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终-第七百二十六章 提点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玖拾陆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终 | 玖拾陆 | 玖拾陆 | 善终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二十六章提点

第七百二十六章提点

第七百二十六章

王嬷嬷想劝一劝蒋玉暖。

这事儿说复杂,一点也不复杂,舒玉和舒清是蒋方氏强塞的,蒋玉暖那么个性子,能跟蒋方氏横?

她要真有那胆子,日子早不是这么过的了。

至于柔兰,更是无妄之灾,蒋玉暖大概人跟脸都对不上号。

真说有错,也不该怪在蒋玉暖头上,性子强硬与柔弱,都不是伤人亦或是被人伤的理由。

可王嬷嬷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说了也无用。

失了肚子孩儿,女人都是怪罪自己的,只会怪自己护不住他。

与其劝,不如让她哭,哭出来了,才不会郁结在心,自己把自己被逼惨了。

蒋玉暖哭了一夜,满荷园里,穆连慧呆呆坐了一夜,时而想些事情,时而又放空了。

蒋玉暖肚子里的儿子没了,他们二房等于是绝嗣了吧?

虽然穆连诚还未抵京,也没有御医仔细检查过身子,但伤成那样,往后再要让女人怀上,应当是不成了的。

穆连喻死了,难道要让穆元谋再纳妾生子吗?

且不说穆元谋这两年身体如何,只练氏那儿,怕是不能真心实意应下的。

穆连诚无嗣,让练氏把二房所有的一切,交到庶子手里,不如给她一刀子痛快。

穆连慧太懂练氏了,在庶子承继家业和让穆连诚过继一个儿子来养,练氏肯定会选后一种。

过继来的儿子,好歹也是儿子,百年后抬棺木、捧牌位、烧元宝,靠的不就是儿子金孙?难道还指望兄弟?

只是,过继来的儿子,说到底,也不是亲生的儿子。

穆连慧想起了前世,杜云萝含辛茹苦养大继子,还不是落到母子失和的下场吗?

如今二房在经历的一切,像极了当年长房的痛楚,却还远远比不得。

前世,穆连潇英年早逝,杜云萝无子,而今生,穆连诚起码还有命,蒋玉暖还有个嫡嫡亲的娢姐儿。

这般想来,似是觉得庆幸,又忍不住脖颈发凉。

因果轮回?

天理昭昭?

她不信佛,可历经两世,面对现在的局面,还是会发憷。

怎能不怕?若真是因果,真是天理,二房往后只会比现在更惨,背着的都是人命,老侯爷的,穆元策的,穆元铭的。

那她穆连慧呢,好不容易归家,好不容易朝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在一步一步走,又会在哪儿停下来?

等在她跟前的,会是断头路吗?

十月初,九溪给后院里带了信,说是穆连诚和穆连潇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

练氏心里乱,一面埋怨穆连诚没有好好休养、匆忙上路,一面又翘首盼着,恨不能儿子赶紧回来,让她见一见,也免得提心吊胆的。

没有见到人,连吴老太君都不能安心。

小产、子嗣,那些事情,都不是眼下心急火燎要办的了。

蒋玉暖在坐小月子。

前些日子,顶着一口气,精神尚妥,现在失了孩子,那口气跟着孩子一并没了,整个人都颓了。

娢姐儿怯怯看着她,连说话都比平日小声。

陆氏琢磨着长期下去不是个办法,过来看了一回。

她是看不上穆元谋和练氏的所作所为的,蒋玉暖的性子又远不及庄珂、杜云萝两人讨喜,这个侄媳妇,陆氏平素也谈不上亲近。

可看蒋玉暖怔怔躺在床上,陆氏心里也堵得慌。

什么置身处地去想,留多少眼泪,那番痛苦,也唯有品味过的人才懂。

靠想象?痴人说梦!

陆氏品味过,她是真的懂,一条活生生的性命从身体里流逝的感觉,凌迟一般。

“我小产的时候,他七个月,”陆氏在床边坐下,声音平静,仿若在说别人事情,“都说七活八不活,可他还是没能活。”

蒋玉暖抬眸看陆氏,那段往事她都记得,那时候她就住在定远侯府里,穆元安战死的消息传回来的时候,府里哭声一片。

吴老太君卧床不起,蒋玉暖床前伺候了数月,模样明艳、性子温和的乔姨娘一夜之间老去,叫人认都认不得。

而陆氏失了遗腹子,婆子来报的时候,蒋玉暖站在庑廊下,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跟吴老太君和乔姨娘开口。

她当时也去看了陆氏,陆氏不言不语的,整个人跟丢了三魂七魄一样。

直到穆元安的棺椁抵京,陆氏才突然醒悟过来,扑在棺木上,哭得撕心裂肺。

明明那么痛,十几年过去了,再说起来的时候,陆氏语气平和。

再是平和,蒋玉暖都听出了其中痛楚。

陆氏垂眸,道:“我没有丈夫,没有儿女,可连诚媳妇,你跟我是不同的。”

说完,陆氏拍了拍蒋玉暖的手,起身走了,她是来拉蒋玉暖一把的,能不能爬出来,还是要看蒋玉暖自己。

蒋玉暖靠着引枕,眼泪珠串一般落下来。

她还有穆连诚,还有娢姐儿,穆连诚瘫了,娢姐儿还那么小,若她倒下去了,他们父女两个又要怎么办?

让刘孟海家的抱了娢姐儿进来,蒋玉暖把女儿搂在怀里,紧紧的,不肯松手。

因着穆连诚身体,一路回京,多有耽搁,九溪估摸着,侯爷和二爷抵京时,大概要等十月下旬了。

韶熙园里,锦蕊和锦岚凑在一处说话。

柔兰走了,屋里的大丫鬟少了一个,一时也没有添人手进来,她们和玉竹三个人顶着,倒也吃得消。

洪金宝家的过来,低声道:“你们都在外头,屋里就玉竹一人?”

锦岚赶紧拉住了洪金宝家的,压着声儿道:“我们可不是躲懒,妈妈,夫人的小日子迟了有七八天了。”

闻言,洪金宝家的怔了。

杜云萝生了允哥儿之后,小日子还算规矩,偶尔有早有迟,也就三四天的工夫。

这回都七八天了,莫不是上个月穆连潇回来的时候,怀上了?

“跟夫人提了没有?”洪金宝家的一张嘴,就添了几分喜气,“我们夫人糊涂着呢,小日子从来记不住。”

锦蕊摇了摇头:“还没说,正商量呢,就怕弄错了,倒叫人空欢喜,毕竟日子也还浅。”

相关、、、、、、、、、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言情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玖拾陆其他作品<<佞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