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嫡-第六百五十五章 不知
更新时间:2017-01-09  作者: 莞尔wr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长嫡 | 莞尔wr | 莞尔wr | 长嫡 
正文如下:
选择:

正文第六百五十五章不知

燕追哄了一声,傅明华便眨了眨眼,轻轻的:“嗯。”

“郭翰此趟前往江洲,我猜着事情也不会那样顺利。”

燕追不再提及崔贵妃的事,反倒提起江洲谢家来:

“宇文家能死一些人,谢家的人却是不能这样碰的。”

谢家必定也是猜到最这一点。

文人手中的笔如刀,杀人于无形。

一个不好,便是臭名昭著,流传后世。

燕追以‘凌氏余孽’的名义,令郭翰闯入宇文家,确实是杀鸡儆猴,造势而已。

他只是令郭翰以此事逼谢家迁徙,是不能动谢家的一人。

谢家人若出事,朝廷哪怕师出有名,难免也会落下一个‘无能’的名声,皇帝威望也会大受打击。

但若以此事逼迫谢家迁徙,却是可行。

“三郎想要毁去谢家一些祖传书籍、族谱?”

傅明华其实早就猜出了几分他心中的意图,此时问了一句。

燕追目光闪了闪,没有否认:“最差也要如此的。我年幼之时,不懂何为世族之害。”

虽说曾听孟孝淳说过,世族之害,在于把持朝政,左右朝局,可那时的他年纪太幼小,还不明就里,自然理解也不大深刻。

直到年长一些,才隐约明白过来。

此时书籍珍贵,大部份的书都掌控在少部份人的手里,其中世族把持的书籍占大部份。

世家门阀掌控了朝廷所需的大批人才,世族权贵的子弟随意出入宫中,由谁做官,百姓说了不算,皇帝有时说了也不算,而是世族决定。

当朝中大部份的官员都出自世族门阀,怕是龙椅之上的皇帝,都不得不受制于人。

“大唐税收、徭役都以自耕农户为主。”

朝廷分发大量土地交到百姓手中耕种,百姓再交税收,成为国库大部份的收入,可是大唐建国以来,谢氏、崔氏、阴氏、祝氏等四姓便在开国之初,占据了各自领地。

尤其是以谢家为主,在江洲一带,占山护泽,兼并大量土地。

太祖起兵之时,曾与四姓达成一致协议,定国之后,便硬生生分去四块广袤的土地。

以江洲为最。

江南乃是鱼米之乡,可是江南最肥沃的土地,却在谢家的手里。

世族就如同一只血蛭,寄生在朝廷的身上,吸大唐的血而壮大他们自己。

所以四姓富庶却又清贵,高高在上,却被朝廷所不容忍。

嘉安帝当年就是深知世族之害,先扫清除了四姓之外的其余世族,为燕追拨去后患,使他能安心对付四姓。

直到他登基之后,他才知道当初的嘉安帝,日夜承受的是什么样的压力。

若想昏庸享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罢了,数百年后谁又知大唐是什么样的光景?

可是他想起了嘉安帝崩殂之前的那一天,抱着燕昭说的话。

燕追转头朝廊外望去,外头阳光明媚,绿叶成荫,他英俊的面容下,却不见半丝笑意:

“先帝临终之时,抱着昭儿唤追儿。”

他的眼神有些复杂,似迷茫,似冷酷,又似有些不知所措混织在一起:

“他说,‘朕这江山,都是你的。’。”

到了有朝一日,情形倒转,他也会像嘉安帝对他所说的那般,对燕昭说同样的话。

他原本是因为崔贵妃的死而心中有结,他一直认为皇帝教会他的,是强大、冷漠与无坚不摧的意志。

“可是元娘,直到那一刻,我才发现,先帝临终之时,却教会了我另一种爱护与责任。”

傅明华握着他的手,安静的听他自语:

“我也时常会担忧,这份家业,传承到昭儿手上时,是不是不负当初先帝交到我手中时?”

这种忧心,时常随着他在处理四姓时,不时会浮现在他心里。

这一刻燕追不是强势而坐拥天下的君王,他只是一个忧心忡忡着能不能将‘家’治理得井井有条,传承到儿子手上的父亲。

傅明华将头靠在他肩上,他有些怜爱的转过头来,下巴在她头顶蹭了蹭,蹭松了她松松拢起的发鬓。

几丝秀发垂落下来,更显出她眉眼间的细腻。

他不需要她的话语去安慰,他只是需要有人来听他说这些话而已。

都说九五至尊,孤家寡人。燕追能走到如今,坐上帝位,他的心志之坚定,亦是不输当初的嘉安帝。

她聪明,却又并没有卖露自己的那几小聪明,反倒任他抱了一阵,燕追嘴角边笑意更深,傅明华看不到他的神情,他眼珠泛红,提起世族时,杀意翻腾。

江陵宇文氏族学里死了数十余人的消息传入洛阳,满朝震惊。

众大臣愤慨的要求燕追重惩凶人。

燕追便再令宗室之中齐王燕骥再领兵三千,围截江陵。

而郭翰当日在与王嵩提及护送谢家的人离开江洲,暂避灾祸的提议,在谢家里却受到了抵触。

数日以来王嵩不停的游说,宇文氏的人已经被‘护送’离开了江陵,可是谢家却并不愿离开江洲这片土地。

“下官只是担忧‘乱党’作祟,扰了谢家清静,离开江洲只是暂时,一旦等到此间事了之后,您再与族人搬迁回来就是。”

王嵩苦口婆心,好几回甚至险些没能进得了谢家的大门。

炎炎夏日,他穿了儒衫,外罩降绡纱袍,头戴双耳幞头,热得满头大汗的。

近来宇文氏的灾祸,对于王嵩来说,也是无端受到牵连的。

他在江南为官多年,德高望重,又爱提携贫寒子弟,深得民心。

可如今宇文氏的族学里死了这样多子弟,对他威望来说是一重大打击。

三年考核之后,怕是他已经无缘于江南太守这个职位,是会外调的。

想到此处,王嵩数夜不能寐,饭食也难以入口,几天下来整个人黑瘦了一圈。

谢老爷在他来之前,还在准备焚香净手抚琴,王嵩一来,自然扰了他的雅兴。

“大人不必再说,我知道大人心中为难。只是谢家在江洲数百年,历经数朝,谢氏的祖宗,从来没有因为贪生怕死,便迁出江洲的。”

他微笑着打发王嵩,目光令人不敢直视:

“若如此贪生怕死,灾祸一来,便连祖宅都弃之不顾,这谢家大堂之后,祭的是谢家数百年的祖宗牌位,怕是我前脚一走,后脚祖宗们便要入梦来骂我的。”(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