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八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7-01-07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萧越呈上还爵的奏本,楚帝只是犹豫一瞬便批准由萧焱继承静北侯的爵位。

朝廷上的百官齐齐称颂陛下圣明。

没谁肯为萧越说一句话,真正忠诚于萧越的人大多都被清出朝堂,萧阳其实并没要萧越部属的性命,毕竟这群人也是萧家多年培养出来的,只是他们被打乱分配到国朝各地。

萧阳居于重臣之首,清俊冷傲,沉默寡言,萧越看过时,只觉得朝臣或多说少都会围着小叔,连坐在龙椅上的楚帝时不时也会看一眼萧阳。

这不是必然的吗?

如今谁也不干得罪燕王的。

萧越退回角落中,身上没有静北侯爵位后,百官对他的注视上了许多,今日大朝,除了他上折子让出爵位外,更重要得是小叔的几个奏本。

他并不意外在朝廷上受到的冷遇,目光悄悄在楚帝和小叔身上游走,到底为何小叔让出了一部分利益?

就算没明着交给楚帝,但总归对皇族有利。

连楚帝都难掩意外之色。

萧越笃定其中一定有原因的。

散朝后,萧阳离去后,朝廷上的官员才围上静北侯萧焱,纷纷出声恭贺于他,萧焱话语很谦逊,眉间凝聚得意之色,意气风发显得他身姿越发笔挺,有掌权者的气势,面容也多了几分威严。

他邀请同僚百官去侯府赴宴,此时急于同萧家攀上关系的众人断然不会推辞,簇拥着萧焱向宫外走去。

萧越被忽视了彻底,苦涩溢满唇舌,往日前呼后拥得人是自己啊,他身体本就没好,气弱体虚,摇晃了两下差一点摔倒。

感觉有人负了自己一把,萧越站稳后,看清楚面前讪讪收手的人,哑然道:“竟然是你?”

“侯”面容俊雅的男人改口,拱手道:“萧大人。”却也不好说让萧越想开点的话。

两人面对面,沉默下来。

“你何时入朝为官?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萧越率先找到了话题,洒然一笑:“是了,你们顾家总有能力让你出仕的,你女婿定国公,你官职肯定不会小了,我最近落魄得很,你出仕的消息也没谁会告诉我。”

来人正是顾诚,一身绯色官袍,头戴双翅官帽,冲淡了他的儒雅潇洒,却多了些许的官威。

他身上本就有过功名,女儿同燕王妃较好,又是南阳顾氏嫡脉,朝廷上空出许多官位时,自然会给顾诚留一个较好的位置。

谁都不会想到顾诚和萧越会站在一起。

顾诚眼见着曾经权柄赫赫意气风发的萧越落到今日这步田地,欢喜解气也是有些的,只是并不如想象得多。

“九卿之一,算不上大官,我对仕途看得不重,不是碍于母亲的苦求,我未必会来朝廷上趟这浑水。”

“不,你该出仕的。”

萧越没想到自己落魄后,第一个同自己平等对话的人竟然是顾诚,心头颇为不是滋味,没有嘲讽,没有谩骂轻视,犹如当年,他隐瞒身份同顾诚相交时,他们曾再酒肆中畅论天下。

“以你的才学,不是你倘若早早入仕,顾征做不到阁老的位置,顾家也不会沉寂这么多年,直到顾衍回来才重新兴盛。”

“懒散多年,我早已没了当年的雄心,亦不觉得做官有何好的,可惜我们都有身不由己的苦衷,我的好堂弟平郡王直接把官帽扔到我脸上说我该为昕姐儿做个好父亲,为顾家做点贡献了。”

顾诚摇摇头又想到顾衍的霸道,却不怎么讨厌。

“平郡王顾衍?”

“虽然二堂哥还占着长房的名分,不过顾家大部分人都听衍堂弟的吩咐,何况他还有个能好女婿,燕王最近风头正盛,我看二堂哥也不大再有争胜的心思了。”

顾诚意味深长的叹息:“谁能争得过燕王。”又股说不出的佩服。

萧越在他眼里已经是很厉害,很有手段的枭雄人物了,萧阳轻轻松松就便逆转局面,把萧越踩在脚下,顾诚敬畏萧阳。

“咳咳。”

“啊。”顾诚反应过来,讪讪一笑,“我不大会说话,听说你身体不大好?早些年你也受过大伤的,更该注意静养。”

“我还记得是你救了我,把我从包围中背了出来。”

他们已经走到宫外,萧越消瘦的手臂抓住准备离去的顾诚,抿了抿嘴唇,“你若不嫌弃,陪我喝两杯如何?”

顾诚目光一沉。

“我现在已经这样了,还能有何想头?小叔对我仁至义尽,有萧焱主持萧家,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想着邀两三个昔日旧友,叙叙旧而已。”

萧越整个人仿佛轻松下来,看着顾诚,真诚的说道:“没想到你会同我说话,老实说你打我骂我一顿,我都不意外的,可你偏偏扶了我一把。”

顾诚示意萧越松手,沉吟片刻,“我其实知晓你放不下,肯定还有一些再起的念头,不过这没什么,萧越你若就此归隐,不问世事,我才会奇怪。”

低声的笑声从萧越口中传出来,食指点着顾诚,愉悦道:“没想到你竟是我的知己?怎么?害怕被我牵连?被燕王报复?”

“走吧,我知道一处清雅之地,正是喝酒的好地方。一杯暖酒,正合适驱散冰冷寒气。”

顾诚先上了轿子,萧越愣了一会,被随从扶上了软轿跟了上去。

直到月上中天,酒醉的萧越才被仆从送回侯府,他躺在暖炕上,明亮的烛火照亮身边人的花容月貌,她柔美可人,一双温柔的眸子似能融化任何寒冰。

“茹儿。”

萧越被照顾得很舒服,按住殷茹解开自己衣扣的手,“我记得当年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

他从昏迷中清醒时第一眼就见到殷茹,那时她还是少女,眉眼如画,聪慧清纯,更难得是她眼中的温柔,让他迫切想要占有,便想着有她陪伴,日子也会温暖起来。

萧越猛然来得温柔令殷茹很意外,柔声询问:“你同谁喝酒去了?”

“一个你想也想不到的人。”萧越拽殷茹上抗,翻身压上去,趁着酒兴同殷茹敦伦,在殷茹依然娇媚的**上寻找当年的激情和不曾消失的野心。

他怎么可能就此归隐?!未完待续。

最新推荐

本站所有文章不做任何商业用途,仅为喜爱阅读写作的朋友提供一个分享与交流的平台;

如果本文涉嫌色情、暴力等违法内容,或者是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