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八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7-01-06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萧焱脸庞僵硬,死死扣住手心提醒自己不能笑!

小叔祖不怕萧越,不在意萧越精心准备的说辞和烘托出的氛围,他萧焱可不敢,即便他如愿继承爵位,此时还赶不上丢掉爵位的萧越。

况且萧越还是他的长辈,是他的叔叔。

萧越默然长叹,又垂下头去,低低的说道:“折子我早已写好了,原本就等着小叔回来递上去的。”

“萧越,可是我逼你还爵的?”萧阳慢吞吞追问一句。

“不是。”

萧越违心的摇头,脸上浮现着赤诚,喉咙又苦又涩,萧阳一直在说还爵,让他深深感到爵位的还爵,小叔连他的父亲情分都不顾了?

以后他行事只能更谨慎,更小心了。

萧阳颔首,“管好你母亲和殷氏等人,尤其是二嫂,再上门去闹你小婶子,我只同你说话!”

“……小叔,侄儿明白。”

萧越承诺不会有人去顾明暖面前胡闹乱说。

萧阳深深看了萧越一眼,便翻看书案上一叠厚厚的公文,唰唰唰,时而抽出一份公文放在一旁,时而提笔在看过的公文上记录上几笔,并妥当的放回抽屉中或是一旁的书架上。

他仿佛忘记书房还有等候的萧越和萧焱,专心做着自己的事儿。

江淮江恩兄弟在书房进进出出,或是送转新到的公文,或是捧着公文离去,萧阳头也没抬只是偶尔轻声吩咐几句。

萧越眉头越皱越紧,一股不甘心冒出来,他自然是看不到公文的,但从萧阳的只字片语中,他听出一些端倪,“那日的事儿,不单单只有我对不住您,陛下……陛下居心险恶,一直挑拨我们叔侄的关系,他佯装无辜不知详情,其实没有他的命令,侄儿怎敢冒犯小叔?”

在听到萧阳把阻止萧家渗透江南时,萧越忍不住了,就算他的错更大,楚帝也不是干净的,怎么不见消弱楚帝的根基,反而让皇族多了一点实力?

什么时候小叔宽于待人

怎么就不对他宽容一点呢。

萧阳冷冰冰回了一句,“国朝气运未绝。”

“小叔……”萧越还想再强辩,听到萧阳说道,“我只论你的错,旁人的错同你何干?你攀比陛下,让我怀疑你是否有心认错。”

萧越闭上嘴巴不在说话了,自己所剩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一样都不能再被小叔夺了去。

一旁的萧焱早在萧阳埋首批公文时就默立在一旁,双臂垂放身体两侧,恭谨得仿佛听命的部属,心中却暗呼精彩,对小叔祖多了一层敬畏。

又过了半个时辰,萧阳缓缓放下毛笔,把抽出来的几份公文信函递给萧焱,“你回去看看,其中有几支精锐从你承爵起会拨给你指挥,原本统领他们的将军副将,我都已经调离了,你选信任且适合的人去接手。”

“多谢小叔祖。”

萧焱脸上浮现感激,唇边的笑容再也掩饰不住,原本以为能继承侯爵位置已经很好了,没想到小叔祖会给他兵马。

“你以后是静北侯,这些人马精锐本就是静北侯的。”

萧阳神色淡淡的,“我只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你若谢,就去谢萧越,这些年萧越把这几支精锐训练得不错,就是指挥他们的人差了点,你叔叔的前车之鉴,你可要谨记。”

萧焱连声称喏,可不要谨记呗,千万别算计小叔祖,以为笼络了将官就万事大吉,兵士忠于谁才是最要紧的。

“……咳咳。”

萧越的五脏六腑如同被烈火煅烧一般,一股腥咸翻涌而上,脸庞惨白,再难坚持,帕子捂住嘴,咳嗽了几声。

他尽力掩藏的帕子潮湿,书房弥漫一丝的血腥气息。

萧焱不觉动容,而萧阳声音同方才没有任何波动,目光清澈且专注,“当日萧越承爵,你作为长房嫡孙分得一部分萧家宗族产业。”

“当日也是小叔祖做主为侄孙争取到了精兵和田产,以及两个郡县。”

萧焱一直很感激萧阳,若是没有这些底子,他早被称爵的萧越弄死了,再想到他竟然同情萧越一家,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

“那些东西本来就是你的,你父亲留给你的,你继承静北侯爵位后,也不会有人同你去抢。”

萧阳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疏远的说道:“萧越的东西会留给他的儿女们,留给萧烨和萧炜,到时候你也不许横加干涉。”

“侄儿断然不会做抢掠他枝财物田产的事儿。”

萧焱挺起胸膛,信誓旦旦的保证,萧阳这话同样说给萧越听的,提醒萧越最好不要让萧炜动不该由的念头。

当年萧阳顶着萧越等人的压力毅然决然分给萧焱自保的力量,给萧焱留下崛起的根基,今日他却不会对萧炜做任何的安排。

萧阳死死攥着染血的帕子,萧烨还在萧家,他也许能替儿子争一争,毕竟萧烨是他的嫡子,萧阳对萧烨仿佛有一丝的善意。

可是萧烨离开了,萧炜做得那些事没一见能让萧阳满意的,不被萧阳打压出不了头对萧炜已经是很好的局面了。

“小叔的安排,侄儿是赞同的。”

萧越抿了抿嘴角,低垂下眼睛盯着地面一点点血珠儿,轻声道:“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我看你气色不好,先回去歇息。”

萧阳扯了扯嘴角,似没听出萧越话中的深意,提醒道:“别忘了明日上朝。”

萧越起了好几下才勉强站起,腰背弯成弓形,双腿宛若无根的浮萍,摇摇晃晃向书房外走,萧焱强按住自己的手,目光透出惋惜,曾经堂叔萧越是那么的意气风发,龙骧虎步,气势逼人。

他现在的背影如同即将死去的老头儿,再无当年的杀伐果敢,枭雄权臣风采。

“你若小看他,你侯爷的位置未必坐得稳。”

萧阳清冷的声音深深刺进萧焱的胸口,好似一盆冷水浇头,萧焱打了个激灵,莫非堂叔还有本钱翻身?

萧阳身体向后靠去,缓缓闭上眸子,显然没了谈话的兴趣,更不打算再提点萧焱什么。

行礼之后,萧焱退出书房,走到院落门口,正好见到他的媳妇捧着账本从叔祖母房中出来,夫妻两人相视一笑,携手回屋庆祝。(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