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闺战-一百五十八·灭亡
更新时间:2017-01-10  作者: 秦兮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名门闺战 | 秦兮 | 秦兮 | 名门闺战 
正文如下:

陈老太爷打蛇随棍上,一把拉住了林元川的胳膊,与他并排坐了下来,向来慈和的脸上现出极深的无奈来,连眼里似乎都染上了几分无奈之色,叹息了半响。

林元川被他拉着,也不好动弹,看他年纪这样大了连眼泪都急的掉下来,忙道:“老大人这是怎么了?您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派个人来行贿牢头啊?!”

不仅派人行贿牢头,而且还要那个牢头帮他们杀人灭口,林元川似乎万分不解:“您难不成跟王公子或者宋公子有什么过节,才想出这么个法子......?”

冯公公拈了一把松子放在手里慢慢的把细皮搓了,伸手扔进嘴里,以太监独有的尖细嗓门冷笑了一声:“过节?这可不止是过节这么简单,这场莫须有的科举贿赂案你知道吧?到最后也是查无实据,陈公的阁老之位和一世清名就毁在这么一场莫须有的科举贿赂案里。分明他跟贿赂案半点关系也没有,可是硬是被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穷举子们架秧子起哄,闹到如今这个下场......”他冷笑了一声:“这事儿,还就是宋家闹的。”

林元川手就开始抖了,结结巴巴的似乎听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自古以来科举这种抡才大典都是重中之重.....事涉科场,不管怎么都该严谨些......虽没证据,可是陈三老爷收了贿赂的事儿我倒听说是确有其事......”言外之意就是陈三老爷是陈老太爷的儿子,不管怎么说,陈三老爷犯的错,不能说跟陈老太爷没有关系,谁知道是不是陈老太爷授意陈三老爷去卖的考题?何况陈老太爷最后经三司会审也没死啊.......

林元川向来就是个死脑筋,听他这么说,陈老太爷有些变色,冯公公却丝毫不以为杵,冷笑了一声紧跟着道:“什么陈三老爷受贿,那也是假的。陈家就是被宋家设计了!考题从头到尾还就只卖了两份,这两份还都找得着人找得着卷子,从前还都跟陈公有些来往的。你说有这么巧的事儿?就是圣上恐怕也是觉得太巧了,才放了陈公一马......”

林元川听不大明白他们说的什么宋家设计宋家设计的,挠挠头有些实诚的问:“那考题是怎么泄漏出去的?”

陈老太爷怀着满腔的悲愤和被背叛的愤怒:“自然是我身边那个好学生方孝孺,他投靠了宋家以后如今可外放成了巡按御史了......”

林元川还是听的云里雾里,冯公公也不跟他废话了,他跟林元川打惯了交道的,一面继续吃他的东西,一面就道:“所以今天这四少爷的事儿,也着实是个乌龙。”

陈老太爷从怀里掏出一只纯金打造的盒子,打开上头的梅花扣,露出里头一套唐大儒所制的一叠学典来。

林元川胡子抖了抖,瞪大眼睛有些惊讶:“这可是......这可是唐大儒这么些年读书所抄心得,听说他只给了他大弟子,叫他大弟子帮忙整理抄录......”

“它现在是您的了。”陈老太爷嘴角含笑看着林元川,又深深叹息了一番:“日后咱们也同在金陵为官,我也不瞒您了林公。这事儿,的确是我办的不对,我想给宋琰这个毛头小子一个教训,叫京城的宋家也知道,我陈家不是那等软柿子。”

林元川没去动,皱着眉头问他:“老大人您的意思,是这小倌儿,果然就是您派去的,要杀公子,嫁祸给宋四少爷?”

陈老太爷跟冯公公对视了一眼,冯公公说林元川其人生平最崇尚唐大儒,曾说恨不得为他门前石狮子,他送出这么一份合乎他心意的大礼,以后又都同朝为官,现在王公子毕竟没死,宋琰也没事,不过就是死了个小倌儿......要是林元川肯遮掩的话,到时候糊弄起王家宋家来也不是件难事。

他顺着林元川的话点了点头,这回声音放的更缓了:“我也是一时糊涂......好在也没铸成大错,不过就死了个小倌儿。还望林公看在同僚情分上,帮忙遮掩一二......”

这种拉关系帮忙脱罪的事儿自古有之,前朝首辅的儿子还不是在左顺门打杀了人,最后还被百官众口一词的说并没看见给糊弄过去了?官场有官场的规矩,毕竟谁也不知道日后谁会东山再起,谁会落魄潦倒,能过且过也就罢了。

冯公公也跟着帮腔:“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宋家不过就是来了个小孩儿,您随便再找个人来,糊弄糊弄他也就完了。”

林元川啪嗒一声阖上了金盒子,站起身来冷笑:“恕我不能苟同了,联系小倌儿谋财害命嫁祸旁人,我看不出这是只想给个教训,也看不出这是一时糊涂,后来还派人来杀人灭口,这分明就是蓄谋已久......陈老的品行着实叫人害怕......”

冯公公手里的松子落在桌上,冷冷的朝林元川看过来,话说的颇有些阴阳怪气:“林公,大家同朝为官,说话是不是要客气些?”

陈老太爷也被林元川的一席话说的有些下不来台:“不过是件小事,林公何至于如此不依不饶?我听说,林公的孙子聪慧异常,年纪轻轻已经是应天府有名的少年举人......您可得多为后代打算打算啊。”

他话音才落,屋门就砰的一声被砸开了,铁青着脸面无表情的史御史带着宋琰跟王二老爷站在门口,正目不转睛的瞧着他。

冯公公惊得站了起来,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这个连命都不要的二愣子,自他来南京以后处处都顺风顺水,唯有这个二愣子实在是叫他应付的劳心劳力疲于奔命这就是个一根筋的傻子!陈老太爷本来说要请他的,都被冯公公给拒绝了,就是怕他听见些什么又一本折子送了上去,现在这个二愣子居然被宋家跟王家的人请来了......

看过《》的书友还喜欢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