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九龄-第五十四章 死战即是胜算
更新时间:2017-01-06  作者: 希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君九龄 | 希行 | 希行 | 君九龄 
正文如下:
一住09,為您提供精彩。

金兵的退去,纵然有巡纪的盯着,城墙上还是响起了欢呼声。零↑九△小↓說△網

不少官员们来对官兵和民夫们表达赞扬和鼓励。

城墙上变的有些嘈杂,很快青山军的妇孺来制止,官员们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含笑离开了。

又有妇人们抬着饭菜上城墙,这是城中富商们为大家准备的,大锅的肉,原本也有大碗的酒,因为现在战时不能没有送来。

城墙上气氛热烈,城中则有一群说书先生在给民众宣讲适才城外发生的事,金兵的残暴以及民众的惨死,让城中的百姓听得面色发白。

“所以金人残暴,我们一定要守住城池,要不然就是城外民众的下场。”

这让民众们再次坚定了信心。

城中上下一心,紧张悲愤但又充满了斗志。

“害怕吗?”

君小姐和怀王一直在城墙上的一处营帐内,在金人石弹投过来的时候也没有退避,正如怀王自己所说,他会坚守在城门,死而不退。

听到君小姐这样问,怀王摇摇头。

“不怕。”他小脸发白的说道,又停顿一刻,“只是眼看着百姓被残杀而难过。”

君小姐向前走了几步,更清晰的看向城外,城门外一片狼藉,金兵的尸首一多半被对方的人带走,余下的多数是大周百姓的尸首,日光下格外的惨烈。

“所以你要记得,这些人是残杀我们大周百姓的人,跟他们绝不能低头。”她说道。

怀王重重的点头,虽然很害怕但也走过来认真的看着城门外。

“本王记住了,本王会永远记着。”他说道。

宁炎带着几个内侍走来。

“殿下吃饭吧。”他和煦的说道。

怀王对宁炎略一点头,转身进去了。

宁炎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君小姐身前。

“人心总算是稳着,君小姐居功甚伟。零↑九△小↓說△網”他说道。

君小姐苦笑一下。

她这次能稳住人心,是靠着许久以来积攒下的声望,当神医,治痘疮,推广痘苗,领兵北地救护。

然而她做这些并不是为了此时用的。

“这种功,我可不想居。”她说道。

宁炎笑了笑。

“云钊跟着陛下呢。”他停顿一刻说道,说完了又有些后悔,此时此刻他说这个做什么呢?

而且他说跟着,没有说逃跑。

人人都知道皇帝跑了,那跟着陛下的自然也是跑了。

“有他跟着皇帝,是好事。”君小姐说道。

她说这句话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比当初自己听到消息时说的还要干脆利索。

宁炎微微怔了怔,她对云钊倒是信任的很,而云钊对她何尝也不是如此。

如果当初...

宁炎默然一刻。

“当初我父亲是言而无信了。”他说道。

这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君小姐反而愣了下,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宁老太爷和君老太爷的旧事。

“人这一辈子难免有冲动的时候,也难免做错事。”君小姐说道,“有宁大人这一句话,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宁炎笑了笑,子不言父之过,不好再多说。

“君小姐在北地跟金人打过交道。”他看向城外,远远可见那些金人,似乎在那边扎了营帐,“你觉得胜算几何?”

他的话音落就感觉君小姐看向他。

他也转过头看过来,看到君小姐神情古怪。

“胜算?”君小姐说道,“大人,没有胜算。”

没有胜算?

宁炎神情微微愕然。

他当然金兵凶猛,此次守城很艰难,但一来众志成城,二来城墙坚固高厚,三还有青山军的神兵利器,怎么也有一丝希望吧?

没想到君小姐竟然直接说没有。零↑九△小↓說△網

“有一件事我没有说。”君小姐看着他,“行炮车是有四架,但只有两个石弹。”

两个!

宁炎愕然旋即黯然。

两个既杀不死多有的金兵,也无法震慑他们退兵,所以..

“所以我们现在能做能想的期盼的,不是胜算,而是坚持多久。”君小姐说道,看向远方,“如果能坚持到援军到来,也就算是胜了。”

她说到这里看向宁炎。

“宁大人,这件事保密啊。”

宁炎苦笑一下,这件事他当然会保密,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腿还忍不住一软,如果让民众知道,不用金兵来攻城,京城立刻就溃散了。

“守城就是死战。”君小姐说道,“唯有向死才能拼的一线生机。”

所以哪怕是骗也要稳住民心,这样还能有一战,还能拼的一线生机。

宁炎点点头。

“如今金人已经兵临城下,除了守城没有别的选择,好在我们京城城高厚重,不容易攻破,城中米粮饮水充足,如今城中上下一心,人人皆兵,十几万军民守城十天半月不成问题。”

君小姐亦是含笑点点头。

“是啊,只要守到援军来了就行了。”她说道。

是啊,如果真能坚守,且真有援军来。

宁炎看向城外,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但旋即又毅然。

就算...也不过一死而已。

“备车备车。”

而此时的阳城北留,宁家的宅院里传来宁大夫人的哭声。

这哭声很快便隐没,隔壁听到动静的人也轻叹口气,将大门关好。

虽然金兵没有打到阳城来,但阳城乃至整个山西都处于戒备紧张中,所有的城池紧闭,家宅牢锁。

没有人敢往外跑,除了外边有牵挂的人,比如宁家的宁大夫人。

“云钊还在京城啊,这可怎么办。”宁大夫人已经被仆妇搀扶回屋子里,她坐在床上哭的喘不上气。

皇帝出逃的事随着京城城门的关闭而被关在京城内,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京城的官员已经禁止传播此消息。

所以京城以外的人并不知道皇帝离开了京城,所以宁家的人也不知道宁云钊已经不在京城。

“能怎么办?你去了又能怎么办?”宁大老爷气恼的喝道。

“我去了能跟他死一起。”宁大夫人哭道。

除了死,又能怎么办,宁大老爷颓然坐在椅子上。

“这世道啊,这世道啊。”他喃喃说道,眼泪也默默的流下来。

阳城亦是城门紧闭,街道上虽然还有人走动,但也丝毫没有往日的繁华热闹。

方家大宅已经一分为三,原本连通的门道也都被封上,所以方云绣过来时走的是正门。

“少爷在吗?”

方云绣进门就先问道。

下人还没回答,方玉绣的声音在内响起。

“你找小弟有事?”她问道。

看到她也在,方云绣稍微松口气,疾步走进去。

“祖母母亲还好吧?”她问道。

方玉绣携了她的手进去。

“很好啊,刚赢了我一百两银子呢。”她说道。

赢?那她们是在打牌?

方云绣愣了下,向内里看去果然见摆着牌桌,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元氏正坐在一起说笑什么,手里都还拿着牌。

“大姐儿也来了,快来凑个场。”元氏还招呼道。

“你们怎么还打牌啊。”方云绣苦笑说道,“京城的事...”

“京城的事又如何?”方老太太淡然说道,“拼死守城罢。”

倒也是,方云绣默然一刻。

“小弟呢?”她问道,方承宇最是在意君小姐,君小姐此时在京城,那他不会也向京城去了吧。

“大姐你找我?”

方承宇的声音从外传来,人也随之掀起帘子进来,过了年又长高了,依旧是未语先笑神情。

“大姐以为你去京城了。”方玉绣说道,“毕竟君蓁蓁被困京城呢。”

方承宇笑了笑,不见一丝忧色。

“祖母说了,城在守城,城破,也不过一死而已。”他说道,“没什么。”

死了,也没什么啊。

方云绣默然。

是啊,人终有一死,死的其所便也没什么。

京东路上所有城池紧闭。

城池上守兵紧张的看着视线里出现的人马。

“又有一批金人。”哨兵颤声说道。

“嘘别出声。”旁边的人忙低声说道。

似乎这样那些金兵就不会发现这边有城池一般。

已经被吓破胆子了。

“不是吓破胆子,而是咱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另一个兵丁低声说道,带着几分羞惭。

城头上一阵沉默。

“金兵过去了。”忽的一人低声说道。

众人不由松口气忙看去,但旋即又神情黯然。

“又是去京城方向了。”一个兵丁喃喃说道,“京城不知道怎么样了。”

“又能怎么样,京城那边并没有多少兵马。”另一个兵丁低头说道,“而且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金兵还在不断的增援.....”

众人的视线不由看向京城方向。

只怕京城已经陷落了。

(明天这个情节就结束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