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闺战-一百六十一·整治
更新时间:2017-01-10  作者: 秦兮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名门闺战 | 秦兮 | 秦兮 | 名门闺战 
正文如下:

他懵了,远在京城的太子殿下也是懵的,今天上朝时,南京监察御史史御史的一封奏折一波激起千层浪,上书弹劾新上任的户部尚书插手地方政务,左右朝廷命官判案,用词极其犀利,且还直直的骂到了建章帝头上!说建章帝被奸臣宵小蒙蔽,加恩于鸡鸣狗盗欺世盗名之徒,又说科场案就审的不如人意,以至放出陈老太爷祸延金陵......

史御史敢说敢骂,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这个二愣子,也就是靠着建章帝仁慈,否则要是换成先帝或者是泰王,他早就死了几千回,尸骨恐怕都要腐烂了。

可太子没想到他这么能骂,内阁也是,居然能叫这封奏折到了建章帝跟前......他悬着一颗心,想着自己从前想着还有能用到陈老太爷的地方,如今只觉得悔不当初。

谁知道陈老太爷会这么沉不住气论理说陈老太爷到底是沉浮了这么多年的老人了,也该学到了些眉眼高低,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做这样作死的事儿?费半天事儿,就为了设计一个宋家出来的毛头小子?!真是活该他倒霉!

他回了东宫,私底下同他的太子詹事付友德道:“以往瞧着他是个拎得清的,谁料到竟这点儿气都不能忍,跟个小孩子较什么劲呢?就算是宋琰真被他整死了,他又有什么好处?”

付友德比他家太子想的可多的多了,他摸着胡子摇了摇头:“陈老太爷要不是个妥当人,也不能当初跟宋家一块儿把张阁老赶出内阁,又替殿下做这么多年的事了。这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罢?臣着重去打听了这封奏折因何而起,听说史御史骂他是鸡鸣狗盗之徒,阴险小人,是因为他打算叫门下指使小倌儿杀了王公子之后栽赃给宋公子,这分明是想挑拨王宋两家关系,到时候叫王家跟宋家闹的不可开交,他自己是可以明哲保身在旁边的。只是......”付友德见太子殿下朝自己,就接着道:“只是或许是阴沟里翻船了。”

太子殿下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皱眉道:“你的意思,这次史御史闹的这事儿,跟宋家有关?”

这事儿的确跟宋家有关,既然沾着自己的亲孙子,宋程濡就不好一直站在旁边当哑巴,当天建章帝召见内阁的时候,他等着建章帝骂完了史御史,上前了几步禀奏:“具体事宜臣也是一知半解,我那孙子年纪还不大,也就十一岁的年纪......”

陈老太爷竟然跟一个十一岁的黄毛小儿过不去,还想着给他栽个杀人的名声,宋家的这怨气颇为深重啊,建章帝阴沉不定的程濡一眼,问他:“难不成平日你有什么得罪他的地方?”

宋程濡老老实实的想了想,迟疑着问道:“难不成是因为皇后娘娘的缘故?”

建章帝来了兴致,哦了一声问他:“跟皇后有什么关系?”

宋程濡目不斜视,仍旧一脸镇定的回建章帝的话:“贱内上次进宫了一趟,说是皇后娘娘给我远在晋中的孙女儿赐了不少东西......”

建章帝嗤笑了一声,没再继续问下去,叫内阁拟个章程上来,把陈老太爷押回京城交由刑部审问。

刑部尚书孟继明险些没愁白了头,他最怕碰上陈老太爷的事儿,上次科举泄题的事儿就把他闹的病了一阵子,现在又沾上这个烫手山芋,他着实是头疼。

可是头疼归头疼,该审的还是要审,且还得快,皇帝陛下这回被史御史指着鼻子骂,这在孟继明是小的,史御史要是没等到个他满意的结果,恐怕会催命符一样的继续上弹章,到时候还指不定说出什么叫建章帝更难下台的话来这嫁祸可不怕死,当初太抬棺材的时候说的什么来着?说是文死谏,武死战,能为了说直话而死,死得其所。就这么个人,又闹的天下皆知,建章帝平素都怕惹着他。

陶鼎湖自陈老太爷脱罪贬谪去了金陵后就一直郁郁寡欢,听了这个消息却忍不住暗暗在心里叫了一声好打蛇打不死后患无穷,他又有把柄捏在陈老太爷手里,对这个老头子实在是忌惮的很,此番听见他刚到金陵就惹出这么大事儿,回家就同妻子说了,又道:“陛下为了安抚民心,也为了补偿士子们,特意着明年开恩科。偏偏陈老太爷还要去作死,这回陛下是决计不会放过他了,等着吧。”

可太子殿下跟满朝文武还没等到陈阁老上京,就先等来了快马加鞭赶回京城的锦衣卫都督赖成龙光是赖成龙回来了也没什么要紧,虽然他是护送钦差回来的,不过毕竟路上有什么情况,先回来报信也说不定。

当然了,若是赖都督报的信不叫人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的话。

赖都督回来报信,钦差太孙殿下在天水镇遇刺。

在阳泉的时候就已经被刺了一回,因着被刺了圣上还特意派了供奉跟锦衣卫过去,还特地严命各地长官加强戒备,就这么着,还被刺了第二回?!

建章帝召见锦衣卫都督不过一日,就下令锦衣卫都督连同掌管府君卫的镇南王一同赶赴皇觉寺抓人。

太孙殿下遇刺,好端端的去皇觉寺抓和尚做什么?满京城人心惶惶又都错愕不已。可这个关口,谁也不敢去瞎打听,太孙殿下两次遇刺,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情况如何,谁也没这个胆子这个时候出来多嘴多舌。

只有因为这事儿被急召进宫的太子殿下,跟留在东宫的范良娣跟东平郡王心都猛地被提了起来。皇觉寺!太子是知道皇觉寺的,自然也知道皇觉寺如今是为范氏办事,正因为知道,他吓得几乎五内俱焚。而范良娣跟东平郡王更不必提,这两个人都是心虚的,一听说事关皇觉寺,真是腿都软了......

五更放上,说到做到。大家早点睡,求个订阅,然后睡觉啦。昨天在医院熬到两点多,真的吃不消,明天还得继续去,唉......

看过《》的书友还喜欢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秦兮其他作品<<春闺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