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九龄-第五十章 吾同在
更新时间:2017-01-03  作者: 希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君九龄 | 希行 | 希行 | 君九龄 
正文如下:
京城的喧闹声穿透层层宫殿到了皇城内。

一群妃嫔面色发白发出惊呼。

“是不是金人打进来了?”

这话让不少妃嫔哭起来。

坐在上首的太后面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没有像她们一样哭泣。

“哭什么哭!”她喝道,看着这些妃子们,“金人要是打进来,你们都给我先自尽。”

妃子们的视线不由看向殿内。

殿内的几案上摆着匕首酒杯,一旁站着的瑟瑟发抖的内侍宫女手里捧着白绫。

看到这些妃子们哭的更厉害。

“我们不能像仁孝皇帝后宫那些妃嫔一样。”太后说道,想到仁孝皇帝后宫的妃嫔,她的脸更白了几分。

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她跟着先帝逃到这里立都以后,听到从金人那里传来消息,那些妃嫔在金人手里都如同娼妓一般。

当时她心里没有同情,只有嘲讽和厌恶,这些女人为什么不早点死,留着命被金人糟践,也丢光了大周的脸。

所以当初先帝要赎回仁孝皇帝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对,不仅仅是因为仁孝皇帝回来后,先帝皇位的尴尬问题,还有那些女人们,让那些女人们再踏入大周,她自己也蒙羞。

只是没想到,如今竟然她也有今天了。

金人也要打进来了,她的儿子跑了,扔下她和后宫的女人们跑了。

太后伸手抓紧了衣襟,只觉得窒息。

这个畜生。

“外边到底怎么样了?”她喝道。

有内侍连滚带爬的冲进来。

“娘娘,娘娘,宁炎宁大人号召城里的人都准备守城呢。”他欢喜的说道,“所有的百姓都一起守城打金人。”

百姓?

百姓们能干什么?

太后面色难看。

也好,由他们在前给金人填着挡着,说不定四周的援兵能在金人杀进皇宫赶到。

“所以。”内侍抬起头颤颤,“禁军也被调走了。”

太后蹭的站起来。

“禁军!”她喝道,“禁军为什么被调走?谁能调走禁军!调走了禁军,皇城怎么办?”

皇城怎么办?

要是京城守不住了,皇城又怎么守得住,事实上与其说禁军是被调走的,不如说禁军是自己走的,他们上前阻拦的时候,禁军们扔下这么一句话。

“是阁老们商议的。”内侍说道,又想到什么忙岔开话题,“如今六部所有的官吏都开始守城了,大家各有分工,大人们说请娘娘们放心,一定能守到援兵到来。”

如今皇帝跑了,对于这些朝官,她也没有多大的底气去呵斥反对,毕竟还指望他们守城呢。

太后咬牙坐下来,放在身前的手紧紧攥起。

“他们最好,不要让哀家失望。”她说道。

说罢看着殿内停下哭的妃子们。

“你们别舍不得死,到时候,哀家会亲自看着你们上路,决不让你们丢了皇家的脸。”她喝道,看向内侍,“关殿门,谁也不许进出。”

说到这里脸上闪过狠决。

“一旦金人打进来,你们就防火,把我们烧死在这里面。”

此言一出,大殿里再次响起痛哭声。

相比于皇宫里女人们的哀痛,同样女人不比皇宫少的贤王府则显得安静的多。

“这个要带。”一个女人将一个珍珠冠放进箱子里。“这可是王爷花了大价钱给我买来的。”

“我这些装不下。”另一边的女人似乎示威的跺脚说道,喊着小丫头,“去,再找个大箱子来。”

“哎呦我的娘娘们。”一个内侍擦汗施礼,“那地窖里藏不住这么多东西,能藏人就不错了,你们这些东西带不进去。”

屋子里顿时响起一片哀嚎娇嗔。

“娘娘们,咱们这是避难啊,金人要打进来了,命要紧啊。”内侍急道。

他说着看向一旁坐着的贤王。

“王爷,王爷,您快劝劝娘娘们吧。”

贤王似乎神游在外,被他连喊了几声才看向他。

“什么?”他问道。

王爷被吓傻了吗?内侍再次擦汗,这也可以理解,皇帝都吓跑了,对于这些皇家子弟来说,他们的祖父可是被金人捉走的死在金人手里的,这噩梦还没走远呢。

“王爷你不是让大家藏到地窖里去嘛,就别带珠宝了,吃喝带足就好了。”内侍说道,“你看是不是这个理。”

贤王摇摇头。

“我不知道。”他说道。

啊?内侍愕然,什么不知道?

“躲到地窖里,吃喝带足,就好了吗?”贤王看着他问道。

要不然呢?内侍愣愣,是担心地窖还是不安全?

“那趁着还没打进来,咱们再往下挖一挖?”他问道。

贤王看着他笑了。

“往下挖一挖,躲一躲,就只有这个办法了吗?”他带着几分自嘲说道。

那还有什么办法?内侍更一头雾水了。

还有什么办法?

贤王握紧了扶手,视线看到一旁,一个女人正将一副画展开,似乎在斟酌带还是不带。

“这可是先帝亲自给王爷画的。”女人嘀嘀咕咕。

是啊这是先帝给的,画的是一副将军图。

那时候他还小,听师傅讲了开封旧恨,气愤不已的让人打造了一副铠甲穿上,跑去跟先帝说自己要练武打仗,替皇祖父报仇,为大周雪耻。

念头闪过,贤王忽的鼻头一酸,莫名的想流眼泪。

他低下头看看自己肥大的在椅子上挤成一团的肉。

看看他这些年活成什么样了。

就为了活着,就为了活着,有意思吗?

“没意思。”他说道。

内侍没听清。

“王爷您说什么?”他问道。

贤王看向他。

“我说,没意思。”他说道,一撑身子站起来,“这样活着没意思。”

这样活着没意思?那哪样活着有意思?内侍怔怔。

贤王一拍肚子。

“来人,拿本王的铠甲来。”他喝道。

话一出口大殿里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他。

贤王也停顿下。

“算了,本王也没有铠甲,想来也没有本王能穿上的铠甲。”他说道,再次一拍肚子,“拿本王的朝服来!”

殿内的人终于回过神了。

“王爷,您要做什么去?”大家问道。

贤王被肥肉挤的睁不开的眼迸发出亮光。

“本王,要去守城,杀金贼。”他一字一顿说道。

殿内安静一刻旋即喧闹起来。

“快来人啊,王爷吓疯了。”

“快请大夫来!”

“王爷王爷你怎么了?”

“呸呸,本王没有疯,更没有糊涂。”

好容易喝退混乱的人群,贤王喝道。

“本王不打算躲了,本王要与民同守城。”

他说着指向外边。

“百姓们都不怕,敢与城同在,本王身为大周的亲王,为什么要躲?有什么脸要躲?难道本王还不如黎民百姓吗?”

可是那是金人啊。

殿内的很多人并不看好这些百姓们,对于他们来说,这城根本就守不住。

不少女子开始嘤嘤嘤的哭起来。

但一个王府官却眼睛一亮。

“王爷,当真?”他问道。

贤王看向他。

“本王说了很多年假话了。”他说道,“现在皇帝跑了,本王想说一次真话。”

这话的意思让在场的人面色微变。

但那王府官的眼神更亮了。

贤王没有理会他。

“来人,召集王府所有护卫,与本王上城墙守城。”他说道,虽然胖乎乎的脸看起来很滑稽,但他的神态以及语气,再没有往日的嬉笑。

“是。”

一个护卫猛地应声。

随着这应声,整个王府都紧张起来,无数的护卫翻出许久不穿的甲衣,带上散落不齐的兵器,不止他们连一些内侍也跟着动作起来。

“咱们虽然没有卵子,但也是敢跟金人打一打的。”为首的内侍举着一根木棍喊道。

“王爷,王爷,我们也要去。”

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们也涌上来。

“王爷不怕,我们也不怕的!”

这让原本紧张肃穆的场面变的有些滑稽,贤王哈哈笑了,却没有呵斥这些女人们,而是左右揽住。

“本王就知道,本王的女人不会怂。”他说道,“本王是英雄,你们也是英雄。”

女人们都纷纷娇声笑起来。

难不成真要带着这群女人们去?那场面可有点滑稽了,在场的人不由冒汗。

这个贤王到底想怎么样啊?真不是吓疯了吗?

“不过,本王是男人,本王在前,你们在后。”贤王说道,“等本王战死了,就看你们的了,到时候你们一定要来给本王报仇。”

说罢重重的在女人们的屁股上拧了把。

这让原本因为听到战死而要悲戚的女人们变成了娇嗔,气氛也更加欢悦。

在这莺声燕语的娇嗔中,贤王翻身上马,将手中的剑一挥。

仿佛又回到了年少时校场练兵,而对面是朱瓒那群瞧不起他的权贵子弟。

“随本王,杀!”他高声喝道。

那一次,他被朱瓒那群人揍成了猪头,这一次,他要把金人揍成猪头。

王府门大开,贤王一马当先,身后护卫内侍们浩浩荡荡。

而王府的官员们则跟在最后,相比于贤王的意气风发,他们的神情不太好看。

“怎么也不劝劝?”一个官员低声说道,“这不是胡闹吗?”

而另一个官员则一笑。

“胡闹?不见得。”他说道,捻须眼中闪闪亮,“这是一个机会。”

机会?

先前的官员一愣,然后看向大街,街上有不少人走动,看到贤王出现,大家都露出惊讶的神情,但旋即又似乎明白了什么,神情惊喜崇敬。

声望。

官员立刻就明白了。

这么个时候,皇帝都跑了,贤王却挺身而出,那在民众朝官们声望可想而知。

贤王一向装傻充呆,此时突然这样做,莫非....

“我早就知道,贤王不是个废物。”那官员低声说道,“小时候就不一般,这么多年果然是韬光养晦...”

说到这里,他们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火花。

身为王府官一辈子的命运也就定了,唯有王爷的命运才能改变他们的命运。

试问谁不想更进一步,要个更好的命运呢?

只是命数难改,机会渺茫,日常他们想都不敢想。

难道此时,机会来了吗?

正胡思乱想着,前方行进的队伍忽的停下来。

“怎么了?王爷是又后悔了吗?”官员忙问道。

贤王勒马站住,神情若有所思。

“这是一个机会。”他忽的喃喃说道,然后调转了马头,向另一个方向催马而去。

这是要去哪里?

身后的护卫内侍们面面相觑,忙涌涌跟上。

这边发生的事,君小姐并不知道。

她稳住了民众,宁炎则稳住了官府,原本混乱的城中秩序渐渐恢复,但这只是第一步。

最重要的是,接下来怎么做好城防。

“战守,最要紧的是守御有方,最忌仓皇失措。”君小姐说道。

宁炎点点头,看着在场的禁军和五城兵马司的将官们。

“所以我们要做好分派,充分调动所有人,物尽其用。”他说道。

“青山军会分布到你们的兵丁中间,由他们领帅守阵。”君小姐说道,“具体的布防你们更清楚,就由你们安排。”

将官们齐声应是。

“然后现在就是将城中的精壮挑选出来,补充四城墙上的人手。”宁炎说道。

说到这里他又轻叹一口气,从城门上看下去。

“人心还是不够稳。”

君小姐也看过去,大街上的人群不似先前那么杂乱,且还有不少民众按照指派在搬运城防需要的土袋石头木柱,但他们还是不时的聚集在一起,低声议论什么,顾盼之间神情也始终几分不安。

“...我说,我想着心里还是不安啊。”一个年轻人对身边的几人低声说道,一面将手里抱着的石块放下。

“怎么不安了?君小姐宁大人不都在嘛。”有人说道。

那年轻人摇摇头。

“我不是对君小姐宁大人不信。”他说道,“我是觉得这些达官贵人都不出来,是不是让咱们当替死鬼呢。”

他的话让周围的人更添一阵不安。

“我说,大家还是机灵点吧,别头脑发热就真拼死拼活了....”便有人也忍不住说道。

他的话没说完,后边街上传来一阵骚动,似乎有什么人来了。

“怎么了?”他们不由看去。

那边无数人涌涌,似乎争相看什么,还有喊声不断传来。

城门上的君小姐等人也发现了,在城门上居高临下可以看到一队人马驶来,与官府以及一些官宦人家的护卫不同,这明显的是皇家护卫的打扮。

“是贤王来了。”有兵将急急跑来说道,神情欢喜,“贤王带人来守城了。”

贤王啊。

宁炎点点头,神情几分宽慰,而君小姐则更欢喜,又感慨,又自豪。

她就知道这个小叔叔不是个窝囊废,她就是知道,真正的楚家子弟不是贪生怕死的。

“我看看去。”她说道,急忙忙的下城墙,才走了几步,就听到街上喧哗更大。

“出来了出来了。”热闹的人声喊道。

君小姐停下脚看过去,见走到人群中的那辆马车停下来,有人也掀起车帘走出来,但并不是贤王那肥胖的身子,而是一个小小的身影。

这个身影闯入视线,君小姐一下子僵住了。

四周的民众也怔住了,喧闹声渐渐平息,这让走出马车的人的声音变得清晰可闻。

“你们,不要怕。”

清脆的童声回荡在街上,带着几分稚气。

“本王,与你们同在。”

日光下,马车上,一个身穿亲王花袍头戴金冠的孩童负手而立。

君小姐的眼泪瞬时模糊了双眼。

她的九褣,站到了阳光下了。

她的九褣,走到了人前了。

她的九褣,出来了。

(你们有么有发现最近特别特别特别多?其实已经相当于三更,(__)嘻嘻……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