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闺战-一百七十三·代价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秦兮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名门闺战 | 秦兮 | 秦兮 | 名门闺战 
正文如下:
这事儿说起来也不算很大,也不算很小,无非就是魏府的几个管事被顺天府抓了。魏夫人觉得顺天府的人着实太大胆了,气的身上直发抖,拉着儿子唠叨:“这实在是......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咱们家是什么人家?那也是官宦人家,应天府的人凭什么就敢直接闯到咱们府里来拿人?谁给他们的胆子!”她说到这里,实在气的不行,在丫头锤了半天背的情况下才算是缓了过来,喘着粗气道:“实在没有道理!你快去衙门瞧瞧......问问他们,我们是犯了哪条律法,他们敢这样大剌剌的就闯进咱们家来抓人!”

这年头,除非是锦衣卫抄家,否则当官的,谁家里好端端的会进衙差抓人?可他们魏府偏偏就出了这样的事,最叫人糟心的,还是在这个关头,在这个关头!

魏延盛递了帖子,连顺天府府尹的面也没见着,还是里头相熟的文书给他递了个消息出来,说是他府里的管事们都被查出来约莫同皇觉寺有些关系,最近往茶楼戏院走的很勤,到处替皇觉寺的和尚们说话,有勾结叛党之嫌。

魏延盛面上简直没了人色,唬的心惊胆颤的回了家,母亲还在喋喋不休的叫嚷着要他去捞人,去问个公道,他忍不住烦闷至极,揉着额头怒吼了一声:“够了!”

魏夫人从来没见过儿子这样生气,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这副暴怒的模样,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等反应过来当下就哭出了声。养的儿子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是孝顺有加的,这还是头一回破天荒的冲她叫嚷,她觉得面子里子都丢了个干净,心里更是难受,气的险些晕过去。

魏延盛苦笑一声,看着他愚蠢的母亲冷笑了一声:“您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被抓?”

魏夫人的眼泪还留在脸颊上,闻言茫然的看向儿子,她还以为顺天府是无缘无故来抓的人,实在是欺人太甚,难不成是因为这些人犯了事的缘故?

魏夫人心里忍不住有些慌张她是在外头投了一家赌坊,这京城有些门路的,谁不做些不能沾的生意?勋贵之家人情往来交际打点处处都要用钱,没钱简直寸步难行。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难不成是被发现了?

魏延盛面上表情仍旧不那么好看,一屁股坐在椅子里,眼睛疼的厉害,喝了一口茶,转头道:“应天府说,这些日子他们往茶楼戏院走的勤,到处给皇觉寺的叛党们说话.......有跟皇觉寺的叛党勾结之嫌。”他看了一眼面如土色的魏夫人,叹了一声气:“母亲,您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蠢事?皇觉寺的事,为什么要沾呢!?”

连东平郡王跟范良娣都恨不得从来同皇觉寺没半点关系,可他母亲却好,偏偏蠢的要撞上去,对付宋家,居然还要捧着皇觉寺。还说什么皇觉寺恐怕就是招惹了天煞孤星才倒霉的,那这把太孙殿下置于何地?说太孙殿下跟锦衣卫都冤枉了皇觉寺的和尚?又把圣上置于何地,说圣上被人蒙蔽了眼,连忠奸都分不清辩不明,随意坑陷人的性命?!

本来京城就因为一下子灭了皇觉寺所有和尚而人心惶惶揣测横生,偏偏母亲还要在这个时候去插上一脚......魏延盛心里的怨气简直就要冲出来,他的拳头都捏的咯吱作响,看着他的母亲眼里的失望溢于言表:“您知不知道,这话说出去意味着什么啊?!”

魏夫人往后缩了缩,一脸惊怕,她从前并没想到这么多,只是她出了趟门,看见宋家那个从青州过继来的丫头那个曾经她打过主意,想要把她配给儿子的叫向明姿的丫头,眉眼透亮,喜笑颜开的模样,心里的气就全部涌上来。

当初宋家对他们魏家的不屑还历历在目,宋家那个厉害丫头高傲的模样还印在她心里,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要是宋楚宜真当了太孙妃,那日后岂不是更加要看他们这些东平郡王一党的人不顺眼?她也只是气不过......

“我......我也只是想着若是叫宋家跟太孙结成了这门亲事,宋家就成了太孙殿下的一大助力.......”魏夫人看着儿子,忍不住哭了出来:“谁知道这也会被人发现呢?!”

就是啊,不过是去传传流言罢了,这些话满京城的人都在说,茶余饭后现在谁不拿皇觉寺的事来当谈资,究竟是谁这样火眼金睛,还能把根源给翻出来?

宋珏立在宋老太太跟前,看了宋楚宜一眼,咳嗽了一声就道:“是青卓这小子机灵,重音坊本来就是殿下的地盘,他天天蹲着呢,见有个人来的勤快,每次都来,还极会煽动气氛......就回来告诉了我。”

宋老太太不意又有太孙出手帮忙,不过太孙殿下肯出手帮忙,自然是极好的,她伸手握了握宋楚宜的手,看着宋珏道:“顺天府抓了人了?”

宋珏点了点头:“抓了,冲进魏府去抓的,事先连个招呼也没打,魏家的人估计气坏了。听说下午的时候魏家大少爷去了一趟顺天府,可没见着府尹。”

顺天府府尹是什么人?面对的是满京城的权贵,早就已经学的不知多精明,风向是很会看的,现在摆明了魏府是得罪了上头的人了,他不见魏延盛才是正常的。

宋老太太冷笑了一声:“在背后传这样的谣言坏人名声,亏他们也做的出来。现在被人倒打一耙,倒是安上了个有勾结叛党嫌疑的罪名,也算是他们付出了代价。”

只是这代价未免来的也太重了些,魏府的几个管事无一例外全部被判了流放,皇后申饬魏夫人的懿旨当天就到了魏府。魏夫人在这样的层层压力之下,立即就病倒了。她又惊又怕,都不用儿子再说她,只是心里实在没想明白,不过就是几句流言的事儿,怎么被人一发散开来,竟就成了这样严重的事儿?

大家看的开心,今天或许还会有更。爱你们,么么哒,另外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