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九十章
更新时间:2017-01-09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顾明暖然帮了萧宝儿,也不愿意同她牵连太深,萧宝儿有时候似赖皮糖,上了就甩不掉。

不过得到准信的萧宝儿总算放下了心中大石头,她又不由得热泪盈眶,哽咽的哭起来,浓重的黑眼圈,苍白的脸庞证明她最近歇息不好。

每勉入睡也总会被噩梦惊醒,萧宝儿生怕夏侯睿带着狞笑闯进侯府来把她扯走,为能待在侯府,她不惜脸面,向顾明暖卑躬屈膝,总算换得顾明暖的首肯,有了她这句话,谁也不能再逼她离开了。

“您看,燕王妃给您送了不少东西呢。”

绸缎等物什虽是贵,从小锦玉食,见惯了珠宝首饰,绫罗绸缎的萧宝儿却也深知这些东西并不算最好的。

顾明暖只是用物什按她的心,不让她在继续纠下去。

萧宝儿也有不少的嫁妆,自从嫁给夏侯睿后,她的嫁妆都被夏侯家接管了过去,田产地契也被夏侯睿把持,从夏侯家出来时,萧宝儿只穿了一件衫,什么都没带能带出来,萧家自然没人帮她把嫁妆要回来。

其实在侯府的日子也挺难的,因为无长物,受了不少仆的白眼儿,她慢慢习惯拮据的日子,每月只盼着月例银子,萧焱媳倒是按时给她送月例银子过来,可不过只有二十两。

以前几乎到手萧宝儿就光了,如今她慢慢学会了节省,还攒了一些散岁银子。

“这些东西……你拿出去换些银子吧。”

“燕王妃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

萧宝儿自嘲的一笑,“叔祖母没空理会我,几经折我算是看明白了,银子才是最要紧的。”

“可是您也该给自己做两服了,这些丝绸缎子正配您的肤。”

仆见萧宝儿只能穿浆洗得发白的裙,颇为心疼萧宝儿,以前就算是在萧宝儿边侍奉的三等丫鬟,也穿得比如今的萧宝儿还要体面,首饰钗环更是从没缺过。

“您总要出门见人的,没一得体的衫,会被人轻视的。”

“我的笑话,旁人看得太多了,也不在这一件两件的,何况我也不想再见谁,只想着安安静静的过日子,穿得太好,堂嫂那里指不定又想法算计我,以为我私藏银子。”

“燕王妃给您的东西,她还敢抱怨?”

“她是不敢对叔祖母如何,可我却是在侯府讨生活,做个讨人嫌的姑,对我没有任何好,她如今拿捏我,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萧宝儿眼泪如同泉涌,自己这是在为以前的年少轻狂还债?

以前没有尝过的苦楚,如今一样样的都品尝到了,顾明暖这是最后一次帮她,不,应该说倘若她体里不是留着萧家的血,不是看在祖父的面子,顾明暖根本不会理会她。

算了,人同人始终是不一样的,以前她觉得自己理所当然高人一等,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无所顾忌,肆意妄为,如今她才发觉自己到底有多天真。

现实会了她太多太多。

“您……不去看看殷夫人?”

“不去!”

萧宝儿眸复杂,严厉的吩咐道:“以后她派来的人,一概回绝,她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儿,我也不会……不会再把她看做母亲了。”

不是殷茹以前得罪的人太多,她如今的日子会好过不少,此时她再帮衬殷茹,顾明暖能把她从侯府赶出去。

仆点点头,“也好,以后殷夫人万一……万一站稳脚跟,你们是母,总有缓和的一日。”

“我从来没抱这份痴心妄想。”萧宝儿抹去眼泪,“她是不可能对付得了小叔祖的,我不被她连累就是万幸了。”

翌日一早,萧阳便起了,蹑手蹑脚洗漱,厚重的帘隔绝一切的光纤,顾明暖着得正香甜,丝毫不知边人早早离去。

即便不用萧阳叮嘱,冯招娣等人也会让顾明暖睡足的,不过萧阳临出门前还是不厌其烦又叮咛一番,且说起,一旦有任何的异样,一定最先通知他。

不怪萧阳小心,最近他隐隐心中有点没底,越王看小暖的目光有点渗人,萧阳撒出去所有密探,始终无法探听到越王到底要做什么。

他不怕越王对自己不利,只是单纯不想让小暖出任何的意外。

因此萧阳耐着子,忍着恶心没有同越王彻底翻脸,甚至提出同越王的交易,也只是想给越王找点事儿做,省得他把注意力都在小暖上!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会同任何人提起的。

朝堂上,楚帝气不大好,好似很没神,恹恹的端坐在龙椅上,眸子略显有几分无神,不过当看向谢珏时候,眉头会不自觉的动一下。

自亮出西府藤甲兵后,谢珏明显感到同僚们看待自己的目光有所不一样,谢珏却在心中苦笑,都看他做什么?为何不去看能破了藤甲的萧阳?

他们只怕是不敢!

勉熬到散朝,谢珏匆匆而去,萧阳在没有楚帝召见的直接向书走去。

早早等候在书的赵皇后正帮楚帝换掉上朝时厚重的朝服,九龙冠,苏进来承禀:“燕王殿下求见陛下。”

楚帝和赵皇后同时一愣,赵皇后端着一碗熬了许久的羹汤,纳闷的问道:“这时候他来做什么?”

“不管他是来做什么的,朕能不见他?”

楚帝拍了拍赵皇后的手臂,语重心长的导道:“在你没万全把握前,只能先忍下一口气,都说天子随心所,其实坐在龙椅上的天子有许多逼不得已的时候。”

赵皇后心说,那是你太软弱了!

面露出一丝的受的模样,赵皇后轻声问道:“臣妾先回?”

“不必了。”楚帝按了按胀痛的额头,“有些事迟早他都会知道,你在朕边也可以多看看,朕将来……”

“皇上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朕的体,朕自己有数。”

楚帝嘴角有些苦意,谁不想做个千年的帝王?吩咐苏道:“请燕王进来。”

“遵旨。”

苏看都不敢看皇后娘娘,转出门,不过片刻,萧阳挺拔的影出现在楚帝面前,英俊的脸庞是那么的年轻……楚帝不由得心生羡慕。

(未完待续。)

为您更多登陆为您精心推荐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