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缘-第八百七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7-01-08  作者: 玲珑秀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安缘 | 玲珑秀 | 玲珑秀 | 安缘 
正文如下:

顾大少奶奶瞧着她兄弟们的神色,她只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

未嫁前,她是听话的女儿,是尊重友爱兄弟的姐妹。

成亲之后,在熟州城里,她在顾家的日子,过得再难,她跟娘家人只报喜不报忧。

后来他们夫妻决定去来严城,娘家人是坚决反对,她是第一次没有顺从娘家人的意思。

她私下里跟母亲说明了,他们夫妻的无奈状况。她的母亲当时沉默,她以为她相信她的难处。

直到在都城,到她的娘家人搬出顾家,她方知道,原来她的母亲从来不曾真正的相信过她说的话。

她认为顾大少奶奶一直无心扶持娘家兄弟,她的母亲愤怒道:“你太没有良心,在老家的时候,你的兄弟们需要你们扶持的时候,你们一拍屁股走了。

后来你们在来严城的时候。我们听人说那里生意好做,你二哥有心过去试水做生意,只是跟你们去信说一说。

你们夫妻立时转头奔到都城去,你们来信说,你二哥过来了,可以找你家小叔子张罗住的地方。

你一直知道我们家的人,不喜麻烦别人。”顾大少奶奶现在回想起母亲的话,她的眼神暗了暗。

世上有些亲情,是需要距离来美化。她己经寻不到回娘家的路。

她夫家的船,己经处在风波里,她不能在此时松手,只能硬挺着过风波。

顾大少奶奶不放弃对父母的希望,哑声说:“我要听父亲和母亲亲口说出来的话,他们不会做这样决定,一定是你们哄骗我。”

顾大少奶奶的二哥瞧着自家妹妹,他的眼里闪过怜惜而又羞愧的神色。

他身边老大侧脸瞧见他的神色,他警告性的瞪了瞪老二,见到老二面色恢复正常,他暗自轻舒一口气,老二总算没有糊涂。

老大坦然从怀里掏出封信,直接递給顾大少奶奶略有些嘲讽的说:“你应该能认识父亲的字。

父亲亲笔写的信,母亲主动按了手印,你不愿意归家,那以后就不要回了。”

顾大少奶奶抖着手,她很慢的拆开了信。顾大少奶奶的大哥嘲讽道:“我们兄弟无能又事多,你舍弃我们,做得太对了。”

顾大少奶奶己经看了信,那信纸从她手中滑了下来,她的身子软了,顾玫诺伸手扶一把,她才能坐稳下来。

顾玫诺扫一扫那信纸,墨迹不象是这两天新写的,瞧着是好几天前写的字。

顾玫诺猜想着,大约那一日回去,两位老人家就选择了儿孙,而执意放手这一位己经讨不到多少好处的女儿。

顾大少奶奶默坐片刻,她起身说:“等中间人来,我拿嫁妆单对帐,己经没有的东西。

就按两家当年估算银两补上。我现在带人去盘一盘东西,你们自坐吧。”

她行出门去,顾玫诺跟着出门,她的兄弟同样出门,约定一个时辰后,他们会带人来做中间人。

顾玫诺赶紧叫管事去请人,他又派机灵小厮出城请顾石诺带几人进城来。

顾石诺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吹着风,喝着山泉水,各自忙着事情。

顾玫诺派来的人,惊醒一院子的恬静气氛。顾亭景的小脸白了,顾石诺拍拍他的肩,说:“无事,别怕。”

叔侄两人听了小厮的话,季安宁在一旁,她一样震惊不己。

这要是脸皮多厚的人家,才会在女儿出嫁多年之后,做出上门讨要嫁妆,这样荒谬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

特别是他们家的生活,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们却要逼迫自家嫁出去的女儿,再也无后路可退。

顾石诺听了小厮的话后,他的神色严肃。他很快出了院子门,解了外面马车上的马绳,他骑马出去约人。

季安宁瞧着神色不太好的顾亭景,她示意顾阳景陪陪他,顺带一起听小厮说一说他见到听到的事情。

小厮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大奶奶娘家兄弟带了好几个街上打手一样的人来做客,还有所有人都听到那几句话。

小厮很感叹说:“大少奶奶出房的时候,眼睛红肿着,管事婶婶扶着她走路。”

顾亭景红了眼,他的心里明白,顾大少奶奶是多要面子的一个人。

他跟季安宁说:“婶婶,我一会跟叔叔回去,弟妹太小了,我要去照顾他们。”

季安宁点头,他是他们家的长子,是应该去面对家里的大风波。

顾石诺很快带了几个人来,他们全穿着军中常穿的劲服。顾石诺进了书房一趟,他一样换了劲服。

季安宁有些担心拦一拦人,提醒说:“你们进城门时,知会官府巡防人一声。”

他的神色迟疑起来,季安宁生气道:“不值得为那样的人家遮掩面子,他们都直接伸手打顾家人的脸了。”

季安宁随手塞给他几个钱包,说:“请人过去看看,给你请人喝茶水的钱。”

顾石诺轻舒一口气,他冲着她点头说:“亭儿兄弟年纪还小,我遇事会慎重。我们顾家人,在何处,都不能随意弯腰。”

他们走后,季安宁心里存事,也无心做针线活。恰巧有人来相约他们母子去大树下玩,她顺势带三个孩子出了门。

他们到了地方之后,自然要面对许多好奇的眼光。

季安宁给妇人们瞧得喜乐起来,在这个地方,各家的来客都会显得太过打眼。

何况顾石诺带人跟着出行,瞧在众人的眼里,只怕是多少猜出不对劲来。

她们没有瞧见顾亭景,立时有心急的人问:“顾家妹子,是亭儿家出事了吗?他们人有事吗?”

季安宁连连摆手说:“没事,一家大小平平安安。是他外祖家出事了,现在要搬他母亲的嫁妆回去过日子。”

果然,季安宁的话惊了所有的妇人们,她们一时都不知道什么样的反应最为正常。

过了好一会,一个年纪轻的妇人讪讪然笑着说:“顾家嫂嫂,你刚刚在跟我们说笑话吧?”

季安宁肯定的摇了摇头,她吃惊的说:“我家儿子说亭儿外祖一家住在城里面。

我们都不曾听过城里有什么不好的消息。那是他家有人生了重病,手里一时无余银,不得己,需用出嫁女嫁妆来救急用?”(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