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闺战-一百六十四·委屈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秦兮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名门闺战 | 秦兮 | 秦兮 | 名门闺战 
正文如下:
她如今唯一担心的也就是太子,太子现在是顾不上她,只顾着东宫会不会被牵连,等一旦事情尘埃落定......范良娣目光冷然,想着太子今日说不上两句话就要喘气歇一阵的事,唇角渐渐抿成了一条线太子发作起来范良娣也不甚怕,阴暗见不得光的事都是她跟范家在替太子做,太子就算是顾忌着鱼死网破这一条,也不会真的就对她下死手。ra

nwen`她担心的反而是太子的身体,他如今身体越发虚弱,可现在这个时候,他要是一死......恭王虎视眈眈,周唯昭气势正旺,自己跟儿子就只能做炮灰了......

想到这里,范良娣不免又觉得有些惊恐,忙收了这样不详的想头,压低声音吩咐房嬷嬷:“再叫火者往通州走一趟,就传我的话,叫齐嬷嬷再继续往大同派人。”

韩正清在北边老林里有庄子,专门产参的,尤其有一株百年人参听说能治百病,向来在韩正清北边的祖宅里供奉着,范良娣想着这东西不管有用没用,总要拿来给太子殿下试一试。而且就算不为了这人参,也得叫韩正清回话西北那边的皮子和马匹生意也不能就这么断了,东宫一年到头支出跟流水似地,就算是有成百上千万的银子也嫌不够花,要是断了西北那边的油水,可真是就处处不便,捉襟见肘了。

这也是范良娣的另一桩烦心事,韩正清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竟足足半年没给她只言片语的回应了,就连太子殿下派去的人,回来也说锦乡侯并没有话回......她想着韩正清,心里的怒气委屈就一股脑儿的涌上来,想着房嬷嬷说的果然也有道理,男人这东西,当初嘴巴里说的再好听,日久天长的,也就把那份真心抛洒了。想想从前韩正清对自己多言听计从,再想想韩正清现如今的冷淡,她目光沉沉的冷笑了一声。

她这边不好受,太子妃那边也吓得不轻,虽然周唯昭早来信安抚过,可是母子连心,哪里就真的有做母亲的能放得下心自己儿子的,她坐立不安的在殿里踌躇了半响,方才站起了身:“我去清宁殿给母后请安。”

卢皇后正为着这事儿焦心,见了卢太子妃面上虽然带笑,眼里神情却复杂她向来是喜欢这个亲侄女兼儿媳妇的,可她又的确是对不起这个姑娘从前硬是把她跟青梅竹马的小儿子拆散了给了大儿子,看着她被大儿子百般磋磨冷待也帮不上什么忙,到如今好容易长大了能成指望的儿子也总是三灾八难的......皇后叹了一声气,伸手把太子妃拉到身边坐下:“你也别着急,你父皇再三说了,唯昭并没事的。”

太子妃点点头,抿着唇坐了一会儿:“我也听了母后您派人送来的信儿,知道人没事。可这心里到底放不下心......”她看着卢皇后,深深的叹了一声气:“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呢?防的了这一次,防的了下一次,可难不成能防的住千次百次?”

卢皇后的神色渐渐的就变了,接了谢司仪递上来的冰蜜糖水喝了一口。

“母后,上次阳泉的事也就罢了,就当是他去平乱本就该经历一遭儿磨难。”太子妃看着卢皇后,似乎没看见她的脸色:“可是这次的事......就算是替他们遮掩了,又怎么样呢?”

卢皇后心里也不是面上看上去的那样云淡风轻,范氏这行事,分明就是在给东宫挖坑,这事儿一旦传扬出去,东宫的名声就彻底完了。她看了一眼卢皇后,问她:“你的意思?”

卢太子妃笑了一声,笑里带着无限凄凉:“儿臣能有什么意思?上次发作她的宫人,太子殿下尚且生了不小的气,何况是真的要把手伸到她头上。可是这要是总这样下去,我们总不能次次都这样命大罢?就算我们次次这样命大,也不是次次都能替殿下遮掩的住的......”

卢皇后听的冷汗涔涔,人的是没有止境的,范氏一次不成敢伸第二次手,日后就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卢太子妃说得对,别说她们未必有那个命次次都能完整无缺,就算是真有那么命大,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东宫不和的消息迟早会传出去。

太子实在是糊涂了,卢皇后脸色也渐渐沉下来,目光里涌动着杀意范氏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搅屎棍,还真是个惹祸的根本。

她拍了拍卢太子妃的手:“这次的事,明面上牵扯不到她,可我私底下,会叫太子给你们个交代,不能就这么算了。”

先不说嫡庶是不能乱的根本,范良娣这行为足够她死一百次了,就说范良娣出手时也不想想现如今东宫是个什么情况,现在连太子自己尚且还在建章帝跟前兢兢业业的当太子呢,她倒是先争起来了,冲着她这么个不管不顾的愚蠢劲儿,卢皇后也觉得她该死。

太子妃为的就是这句话,直接去求太子是不能的,她也不愿意再去脏自己的耳朵。可要她甘心就叫儿子吃这个哑巴亏,那也是万万不能,范氏把事情做的越来越绝,她不出手,还真的当她是死人了。

她叹了声气:“这么些年来,避也避了,还要怎么样呢?只是可怜了唯昭,他不过就因为是嫡子,就碍了殿下的眼......”

太子偏心东平郡王,有眼睛的人都看得见,卢皇后脸色一时更加难看,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眉头都皱在了一起。这也是她的心病,当太子的时候尚且宠妾灭妻,日后当了皇帝,岂不是立即就要扶范氏做国母了?

那她拿卢家的嫡女来,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了给范氏修桥铺路?给范家的人做嫁衣裳?她目光冷凝,眼里杀意腾腾。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