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八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7-01-05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萧阳的院落因有了顾衍,笑声阵阵,热闹非常,虽是萧家人都想来同顾衍喝一杯,他们却不敢在此时打扰萧阳的好心情。

顾明暖懒洋洋歪在隔了一扇屏风的美人榻上,一手护住已经微微隆起小腹,一手撑着下颚望着屏风外围坐在一起的萧阳,父亲,以及诚二伯。

“来,萧阳,陪我喝酒,你这么一小口一小口的,太不给我面子了。”

顾衍兴致来时,直接往女婿口中灌酒,看得一旁的顾诚一抽一抽的,那可是燕王啊,纵是你女婿,你也太随便了一点。

偏偏燕王不气不恼,顾衍灌多少,他喝多少,昳丽的脸庞始终挂着亲近的笑容,频频亲自给顾衍倒酒,布菜,听顾衍絮絮叨叨说着在宫廷里当差的事,有不好的,也有好的。

顾诚一直暗戳戳的观察萧阳,每当顾衍说被哪个人看轻时,总能感到萧阳捏酒杯的动作重了一点,也许明日那人就会倒霉了吧。

因有顾诚在,顾衍也没多提娘娘,不过喝酒之后,顾衍比较放纵,言谈中时不时会漏出一丝口风,以顾诚的聪明,又岂会察觉不出一点点蛛丝马迹。

这也是娘娘和姜氏不许顾衍饮酒的原因。

顾诚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辈子让他佩服的人不多,便是对萧阳,他也是畏惧多于敬佩,但对堂弟顾衍,他真服气了,彻彻底底的服气了,连皇后娘娘那样的女人都……

萧阳淡淡的瞥过来,似警告,似看透顾诚的心思,顾诚连忙端端正正坐好,佯装不明白衍堂弟在说什么,衍堂弟这也算是祖宗显灵吧,“当年顾家的祖宗中曾出了个美男子。”

“你能明白就好!”

萧阳不在多说什么,给顾衍夹了一筷子东坡肉,小声道:“小暖看不到,您多吃点。”

顾衍连连点头,还是女婿好,最近小暖都不让他吃肉了。

屏风后的顾明暖扶额苦笑,还不是为父亲的肠胃好?神医给顾衍看过,早些年顾衍喝酒太过,伤了脾胃,多用油腻的肉食影响他的寿命和健康。

顾明暖也不是不让顾衍吃肉,只是每次都尽量把肉食中的油腻去掉大半,顾衍却说那样的吃肉没意思。

江淮慢慢的蹭进门,倘若有可能绝不想打扰难得的气氛,低垂着脑袋,呈给萧阳拜帖,“越王在府门口。”

“我猜他也该到了。”萧阳轻描淡写捏起拜帖,看都没看便扔到了一旁,眼眸中的欢愉尽去,隐晦不明的眸子盯着手中的酒杯。

顾诚想说什么,却也知道此事没有他插话的余地。

顾衍大咧咧道:“不想见就不见!”

“我不见他,他会在侯府门口一直等着。”

萧阳勾起嘴角,向岳父解释,也就是顾衍,旁人萧阳又岂会多说半句?

顾衍挠了一下脑袋,一拍巴掌,大笑道:“越王帮你守府门,不是很威风?他毕竟是皇上的叔叔,连皇上都不敢指使他看门。”

“……”顾诚无言以对。

萧阳笑容渐渐扩大,“好,就听岳父的,让越王为我看守府门。”

顾明暖轻轻咳嗽一声,也觉得纳闷父亲的脑袋是怎么长的?顾衍听到女儿的动静,讪讪的闭嘴,难道他说错了?

明明就很威风嘛。

“爹,王爷和越王的事,您先别管了。”

萧阳今日不见越王,反倒成全越王的谦逊之名,虽是解气了,萧阳也不在意那些虚名,可顾明暖不能不多想,“迟早都要解决的。”

避而不见,反倒似萧阳理亏,怕了越王一样。

“小暖,岳父说得对。”萧阳眼见着岳父打蜡下脑袋,似没有精神一般,轻笑道:“就让他多等上一个时辰,等我陪岳父喝完这顿酒。”

“……不影响你?”顾衍小心翼翼的问道。

萧阳为顾衍倒酒,“论亲疏,您是我岳父,你我情同父子,他越王算是什么东西?我肯见他,他就该偷笑了。”

顾衍立刻挺直腰杆,恢复了旺盛的精气神,暗暗发誓不喝够一个时辰,他绝不回府,倘若越王欺负女婿,他先去把越王揍一顿!

横竖他揍了越王,娘娘也不可能不管,毕竟萧阳也是她女婿啊,总不能看着孩子被欺负,他们什么都不做吧。

顾明暖眼见萧阳和顾衍又喝起酒来,端起暖茶抿了一口,罢了,随他们去吧,越王一定要见萧阳,是为侍卫尽数被萧阳杀了,还是为镇国公主受辱?或是为顾明萱?

说是一个时辰,就是一个时辰,分毫不差。

越王在侯府门口等了一个时辰,期间不是没有萧家人想让越王先进府歇息一会儿,毕竟侯府不单单只住着萧阳,可是没一个人敢出声,包括侯府真正的主人静北侯萧焱。

顾律双腿站得发麻,越王一动不动,他自然不敢说先回去,只能在心里暗骂萧阳猖狂。

顾明萱心事重重,一会看看越王,一会看看侯府,反倒没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萧阳,你不比送了。”

顾衍晃晃悠悠,满身酒气从侯府出来,并没着急上马,对亲自送他出府的萧阳,挥了挥手,“……改日,改日,好女婿再请我喝一顿,下次别当着小暖的面儿,多准备点香肉啊。”

萧阳好脾气笑道:“您慢点,以后我私下请岳父。”

越王见过萧阳冷笑,不屑鄙夷的笑,漫不经心的笑,甚至孤傲的淡笑,原来萧阳还有这么真诚,灿烂的笑容。

在越王愣神时,顾衍轻轻推开萧阳的虚扶,踉踉跄跄好似毫无目向站在府门口的越王走去,睁着满是醉意的眸子,醉话连篇,“好大一根柱子啊。”

顾诚紧张的握紧拳头,深知衍堂弟没有醉到分不清人和死物。

“……这么根柱子,在府门口挡路,不好,不好。”顾衍打了酒咯,一把死死的抓住越王的肩膀,“我帮女婿移开。”

越王暗暗较劲,也知顾衍是借酒耍酒疯,不愿在萧阳面前露怯。

他双脚如同树根一般深深扎进地下,然而他低估了顾衍,什么是天生神力?那可是老天爷的恩赐,单纯比力量,顾衍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二,萧阳也不成!

越王越是用力,顾衍越是高兴,他自己都不知自己的极限在何处,今日终于能试一试了。

(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