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九龄-第四十五章 我先逃
更新时间:2017-01-01  作者: 希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君九龄 | 希行 | 希行 | 君九龄 
正文如下:
一住09,為您提供精彩。

袁宝看着他,要说到放心,只有自己才是皇帝陛下最放心的人,这个朝官么.....

宁云钊已经伸手从架子上收拾。

“这个要带走。”

“这个不能留。”

“这是陛下最喜欢的。”

他熟练又利索的挑拣着,比起几个内侍加起来的动作都快。

不管怎么说,连这种事皇帝都没瞒着他,还要带着他一起走,那就是陛下很放心的人。

既然陛下放心,那他也就放心吧。

“那就有劳宁大人了。”袁宝说道,转身要走又想到什么拉着宁云钊,压低声音。“动作快点,带上最要紧的就行。”

“公公放心。”宁云钊低声说道。

袁宝这才疾步走了出去。

宁云钊继续指着架子上的东西。

“你们先把这些收起来。”他说道。

几个内侍此时已经糊里糊涂了,又见袁宝把这里交给他,自然听命疾步过来。

宁云钊则去看收拾好的几个箱子,一会儿喊内侍们来这边又挑拣一些东西放进去,一会儿又让去那边,四个内侍被使唤的团团转越发的心慌意乱。

“你们快来,这个必须...”

宁云钊的声音再次响起,几个内侍不待他说完就立刻奔过来。

“小心。”宁云钊的声音喊道。

但还是晚了一步,因为慌张没注意两个内侍撞倒一个箱子上,两个跌倒,箱子也被踢翻。

“小心点小心点。”另外的内侍急的跺脚。

几个人慌张的去捡。

“我来我来。”宁云钊说道,一面弯腰,一面摆手,“你们快把那边装完,就齐全了。”

终于要收拾好了,几个内侍心里都莫名的松口气,没有再客气急忙依言而去。

宁云钊蹲在地上将东西一一的放回箱子里,忽的一个盒子似乎没拿稳被打开掉出一物。

这是玉玺。

宁云钊伸手捡起来,却没有放进盒子里,而是塞进了宽袍大袖内,另一手拿着的盒子啪嗒同时被合上,扔进了箱子里,然后若无其事的将余下的东西捡回装好盖上了箱子。

“好了。”他站起来说道。

那边的几个内侍也收拾好了看过来,正要说话忽的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人影,不由吓的哆嗦一下。

“谁在那里!”一个内侍脱口喊道。

宁云钊身子一僵,但神情自然的跟着看去,见殿内门口的圆柱旁站着一个人。

他穿着朱红的衣袍,大概圆柱的颜色差不多,或者就跟圆柱一样没有人气,竟然谁也没有注意到他进来,也不知道他进来多久了。

这人才跟鬼一样。

“陆,陆大人。”几个内侍结结巴巴说道。

陆云旗的视线看着宁云钊。

宁云钊也看着他,将双手握在身前。

这对视似乎是一眨眼,又似乎长的令人窒息。

“收拾好了。”陆云旗说道,“就走吧。”

说罢转身向外而去。

“快点快点。”

“抬起来。”

内侍们说着动作着,让殿内重新变得嘈杂,也打破了这窒息。

“我抱着这个小的。”宁云钊跟着说道,一面帮忙,一面似是无意的再看了眼殿门。

陆云旗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皇帝的寝宫大门紧闭,几个内侍垂手安静的站在门外,看到陆云旗过来纷纷施礼。

“袁公公在里面。”一个内侍小声提醒道。

如今这位袁公公是皇帝面前当红的,其属下的太监也在外行走,跟北镇抚司发生了很多不愉快,这二人在皇帝面前一向是不同时露面。

果然陆云旗闻言没有向内走,在他们一旁站住脚,面向外安静而立。

寝宫内不止有袁公公,还有太后的两个内侍。

皇帝裹着厚厚的斗篷坐在床上正吃着一碗汤羹。

“朕知道了,你们给太后娘娘说,药朕都吃了,让她别担心。”他鼻音浓浓的说道,将汤碗放下,神情几分欢悦,“娘娘送来的这八宝羹最好吃。”

两个太监笑了。

“陛下,这是娘娘亲自为你熬煮的。”一个内侍说道,“整整守了两个时辰呢,火的大小都是自己看着的。”

“娘娘说了,陛下您小时候最喜欢吃她做的八宝羹了。”另一个内侍也满是感慨的说道。

皇帝几分感叹。

“是啊,好多年没吃过了。”他说道,又几分不安,“怎么好让娘娘这样熬身子...都是朕没用。”

两个内侍忙施礼。

“可不敢这么说。”一个内侍说道,“娘娘说了,陛下您不要急,养好身子,外边有那么多驻兵,内里有这么多百姓,他金人就是来了也没什么可怕的,要打就打,能谈就谈,能骗就骗,办法多的是,不要自己先把自己吓着.....”

他说到这里,皇帝忽的抬手掩住嘴重重的咳嗽起来,打断了内侍的话。

袁宝忙捧着茶碗。

“陛下。”他一面小心的拍抚,一面捧茶。

皇帝喝了口茶缓了缓咳嗽。

“娘娘还有什么吩咐?”他哑着嗓子恭敬的问道。

两个内侍对视一眼。

“没了,没了,娘娘就是希望陛下不要急,养好身子,不要怕。”他们说道。

“是。”皇帝说道,带着几分惭愧,“让娘娘费心了,朕吃过药捂一晚上明日就好了,明日朕亲自去见娘娘。”

两个内侍忙应声是,再次施礼,袁宝亲自送到门口,看着那两个内侍走出去,将门掩上三步两步跑近前。

“陛下陛下好险好险。”他低声说道。

皇帝一把将斗篷解开扔一边,露出其内穿戴整齐的衣袍。

这衣袍不是龙袍,而是外边常见的富家翁的穿着。

皇帝对着面前的汤羹碗啐了口吐沫进去。

“老不死的,还给我熬汤羹,假惺惺做模样,我小时候爱吃,我小时候只能看着别人吃。”他恨恨说道,“那个死鬼吃她的吃死了,没用了,现在我有用,又要来喂我,我又不是傻子。”

袁宝抖着一件灰扑扑的发旧的连帽斗篷小心翼翼的上前。

“都这样了,还来教训朕,嫌弃朕没用是废物。”皇帝恨恨,一把扯过斗篷披上,一面露出狠狠的笑,“你行你厉害,那你就等着见金人吧。”

说罢看向袁宝。

袁宝被他的神情吓的讪讪,一时竟忘了说什么。

“准备好了吗?”皇帝皱眉问道,又看向门外拔高声音,“陆云旗呢?陆云旗来了吗?”

陆云旗从外边进来俯身施礼。

“都准备好了。”他说道。

“消息还没走漏吧?”皇帝问道。

陆云旗应声是。

“那就好。”皇帝松口气说道,“金人冲京城来,无非是冲朕来,像向以前那样把朕从皇宫里抓走。”

说到这里又带着几分冷笑。

“朕不是仁孝皇帝莽勇,忘了身份竟然御驾亲征把自己送给金人,朕也不是肃王那蠢人,死守皇城什么不可丢结果送掉自己的命,朕才不会让金人如愿。”

他说着将帽子拉上遮盖住头脸。

“朕离开京城,让你们扑个空,空欢喜一场,等后边的援兵到了,你们又能奈何。”

袁宝微微低头,身子忍不住发抖。

可是,这京城,这皇城,并不是空的啊。

且不说京城所属有近百万人口,单单这京城内就有十几万。

金人扑过来的话.,那这场面.....

“你干什么?还愣着做什么?想留在这里等死吗?”皇帝低声喝道。

死字让袁宝打个寒战。

不,不,他当然不想死,不想城破被屠杀而死。

“陛下,陛下快走。”他忙搀扶皇帝颤声说道。

暮色降临的时候,喧闹一天的京城并没有陷入安静,反而又开始了另一种热闹,尤其是今夜有更多的人群涌进城内。

今夜为了庆贺京东路剿灭三百多金兵,为了驱散自从年节开始就一直被惊吓的情绪,也为了弥补因为战事错过的上元灯节遗憾,有十几家商户联手办灯节。

有不少官员曾反对,认为正在战时不宜,但皇帝驳回了,说正因为战时,才更要安抚民众。

此时夜色还未完全降临,城中已经不少灯点亮,已经呈现流光溢彩之象,无数人涌上街头,等候入夜烟火冲天,满街璀璨的那一刻。

热闹的大街上忽的一阵骚动,有人发了疯一般冲进人群,跌跌撞撞,引起一片惊呼和骂声。

但那人并不理会,而是神情发白,状如疯癫。

“金人!金人到城外了!”他发出一声嘶喊。

四周陷入一片安静。

“你胡说什么?”

“疯子吧?”

“最近被吓疯的是不少。”

旋即响起一片说笑声,对着这人指指点点。

但很快更大的骚动从城门方向传来。

“金人来了!”

“关城门了!”

“金人来了!”

“金人打进来了!”

不间断的喊声在街上传来,说笑的人们都停下来,神情由惊讶变得惶惶。

这喊声越来越多,从四个城门方向蔓延,如同冬日一片草上点燃一把火。

脚步声杂乱,哭喊声震天,整个京城,瞬时燃烧起来。

(2017,大家好!)(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