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三五章 秀才打杂
更新时间:2016-12-26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第二三五章秀才打杂

第二三五章秀才打杂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这一次,夏至带着大家准备的更为充分,大家的干劲儿也更足了。像小夏林,大家伙逗他说东西和人都太多,车里根本装不下,就不带他了。小家伙急的脸都红了,说什么也要去,最后还说,实在不行他不坐车,他走路过去。

“我走去集上,我可能能走过去。”奶声奶气的,但是神态和语气却都坚定无比。

众人本来就是逗他的,看他这样,都哈哈大笑。小夏林这才知道大家伙是跟他开玩笑,脸上更红了,一半是害羞,另一半则是高兴。因为害羞,他又躲到夏三婶的身后去了。

车里要放很多的东西,还要做人,是有些挤了。夏老爷子就表示他不着急,让大家伙先坐车走,他稍后或者去,或者不去都行。

第一次在集上摆摊的时候,夏老爷子是过去坐镇的。看着没什么问题了,大家伙也不想总劳动夏老爷子,毕竟他还是上了些岁数的。

少了一个夏老爷子,但却多了一个李夏,人数还是跟上次的一样。

“我也能帮把手,称分量,数钱,端茶送水,擦桌子啥的我都能干。我也不要工钱,供我吃就行。”李夏坐在车上,笑呵呵地跟夏至商量。

他今天穿着普通的青布裤褂,从远处看就是个英俊的农家少年。薯条和薯角他都吃过了,夏至在家里试炸的薯片他也尝了,觉得都很好吃。实际上,他表现出来的喜欢略有些夸张。

就算是外表像个农家少年,但李夏毕竟不是什么农家少年,他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不会真的对这些东西那么疯狂。

但是李夏的认可,还是让夏至更加信心十足。

李夏也喜欢吃,那说明这些薯条、薯角和薯片的顾客范围更加广泛,前景是非常好的。

因为已经有了之前的宣传,这次他们在集上把摊子摆开了,已经不用招呼,就有客人上门了,其中很多都是回头客。

天刚蒙蒙亮,夏至的摊子上已经坐满了人,还有不少人在排队买薯条、薯角和薯片。李夏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也在摊子上帮忙。他手脚利落,任劳任怨,除了操作间的活计他做不来,其他的事他都能做,而且还做的很好。

为了显得更为正式一些,李夏还让夏至也给他扎了围裙,戴了口罩和帽子。来摊子上买东西的,就有和夏家人比较熟悉的,有的人还不知道李夏的身份,少不得要跟夏家的人打听。

夏家的人早就统一好了口径,只说李夏是文山书院的学生,来乡下读书连带散心的,连他刚刚中了秀才的事也没说。

李夏自己的意思是要低调,夏至的意思也是如此。

一个刚出炉的,又是如此年轻的秀才,在乡下地方那可是很稀罕的。如果让大家知道了,只怕来看李夏的人就能踏平了夏家后院的门槛。

必要的社交当然要有,但是夏至却不想让李夏成天被这些人和事绊住了脚。

即便是如此,大家伙对李夏也是交口称赞。一个年级轻轻的学生娃,竟然能够放下身段来在吃食摊子上打杂,人家都夸李夏踏实。而且,李夏身材挺拔,相貌俊朗,是那种特别能够招人好感的长相。

简单地说,李夏有颜值,言谈举止还刷了众人的好感度。

夏至见李夏这么受欢迎,就耷拉下菜刀眼来,心里琢磨着,如果李夏不是这样的相貌,而是长相丑陋,或者只是长相普通,只怕他的受欢迎程度就会大大的降低。

说到底,李夏有颜。即便是最为淳朴的庄户人家,潜意识里面只怕也都有些颜控呢。

真是不管什么世道,颜值就是正义,这一点几乎亘古不变。

“我对这个控颜的世界绝望了!”夏至想起穿越之前很流行的一句话,忍不住就说了出来。

李夏正好从她身边走过,手里还端着两碗酸梅汤。他没听明白夏至的话,所以就停下来问了夏至一句。“十六,你说啥呢,什么盐不盐的,是没盐了吗,要不我跑一趟。”

“还有盐。”夏至菜刀眼,看向一旁围着桌子坐着的几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那几个小姑娘都和她差不多的年纪,有两个还年纪稍大。看她们的穿戴,应该是家庭条件很不错。她们一来,就叽叽喳喳地又说又笑,还总往李夏身上瞟。其中一个姑娘比较泼辣,还特意指定要李夏给她们送东西。

很好,李夏的颜也可以招徕顾客了呢!

“你忙你的吧,小心把客人给伺候好。”夏至话里有话地嘱咐了李夏一句。

李夏抿嘴一笑,一双眼睛里满满都是阳光:“遵命,十六大当家。”因为这两天看着十六在家里说话算数,在几个小的面前更是说啥是啥,李夏就开玩笑地称呼夏至为大当家。

等集上的人越来越多了,夏老爷子也来了。他说是来赶闲集的,其实主要是来摊子上看看。看着一切顺利,夏老爷子就放了心,也很满意。不过看到李夏在摊子上忙前忙后的,夏老爷子就很过意不去。

人家府城文山书院山长家的公子,新晋的案首秀才,怎么能在他夏家的摊子上做打杂呢?偏李夏这打杂还做的津津有味,夏老爷子怎么要他不要干了,他都不肯。

夏老爷子没办法,只好把夏至叫到一边来:“十六,虽然人家李夏是不惜外,可咱不能忘记人家的身份……”意思是让夏至想办法,别让李夏这么打杂了。

“爷,我一会就把他带走。”夏至就笑着说道。

“嗯,那就好。”夏老爷子放心了,就溜溜达达地去茶楼找他的老朋友们唠嗑去了。

所谓的赶闲集,也就是没什么事情要办,纯粹是到集市上来逛的。

忙过了客人最多的那一阵,夏至瞧着摊子上少一个人照看也没什么问题了,就将李夏叫到一边。

“李夏,咱带着老叔去逛逛呗。”

“好啊。”李夏立刻点头应了,因为忙活了这半天,他似乎还对这摊子生出了感情,生怕自己离开会影响了生意。“咱都走了,三叔和大桥哥他们能忙的过来吧?”

“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人了,他们完全能忙的过来。”夏至就说,然后还朝夏桥、腊月几个问了一句。

夏桥、小树儿、腊月和小夏林几乎是异口同声地答应,说他们忙得过来。很是干劲儿十足。

李夏这才将那一身行头脱了,就这么跟着夏至和小黑鱼儿往集上走。

“一会我还得去酒楼一趟。”李夏就说。

夏至想起李夏给酒楼掌柜的捎的那封信了,就问李夏:“能这么快就有信儿吗?”

“差不多。”李夏点点头,“这也不是啥大事、难事。在李掌柜他们,都不算啥事。”

临水镇上聚贤酒楼的掌柜也姓李,据李夏说,李掌柜祖辈几代都在李家做事,是李家人的心腹,因为做事勤恳能干,最后被赐了李姓。

“他以前常帮着家里料理些……嗯……”李夏给了夏至一个只可以意会的眼神,“……他主意多,很能了事。这件事在他手里,就是小事一桩。”

“那敢情好。”夏至点点头,当然不会追问这位李掌柜以前帮着李夏处理的都是什么样的事。

因为李夏这是正经要紧的事,夏至就随便买了些东西,然后就和小黑鱼儿一起陪着李夏到了聚贤酒楼。

聚贤酒楼的李掌柜早就在门外等候着了,看见李夏来了,他忙就上前给李夏行礼。李夏拦着他,不让他行礼。

李掌柜还认得夏至和小黑鱼儿,他跟着李夏喊小黑鱼儿老叔,对夏至更为客气,称呼她为夏姑娘。

略做寒暄,大家就进了酒楼,到里面的内室做了。

“少爷的书箱到了,夫人还捎了不少东西来。”李掌柜亲自捧了茶上来,然后先就说道。

“好。”李夏点头,“一会让人送到集上去,你们知道往哪儿送吧?”

“知道,知道。”李掌柜的笑容颇有些意味深长,看来李夏在夏家的摊子上打杂的事,他都已经知道了。“我一会就打发人送过去。”

略顿了顿,李掌柜还试探着问李夏:“少爷,要不要我另外派一辆车……”

“不用。”李夏摆手,“那车能装下,我们挤挤就行了。”然后还扭头跟小黑鱼儿商量,“老叔,一会回去我还有些东西。要是车里装不下,你就坐我怀里行不,像小夏林那样。”

“行吧。”小黑鱼儿想了想,很大度地点了头。

李夏一笑,就朝李掌柜看了过去。

李掌柜也笑,有些无奈,似乎也觉得很有趣。

“我的信你收到了?”李夏问,却并不是疑问的语气。

“当天就收到了。这件事,我得先问问少爷,是打算办到什么程度?”别的都不说,先只问李夏要办到什么程度,那也就是说他办好这件事,肯定是没有疑问的了。

“十六,你说呢?”李夏就问夏至。

“嗯……”夏至略微沉吟,“孙王氏以后不能再虐待我兰子姐……”

家长里短的事,要说出一个具体的指标来,还真不那么容易。

李夏却已经为夏至想好了:“不能打骂,不能不给吃饱饭,姑娘家就该有姑娘家的待遇,不能再继续使唤壮劳力一样使唤孙兰儿……”

总之,他们不指望孙王氏真心为孙兰儿好,但以后却不能再有丝毫的亏待孙兰儿。

“好。”李掌柜的手指动了动,很干脆地应承了下来。

“李掌柜,这件事你打算咋办,从哪儿入手啊?”夏至就问。

李掌柜看向李夏。

李夏点头:“十六问你话呢。”

简单的一句,李掌柜就明白了。

“我已经打发人,将孙王氏的底细都查清楚了……”这么说着话,他还看了夏至和小黑鱼儿一眼。

李夏立刻会意,关于孙王氏的底细,有些话是不好当着夏至和小黑鱼儿说了。

跟孙王氏见过一次面,李夏已经大致能猜出孙王氏是什么事,会做出些什么事来,因此就示意李掌柜可以简单地说。

“这个孙王氏在娘家名声非常不好,小辫子一抓一大把。”李掌柜略一思索,就知道当合夏至和小黑鱼儿的面该怎么说了。“我找到了一个可以治住她的人,这两天就安排人过来。少爷和夏姑娘只当没有这回事,回去什么都不要说,不要说,只擎等着好消息就是。”

这也太简略了。

夏至就看了李掌柜一眼。

孙王氏嫁给孙老五的时候,已经二十几岁了,却是初婚。她长的虽然不好看,但是能说会道,而且还会打扮,最主要的一点,比起孙老五来说,她是相当的年轻的。

一般的情况下,孙王氏是绝不会嫁给年纪大,家里穷,还有先房撇下的两个孩子的孙老五的,可孙王氏还是嫁了过来。

所以,大家都知道,孙王氏在娘家肯定是有些不妥的。而她嫁过来之后的种种表现,也证实了这一点。

不过,孙老五能有个媳妇,还为他接连地生了两个儿子,就已经心满意足,恨不得将孙王氏供奉起来。孙王氏过去有什么不妥,现在有什么差错,他根本就不会去理会,他的条件也不允许他介意这些。

乡下穷汉,炕上能有个女人暖被窝,还会生孩子,这就行了。

李掌柜说孙王氏在娘家的小辫子一抓一大把,这句话夏至是相信的。但要说随便找个人来就能治住孙王氏,这个夏至可不相信。

孙王氏是能把不是当理说的人,要紧的时候完全可以不要脸,不是一般二般的人能够治住的。

李掌柜找的这个人,应该非常特殊。

但李掌柜显然不打算详细说。夏至想了想孙王氏的为人,也就明白了李掌柜的顾虑。

李掌柜是个稳重的成年男子,有很多话,他都不会当着她和小黑鱼儿的面前说。

李夏干咳了一声:“十六,老叔,李掌柜这不少肉骨头,你们要不要去挑挑拿回去给大青吃。”

(未完待续。)mz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