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九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7-01-10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越王到底小衍,以为顾衍虽有匹夫之勇,但并未达到极致。

顾诚上前一步,打算去帮助顾衍,却被萧阳抬手挡住了,“岳父本就有万人敌的力气,不需要任何帮忙,诚二伯且行。”

一声诚二伯,叫得顾诚眼泪快落下来了,不知怎么心中多出一股暖流,仿佛了结了一桩遗憾。

越王用力,顾衍使劲向上,别说越王年老气血赶不上壮年的顾衍,即便是萧阳也不敢单纯同岳父比试力量。

顾衍把一力降十会挥到极致,那是暴力的美学,再加上内功的辅助,萧阳面对他也要提心吊胆。

寻常时候,顾衍的力气就已经很惊人了,一旦涉及他不可碰触的逆鳞,比如娘娘,比如小暖,比如他萧阳,当然还有姜太夫人,顾衍立刻狂化给你往顾衍疯狂时,萧阳都是要退避三舍的。

此时唯一能阻止岳父的人,只有在深宫的娘娘和在府上休息的小暖。

在顾衍有事都很简单,道理讲不过你,那就比拳头,心机没你深沉,那就比拳头,纵然你有千百种手段心机,我只凭拳头力量取胜,不是碰到萧阳这样内外兼修的绝顶高手,顾衍真能在百万军中杀出一条血路,取走你的人头。

本就有点轻敌的越王双脚渐渐脱离了地面,顾衍一脸的兴奋,“走你!”

砰,越王被顾衍直接扔了出去。

顾律等人瞪口呆,对顾衍的神力越忌惮,倘若这股蛮力用在他身上……他还有命在吗?

在越王被顾衍扔出去时,便知道今日是要丢面子了,他想着怎么能将损失降到最低,飞在空中的越王用了千斤坠,稳稳当当落在地面,并没狼狈的倒地。

萧阳扯了一下嘴角,无视越王得意,顾衍眼睛冒光,一个健步窜上去,“柱子怎么不倒呢?还能站着?”

刚刚站稳的越王双腿感到一阵强劲的厉风,来不及还招,顾衍的扫堂腿倒了,砰,越王这回再大的本事也使不出,向后倒去,重重摔在地上,顾明萱小跑过来,“王爷,王爷。”

顾衍睁着惺忪的醉眼,点点头道:“这才对嘛。”

顾明萱被气个半死,有这么装醉耍酒疯的人吗?顾衍怎么变得这么无耻?一股怒火直冲头顶,“你装醉,你是故意的。”

“嘿嘿,嘿嘿嘿。”

顾衍抹了一把脸颊,嘿嘿笑着,打了一个响指,坐骑骏马啪嗒啪嗒的跑过来,他翻身上马,居高临下显狼狈的越王,灿烂的一笑,“没错,我就是装醉,你有本事再同我打一架啊。”

顾明萱:“……”

越王:“……”

顾诚抬起手遮在眼睛上方,着实不想弟小人得志的模样,不过心里怎么就这么畅快愉悦呢。

以后越王的报复暂且不提,今日顾衍证明顾氏不怕越王!

沉寂多年的南阳顾氏在惊才绝艳的顾四郎后,总算有出了一个领军人物,顾诚虽然如今入了内阁,在文官中甚是有分量,但顾氏能走多远,不在他,而在顾衍!

只是顾衍此时还没有做顾氏族长的觉悟。

顾衍骑在马上,向萧阳挥手,“好女婿,以后再有人堵门,你尽管找我。”

伴随着顾衍的笑声,他策马远去。顾诚忙爬上了骏马,追了过去。

越王慢慢起身,且推开顾明萱,“……王爷。”

顾明萱委屈,难过,亦怕被越王放弃,已经享受到众人的瞩目,她已经无法再回到过去了。

越王没心思再理会她,在顾律被赶出顾氏后,断绝同顾衍的关系起,顾明萱对他就没半分作用,他无法再利用连襟身份和萧阳碰面,从来他就没想过娶妻。

掸掉华美外敞的灰尘,越王淡淡的说道:“是我小郡王,太轻敌了。”

“纵然你不轻敌,依然不是我岳父的对手!”

萧阳剑眉中蕴藏一抹骄傲,以岳父为傲,越王慢慢攥紧拳头,阴郁的目光一闪而逝。

萧阳也当没见到,越王倘若敢对岳父动手,伸哪只手,他便剁掉哪只,况且越王根本不知道岳父背后的娘娘到底有多能耐。

“你今日来侯府,是为镇国公主讨回公道?”

“并非如此。”

越王摇摇头,望着昳丽挺拔的萧阳,说道:“她擅闯萧家祖坟,本王今日是来向萧家道歉的。”

顾明萱楞了好一会,道歉?这是越王该说得话?

“道歉就不必了。”萧阳漫不经心的回道:“我如何处置萧越,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多嘴。”

眼见萧阳转身就要回府,越王快走两步,“且慢,萧阳……本王想向你打听一事。”

“何事?”

“能否进府详谈?”

越王把姿态放得很低,“本王知你氏,此事同顾氏有关。”

“去花厅谈。”萧阳背对越王,走进侯府,今日不让越王进门,越王是不会干休的,既然小暖想帮顾明萱一把,萧阳自然会顺着小暖的心意。

按照萧阳本心,管顾明萱是跳火坑,还是被越王磋磨。

跨入静北侯府,越王长出一口气,总算进来了,真不容易啊,过程艰辛得让越王都有点想哭。

“萱姐儿,我们……我们是跟上去?还是先回府?”顾律小心翼翼询问。

“自然是跟上去。”

顾明萱咬咬牙,银牙咬得太紧,牙床渗出一丝的血丝,“一会儿,顾明暖肯定是要出现的,不管是哭也好,哀求也好,父亲一定要让顾明暖答应让咱们重回顾家,哪怕是把银钱田产都上交,我们也要待在南阳顾氏,倘若顾明暖不答应,您就立下誓言,绝对听从衍堂叔的命令,再也不去争族长了。”

“这……这……”

顾律心有不甘。

“父亲。”顾明萱眼见越王走远,低声道:“父亲还没吗?我们若是脱离顾氏,越王就敢悔婚,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地位,名誉,财产,权力,什么都不剩了。”

“怎么会?越王不是很喜欢?”

“我今日才明白,越王不是,而是…”顾明萱苦涩一笑,刚刚升起对爱情的幻想彻底破灭了,“他是我是南阳顾氏的小姐。”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