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九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类别:

作者:夜惠美

书名:

说是顾明暖搀扶赵皇后,实际情况却是一路上,都是赵皇后扶着顾明暖,还时不时的叮嘱,“慢一点,别摔倒了。”

言谈之间充斥着不容错辩的关心,赵皇后也一改在楚帝和众人面前的温良恭顺,话多了起来,细细交代着怀孕时应该注意之处。

一会让顾明暖多走动,一会儿又怕走动太多,对胎儿不利。

赵皇后自己有喜时都没这么仔细过。

刚刚回到中宫,赵皇后顾不上更换厚重的皇后朝服,直接吩咐宫尚宫取来从酒醋局弄到的梅子,端到舒舒服服坐在软垫之上的顾明暖身边,“我听说萧阳已经快把今年新酿的梅子都划拉光了,前一阵子夏侯静害喜,翻遍酒醋局愣是找不到一颗梅子。”

“皇上为此龙颜大怒,可又拿萧阳没办法,这口气只能硬生生的忍下来,别看夏侯静如今被册为皇贵妃,想吃梅子都吃不到……这在后宫已经被当做笑话讲。”

“娘,我已经不大害喜了。”

顾明暖心中甜甜的,眼见着娘亲不大高兴,连忙说道:“不过娘给我的梅子就是好吃。”

赵皇后反问:“是我给你准备的好吃,还是萧阳准备的好?”

“都好,都好。”顾明暖着实想不通,这点小事上他们也要分个高下出来。

赵皇后明显不满意她的回答,顾明暖只能揪着娘亲的一角,“您让女儿怎么回答嘛,都是梅子,还能吃出两个味道?”

“怎么不能?”赵皇后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就能吃出你爹准备的梅子味道来。”

“那您还难为我?”

明明娘亲也觉得父亲准备的好吃嘛。

赵皇后愣了一会,失笑道:“鬼丫头,学会拿我的话来堵我了,是不是?怪不得都说女生外向,哼,你的心早就被萧阳给勾走了。”

“哪有,女儿还是很在意娘亲的,何况您女婿同样也很在意您。”

“你代我谢谢他,他不常到陛下面前耀武扬威,就很关照我了。”

赵皇后按了一下发胀的鬓角,每一次在楚帝面前见到萧阳,她都会莫名的紧张,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以赴。

“你是没见到他面对皇上时的样子,简直……简直就是……”赵皇后摆了摆手,不愿让顾明暖跟着操心,“横竖他也有资格狂傲,皇上不会拿他如何。”

“娘,这是您女婿让我交给您的。”

顾明暖献宝似从衣袖里取出一张泛黄的纸张,正是当初萧阳交给她的那张纸,“您看后就该明白,他对您是孝顺的。”

赵皇后狐疑看了女儿一眼,又低头看了纸张上的字,随后又不可置信的抬头看了顾明暖,“这真是他主动交给你的?不是你……”

“女儿还会骗您不成?何况您也知晓,女儿志向不在此,根本查不到这些资料,除了萧阳外,也不会有人做到了。”

连顾明暖都没感觉到,她满是骄傲的口吻,至于萧阳以后的志向,她是不打算此时告诉娘亲的,“他是您女婿,一辈子都是您女婿。”

轻飘飘的纸张似有千斤重,赵皇后是个多聪明的女人?还能不明白萧阳的用意,她的傻女儿啊,怕是因为这张纸,对萧阳死心塌地了。

赵皇后再一次按了按额头,估算着萧阳这是一箭几雕?玩了楚帝,玩了越王,还让她也不得领他的人情,更重要是小暖……以后怕是心彻底的偏向了他。

这世上还有比萧阳更会做买卖的人吗?

即便往后完整的谢家藤甲兵现世,楚帝和越王也无法说萧阳欺骗了他们,毕竟萧阳交给他们的方子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还不许谢珏知耻而后勇,主动改进藤甲兵?

何况萧阳贩卖的冶炼方子的确是能锤炼出难得的神兵利器。

赵皇后越想,越觉得萧阳心机深沉,再见女儿一派天真,等着夸奖的俏丽模样,丝毫就没察觉到萧阳的‘险恶用心’,赵皇后隐隐有点伤心了。

“小暖啊,你听话,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同萧阳商量。”

“……我没什么事情瞒着他啊。”

除了重生的事不好说外,顾明暖不觉得需要隐瞒萧阳什么事。

赵皇后哑然失笑,算了,有这么个精明干练,又疼女儿的女婿在,谁也别想再欺负小暖,她也能更放心一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楚帝身上。

楚帝对她是信任有加,不过赵皇后也明白,楚帝对她还不够放心,还在测试她,越是接近成功,越是不能有任何一刻的疏忽。

她努力了这么多年,期盼了这么久,盼得不就是临朝听政?

“最近这段日子,你自己多加小心,不仅是对陛下,还有越王。”

赵皇后眼里闪过一丝愧疚,不能亲自照顾怀孕的女儿已经足够让她内疚了,此时她还不能过多分心,过多关怀小暖,“我这边的事儿,你不必担心,无论听到什么样不利于我的消息,都不要着急,小暖,我只告诉你一句话,后宫的女子,包括夏侯静她们斗不过我,一切尽在我的掌握。”

顾明暖乖巧的点头,娘亲本就很强悍,禁宫中还有父亲在。

赵皇后把顾明暖轻轻揽入怀里,理顺她的头发,“以前我总想着,等没有人能威胁我了,我就去找你,好好照顾你,把这些年亏欠你的都弥补上。可是……等来等去,你嫁了一个比娘还要护短厉害的夫婿,也要当娘了,这辈子我是补偿不了你了。”

眼眶有点潮湿,顾明暖体会着母亲的味道,哽咽的说道:“您给我的,远远超过我所期盼的,您根本不用想着补偿我。”

“娘,我很庆幸……庆幸成为您的女儿。”

她说得真诚,坚韧如赵皇后也不由得红了眼圈。

就在母女两人相依之时,宫尚宫快步走过来,脸色煞白甚是不好看,“主子,不好了,皇贵妃闹着肚子疼,太医又诊断不出来,皇上雷霆震怒,有外命妇……皇贵妃的母亲说,许是皇贵妃中邪了。”

中邪?

顾明暖坐直身体,失声道:“她不会指得是巫蛊?”

赵皇后云淡风轻的说道:“早料到她会用巫蛊这招,小暖啊,你看,后宫的女子翻来覆去就是这几招,没一点新意。”

(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