“少爷……”李掌柜想说说夏至的话题,但是最后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李夏看出了李掌柜的意思,只用一个眼神,就让他打消了评价夏至的念头。“说说吧,你都查出些什么来了?”

“是……”李掌柜恭敬地答应了一声,如此这般地跟李夏说了他调查的结果。

孙王氏在娘家的时候,是个有着非常丰富历史的女人。她虽然长相并不出众,却很善于勾引男人。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走街串巷,花着男人的钱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她的爹娘都不大管的了她。

之所以到了二十多岁还没有嫁人,就是因为太过名声远播,没有人敢娶她。

据说,她还曾经勾引过同族的一个还没出五服的长辈,也因此更加臭名昭著。

在孙王氏结交过的许多男人之中,有一个是比较特殊的。孙王氏似乎对这个男人有几分真情,还曾经为这个男人怀过孩子。当然最后孩子没有能够生下来,而是被男人和她娘家里合伙给打掉了。

男人并不是本分的庄稼人,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而是庄户人家口中说的赖子。也就是不务正业,不干好事,整天游手好闲,欺男霸女。

据说他是孙王氏的第一个男人,孙王氏在他手里有很多把柄,对他又爱又怕。

这个男人现在非常落魄,李掌柜找到了他,许给他银钱,他愿意为李掌柜做任何事。

“所谓一物降一物,少爷说的那个女人,就这个赖子出手最为合适。”

李夏想了想,就说好。李掌柜办事,他还是放心的。“一定要办好,十六为这件事很烦恼、伤心。”

“是。”李掌柜飞快地扫了一眼李夏,忙就恭恭敬敬地答应。

“对了,我娘派人来送东西,你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李夏又问李掌柜。

李掌柜陪笑:“少爷放心,少爷的嘱咐,我哪里敢忘了。夫人现在还当少爷你在大佛寺里念书散闷呢。”

“那就好。我是别不管,但凡有我的消息传到我娘耳朵里,我都找你。”

“少爷……”李掌柜苦了脸。李夏的意思,他不仅要替李夏保守秘密,还得替李夏将有可能传到李夫人耳朵里的消息渠道都给堵住了。

这可并不容易啊。

“怎么,是不愿意做,还是做不到?”李夏问。

李掌柜无可奈何:“少爷的吩咐,我竭尽全力。”

“这就对了。”李夏觉得他和李掌柜已经说了好一会的话,该去找夏至和小黑鱼儿了,“这件事情要尽快。”

“少爷放心。”李掌柜恭敬地应着。

然后,李夏就让李掌柜带路来找夏至和小黑鱼儿。

夏至和小黑鱼儿已经挑好了给大青的吃食。虽然小伙计让她们随便拿,但夏至不可能真的什么都拿。她真的只给大青挑了几根肉骨头,然后还给大青要了一个猪肺。

聚贤酒楼的生意非常好,所以他们都不去屠户那里买猪肉,而是买整只生猪回来,由厨房里宰杀。这个猪肺一般都不做菜,但是喂狗却是很不错的。

“咋就挑了这点儿?”李夏看见夏至只挑了这两样东西,就让她再多拿些。

“人家不做生意了?”夏至白了李夏一眼,“就是你自己的酒楼,什么事都你一个人说了算,也不能这么做。什么事,都要有规矩。”

“好,好。”李夏笑,本来要讨好夏至的,却招来夏至的一顿教训。

李掌柜在旁边想笑,却还得忍着。好在他总是笑眯眯的,神情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夏至不肯再拿东西了,但李夏还是让李掌柜帮他挑了一坛好酒。

“这个是我自己要喝的。”李夏还忙着跟夏至解释。

“那我不管你。”夏至就说道。

李夏就朝小黑鱼儿眨了眨眼睛,然后让李掌柜打发人将酒也送到集上去。

从酒楼里出来,夏至瞧瞧左近没有熟人,就压低了声音问李夏。“李掌柜找的什么人啊,肯定没问题吧,也别影响了兰子姐家的生活……”

“放心吧,肯定没问题。”李夏就让夏至放心,尽管等着好消息就是。

夏至心里想着,如果真能让孙王氏从此不敢虐待孙兰儿了,那可是一件大好事。

“这家事要是真做成了,李夏,咱得好好感谢感谢李掌柜。”

“你感谢他做什么?”李夏不满意地瞟了夏至一眼,“你要感谢,也该感谢我呀。”

“李夏,你可真是……”夏至笑,觉得李夏的脸皮似乎越来越厚了。“我当然感谢你啊。可是我们……嗯,跟李掌柜是不一样的。”

“我明白,咱们是自己人吗,所以你要先感谢外人对不对?”李夏立刻就说道。

他还真说中了夏至的心思。但是他这般明明白白(大言不惭)地说出来,夏至就觉得她似乎不该承认。

“谁跟你自己人啊!”夏至白了李夏一眼。

李夏顿时一副很受伤的表情,然后扭头去找小黑鱼儿做告状:“老叔,你听十六怎么说?老叔,你说要罩着我的。”

小黑鱼儿也拿李夏没办法了:“十六,李夏是咱自己人。”而且,这正直的小家伙早就将李夏当做了自己人,他和李夏、夏至,他们三个是一伙的。就是夏至也得承认这一点。

“哼。”夏至不好反驳小黑鱼儿的话,就哼了一声。

李夏很得意,然后还继续讨好小黑鱼儿:“老叔,你走的累不累,要不抱着你走,不然背着你。”

“你好了,别拣了便宜还卖乖。”夏至看不下去了,说了李夏一句。

李夏哈哈大笑。小黑鱼儿则是一副,他已经是大人了,才不要人背着呢,抱着更不行。

夏至又在集市上和街上逛了一会,买了一些东西,然后才和李夏带着小黑鱼儿回到摊子上。

此刻集市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夏三叔、夏三婶、夏桥等人正在收拾摊子,夏老爷子也在帮忙。

“哎呀,我们回来晚了。”李夏比夏至和小黑鱼儿还自觉,一到了摊子上,立刻就卷了袖子帮着收拾,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和客人。

夏老爷子非常过意不去,但李夏这么实诚不见外,夏老爷子心底里还是高兴熨帖的。

夏桥就走过来,指着大车上的一堆东西,说是刚才有人送过来的:“说是李夏的东西。”

“是聚贤酒楼的伙计送来的吗?”夏至问。

夏桥点头说是。

“那就是李夏的。”夏至这么说着,还上前去看了看。大包小包的东西都包裹的好好的,不过可以看的出来,里面应该有不少书。

“李夏家里送了不少书来。”夏至笑着说。

夏桥也看出来了,脸上露出了向往的表情。

夏至看了夏桥一眼,低低的声音跟他说:“哥,你愿意看书,可以找李夏借啊。要是有不懂的,也可以问李夏。”

“真的吗?”夏桥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了。李夏人很好的。”夏至点头。

夏桥很向往,但还有些顾虑。他就是那种最不愿意麻烦别人的老好人,不过,最后还是对于书本的向往战胜了他心头其他的情绪。

“十六,那……你能帮我跟李夏说说吗?”

她当然可以,但夏至却摇了摇头:“哥,不用我说,你自己跟李夏说就行。”夏至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夏桥。

夏桥犹豫了一会,最后似乎是下了决心。他点点头:“那我试试。”

“肯定行。”夏至就笑。

大家收拾好了东西,就坐上车回了大兴庄。

这一次回到家里,别的事情先放在一边,夏至先就摆上了桌子,摊开账册,然后大家凑在一起开始数钱、盘账。

他们今天赚了整整多半布袋子的铜钱。

夏桥、小树儿、小黑鱼儿、腊月、小夏林,又加上夏三叔和夏三婶,大家分作几组数钱,这还用了半晌的工夫,才将铜钱都数清楚了。

夏至用笔,小黑鱼儿用算盘,噼里啪啦地算了一通,最后得出的结论,今天这次赶集出摊,他们赚了足足有两千文钱挂零,折算起来,那就是二两银子。

一年养一口猪,到年底的时候最多也不过才能赚上四五两的银子。他们出一次摊,就能赚二两银子。

“今天的东西还是带少了,后来有人来了没买上。下次赶集,咱再多准备点儿,肯定能卖更多的钱。”夏三叔就说道。他的脸色微红,那是高兴的。

虽然夏老爷子给了夏至全部的支持,但他也没想到,这桩小生意真的能赚这么多的钱。

这样下去,不仅家里的生活条件能够大大的改善,几个孩子念书的银钱就完全解决了。

这简直是太好了!

“本钱是我爷出的,这些钱先还我爷我奶的本钱吧。”夏至将账目理清楚了,就说道。

“本钱不用还了。”夏老爷子几乎没怎么考虑,就干脆地说道。

“本钱肯定要还啊。”夏至笑,“爷,那不是你和我奶的养老钱,就是给我老叔攒的定媳妇的钱。”

不管是哪种钱,她都不能侵占。不仅她不能,其他任何人都不能。

夏至的意思,还是按照当初说好的那样,赚的钱先还夏老爷子拿出来的本钱,这是成本之一。

去除了成本之后的盈利,再进行分配,也就是两股,她和小黑鱼儿一人一股。

夏三叔和夏三婶是说好拿工资的,夏桥几个是帮忙的,同样都有钱拿。

按照现在的势头来计算,去除成本之后,每次赶集出摊,他们都能赚到二两左右的利润。夏至和小黑鱼儿二一添作五,那一人也有一两。

一两银子看似不多,但是庄户人家过日子,一两银子能买的东西,能办的事儿可多了。

“我老叔和我四姐以后就是有钱人了!”腊月感慨地说了一句。

这个钱,夏至和小黑鱼儿当然不会都自己花,最后受益的还是夏家这一大家子的人。

盘过了账,才是李夏开包裹的时间。他的东西,夏桥和夏三叔都帮他拿到西屋去了。夏老太太带着夏三婶和腊月张罗晌午饭,李夏就招呼小黑鱼儿和夏至帮他拆包裹。

“这个酒拿过去放在我大爷那儿,我和我大爷,我们慢慢喝。”李夏一边拆包裹,一边分派。

李夫人给李夏送来不少东西。

除了李夏的书本笔墨,还有好几套里外衣裳。“我哪儿穿的了这么老多衣裳。十六,我看大桥哥跟我身量差不多,你看哪件合适,给大桥哥拿两件过去穿吧。”

不仅有穿的,李夫人还给李夏送来了很多吃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