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七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7-01-03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按照以往,顾诚轻易不会踏进静北侯大门,毕竟里面住着殷茹和萧越,可他愣是被顾衍拽着,挣脱不开,而且如今他早放下对殷茹的心思,见萧家人也不会感到别扭。

有些事还是要他亲自同萧阳交代一番,萧阳可是个强势的侄女婿,哪能见顾衍吃亏?萧阳不管南阳顾氏,不意味着他不关心顾氏的动向。

同萧阳说,总比他同顾衍说省时省力。

对他这个只讲暴力的衍堂弟,顾诚也是彻底的拜服了。

一旁的顾律被顾衍弄了个趔趄,踉踉跄跄狼狈的跌倒,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个大脸,顾律脸上挂不住了,最重要是萧阳对他好不在意,只管邀请顾衍,顾诚进门,仿佛他就是地上的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土日落香残。

他可是越王的岳父!

当朝楚帝的岳父!

比楚帝还要高上一辈分,况且越王的实力并不比楚帝差,是能同萧阳掰手腕的强人,萧阳不单单是不给他顾律面子,更是没把越王放在心上。

自从他和越王结亲之后,到何处不是众星捧月?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被南阳顾氏赶出来的原因和兄长顾征不一样,顾律自知争不过顾衍和顾诚双剑合璧,他有三分不舍,更多是脱离顾家令立分宗,并带走了一些亲近他,更看好越王前景的族人。

而且顾律也带走了不少的顾氏祖产,这些都是顾诚打动顾律的好处,长房应该分得祭田和祖产都交给了顾律。

顾诚对付顾征顾律用了不同的办法,对顾征是毫不留情的打击,让顾氏族人明白顾征在留在顾家,顾家有抄家灭族之患。

而对顾律更多得是利诱,让自私的顾律明白南阳顾氏只是外表光鲜罢了,没了祖产,或是一旦萧阳失败,顾氏也将烟消云散。

一向只顾自己的顾律怎么可能和顾家同舟共济?

自然而然想要脱离顾氏,只是……顾诚没想到前期的事情安排得很顺利,后面却被直爽的顾衍给破坏了,在族议时,顾衍说了大实话,挑明顾明暖的意图,顾律这才明白自己被算计了。

面子上挂不住,这才来找顾明暖算账!

顾律可以抛弃顾家,却绝不容许顾衍把他赶出去。

“你们就眼看着我被欺负?!”顾律怒火攻心,本对顾明暖一份愤怒,此时化作十分,他可不管越王和萧阳此时彻底撕破脸,只想着找回面子,“萱姐儿还不命令他们动手?”

顾明萱此时也很为难,一边暗暗责怪父亲招惹谁不好,非要来惹顾明暖,另一方面最近被越王宠溺的信心爆棚的她又觉得萧阳太不给面子了。

她父亲不就是责怪顾明暖几句?

怎么就这么对待越王的未来岳父?

燕王的岳父顾衍闹出多大动静都没事,越王的岳父连话都不能说?

顾明萱咬着嘴唇,眸子时暗时明,衡量着是不是让越王派来保护她的侍卫帮忙,倘若不是以往的教训太深刻,她对顾明暖多有戒备,怕是早就下令了。

曾经她说过越王心里有人,但最近越王对她的宠溺,让顾明萱觉得……越王对她也是真心的,给燕王妃一个教训,越王肯定会站在这边。

无论如何越王心里装着那人绝不会是顾明暖!

从她和越王的相处中,她隐隐能感到越王对顾明暖的似有似无的恨意,恰好正中她的下怀,这世上还有人讨厌顾明暖。

听说就连萧越对顾明暖都是赞誉有加的。

同燕王齐名的越王竟然极为讨厌顾明暖?顾明萱更爱慕他了一点点天纵狐仙。

“萱姐儿,你再不下令,他们就进去了,咱们父女这人丢大了。你到底怕什么?越王殿下对你多好啊,但凡是你想吃的,好玩的,都给了你。”

顾律几乎泣血般说道,“有越王殿下在,女儿你怕什么?即便你不在意你老父亲的面子,还不在意越王殿下脸面?”

顾明萱被最后这话打动了,一旦今日的事情传扬开去,越王仿佛低了燕王一头,对越王的大势不利,何况越王同她已经下了小定,定下婚期,她离越王正妃的名头只有小小的一步,理应维护越王的脸面和尊严。

这些年……这些年被顾明暖欺负得太狠了,也应该是她扬眉吐气的时候了,当初顾明暖拒绝同她合作,今日也该让顾明暖领教她的厉害。

“放我下来吧,此事怕是无法善了。”

顾明暖越过萧阳的肩膀,顾明萱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她的眼睛,萧阳的嘴被顾明暖堵住,“这是我们顾氏堂姐妹之间的纷争,你在一旁看着就好。”

萧阳放下她。

顾明暖站直身体,借此机会趁机试一试越王娶顾明萱的原因,她绝不会相信越王突然缺一个正妃,想娶一个妻子回来。

到底是同族的堂姐妹,虽然前世今生顾明暖都不大看得起顾明萱,但她依然不愿意顾明萱一头扎进火坑中,最后婚事不成固然丢脸,总好过嫁给越王那样的男人!

哪怕顾明萱并不领情,反而会怨恨她。

“你果真要同我作对?”顾明暖缓缓上前,眸子沉稳,淡淡的说道。

顾明萱目光坚定了,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炫耀一般举起:“这块了牌子是越王殿下送给我的礼物之一,燕王妃,不是只有你能享受燕王的喜爱。”

我也行!

顾明暖似笑非笑的说道:“哦。”

软糯平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羡慕,好似再看顾明萱吹牛皮一般。

“燕王只有一个,越王还不配同他相提并论。”

拿越王同萧阳比,对萧阳是极大的侮辱。

“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今日就让你明白,越王比燕王更好,更知晓疼人。”

年岁越大,越是懂得疼惜女子。

“动手,给平郡王顾衍一个教训。”

横竖他们一家已经同南阳顾氏分宗,自立一宗,也不需要顾及顾衍了,顾明萱最后还是没敢直接同萧阳对上,直接把矛头指向欺负父亲的凶手——顾衍。

保护顾明萱的侍卫顿了顿,他们接到的命令可不包括和平郡王交手。

顾衍兴奋差一点跳起来,直接对萧阳喊道:“好女婿,先把酒温着,待我收拾这群杂碎,再同你痛饮!”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