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八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7-01-05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今日萧家祭祖,殷茹向谢夫人磕头赔罪,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按说越王是应该关注的,连楚帝都秘令东厂厂督时刻注意动静,越王却是单独一人入宫,也不去见楚帝,或是纪太后,他一个人待在先帝英宗驾崩的宫室,把所有人都赶到门外迟迟钟鼓。

一坐就是大半日,楚帝的亲信偷偷趴着门缝看了半晌,看得一头雾水,弄不懂堂堂越王跪坐在床榻前,到底所为何事,不言不语,目光直勾勾的有点渗人。

亲信向楚帝回禀后,楚帝思索良久,略有几分明白,亦有几分糊涂,毕竟当年他同兄长英宗没有玩到一起,更多时候跟随母亲,纪太后把小儿子楚帝当做心肝宝贝似的,对兄长和越王之间的矛盾争执,并不十分清楚。

而清楚的人也都接二连三的故去,楚帝感叹一句,难得糊涂,便轻轻接过了此事。

直到镇国公主找到皇宫,闯进宫室,才惊醒沉醉在往事中的越王。

没等镇国公主说出委屈,被打扰的越王迎面就给了最最疼爱的孙女一记耳光,高声怒喝,谁准你闯进来的?

越王能不生气吗?

刚刚似同先帝有多牵扯,不管先帝是骂他也好,无视他也罢,总归能见上他一面,可是却被镇国公主打断了。

偏偏让镇国公主受尽委屈的人是萧阳!

他着实不愿意在英宗住过的地方提起萧阳。

不过到底是自己唯一的孙女,唯一的骨血,越王很快压下怒火,今日是别想消停了,慢条斯理的问清楚原因,越王眸光深沉。

镇国公主从未被祖父打过,自然受不了这等委屈,外人欺负她就算了,一向看重她,栽培她,把她当做继承人的祖父也打自己,她接受不了。

说完原因后,她捂着脸颊跑了出去,漫无目的在皇宫中横冲直闯,隐隐感到幻弓中的奴婢看她的目光都没有往日的尊重,她们一定是心里嘲笑她。

嘲笑她为了一个有妇之夫出头,还被萧家主事人之一的萧阳扔出萧家祖坟,好似她没有资格去祭拜萧家祖宗,更没资格嫁给萧越。

八面玲珑的赵皇后当然听说了这个消息,心中颇为欣慰,这才是她的好女婿!也是她的好对手,不过却让宫尚宫悄悄打听镇国公主在皇宫何处游荡,假装意外碰见无人倾诉委屈的镇国公主。

以赵皇后的伶俐心机,纵然镇国公主知晓她是顾明暖的义母,对顾明暖疼爱有加,渐渐也对赵皇后推心置腹起来,几乎把自己的委屈全说了,赵皇后在一旁默默陪着镇国公主落泪,仿佛感同身受一般。

镇国公主从未享受过母爱,得赵皇后宽慰,被她柔情似水的慈爱目光盯着,不由对赵皇后亲近上几分。

宫尚宫在一旁默默站着,时而扫一眼镇国公主,有一个被主子卖了,还帮着主子数钱的,镇国公主在兵事上虽是有独到见解,处理一些事情也很沉稳,但终究只是个小姑娘,不似主子在后宫沉浮这么多年,还是太嫩了。

唯一能让主子费些心思的人只有郡主,偏偏主子把郡主宠在心尖上,要星星不敢给月亮。

就镇国公主还想跟郡主比?

镇国公主离去,越王在宫中也待不住了,此时他迫切想见到萧阳,不是为萧阳掌握的神兵利刃,其实萧阳若是肯回应,他宁可把偌大的基业送上,帮着萧阳推翻楚帝,让皇位属于真正该属于的人为你钟情!

可惜萧阳最近连面都不让他见了。

好不容易今日被他逮到机会,越王怎可能错过?

最后看了一眼英宗住过的宫室,他转身出了皇宫,带领侍卫直接赶到静北侯府,没想到会在侯府门口碰见他未过门的王妃。

顾明萱娇嫩无比,泪光点点,娟秀可爱,宛若弱柳扶风,让人心生保护之意,可这样的娇弱恰恰是越王最为厌烦的,哪有英姿勃发,杀伐果决的男子吸引人?

越王翻身下马,犹豫半晌手掌落在顾明萱瘦削小巧的肩头,淡淡的兰草香味混合处子的幽香没能让越王乱了心神,反而更生出几分厌恶。

“侍卫死了就死了,过两日本王再派一些精壮的侍卫保护你。”

不动声色,越王收回手臂,顾明萱被这话鲠了一下,她要说得是燕王目中无人,不是她缺侍卫保护。

“妾让王爷丢面子了。”顾明萱自知越王最喜欢什么,故意带着了几分女孩子特有的娇憨任性,“王爷,妾委屈。”

还微微扭过半边身子,仿若生气一般。

顾律在一旁瞧着,发觉越王好似生气了,自作聪明的上前,“王爷,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这可关系着您的体面啊,而且……而且顾衍串通顾诚愣是把我赶出顾家去。”

越王目光一变,“你说什么?”

“我说事关您的体面……”

“不是这句!”越王不耐烦打断顾律,“最后一句话,赶出顾氏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南阳顾氏的人了?”

顾律被突然变得阴沉的越王吓得脚软,此时他才惊觉越王同他家结亲怕是另有原因,绝不是单纯看上顾明萱明艳活泼。

顾明萱察觉不出不对劲,顾不上耍小脾气,忙转身去拽越王的衣袖,“我爹……我爹让王爷生气了?”

越王晦涩不明的看向顾律,“说,你到底还是不是南阳顾氏的人?是不是依然是顾衍的堂兄?!”

“……”顾律额头冷汗淋淋,背后的冷汗更是湿透了衣衫,“我……我已经分宗。”

感到越王刺心的目光,顾律改口道:“其实我可以继续留在顾氏……毕竟我们是嫡长一脉,虽是我是庶子,我父亲是上带族长,就算是我离开顾家,也能分到很多的田产店铺,更有信任我的族人跟随。”

越王冷笑一声,“没有红云胎记的南阳顾氏的子弟也敢称为嫡长一脉?”

他曾经可是顾四郎的挚友,也是顾四郎的对手,对顾氏的一切知之甚深。

顾律弄了大红脸,糯糯不敢出声。

“拿我的帖子,送给萧阳。”

“是。”

侍卫领命给静北侯门房送上拜帖,越王一直盯着侯府的动静,备受冷落的顾明萱心渐渐沉入谷底。(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