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将大人-第491章 你自由了(加更求月票)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寒武记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你好 | 少将大人 | 寒武记 | 寒武记 | 你好 | 少将大人 
正文如下:
马君兰对活阎罗说当不了家,活阎罗四下看了一下道:“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马君兰道:“要等大哥来说的算。”

原来拿迷香粉的三个马贼,刚才平安上来忘了用迷香粉,三个已被马君兰打死一个,剩下两个听马君兰说要等那个厉害的公子,心想更没有生存机会,于是两个人对了一下眼色,同时把迷香粉朝马君兰抛撒过去。

马君兰虽然知道吃了解药不再怕迷香粉,可她对此已生成恐惧,见香粉撒过来,她腾身飘退几丈。

马贼见状刚想逃走,此时从地道口飞出两人,他们正是灵玉和香儿。灵玉道:“哪里走。”马贼们移目望去,香儿和一个公子站在不远处,马贼们更是心慌,他们对香儿有恐惧感。活阎罗道:“只要你们放了我们,我们就放这两个丫头。”

灵玉道:“你早干嘛去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这时还跟我谈条件,岂不太晚了。”活阎罗道:“一点都不晚,你要不答应,我们就和这两个婢女同归于尽。”灵玉手指对活阎罗和那个挟持秋菊的马贼连弹几下,道:“你吓唬谁啊!你现在就杀了她们同归于尽吧!”

活阎罗忽觉三处穴道麻痛一下,心想不妙,赶忙试着动刀,可胳膊已不听使唤,这才断定被人点了穴道。急忙对其他马贼道:“快,快把这两个女人杀了,我们同归于尽。”其他马贼看着他感觉莫名其妙,心想:“你自己拿着刀架在人脖子上不杀,反而叫我们杀,你是不是吓糊涂了。”有一马贼道:“大头领,你自己杀了好了,何必叫我们。”

活阎罗道:“我被他们点了穴道动不了。”几个马贼更是大惊,挥刀就去杀春兰秋菊。灵玉道:“找死。”晃身形过去把两个靠近春兰秋菊的两个马斩杀了,马君兰和香儿同时冲过去每人又杀了三个马贼,最后只剩下活阎罗和挟持秋菊的马贼。灵玉走到活阎罗身边把他拿刀的手拿开。可那胳膊不弯,灵玉一带劲只听咔嚓一声,胳膊断了和刀一起被拿开,活阎罗只是痛哼一声。灵玉把春兰抱过来。春兰趴在灵玉怀里激动的撒娇哭起来。灵玉安慰她道:“没事了,不用怕。”香儿道:“春兰,你没事吧!”春兰闻听赶忙止哭抬起头道:“我没事,谢谢香夫人关心。”

同时马君兰也学灵玉的样子,把那马贼胳膊扳断把刀拿开。又把秋菊抱过来。

灵玉道:“你快把解药拿出来。”活阎罗道:“反正是个死,我干嘛拿出来。”灵玉道:“死有多种多样,一刀砍下脑袋那叫快乐死,一根绳子勒死你那是安乐死,那还有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水银灌顶,点天灯,你想哪种死法。”

活阎罗道:“不管哪种死法,我都不会把解药给你。”灵玉道:“是吗?我就给你个万蚁穿身。”说完解开他的穴道但又立刻点了他别处穴道。顿时活阎罗浑身都像蚂蚁啃咬似的,难受之极。活阎罗恨声道:“你们大侠不都是讲人义道德的吗?你尽然用这万蚁噬骨这种惨刑。”灵玉道:“我不是什么大侠,对负你这样的人就是要比你更狠,跟你这种人讲仁义道德岂不是对无辜的人残忍,对仁义的泄毒。”

那个马贼看活阎罗痛苦不堪的样子,吓的叫道:“大侠,我说,我说,你就一刀杀了我吧!”灵玉道:“那你说吧!本公子虽不是大侠,但说话是算数的。”那马贼道:“其实大头领也没有解药。毒药和解药都是白狼的,他是刚入伙的。”灵玉道:“白狼现在到哪去了。”那马贼道:“白狼带着另外两个丫头朝另一个出口去了。”说完看活阎罗那生不如死的样子,哀求道:“大侠,解药我已说了。你就给大头领一个痛快吧!”

灵玉道:“好吧!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给他一个痛快。”马君兰闻听,举起铁棒照活阎罗头上就是一下,活阎罗顿时七窍流血而死。那马贼道:“谢谢大侠,也给我一下吧!”灵玉道:“我会让你快乐而死。”那马贼道:“谢谢大侠。”灵玉道:“我现在不打死你了。”马贼闻听欣喜若狂,喜笑道:“谢大...。”话没说完只见剑光一闪,那马贼的喉管被割断。立刻绝气身亡,躺在地上还满脸笑容。

香儿道:“灵哥哥,你刚才说不打死他,怎么一下又杀了他。”灵玉道:“我说过叫他快乐死,你来看看他可快乐。”马君兰和香儿,春兰秋菊都走近一看,见那马贼满脸笑容。香儿道:“我明白了,这是不是叫欲擒故纵。”灵玉道:“虽然比喻不确切,但也有那意思。”香儿道:“我们快去看看艳姐姐吧!”灵玉道:“好的,香妹,你带她们过去,我再到地道里找过去,看有没有漏网的。”说完两下分开行去。

再说郝艳在那守着,终于看到地道口打开了,她真的按照灵玉讲的做,她躲在一边见那马贼伸头看看,然后走上来,刚到上面便对下面人喊道:“这里没有商队的人。”话刚落音郝艳纵身到近前,一挥短剑从马贼后胸刺进去又立刻拔出来了,马贼啊的一声便仰后倒地,郝艳抓住他衣服拉到一边扔了。下面人道:“生什么事了。”

下面人见没反应,白狼对那个拿着迷香粉的胖马贼道:“你再上去看看,他是不是先跑了。”胖马贼手拿迷香粉小心朝上走,露半截身子朝外张望没见人影,却看地道口旁边有血,知道出事了,赶忙喊道:“他可能被人杀了,地上有……。”话没说完喉管就被郝艳割断,胖马贼顺着梯子滚下了地道。

白狼和那些马贼见胖子滚下来,吓的直朝后退。白狼道:“看样这出口已被人家现了,人家正在外面等着斩杀我们。”有一高马贼道:“我们赶紧到另一个出口。”白狼道:“没用的,另一出口肯定也被人现了。”高马贼道:“那也不一定,你还说今天大吉大利来,结果被人杀到处跑。”说完扭头就走,有四五个跟着走了。还有四个站那没动,白狼道:“你们相信我没错,另一出口肯定也被人家守着了。”有一马贼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白狼道:“还是我先上去看看。”说完抱着冬梅朝上走去。

白狼抱着冬梅快走到洞口时,喊道:“上面的人听着,你们有两个丫头在我们手上,要想让她们活,你们就放过我们。”冬梅道:“别管我们,你们杀了他们给我们报仇就行了。只听上面郝艳道:“有话好说,不要乱来,你们先上来再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