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闺战-一百六十六·覆灭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秦兮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名门闺战 | 秦兮 | 秦兮 | 名门闺战 
正文如下:
陈老太爷还没从金陵被押送上京,前去阳泉平乱的钦差队伍就先回来了。火然文`回来的时候是太子跟礼部尚书亲自去迎的,德胜门被围的水泄不通,谁都想瞧一眼年少有为的太孙殿下。

叶景宽跟叶景川都是要同周唯昭一道进宫面圣的,因此叶家并没派人去接,长宁伯府的人却早早的就等在了码头,先把宋楚宜跟余氏她们接到了,不声不响的先混进了人群着实是如今太孙这位钦差太过惹眼,他们长宁伯府就只好低调些,再低调些了。

马车布置得宽阔又舒畅,青莺上了车就轻车熟路的打开壁盒来,取出茶具布置好了,给余氏她们一人倒了杯茶,又笑道:“果然真是人山人海,这回殿下可算扬名了。”

余氏纵然担忧端慧郡主跟远在金陵的女儿的状况,也忍不住顺着她的话笑了笑:“应该的,她们是没瞧见太孙殿下在天水镇何等威风,当场斩杀了跟皇觉寺勾结的镇长里长,否则这帝都满是想当太孙殿下丈母娘的了。”

丈母娘不丈母娘的,哪个真的当了还敢真的这么称呼自己啊?连崔华鸾忍不住都笑了,笑完了,又是一叹。

若说之前她在船上还抱着一二分的妄想,看不透自己究竟跟宋楚宜差在哪里的话,等经过了这一遭之后,她心里真是半点儿别的心思都生不出来了。

有些人,大概天生就是默契的可以比肩的,那一晚生死关头,宋楚宜把她们先送走,镇定自若的还能指挥人重新抢了船汇合叶景川一同回天水镇,把皇觉寺那些余党杀了个措手不及。这不是一般女子能做到的事,太孙身边需要的,恐怕也不是一般的女子。

她不能身临其境,可是光听后来小徐嬷嬷从徐嬷嬷那里听来的话,也知道当晚情势多么危急,听说宋楚宜在天水镇的时候落了水,水里那时候到处都是人,分不清敌我,可太孙殿下毫不犹豫的就跳下水去了......他在她面前,就没把自己当成太孙,连性命这样最要紧的东西也顾不上了,崔华鸾想着,心里仅剩的一点儿火苗都熄灭了她拿什么去比?

因为是钦差进城,城里格外热闹,长宁伯府的车架足足等到下午,才算是堪堪到了家门口,端慧郡主府在皇城外,要去那边还还不知要花上多少时间,而一路上坐船本来就已经舟车劳顿,宋楚宜就劝崔华鸾先在宋府呆上一夜。

大夫人并三太太五太太亲自守在二门处,见了余氏跟崔华鸾崔华仪先笑着互相寒暄了一阵,又把宋楚宜看了一遍,这才引着她们往宋老太太的宁德院去:“老太太从早上开始就等着呢,一直派人在码头守着,虽然知道你们今天定是能回来,可是到底不放心,派人去问了又问,你们要是再不回来,恐怕老人家急的都要叫我们出去找了。”

宁德院欣欣向荣,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大叶女贞刚浇灌过,在傍晚夕阳余光里透着亮,瞧着就叫人喜欢,黄嬷嬷跟吴嬷嬷早已笑着迎出来,见了她们满面都是笑意:“可算是来了,老太太等的望眼欲穿哪!”

玉书浅浅冲着宋楚宜笑笑,轻声喊了声六小姐,亲自替她们打了帘子,随后才跟着进门。

宋老太太精神瞧着倒是尚好,先跟余氏寒暄了一阵,拉着崔华鸾赞不绝口,笑着又看宋楚宜:“我们家这个小猴儿,可是被比下去了!”

她脸上带着笑,眼里却闪着光,宋楚宜心里又酸又软,靠在她肩膀上轻轻喊了声祖母。

宋老太太的眼泪都险些掉下来,在天水镇有多危险,她简直都不敢想,听宋珏说起宋楚宜后来还回天水镇去了之后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接连几天都没睡好。现在见着人好端端的站在自己跟前,她一直提着的心才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赶了一天的路,进城又耽误了整整一个下午,众人都已经累的不行了,宋老太太吩咐宋大夫人把他们带下去休息,自己拉着宋楚宜的手,一时竟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宋楚宜腻在她怀里,手环住她的腰,一管声音既娇且脆:“祖母,我可想你啦!”

宋老太太原先还存着的满心的抱怨顿时就烟消云散了,她轻轻的摸上宋楚宜的头发,叹了一声气才道:“就知道拿好听话来哄我开心,若是真想我,怎的还这么久才回来......”

宋楚宜慌忙自她怀里探起身子,晃了晃她的胳膊撒娇:“也没故意耽搁时间,外祖母也老了.....”她说着,声音渐渐低下来:“我也想早点回来的......”

宋老太太拍拍她的手:“我知道,亲家老太太没了女儿,待你自然是疼的,就跟我待明姿一样。”她说着,就又道:“可惜明姿今儿不在家,她早就盼着你回来了。”

宋楚宜正疑惑为什么没见着向明姿,听宋老太太这么说,正要问向明姿是去了哪里,就听外头玉兰喊了一声大少爷,帘子一掀,宋珏就大步流星的走进门来。

宋老太太唬了一跳,开口呵斥他:“越大越没了规矩,也不问问亲家舅太太跟表妹们在不在,就这么大大咧咧的闯进来,若是冲撞了人家,怎么好?”

宋珏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冲着自家祖母笑着耍赖:“不用问,外头玉兰她们就告诉了。若是有人,孙子也不敢闯的。”

宋老太太嗔了一句,也不是真要生孙子的气,宋珏向来最妥当不过的人,想必是有要紧事,才会此刻过来,她就问:“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史御史上了第二道奏折了。”宋珏笑了笑,眼里闪着讥诮的光:“参刑部尸位素餐,陈老太爷之事已经禀奏一月有余,却无半点进展。”

这个史御史,简直就是陈老太爷的催命符啊。

推荐乐朵儿的新书《孟婆的朋友圈》,欢快有趣,脑洞大开的文,有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秦兮其他作品<<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