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缘-第八百七十四章 心意
更新时间:2017-01-06  作者: 玲珑秀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安缘 | 玲珑秀 | 玲珑秀 | 安缘 
正文如下:
第八百七十四章心意

第八百七十四章心意

顾大少奶奶硬着牙齿说:“他们不会做什么胆大的事情,他们的胆子小。我父母只是想借着机会,再从我们身上图谋一些银子而已。”

顾玫诺瞧着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们都不再顾及你。你也应该想一想,他们这一次回去了,缓几天再来的时候,那时候,你还是要做一个选择。

鱼与熊掌,是不能兼得。他们开了这么大的口,只怕这一次是不能善了。他们不达目标不罢休,可是我也不会把我们顾家所有人的前程押上去。”

顾大少奶奶怔怔然的瞧着顾玫诺,说:“那一时,你是起了心思想要休妻,对吗?”顾玫诺瞧着她的神色,他一直记得初嫁进顾家的模样。

那样的小心翼翼事事周全的神色,那般的为七房筹谋,为他着想,帮着顾石诺周全,那时候的她最美最让他心折不已。

或许正是因为那时候她的辛苦,到都城之后,他什么都由着她,以至于让她行得远了,他待她终究不是真正到情深无悔的地步。

直到此时,顾玫诺感觉到自已的自私,他望着她说:“不管你选那一条路,我还是希望你能留下来。

你家给的嫁妆,我们可以给回去。日子,我们可以再过起来。我知道你嫁我之后,你一直辛苦操劳。

那一时,我没有想过要休妻。因为我舍不得,可是我想过和离。我不知道你的父母和兄弟搬出去之后,他们经过什么事情。

只是我听他们提及银子的时候,那样漫不经心的态度,我的心里担忧不已。他们知道我一年当官差能有多少的进帐,可是还是说出让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那一刻,我心寒。顾家七房是什么的情况,你们家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纵然是薄有财产,也经不得兄弟两人分一分。

何况因为你家亲戚闹事的原因,我们兄弟为了平家里人的心情,只能选择放弃一些东西。”顾玫诺说的是实话,那样的情况,他们如果还要跟家里盘算清楚,那是断情份的举止。

他们兄弟盘算过,七房在顾家不为长不为小,就是分家所得也甚小。上两辈的人,都是靠着家里养,只打理家里杂事的人。

何况顾家现在不会分家,那他们兄弟能帮庶兄弟要一处外面院子,已经算是家里人待他们不错了,没有在那时节,还跟他们斤斤计较。

顾大少奶奶怔怔然的端坐在房间,她不想选择,可是她一样知道父母的性格。顾玫诺对他们黑脸一次,过几天,他们还是会端着父母的架子来一趟。

他们为了儿子是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他们不再是她记忆里的父母。只是顾大少奶奶依然心疼不已,她盼着父母不要再来。

几天后,顾石诺陪顾亭景进城来,顾玫诺和他进书房说了话。顾石诺听他的话后,他一脸不赞同的神情说:“哥哥,这样的事情,你一定要慎重考虑之后再行事。”

顾玫诺原本以为顾石诺一定会赞同他的决定,可是如今听他的话,他很有些不悦的说:“你从前嫌弃我行事不够果敢,这一次,你为何比我还要迟疑不决?”

顾石诺啼笑皆非的瞧着他,说:“哥哥,我只是弟弟,类似你这样的人生大事,我是不能轻易赞同和否决。”

在熟州城的时候,顾家有长辈要顾玫诺对其妻的事情,进行表态的时候,他明言,为了亭儿兄弟着想,他们都不能有一个被父亲休弃的母亲。

成亲之后,顾石诺渐渐的明白,夫妻之间的事情,还真不是那一言两句话说得清楚的事情。顾玫诺夫妻不是完全的无情,他们本身是有情人。

如今只不过因为顾大少奶奶倾向娘家人,而顾玫诺担心她的娘家人行事不端,而做出这要的冲动的决定。

顾石诺无论如何都不会介入兄嫂感情的事情里面去,再说还有侄子侄女的存在,他更加不会插手进去。

亲情,那有这么轻易说抛就能抛得了,母子之情,母女之情,都是重如泰山。顾家七老爷夫妻和他们兄弟亲情淡泊,可是他们去了之后,他们兄弟一样的悲伤不已。

顾石诺认为顾玫诺这一时不要太过逼急顾大少奶奶做决定,这样的事情,以顾大少奶奶的性子,她回想过来,自然会做一个最为合适的决定。

顾玫诺苦笑瞧着顾石诺说:“你以为她不怨我吗?”他们夫妻情淡之后,顾玫诺在顾大少奶奶的眼里,瞧见过她的怨意。

顾石诺苦笑瞧着他说:“哥哥,你不想休了嫂嫂,而嫂嫂绝对不会答应和离。你们夫妻之间的纠结,时日长了,总会有一个答案,你何必急在这一时。”

顾玫诺瞧着顾石诺,低声说:“你不敢为我担责任。”顾石诺瞧着他叹息不已,说:“哥哥,这是担责任的事情吗?这是你一辈子的事情,你不用来问我,你要静下心来问你自已。

你是否真的能这样的放弃嫂嫂?你是否真的不介意侄子们和侄女的心意?你将来想起今天的决定,你是否真的不会后悔?”

顾大少奶奶新婚时的羞涩笑容。顾大少奶奶在生育长子后,瞧着他满脸欢喜的笑容。在来严城里,他们一家人在一处的时候,她那笑靥如花的模样。

一刹那间,顾玫诺明白顾石诺的意思,顾大少奶奶是刻在他心上的女人。他如果放手她离开,也许此生再也寻不到曾经那样合他的心意的女人。

顾石诺瞧明白顾玫诺面上的痛苦神情,他就知道顾玫诺没有他认为的那样绝情。顾大少奶奶是他心上的女人,他只是一时受不了她娘家人的逼迫,就借机还击过去。

顾玫诺痛苦的说:“小十,那你说我现在如何做,才能甩脱那一家高不成低不就自私的一家人?其实他们年青人,如果肯安分做差事,只要我有能力,我还是愿意贴补他们。

可是他们本事无,一个个的胆子太大,就象是无底洞一样填不平。越是这样,我越担心他们会惹下大祸。”

他们兄弟在熟州城里的时候,听人说过顾大少奶奶娘家兄弟最高的评价就是平庸。兄弟们为人处事都非常的平庸,而且有些不太安分,行事好高务远。(未完待续。)

相关、、、、、、、、、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偷香.touxiang.la

闽ICP备16029616号1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