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八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7-01-04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小叔祖对萧家人都不留情,何况是对越王了重生一九九三年。

顾明萱不曾想过萧阳会凶残至此,早就听说萧阳无情,见他对顾明暖却是百般纵容,万没料到萧阳心狠手黑,名不虚传。

静北侯萧焱等人看了一场热闹,寻思着小叔祖的岳父大驾光临侯府,他们一会儿是不是去向顾衍敬一杯酒?

在官场上早有传说,讨好燕王的岳父等同于结好高不可攀的燕王,往往能同顾衍搭上话的人,燕王对其也会高看上一分。

今日在祖坟的教训,他们更不敢得罪掌握神兵利器的小叔祖了,没见堂堂萧越还在祖坟跪着?

萧阳他们走得早,其余萧家人可是真切的见到萧越被藤鞭抽得血肉模糊,鲜血横流,外翻的皮肉,露出白森森的骨头……那场面饶是见惯疆场生死的萧家人半夜都会做噩梦。

若说萧越也是条硬汉子,愣是忍下三百藤鞭,一直高昂头颅,跪在父亲墓碑前,好似在无声的控诉,被父亲抚养大的小叔是如何严惩萧越的,他萧越可是父亲唯一的嫡血。

换做平时,萧越挨家法不过是两三下用全力,随后都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然而今日没人敢徇私,毕竟萧阳发话了,倘若对萧越手下留情,萧阳就不会对执鞭的人客气!

萧焱记得他们回来前,萧越因为流血过多,被打烂的后背抽搐,他整个人也似抽去了灵魂,发着高烧,可是每一位族中长辈敢让萧越起身,不受三日罚跪的苦。

萧越这番折腾下来,不调养个把月无法恢复元气。

又有一辆马车来到侯府门前,仆妇从马车上下来,用担架抬着狼狈脱力的殷茹下来。

顾明萱震惊的看着仿佛丢了半条命的殷茹,因来得匆忙,她并不知道今日发生在殷茹身上的事儿,往日如同牡丹一般艳丽无双的殷茹,怎么似被冰霜打过一般毫无神采?

殷茹一直是很厉害的,顾明萱心中一紧,莫非又是因为顾明暖?

她叫来婢女轻声交代几句,婢女领命去打听消息,顾明萱发觉萧家的媳妇对殷茹犹如躲避蛇蝎,避之唯恐不及,并频频向顾明暖撇清同殷茹的关系。

表明她们一点都不同情殷茹!

不大一会功夫,婢女回来了,只要稍稍用心打听,很快就能得到确切的消息,今日京城就没有第二个让人议论的事,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就在殷茹和萧越身上,当然也包括谢家重新训练出西府藤甲军,还有燕王手中掌握的神兵利器,能割开藤甲的锋刃。

顾明萱深深吸了一大口气,“镇国公主愣是被燕王扔出去?”

“……是,听说镇国公主已经回去叫人了。”

婢女咂嘴,那可是镇国公主啊,连顾明萱都要巴结的人,越王唯一的嫡亲孙女,在顾明萱为越王开枝散叶前,镇国公主是越王理所当然的继承人。

“我们在侯府门口等一等,我猜测镇国公主和越王一会儿便到。”

顾明萱眸子一亮,她是比不过燕王,可越王定会为镇国公主出头,试探萧阳的虚实,燕王气势太强,对越王自然没有任何好处,今日越王倘若不反击,会被世人认为越王不如燕王,或是怕了燕王官高一级。

只要越王赶到,顾明萱就能扳回一城!

精疲力竭的殷茹能感到侯府门口还有外人,只是她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和力气去看究竟了,只想早日回到屋中歇息,原本她是打算和萧越同甘共苦的,然而萧越和镇国公主出现让她彻底心寒了。

她也是有脾气的,自知指望不上萧越,还不如回来养精蓄锐,讨好太上夫人,今日除了萧阳展现超强的实力外,殷茹更清楚她若是还想做萧越的妻子,决不能依靠萧越。

莫大的讽刺,她是否能留在萧家,萧越说得不算,反而是外人萧阳的意见最为重要,哪怕萧阳对生母太上夫人不是言听计从,太上夫人说得话,萧阳也能听进去一二。

比起镇国公主来说,已经被打去所有气焰的殷茹更适合留在萧家,殷茹也不会再想同顾明暖争什么了。

“快些进门。”殷茹有气无力的吩咐仆妇,“无论谁来,都同咱们没关系。”

越王若是为镇国公主来萧家闹事,对她只有好处,有时候不争是争,她只要做好本分的事就好。

对太上夫人没有依照约定出现,让她受了这么多苦难和委屈,殷茹渐渐看淡了,也明白是萧阳或是顾明暖阻止太上夫人。

“来了,来了。”

顾律满脸兴奋的指着代表越王的旗帜,仿佛一瞬间找到主心骨,他细心的数了数越王带出来的骑兵,有点纳闷人数并不算多,既然和萧阳对抗,怎么不领重兵前来?

“爹,就算是越王也不会派重兵包围静北侯府。”

顾明萱抿了抿发鬓,以最优雅的姿态迎接越王,在一众精兵悍将的簇拥下,越王花白的两鬓平添一抹成熟的魅力,真是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有权有势的越王纵然上了年岁,依然富有魅力,沉稳内敛的眸子似能拨开女子的心事,让顾明萱的心有种小鹿乱撞的燥热。

哪怕知晓越王心中还有人,顾明萱也觉得自己不比那人差,越王没准会渐渐忘记那人,被自己彻底迷住,毕竟她年轻,漂亮,越王都称赞她是解语花。

“一会儿,您别乱说话,一切听我的。”

顾明萱生怕父亲丢人,让她在越王面前丢脸,提着刺绣的帕子,单就这块帕子就要二三十两,是最最顶级的丝绸,当然丝绸是越王送给她的。

越王刚刚勒住缰绳,顾明萱身段妖娆,聘聘婷婷走过去,眼圈微红,袅袅伏低身躯,“妾见过殿下。”

越王微不可见的皱眉,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不过很快便换上和蔼宠溺的笑容,“萱姐儿怎么也在此处?”

顾明萱好似找到能给自己做主的救星,帕子一角擦拭眼睛,“……都是妾身的错,您派来保护我的侍卫……侍卫都被燕王给……妾身都吓坏了。”

越王面露惊讶,被萧阳杀了?!

他看向身边的侍卫长,低声询问几句,他原本是在皇宫,听镇国公主出事了,这才赶过来,还没见到萧阳送到越王府的尸体。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