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村姑的锦绣田园-番外六:
更新时间:2016-10-24  作者: 湘诺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伪村姑的锦绣田园 | 湘诺 | 湘诺 | 伪村姑的锦绣田园 
正文如下:
秋高气爽,天蓝云轻,原野上簇簇黄花开得肆意灿烂,远远望去,犹如眼前铺展开一轴美丽画卷。

一行三辆马车,缓缓驶入这副画卷中。

此处官道也最平坦易行,车马走得轻松稳当,车里人乐得撩开车帘,尽情观赏这令人心旷神怡的秋日盛景。

第一架马车比后面两架要大些,车上坐着位花信之年的女子,华衣绣裙,珠环翠绕,正兴致盎然地瞧看着车外景致,一边和坐在窗边的绿衣婢女轻声说话,白晰秀丽的脸上,始终带着平和安逸的笑容。

车厢另一面,坐着个微胖的青衣女子,怀抱一个三四岁小男孩,男孩已经睡着,华衣女子和绿衣婢女小声说话,就是怕会惊醒了男孩。

谁知她们自己小心了,却避免不了来自外间的吵扰——走得好好的马车毫无预兆地突然停下,险些将她们几个倾下座垫!

还没来得及问车夫这是怎么回事呢,就听见马蹄声声,竟是朝着她们疾驰而来,正惊怔间,感觉好多匹快马从车厢两侧飞也似地掠过,惊魂未定,又听到男人粗犷的吼叫声传来:“贵人路过此地,所有行人、车辆靠边避让!”

车里女人们被吓得一阵抖索,睡梦中的男孩惊醒了,哼哼唧唧哭着,伸手朝华衣女子扑来,华衣女子将他揽入怀中,安抚道:“不怕不怕,俊哥儿不怕,娘亲在这呢!”

青衣女子抱怨:“什么贵人啊?便是咱们青叶城里,知府出门也没这么大阵仗,荒郊野外的,弄得好不吓人,把我们哥儿都吓着了!”

整理一下衣襟,又放软声音哄道:“哥儿渴不渴?要不要过来奶娘这儿吃口奶?”

小男孩只管伏在娘亲怀里不作声,华衣女子说道:“刚惊醒,没缓过来呢,等会吧。”

那绿衣婢女早钻出前头车帘去问车夫了,此时转回来,脸色有点凝重:“太太,前头有两架马车过来,也被赶到路坎边去避让,说是真的有贵人!京城里来的,到咱们合州来打猎!”

“京城?”那位太太拍着孩子后背的手顿了一顿,神情惊疑不定:“京城距离合州青叶城七八百里路,怎么、怎么跑到这里来打猎了?”

“太太您忘了么?前阵子青叶城里不是传得沸沸扬扬,咱们老爷也回家来说过几次的:离此地不远的蒙山县,不知是哪座大山里出了极厉害的猛虎,时常下山来伤人并咬死牲畜,好多猎户上山围捕,都没有结果,还死了不少猎人!刚才赶车的马三就猜着:定是这消息传到了京城,那京城里可是藏龙卧虎的地方,高人无数,这不,他们就带着大队人马,替咱们地方除害来了!刚刚过去的只是吆喝开路的,后头还不知有多少人呢!听马三说,他以前见过王府里的王爷仪仗,刚才开路的十几匹快马,一双一对地飞驰而过,就是那种架势!又明明喊的是贵人路过,指不定这来的,真是什么王爷呢!”

婢女说得起劲,没注意到她家太太原本红润的脸色逐渐变得有些苍白。

另一边的奶娘只顾看着埋头在太太怀里不肯理人的哥儿,撇嘴道:“管他哪路贵人,与咱们也搭不上边!早不来晚不来,偏赶在咱们出门进香祈福,就给撞上,看把哥儿吓得!”

那位太太忙制止:“兰妈妈,可管好你的嘴,仔细那些人走来听见!”

“太太放心,哪能这么快……”

话音刚落,就听得前方嘈杂一片,笑闹喊叫吆喝、骏马嘶鸣、鹰笛犬吠……各种声音混合着呼啸而来,似乎眨眼间就到了跟前,阵阵马蹄踩踏地面引起的颤动竟令得她们乘坐的马车摇晃了几下!

那位太太脸上神情越发难看,下意识地抱紧了儿子。

忽听一把甜脆的嗓音扬声道:“小子们!说好的不准惊扰为难路人,怎么这些车马都不动?难不成是你们强迫人家避让了?”

“没有没有!成国公夫人,我们怎么会做那种事?”这是十来岁少年的声音,清朗悦耳。

“殿下,说谎可是会长鼻子的哟!”

“哈哈哈哈!”一群人发出大笑声。

另一把少年声音:“成国公夫人你看,有大雁!”

“娘!这大雁飞得可真高啊,我要试一试箭法!”又一个少年道。

“好!本殿下就来与保定侯比试比试!”第一个少年兴奋地喊。

“算本世子一个!”

“本世子也来!”

“本公子来也!”

果真都是贵人!除了皇子谁敢称殿下?世子、公子、少年侯爷、国公夫人……这些人,都是不能随意招惹的!

“本夫人在此,不准射杀大雁!”刚才那把甜脆的女声又起,语气平和笃定,不容质疑。

外头静了一静,又吵吵开了:“为什么啊?”“给个理由!”

“理由嘛,嗯,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不要!成国公夫人讲故事,全是哄小孩儿的!”

“哈哈哈哈!”人们再次大笑。

马车车厢里,那位太太悄然挪近窗边,慢慢揭开一角帘幔朝外窥探,触目是连片的花团锦簇,令人眼花缭乱,当她看清那位身穿玫红色骑装、英姿飒爽不输戎装男儿的美艳女子时,不禁心跳如鼓,立即放下帘幔,再不敢多看一眼!

是她,冯锦绣!

如果此时冯锦绣看到车厢里这位富家太太,必定也会无比惊诧,只不过,她可能要认错人了!

富家太太心里苦笑:姜流云,并非姜挽云!

当年的姜流云,曾经受贤王支使,假扮贤王侧妃姜挽云,在蔷薇园与冯锦绣有一面之缘!

贤王未大婚之前,贤王府一直是姜侧妃打理,姜挽云是姜流云的同胞姐姐,姐妹俩长像有八九分相似,在姜挽云掌管贤王府内宅之时,任由妹妹姜流云在王府居住,享受各种好处,但却明言相告:不允许她勾搭贤王!

出色点的女人都有野心,尤其是姜挽云这样一个掌管了王府中馈的女人,她将贤王当成自己独有,不动声色地摒除他身边一个个女人,哪怕后来贤王大婚娶了正妃,她依然不屈不挠与徐王妃明里暗里斗个不停!

那徐王妃瞧着端庄大方、秀雅高洁,却也不是个吃素的!新婚的正妃与深受宠信的侧妃,经常是东风压倒西风半旬,西风再翻起来压倒东风……

当年的姜流云年少怀春,在贤王迎娶自己姐姐为侧妃时,就已对他情根深种,痴心迷恋到不管不顾跟去王府,她没在意姐姐的警告,也并不惧怕徐王妃的为难,坚定地留在贤王府不肯离去!

而贤王一直在为她撑腰,待她真的很好,给予妃妾们的赏赐,都会有她一份,且温言软语体贴关怀,她若身子稍有不适,只要让贤王知道了,立即请来太医,亲自守着她好言安抚,看着她喝完第一碗药才会离开,怕她病中郁闷,将那上好的锦缎绫罗、贵重的珍玩首饰、难得的美食补品源源不断送来……如此恩重爱护,即便暂时没有任何名份,姜流云也心甘情愿留在贤王府,只为了能时常与他见面!

姜流云忆起那个风光霁月、温雅俊逸的尊贵男子,此时也唯余一声轻叹!

她就知道,他那样的人不会真的喜欢城府深深心机层层的姜侧妃,也绝不爱气势凌人的徐王妃!他愿意与她相对饮茶,谈说心情,他说,喜欢她的娴静柔顺、善解人意,只待有朝一日,终归会给她一个配得上她的位份!

她心下暗喜,殷殷期待着那一天到来!

但她最终没能等到那份梦寐以求的荣耀,因着贤王对她青眼有加,徐王妃和她的亲姐姐都看不过去了,双双联手,将她赶出贤王府!

那几天贤王恰巧不在京城,她在后花园赏花偶遇徐王妃,两人同行交谈,气氛一直很好的,却不知是谈论到了什么,徐王妃身边的嬷嬷突然跳出来,指着她大声斥喝,骂她竟敢对王妃不敬,罪大恶极!

而徐王妃也一改刚才的温婉和气,端起冷脸,看也不看她一眼,怒冲冲拂袖而去!

当天夜里她吃了亲姐姐姜侧妃派贴身嬷嬷送来的一碗燕窝,整个人晕晕乎乎浑身酸软无力,大夫诊视过,说是得了“易过人的奇病”,被送回姜家!

姜侧妃没有露面,只是让身边人告诉她:“怪只怪你自己粗心大意落入徐氏圈套,徐氏手里有我的把柄,以此相胁,我不得不送你回去!”

送回去了还不罢休,又迫使她父亲次日便把她送往离京城七八百里的合州,不惜倒贴财物,让她做了偏僻小县城里一个亲戚的女儿!

刚巧亲戚家有个出嫁两年的姑奶奶因难产死去没多久,而亲家田多地广十分富裕,又是姑爷当家,亲戚不想断了这门亲,立即把姑爷请了来,姑爷虽成了鳏夫,却也不过才二十来岁,眼见岳父新过继的女儿貌美如花仪容不俗,立刻顺应岳父母的意思,续娶姨妹为填房!

亲戚唯恐事情有变,姑爷也乐于尽快做新郎,两下里一拍即合,仅用三天时间,姜流云就穿上嫁衣,坐着花轿到了蒋家!

那三天里她依然手脚绵软无力,无法走动,她以泪洗面,时时刻刻想念贤王,企盼着贤王能够寻找过来,救她于水火!

但她的念想落空,洞房花烛夜她无法抗拒,与蒋大郎做成了夫妻!

成亲五六天之后,她逐渐有了点力气,这还得靠蒋大郎请来名医诊看,开方子用了极贵的药材调理,才能恢复这样快,不然依照名医所说:自然好的话,得要两三个月,若这两三个月里她只管躺在床上不动,或者吃食里再含带了某些发物,那么等她体内那些药力排散之后,她会落下脚软站不稳、手抖拿不动碗筷的遗症!

因为她吃下去的,是大剂量的软筋散!

听完大夫的话,姜流云只觉心惊胆战,遍体生寒!

那是亲姐姐啊,竟能下此狠手!

惶然之下,对京城的想念不再那么强烈了。

而京城更是将她遗忘得干干净净,根本没有一星半点消息给她!

姜流云暗自伤怀,不得不收拾心情,与丈夫蒋大郎应和着过日子。

蒋大郎身高体壮,相貌堂堂,虽不能与贤王相提并论,或许是做了夫妻的缘故,姜流云瞧着他倒也顺眼,且他家底殷实,在小县城算是个人物,对姜流云温柔体贴呵护备至,看出来姜流云并不喜欢小县城,遂答应她:变卖一半田产,拿银子去青叶城置产业和屋宅,等她养好身子,夫妻俩搬去青叶城住,就在那里生儿育女、安居乐业!

他说到做到,果然一年之后,姜流云的第一个女儿,就在青叶城大宅里出生!

而此刻的京城,正是风云诡谲、明争暗斗最为激烈之时!

这一切姜流云无从得知,也不需要了解,她如今是梁家的姑娘,嫁的是合州富户蒋家,人称蒋大奶奶,她和蒋大郎夫妻恩爱,和和美美,全心经营打理着自己的一份好生活。

但是她的亲姐姐,贤王侧妃又给了她一个惊吓!

姜侧妃的贴身嬷嬷突然抱着个婴儿坐马车日夜兼程跑来投奔姜流云,听完这位曾嬷嬷所述,姜流云才知道京城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皇帝带着两位宠妃在郊外温泉山庄游玩,突然失语病危,太医束手无策,这关头上,几位皇子和一群臣工却在宫中筹备起来,他们手执密诏拥戴贤王登基为新皇,眼看就要成事了,奉旨出京巡视民情的太子突然出现,而且他身后还抬着尚未断气的老皇帝!

两派对峙互不退让,唯有兵刃相见!

最后贤王府落败,败得很惨!

贤王羽翼尽被保定侯罗真斩除,罗真还亲手擒了贤王,没给他逃离或自刎的机会!

宫苑里,贤妃投缳!

官兵包围贤王府查抄,徐王妃反抗被当场诛杀,和她站在一起的其他侧妃侍妾无一幸免!

姜侧妃躲在另一个角落,自知难逃厄运,交待曾嬷嬷:从后花园一处暗沟里逃出去,将贤王唯一骨肉送给姜流云,请她看在往日贤王对她的一片情意上,将孩子抚养长大!

姜流云看着曾嬷嬷怀里的襁袍,问了一句:“这是姜侧妃生的?”

曾嬷嬷答道:“不是的,王妃和两位侧妃以及侍妾们都没有生养,却是某天王爷酒醉,姜侧妃身子不适,便让一个新得的婢女萍儿代为服侍王爷,事后并未让王爷知晓……萍儿就此怀上了!姜侧妃不再让萍儿露面,只养在深院,这孩子才出生两天,还没来得及告诉王爷。”

姜流云微笑:贤王不会让那班女人生下他的子嗣,这话,他对她说过!

他还说,将来,他身边的女人或许很多,但只有一个能与他齐肩并座,生下他的嫡长子,那个女人是冯锦绣!

最终,姜流云没有收留曾嬷嬷和那个孩子,只送给她很多金银财物,打发她走了!

谁知道那孩子是不是贤王的?姜侧妃那么重的心机,会不会是想临死拖自己作陪?

她一是不敢相信姜侧妃,再就是要保护好自己的家!贤王府事败,必然牵涉到姜家,而自己幸好已脱离京城脱离姜家,身为梁氏女蒋家妇置身事外,她可不会傻到自寻灾祸!

事实证明,她做的很对!

皇帝驾崩、新帝登基、贤王叛逆的消息很快传到合州,丈夫蒋大郎亲自去了一趟京城,回来告诉她:姜家一家老小都被发配边关去了!

在合州往京城的途中,人们发现一辆马车里流出血水,近前查看,是个妇人抱着小婴儿,都已经死僵了!

两人身上全是刀伤,金银财物散落在车厢各处!

这不是劫财,只是要命!

姜流云过后去寺庙里,花大价钱请高僧为曾嬷嬷和那个婴孩做了一场法事!

“太太!太太!您睡着了吗?”

姜流云瞿然一惊,睁开眼,看见小婢女正笑盈盈看着自己,欢喜地说道:“贵人都过去了,咱们可以走了!”

“好,好,那就走吧!”姜流云双手一紧,这才发现小儿子不知何时已离开自己怀抱,跑到奶娘那里去吃奶了。

姜流云微笑着,目光宠溺地看着使劲吸奶的孩儿,这是她和蒋大郎的第四子,两个女儿两个儿子,蒋大郎说她会生养,是个聪慧的女人!

得丈夫如此赞赏,姜流云心里甜滋滋的,不自禁地,又想到刚才看见的那个张扬美艳的女子,冯锦绣,听说她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而且个个如神童下凡!若说会生养,她才是个中翘楚吧?

难怪当年贤王心心念念、几次三番不惜代价要得到她,想让她生下他的嫡长子!

撩起车帘,遥望贵人们消失的方向,姜流云无声轻叹:冯锦绣,我们今天可真算是故人相逢呢,只是不会面罢了!往事如云烟消散,将来或永不相见,唯愿你我各自顺遂,一世安好!(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湘诺其他作品<<重生弃女当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