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九龄-第四十六章 他来守
更新时间:2017-01-02  作者: 希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君九龄 | 希行 | 希行 | 君九龄 
正文如下:
46第四十六章他来守小说旗

第四十六章他来守

夜色里的京城火光冲天如同白昼。

大街上人仰马翻,很多高门大户里也陷入混乱。

家宅里仆从乱走,打听消息的,收拾东西的,握紧了木棍柴刀看守门户。

虽然不至于像大街上那般哭喊成一片,但所有人都是神情惶惶。

是逃还是藏?最新的消息是什么?

宁炎大步向外走去,身后宁二夫人急急的跟上。

“老爷老爷..”她疾声喊道,声音里带着哭意。

宁炎停下脚,皱眉看着她。

“哭哭啼啼的做什么?”他说道,“你不要怪云钊没早些递消息,他能自保已经是极其不易。”

说到这里又停顿下。

“他跟着皇帝跑了,也不会是因为怕死,陛下身边总是要有人的。”

这有人的意思很显然并不仅仅是保护皇帝。

宁二夫人抬手拭泪。

“我自然是知道的,云钊是我从小看大的,他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吗?”她哽咽说道,“只是老爷你,你…..”

“我是必然要出去的。”宁炎肃容说道,打断了宁二夫人的话,“以前我不出去,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进言君不听,我必然要死守不退。”

“那现在君都跑了。”宁二夫人哭道。

“正因为现在君跑了。”宁炎说道,“我才要站出来,为圣人之道,为天地之命,为黎民之生。”

宁二夫人抬手拭泪。

“你和孩子们在家藏好了,不要乱跑,现在这个时候,京城绝对不能乱。”宁炎语气缓柔几分说道。

宁二夫人哭着点点头。

“老爷…”她说道,拉住宁炎的衣袖。

宁炎皱眉。

“不要哭哭啼啼没完没了…”他说道。

他的话没说完,宁二夫人拿出一把剑递过来。

“老爷,你忘了拿你的剑了。”她说道,“虽然是个读书人,既然要守城,兵器也还是要拿着的。”

宁炎笑了。

“我还真忘了。”他说道,伸手接过,“那我去了。”

宁二夫人含泪点头。

“你去吧。”她说道。

宁炎拎着剑转身大步向外而去,走到门口却见一群人站着,这是家里的家院仆从们,一个个手中拎着木棍刀枪。

宁炎夫妇不由愣了下。

“爹。”宁十一走出来说道,“我们走吧。”

在他身后还有另外两个儿子,最小的才八岁的那个十四郎也在其中。

“爹我们走吧。”他也跟着喊道,手里抓着比他自己都高的一根木棍。

“十一,你们干什么。”宁二夫人说道,忙上前将小儿子拉过来,夺下他手里的木棍。

“娘,我们当然是要去守城了。”宁十一说道,“卫国即是保家,匹夫有责。”

宁炎点点头。

“好。”他说道,“走吧。”

宁十一等人神情肃重的应声是,十四郎也要跟着去,被宁二夫人拉住,他不由吵闹起来。

“十四啊,我和哥哥们都去了,家里只剩下你母亲姐姐女眷们,你要留在家里护着她们。”宁炎看着他说道。

宁十四郎点点头,挺起胸脯。

“爹你放心吧,家里有我。”他大声说道。

宁炎含笑摸摸他的头,大门打开,街上的嘈杂哭喊顿时如潮水般扑来,虽然看不到具体的场面,但夜色里听到也足以让人面色发白心惊胆战。

门旋即被关上,留下的仆从们将大门上了一道又一道门闩,又顶上棍子,让门户坚实护住其内的人。

但这坚实的门护住内里的人,也挡住了在外边的家人。

宁二夫人将小儿子抱紧在怀里,看着大门泪如雨下。

老天保佑吧。

大街上喧闹都涌向城门,原本涌进京城的人们都想城门口冲去。

拖家带口,推车赶马,你哭我喊,挤得水泄不通。

城门已经关闭,这让恐慌更甚,喧闹更大,几乎将城门淹没。

五城兵马司所有人马出动刀枪鞭子,面对汹涌的民众完全没用,在死亡的恐慌下民众哪里还惧怕这个,恐慌凝聚在一起如同雪球一般越滚越大,碾压一切。

“宁大人来了!”

“宁大人来了!”

人群中响起喊声,喊声越老越大,护卫们竭力的嘶声压过四周的嘈杂。

宁大人这个名字还是很吸引人的,渐渐的众人都回头看,夜色火把照耀下人群让开一条路,走出拎着剑的身材高瘦的男人。

宁炎已经好久没有出现在人前了,但这并不代表民众就忘记了他,甚至比以前做官时候还要出名。

这自然是因为他对抗皇帝被罢官。

民众们可能不懂朝政的事,很多时候也不管对错,对于他们来说一个敢跟皇帝对着干,不惜丢官去爵的人,就是高风亮节的人,就是心底无私天地宽的人,这种人是值得信赖敬佩的。

这也是为什么御史们最喜欢弹劾官员,尤其是成名地位越高的官员他们越爱追着弹劾,因为那可以养声望。

宁炎的出现让民众暂时安静下来。

“大人,大人。”

“金人是不是打过来了?”

他们乱乱的哭着询问哀求。

宁炎看着他们神情肃重。

“金人有没有打过来,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他说道,“但大家也都知道金人距离京城并不远,先前在京东路出现,所以大家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一旁因为他的到来而稍微松口五城兵马司的官员顿时紧张起来,但民众们没有如预料中被这种危险的告诫而吓得更加慌乱,反而听到这句话,似乎比事先官府一味的说没事,说金人不会打过来的粉饰太平更让人安心。

“那快让我们出城吧。”民众们纷纷哭喊道,“让我们逃命去吧。”

“真因为危险,所以现在不能开城门,大家也不要出城。”宁炎沉声说道,“你们想一想,如果你们出了城,在旷野里遇到金人,难道会比这里更安全吗?”

他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城门。

“这里至少有高大厚重结实的城门城墙围护。”

众人随着他所指看去。

京城的城墙夜色里更显得高大坚固。

宁炎又将手中的剑举起,指着四周五城兵马司的兵丁官员,又指向城墙上披挂严整的守城兵。

“这里还有兵将刀剑。”

这倒也是,不是大家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一时间慌乱只想逃离。

“大家稍安勿躁,有城池在有我们在,就算金人打来,也能护得大家平安。”

民众们安静下来,围堵冲撞城门的也慢慢的后退。

“大家请听从官府的安排,不要围在城门。”宁炎说道,将剑负在身后,“我替大家守城门。”

说罢大步向城门而去,身后宁十一带着家丁跟随。

看着宁炎走来,围堵在城门的民众终于让开路,神情稍安。

“宁大人在呢。”

“对啊,朝廷会有安排的。”

“皇帝还在呢,怎么会让金人打进来。”

说话声此起彼伏,让城门前又变得嘈杂,但这嘈杂跟先前的惶惶不同,而是让人心安。

五城兵马司的官员们回过神,神情也放松下来,开始指挥安排民众们散开,让他们退回到不同的街道上去歇息。

城门前的喧闹褪去,城门上下的官兵都松口气。

“还好宁大人您来了。”当值的官员一脸后怕的说道,用衣袖擦着汗,“要不然这城门就要被民众冲垮了。”

宁炎对他点点头。

“无需多言。”他说道,“严守四方警戒吧。”

官员应声是,城门上的守兵领命散开,握紧手中的兵器对准城墙外一片漆黑的夜色,因为太过于紧张,并没有注意到宁炎眼中的忧色。

他的出现暂时安抚了民众,但如果………

此时的皇城里,听到皇帝寝宫里传来的惊呼声,因为街上的骚乱而急急赶来皇宫禀告商议的一众大臣再也等不及了。

他们在宫门前被拦住了好一会儿,好容易搬出先前的特例,又有老臣举着曾经得到的御赐的配饰之类的,禁军才不得已开了宫门放进来,然后又被太监们拦在寝宫外,这一番折腾东方都已经发亮了。

这直接就可以上早朝了。

“陛下,陛下,不好了。”他们喊着冲进来,话音却又猛地停下,不可置信的看着殿内。

龙床前的幕帘已经被进来的内侍掀开,灯火也点亮,照着空荡荡的龙床,床上整整齐齐没有丝毫睡过的痕迹。

陛下呢?

“陛下,不见了…”有大臣喃喃说道。(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