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将大人-第486章 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第一更求推荐票)
更新时间:2017-01-09  作者: 寒武记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你好 | 少将大人 | 寒武记 | 寒武记 | 你好 | 少将大人 
正文如下:
486.第486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第一更求推荐票)

“我不信。”顾念之脱口而出,然后才看见何之初眼神中的痛楚和受伤,她立刻有些内疚,知道自己说得太急切武断了,何之初费了那么大力气,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又何必说得这么伤人呢?

眼角的余光瞥见道格博士好奇的视线在她和何之初之间飘来飘去,忙低头抿了抿唇,小声说:“何教授,有些话,我想跟您说。”

道格博士明白过来,马上说:“我要下班了,你们要不要先下楼?”

何之初点点头,从道格博士手里将他先前给她的血液样品、牙医记录,和今天的检测结果统统拿回来,装到来时的公文包里,和顾念之一起走了出去。

两人上了何之初的玛莎拉蒂,开始的时候都没有说话,车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凝重。

等车上了高速,汇入滚滚车河当中,何之初才把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冷冷地开口说:“……说吧。”

顾念之:“……”

“怎么不说?”何之初瞥她一眼,脸色冷漠凉薄,一副好心被当驴肝肺的模样。

顾念之定了定神,手指摩挲着自己的手表,在脑海里想着要如何说,才能既不泄露霍绍恒那边的事,也能表达自己的意思。

“何教授,您真的确定我就是顾嫣然的妹妹?可为什么顾嫣然没有主动来查我们之间的关系,反而是何教授您来查呢?”顾念之最后决定还是从顾嫣然入手。

顾嫣然见过她,认识她,但是从来没有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姐妹之情。

还是那句话,她是十二岁的时候被霍绍恒救了的,不是两岁,如果她是顾嫣然的妹妹,顾嫣然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

除了说过她有个妹妹也叫“顾念之”这种话,再也没有下文了。

这个问题倒是蛮尖锐的。

何之初心情好了些,他斜睨顾念之一眼,闲闲地说:“你还知道是我出力在查,也不算没良心了。”

顾念之:“……”

拜托何教授您不要这么阴阳怪气!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顾念之负气地将头扭向车窗外,一副“你不好好说话我就不理你了”的样子。

“怎么了?生气了?”何之初转眸看她一眼,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小丫头脾气还是那么大……”

“哼!”顾念之将何之初的手推开,气鼓鼓地说:“何教授,您不要和稀泥,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何之初笑了笑,收回手,继续两手把着方向盘,看着前面的路。

帝都的高速公路上,这个时候还在堵,他们开不快,如同龟速随着车流移动。

一行行车灯从身旁滑过,组成光的长廊,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那我问问你,你为什么不信你是顾嫣然的妹妹?这些资料,我是找顾嫣然的妹妹顾念之以前的家庭医生和牙医那里要来的记录,你如何解释他们有你的血液样品和牙齿记录?你不要说是我给他们的,我可以发毒誓,绝对没有做任何手脚。”何之初斩钉截铁地说,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慎重。

顾念之迟疑了一下,如果这句话是霍绍恒说的,她是绝对相信。

可对何之初,她还处于半信半疑的阶段。

但也不能说完全不信,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何之初已经在证明他也是她可以信任的人。

信任的基础要建立起来不容易,但是要摧毁,却只需要一件事,一句话,一个机会。

“可是……可是……”顾念之吞吞吐吐起来,非常想说顾嫣然跟她没有血缘关系,可如果这样一说,就把霍绍恒那边的情况给卖了,所以她绝对不能这么说。

心思千回百转,可也只在一念之间。

顾念之终于找到了一个绝佳的理由:“可是何教授,您为什么要验证家庭医生和牙医的记录?为什么不直接验证我和顾嫣然的之间的血缘关系?这样不是更容易,更直接?而且更方便,您跟顾嫣然很熟悉,又是我的导师,只要弄到顾嫣然的血液样品,甚至是一根头发,您就可以马上验DNA了,不是吗?”

终于问到点子上了。

何之初赞赏地看了她一眼,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叩击,说:“……是啊,我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不直接验证你和顾嫣然直接的血缘关系,而是验证你和顾家的顾念之之间的关系呢?为什么呢?”

他的声音本来清冽冷漠,但是这时候轻缓地说出来,却有种难以言喻的低回婉转。

顾念之心里一动,脑子立刻开动起来,喃喃地说:“……不去验证我和顾嫣然之间的血缘关系,而是直接验证我和顾家的顾念之之间的关系,这说明……说明……我明白了!”

顾念之眼前一亮,扭头凑到何之初身边,急切地说:“是不是顾家的顾念之,跟那个顾嫣然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只有这样解释,才能为何之初的举动提供完美注脚。

所以何之初一直要证明的是顾念之是顾家丢失的那个顾念之,而不是她跟顾嫣然有血缘关系。

不然何之初何必舍近求远呢?

何之初笑看她一眼,潋滟的桃花眼有种说不出的风流蕴藉,“嗯,还算聪明,总算把这道坎给转过来了。”

“但是……”顾念之又疑惑了,“如果顾家的顾念之跟顾嫣然没有血缘关系,那她们是怎么做姐妹的呢?”

“这有什么关系?谁说没有血缘关系就不能做姐妹了?”何之初嗤笑着手指轻叩方向盘,“这不用我教你吧?一个家庭里两姐妹没有血缘关系,却还是法律上的家庭成员,这种情况不少见吧?念之,你以后别跟别人说你是我的学生,真是丢人。”

顾念之有些脸红了,她在跟顾嫣然的关系上面,确实钻了牛角尖。

何之初的话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让她眼前豁然开朗。

知道了顾嫣然跟自己并没有血缘关系,顾念之心里像是放下一块大石头。

至于法律上认可的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妹关系”,无非是几种情况,或者是二次婚姻带来的姐妹关系,或者是收养带来的姐妹关系。

不管哪一种情况,都不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没有天然的联系纽带,她都不用在乎顾嫣然能对她怎样。

顾念之以手托腮,胳膊肘架在车门一端,若有所思地说:“那何教授是笃定我就是顾家的顾念之?可他们……为什么从来没有找过我?”

何之初叹了口气,“念之,这就要你自己去发现了。我不做这种无用工了,反正说了你也不信。”

顾念之知道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不相信”还是伤害了何之初,她缩回手,有些局促地绞着手指头,怯怯地看着何之初:“何教授,对不起……”

这样小心翼翼看人脸色的顾念之。

何之初心里一恸,半天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他才声音有些沙哑地说:“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好好想想,到底要怎么做,信不信这些证据。”

顾念之垂下眼眸,手指再次摩挲着霍绍恒送她的手表,一时不能下结论。

她还要跟霍绍恒好好说说这件事。

霍绍恒他们上一次找的方向,看起来不太对。

他们验证了顾嫣然跟顾念之没有血缘关系,就以为她不是顾家人,便没有顺着顾嫣然这条线索继续查下去了。

可何之初却另辟蹊径,从顾家的顾念之小时候的病历记录和牙医入手,查出巴巴多斯顾家的顾念之,跟华夏帝国的顾念之是同一个人。

如果她真的就是那个顾念之,那她是怎样从巴巴多斯那个中美洲小国家,来到华夏帝国的呢?

她是一个人来的,还是跟着别人来的?

这些事情在她脑海里萦绕,像是迷雾中的一个个节点,只等着迷雾散去,那些节点能一个个连接起来。

何之初没有再说话了,一路沉默着将车开回B大,一直将顾念之送到她宿舍楼底下。

“念之,明天我给你放一天假,你好好把这些资料看一看,慢慢消化一下。”何之初声音柔和下来,“不过伤感的时间不能超过一天,事情已经过去,再追究以前的事没有意义,重要的是以后你要如何选择。”

顾念之点点头,抱着何之初给她的东西,急不可耐要回到宿舍,马上跟霍绍恒联系。

她有好多话要跟他说。

看着顾念之匆匆忙忙跑进宿舍楼的背影,何之初叹了口气,他伏在方向盘上,注视着顾念之跑走的方向,定定地看了好一会儿,才发动汽车离去。

顾念之啪地一声撞开宿舍门,见马琦琦不在屋里,应该是去上自习了。

她松了一口气,现在这个时候,她实在不想再跟任何人说话,除了霍绍恒。

进到自己房间反锁了,顾念之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霍绍恒的专用私人号码。

那边的铃声响了好几声,却没有人接。

“怎么回事?”顾念之看了看表,巴巴多斯那边现在应该早上七点多钟,按照霍绍恒的作息习惯,他应该已经起来了。

顾念之没办法,只好又打给赵良泽。

赵良泽很快接了电话,声音轻快地问:“念之,找你小泽哥什么事啊?”

顾念之顾不得跟他开玩笑,马上说:“小泽哥,霍少呢?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他。”

“霍少?霍少有事出去了。”赵良泽笑得嘴都咧开了,“怎么了?念之也要查勤吗?”

“什么查勤?”顾念之心急如焚,“小泽哥,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霍少!是跟巴巴多斯的顾家有关的。”

“啊?”赵良泽不再嬉皮笑脸,“真的?你有什么消息?”

“……是从何教授那里来的消息。”顾念之没有跟赵良泽多说什么,“你快让霍少接电话啊!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这是第一更三千二百字,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哦。

今天是周一,推荐票非常重要哦!

晚上七点有加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