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终-第七百一十二章 心思
更新时间:2016-12-31  作者: 玖拾陆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终 | 玖拾陆 | 玖拾陆 | 善终 
正文如下:
第七百一十二章心思

第七百一十二章心思

蒋玉暖有了身孕,蒋方氏心急火燎来了。品书

一迈进屋里,见蒋玉暖有气无力躺在榻子,蒋方氏急了:“你这孩子,人家当娘都欢天喜地的,你这苦兮兮的样子算什么回事?叫姑爷看见,还当你不想生!”

蒋玉暖一听见蒋方氏的声音浑身不自在,抬起头来唤了一声“母亲”。

王嬷嬷赶忙替蒋玉暖说话:“奶奶是身子骨不妥,要静养。”

“你娇气!”蒋方氏冷哼一声,末了倒是没再嫌弃蒋玉暖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在榻子边坐下,道,“十月怀胎,生了之后又要休养两三个月,你别嫌弃我说话不听,你要不叫我操心,这些话我还不用讲了。

前回你有孕的时候,姑爷都在北疆,你不给他安排个人,倒也不打紧,这一回,姑爷在京里,你这么个样子能照顾得了姑爷?

选个合适的日子,把那两个丫鬟开了脸,你这肚子是男是女还不知道,要留个后手。

要不然,你再添个姐儿,再让姑爷等五年?”

蒋玉暖闻言瞪大了眼睛,她没有想到,她好不容易怀了,蒋方氏一来又是旧调重弹。

她咬着牙,问道:“到底我是您女儿,还是那两个丫鬟是?”

“怎么说话的?”蒋方氏的脸拉得老长,“你要不是我女儿,我管你这些事情?年纪轻轻不听过来人的话,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蒋方氏一面说,一面又要伸手去戳蒋玉暖的脑门,念着她怀着身孕,到底还是忍住了。

站起身来,蒋方氏压低了声音,郑重道:“行了,你不爱听,我还懒得来讲,我先回去了,你自个儿机灵些吧。”

放下了话,蒋方氏转头走。

王嬷嬷战战兢兢送了人出去,等转回来一看,蒋玉暖的脸全是泪水。

“奶奶!”王嬷嬷赶紧掏出帕子给她抹泪,“太太是这么个脾气,您与她计较什么?她说的,您不听是了。二爷待您这般好,等他知道了喜事,肯定高兴坏了。太太说的那些,二爷没那个心思,您也不用管的。”

蒋玉暖咬着下唇,没说话。

她晓得不用管,可心里的委屈是一阵一阵的,忍都忍不住了。

蒋玉暖哭了,那两个陪嫁丫鬟倒是欢喜,凑在一块说话,盘算着有什么好日子。

穆连诚是午时候回来的,原本还有些事情,可一听说了,一刻也等不得,急匆匆赶回来了。

他走得飞快,毫不掩饰脸的欢喜神色,无论是谁,只要看一眼知道,二爷是打心眼里高兴的。

柔兰在大厨房里遇见了白果。

厨房里的娘子打趣道:“果真是有了喜事,走路都生风了,平日里见你来取午饭,可没什么笑容。”

“我们奶奶有喜了,我们底下人能不高兴嘛,”白果莞尔,“刚才爷回来,差抱着奶奶转两圈了,手一挥,添了赏银,我们尚欣院里当差的各个有份。”

白果声音清脆,说得又是喜事,逗得厨房里人人都笑了。

“那敢情好,”娘子道,“二爷只一个娢姐儿,又要添个小的,我刚才见到二爷了,那喜悦的劲儿,我隔着大老远都能看出来。”

“可不是!”白果咯咯直笑,等娘子装好了食盒,脚步轻快地走了。

柔兰的眼神追着白果,面无表情接过了韶熙园的午饭。

娘子转头来问她:“柔兰姑娘,夫人何时也再添一个呀?厨房里的鸡汤没少准备呢。”

柔兰皱眉,一言不发走了。

娘子莫名,手肘撞了撞身边的婆子:“她怎么回事?”

“许是臊得慌了吧?人家还是个小丫鬟哩,哪里跟你一样。”婆子道。

娘子撇撇嘴,哼道:“害臊?不像!那张脸啊,一点没红,倒是黑透了,阴阳怪气!”

韶熙园里摆了饭,杜云萝看着忙碌的锦蕊,道:“今日你当值?”

“原本该是柔兰来伺候的,”锦蕊手不停,嘴里道,“可她似是不太舒服,奴婢让她先去屋里歇一歇,免得毛手毛脚的。”

等屋里撤了桌,锦蕊退出来,一眼瞧见锦岚站在庑廊下,低声与古福来家的说着什么。

锦岚也瞧见了她,冲她努了努嘴,划着柔兰住的屋子的方向。

“怎么了?”锦蕊前去,低声询问。

“不是说不舒服吗?”锦岚撇嘴,“想着她还未用午饭,便收拾了一些给她送去,哪知道屋里根本没人。”

锦蕊怔了怔,她是瞧着柔兰进了屋里的,怎么又没人了?

柔兰大抵是心向二房,只是锦蕊至今都没弄明白,所谓的柔兰的心人到底是谁。

略一思忖,锦蕊便让锦岚和古福来家的去园子里寻一寻,只要寻到好,不要打草惊蛇。

锦岚应声去了。

定远侯府说小是真不小,夏日里炎热,她走得一身是汗,几乎要放弃寻找的时候,才找到了柔兰身影。

柔兰站在一处游廊下,背靠着墙,面无表情,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锦岚没有过去,等了大抵有一刻钟,柔兰才离开了。

目光所及之处,再无柔兰身影,锦岚走到之前柔兰站的地方,前后看了看,一时没察觉出什么端倪。

静下心来,想了又想,转身透过花窗望着庑廊后头,锦岚茅塞顿开。

花窗后,远远的,能看见尚欣院。斜角远处的小道,是尚欣院去风毓院的捷径。

锦岚回禀了锦蕊。

锦蕊瞪大了眼睛,良久又叹息一声,进屋里去寻杜云萝了。

“夫人,”锦蕊附耳与杜云萝道,“柔兰心里存着的,许是二爷。”

杜云萝的眉心拧了拧:“二伯?”

柔兰思慕的竟然是穆连诚……

意外之余,又觉得不难理解,只是穆连诚对蒋玉暖是一片真心实意,柔兰的这份思慕,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而且,是穆连诚根本不知情的一厢情愿。

杜云萝不敢说十分了解穆连诚,但唯有一样,她不会错看。

穆连诚不会利用柔兰的女儿心思,让她在韶熙园里做“内应”的,不是他良善,不喜摆弄人心,而是他怕蒋玉暖知情,怕蒋玉暖多心。(未完待续。)

#/book/html/38/38063/index.html

本书来源东方小说阅读网/book/html/46/46570/index.html

手机阅读请访问m.lnwow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玖拾陆其他作品<<佞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