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终-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意
更新时间:2017-01-10  作者: 玖拾陆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终 | 玖拾陆 | 玖拾陆 | 善终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二十三章天意

第七百二十三章天意

蒋玉暖下意识地去摸坐褥,翻过手掌一看,白皙的掌心,刺眼的红。

她转眸看向王嬷嬷,似是有些明白了,又似是什么都不懂,身体唯一能感知到的,是肚子的下坠感。

王嬷嬷被那一手掌的血刺痛了眼睛,她大喊大叫起来。

院里乱成了一团,有人去报信,有人去请大夫。

杜云萝坐在庑廊下,延哥儿在挥舞着他的木剑,允哥儿跟在屁股后头,咯咯直笑。

丫鬟们半点不敢放松,就怕延哥儿手上没轻没重的,木剑砸到允哥儿。

正热闹着,白果连滚带爬地进来,还没到杜云萝跟前,就扑通摔坐在青石板地面上,哭喊道:“夫人、夫人,救救我们奶奶!”

杜云萝认得白果,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一声。

她半会儿没耽搁,起身就往尚欣院里去,后头的白果一面哭一面说蒋玉暖见红了。

蒋玉暖的肚子才六个月,这个时候见红,是要出大事的。

杜云萝进去的时候,蒋玉暖已经被挪到了床上,屋子里血腥味浓得让人作呕。

她的心扑通扑通,跳得一下比一下快。

来时就想过了,蒋玉暖生养过一个,王嬷嬷也是过来人,若只是出一丁点的血,断不会咋咋呼呼的。

可亲眼瞧见蒋玉暖那白得没有半点血色的脸,杜云萝不由呼吸一窒。

对二房的仇怨归仇怨,突然见蒋玉暖的孩子要保不住了,谁也轻松不起来。

忙碌的医婆、稳婆无暇顾及杜云萝,也没给个准话,杜云萝退出来,站在院子里深吸了一口气。

比屋里的清新些,但还是掺杂了血的味道。

没人喜欢这味道。

周氏急匆匆过来,握住了杜云萝的手。

杜云萝冲周氏摇了摇头,意思是里头怕是不好,周氏紧紧抿了抿唇。

蒋方氏的马车还没到蒋家,就被定远侯府的人追了回来,听闻是蒋玉暖见血了,蒋方氏差点儿背过气去。

马车当即掉头,刚停在二门上,她等不及底下人摆脚踏,提着长裙跳下车,跑着就往尚欣院去。

刚一进去,迎面摔过来一样东西,蒋方氏没看清,本能想避开。

那东西沉重,没飞多远就落了地,砸在蒋方氏身前三步开外。

哐当一声响,是一个手炉。

“你到底跟她说了些什么!”练氏撕声大叫起来,眼睛红得像要滴血,若不是她站不起来,她都要冲过去跟蒋方氏拼命了。

穆连诚重伤,练氏这几天,夜夜睁着眼睛到天明。

唯一能安慰她的是蒋玉暖的肚子,和蒋玉暖在老太君跟前说的那一番话。

就算是为了让穆连诚好受些,练氏都想要撑住了,挺过去。

却不想,尚欣院里传来的消息又让她被迎头棒喝,一棍子闷下来,别说什么眼冒金星,她只知道眼前一片漆黑,险些又要厥过去。

让人抬着过来了,练氏没进屋里去等,她受不了那股血腥味,又不肯去厢房跨院避寒,就等在院子中间。

蒋方氏被练氏瞪得发憷,喃喃道:“我也没说什么啊……”

“没说什么?”练氏咬牙切齿,浑身都发抖,“你一走,她的肚子就不行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当娘的!她跟你是几世仇几世怨?你回回都折腾她。我这个当婆母的一个声都没吭,你能把她骂个狗血淋头!

我告诉你蒋方氏,连诚媳妇从小养在侯府里,嫁进来了更是我们家的人,轮得到你来耍威风?

你要训人,回去折腾你儿媳去,别来祸害我儿媳!

她肚子要是保不住,我、我、我跟你拼了!”

练氏说完,气都接不上,咳得挠心挠肺的。

她是真慌了。

穆连诚瘫了,蒋玉暖的肚子就是二房仅剩的希望了,要是没了,他们二房怎么办?

比起蒋玉暖,她看重的是孩子。

蒋方氏怔在原地,想自辩两句,可那些快言快语都堵在了胸口,局势如此,她还怎么说?

她难道不清楚这孩子有多要紧吗?她难道会盼着蒋玉暖丢了孩子吗?

她明明没说什么,为什么好端端的……

热水一盆一盆送进去,端出来的红通通的,她们都是过来人,看着这出血的量,大抵也就知道了。

娢姐儿被送去了陆氏那儿,也就陆氏空闲些,有精力应付这孩子,不叫她被那血腥味给吓着。

柏节堂里没不敢隐瞒,秋叶来看了两回,又回去禀报。

第三次过来时,房门拉开,一头大汗的稳婆走出来,硬着头皮,道:“二奶奶应当没事了,就是、就是哥儿没保住……”

“哥儿?”练氏抬起头来,喃道。

“是个成形了的哥儿。”

稳婆话音一落,练氏嚎了一嗓子,厥过去了。

蒋方氏一屁股摔坐在地上,傻了。

稳婆清楚穆连诚的事儿,她暗暗叹息,那个小小的胎儿,她已经包裹起来了,真要捧出来给众人看了,怕是都要厥过去。

秋叶咬着牙,飞奔回去报信。

吴老太君听完,闭上了眼睛,皮包骨的手死死拽着被褥,许久,才冒出了两个字:“天意。”

这就是天意。

尚欣院里,杜云萝让人先把蒋方氏搀去了厢房,又把医婆从内室里叫出来,让她看看练氏。

周氏进去看了眼,蒋玉暖晕过去了,整个人跟水里捞起来一样,惨不忍睹。

她突然就想起了十多年前,陆氏小产的时候,没比蒋玉暖好多少。

王嬷嬷瘫坐在地上,紧紧抱着一团布包。

周氏猜到里头是什么,因为王嬷嬷一直在哭,剐心剐肺的,就像那团肉是从她身上掉下来似的。

王嬷嬷说:“好好的哥儿,怎么就没保住!”

杜云萝也从外头进来,眉头紧锁,低着头问王嬷嬷:“亲家太太走的时候,二嫂到底是怎么一个状况?真是亲家太太伤了她的心了?”

王嬷嬷的哭声乍然而止,茫然抬起头,看着杜云萝,话都哽在了嗓子眼里,发不出声来。

周氏诧异地看向杜云萝。

杜云萝咬了咬下唇,又问了一遍:“我要听真话。”

王嬷嬷摇了摇头,说得很艰难:“奴婢以为奶奶会伤心,但奶奶似乎没有那么伤心,是了,那日从柏节堂回来之后,奶奶变了好多了,她比以前有韧劲多了……”(未完待续。)

看过《》的书友还喜欢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玖拾陆其他作品<<棠锦>> | <<威武不能娶>> | <<佞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