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八十章
更新时间:2017-01-04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最近顾衍可被憋坏了,此时一听有架打,眼睛若星辰般明亮,面前只是越王派给顾明萱的侍卫,档次稍微低了一点,并非是同高手过招,让他略有遗憾,可是……可是如今敢同他动手的人太少了。

即便对面是虾兵蟹将,顾衍也不在乎了。

抢在女儿,女婿,以及顾诚阻止之前,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同侍卫们打到一起,拳脚横飞,你来我往煞是热闹,时而伴随着顾衍狂笑声。

顾明暖担心父亲受伤,萧阳在一旁低笑,为岳父喝彩,顺便为她解惑,“看看,岳父这一脚踹得多好?”

“喝,这一拳势大力沉助理狂炫酷霸拽。”

“哦,闪身真是漂亮!”

顾诚那也是高手中的高手,先是被顾衍以大欺小的无赖打法弄得尴尬,随后又听到萧阳夸赞顾衍,一时很是无语。

你们两个都是天下少有的高手,宗师级别的人物,打一群侍卫还用这么深的套路?也不嫌给宗师身份抹黑?

顾诚深深感觉若论脸皮厚度,远不如这对翁婿。

不过此时也没他插嘴的份,还是让衍堂弟打个痛快吧,省得憋得太狠,衍堂弟总是找他切磋。

一个内外兼修,力大无穷的衍堂弟也不是他随便就能抗衡的,他是文臣,还有许多重要的国政要处理,没空同衍堂弟玩。

唯一能让顾衍停手的顾诚紧紧抿着嘴唇,目光却是落在顾律父女身上,顾律万万想不到越王派来的精锐侍卫竟然拿顾衍没有任何办法,明明人数上占优,却是顾衍占据上风。

顾明萱心中渐渐有些后悔,倘若这些侍卫拿不下顾衍,岂不是会丢越王的脸面?

转瞬又想到越王对她的疼惜维护,她被欺负了,越王肯定会找回场子。

其实越王的侍卫并不弱,换一个人早就被打趴下了,不是他们弱,而是顾衍太强了,顾衍为尽兴,如同猫戏老鼠一般,即将解决时总会手下留情,显得战况极是激烈。

最后顾明暖看明白了,当然也看不下去了,喊了一句,“我只给父亲半盏茶的功夫解决越王的侍卫,否则……哼。”

威胁的话没出口,顾衍却是后背发凉,不提女儿生气了,他该怎么办,万一女儿一状高到娘娘那里,哪会有他的好处?

顾衍一个扫堂腿踢倒了三四名侍卫,刷刷刷,用处全部的气力,围攻他的侍卫傻眼了,原来……原来方才顾衍是手下留情了啊。

是陪着他们玩?!

太丢人了!

砰砰砰,侍卫倒了一地,顾衍站在当中摸了摸鼻子,微微仰头好似有点神伤,高手寂寞啊,想打一架咋就这么难。

今日好不容撞上了不长眼睛的人,女儿却不让他继续玩下去。

“咳咳。”萧阳轻咳,“岳父,酒已经温好了。”

顾衍小心翼翼看了顾明暖,嘿嘿笑着走过去,“小暖啊,别同你祖母和她说,爹给你买糖吃。”

她就缺那块糖?

顾明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抬手为父亲拂去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万万不可轻敌大意,能迅速解决的对手,便不要手下留情,给他们翻盘的机会。”

顾衍乖乖听训,小暖已经很久没‘训’过他了,怎么就有点想念呢,当初在凉州,小暖一天能训他三四遍。

“你若想寻人打架,我帮你安排,准保让您尽兴,以后离着越王他们远一点,倘若非得交手,您也要多个心眼儿。”

“越王不是正经人大魔女笔记!”

“听小暖的。”

顾衍点点头,萧阳摸了摸鼻子,嘴角却是微抽了一下,小暖一直说自己是平常人,当世敢说越王不是正经人,又哪是胆小的?

即便萧阳自己都不会这么说。

顾诚眼睛一翻,对这对父女彻底的服气了,也就顾衍能养出顾明暖来,换了他……绝对做不到顾衍这样听女儿的话。

纵使他现在也很疼爱昕姐儿,在顾明昕面前也要有为父的尊严。

顾明萱抬起手臂指着顾衍,侍卫们狼狈的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你竟然……竟然敢打越王的人?”

萧阳云淡风轻的斜睨了地上的侍卫,“嗯,岳父还是手下留情了。”

江氏兄弟领着人从萧阳身后冲出来,直接拔出锋刃,一刀一个,鲜血飞溅,倒在地上的侍卫尽数毙命。

顾明萱和顾律倒退了好几步,惊恐的望着仿佛贵公子一般的萧阳。

顾明暖的眼睛早就被萧阳的手挡住了,抓住萧阳的手腕,想要拉开,她不是没有见过血的,萧阳所作所为虽是残忍,但萧阳和越王是明显不死不休的局面,对越王的人留情,便是对萧阳不利。

今日之后,越王的部属再挑衅萧阳都要提前掂量掂量,侍卫们死在萧阳的手上,越王不好去找顾衍的麻烦,毕竟人是萧阳杀的。

顾衍虽是大咧咧的,却明白萧阳的用心,嘴唇动了动,“女婿啊,你岳父也不是善茬,不怕越王那个老不羞。”

萧阳颔首道:“岳父的厉害天下人都知道的,这群鼠辈本就不值得岳父动手。”

“收拾干净了,把人给越王送过去。”

“是,主子。”

萧阳一手牵着顾明暖,一手依然盖住她的眼睛,转身向静北侯走,完全被冷落的顾明萱和顾律几次想要开口,地上的鲜血尚未干涸,一股股血腥气息直冲鼻子……再看萧阳的麾下冷漠干脆的处理尸体,清洗地面的鲜血,他们绝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他们到底处理过多少次这样的事儿?

顾明萱脸色煞白,几乎作呕,扶着婢女的手,勉勉强强站着,闺中小姐哪里见过?

顾律虽是在朝廷上为官,却也很少见血腥的场面,他隐隐有呕吐的感觉。

刚刚回到侯府的静北侯等人,面色如常,仿佛见多了这样的画面,纷纷向侯府门口的仆从打听经过,“啊,又惹恼了小叔祖?”

“这次还好,小叔祖让他们死得挺干脆的。”

“就是,倘若交给神医……”

这话让深知神医怪癖的萧家人不寒而栗,小叔祖还是留了情面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