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令-第八百七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7-01-03  作者: 夜惠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娇宠令 | 夜惠美 | 夜惠美 | 娇宠令 
正文如下:

一秒记住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阳就是这么想的,即便知晓不该对李玉苛责太甚,但是偏偏就是瞧他不顺眼,又怕李玉太惨,让顾明暖心生涟漪,过多关注他,李玉这样远远的避开,不好不坏的活着,根本碰不到顾明暖是最好的结果了。

宁侯夫人当年嫌弃顾明暖主动嫁进来,看不上顾明暖的出身,今生她娶的儿媳妇可是远远比不上聪慧的顾明暖,同李玉相知的郭师妹,在成亲后,变得俗不可耐,几次三番敦促李玉读书上进不说,还肖想从李玉病秧子兄长头上夺走世子的位置。

在李玉那个梦中,萧阳清楚的知道顾明暖不曾在仕途上要求过李玉,他喜欢会友就会友,喜欢画画便画画,李玉从不曾为银钱等物操过本分的心思。

萧阳低头看着几乎在自己怀里睡过去的妻子,心中满是怜惜,上辈子她看似过得平静舒适,可其中的艰难又有几个人知晓?

不怕,萧阳默默的想着,这辈子有他在,小暖只需要享受便好。

马车直接在侯府门口停住,萧阳将厚重的大髦裹在顾明暖身上,直接打横抱起她,走下马车,外敞一角垂地,顾明暖向萧阳怀里转去,喃咛道:“到家了?”

怀孕后,她时而会睡过去,尤其是在萧阳身边,总容易放下所有的戒心。

“顾明暖!”

一声气凄厉尖锐的喊声,充满了愤怒,犹如怒火滔天一般,听声音似要把顾明暖直接碎尸万段。

顾明暖睁开眸子,有一瞬间的迷茫,不知所措,这世上除了殷茹外,还有人这么怨恨自己?

就算是殷茹此时也不会流露出刻骨铭心的恨意啊。

萧阳手臂略挡住她的耳朵,低声道:“没事,有我呢。”

随后看向被侍卫隔开的男人,竟是顾律?!

萧阳眉头微皱,因牵扯到岳父,他对顾家的事还是有所了解的,正因为有顾诚在,萧阳才没有插手,顾明暖也不愿意把娘家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说给萧阳听,不是怕萧阳嫌弃她,而是不愿意让萧阳分心。

顾征被赶出顾家后,就失去了踪迹,萧阳没放在心上,即便知道顾征见得最后一个人是萧越,他也不在乎。

连萧越都不怕,他还怕顾征?

这回看顾律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想来顾诚再一次把顾律赶出顾家了,顾诚办事不够果决啊,怎么让顾律找到顾明暖头上?

“放开我,你放我过去,我还是顾明暖的伯父,她不能这么对我!”

顾律只是个文人,他的力气怎赶得上诸多孔武有力的侍卫?没有萧阳发话,谁敢让顾律接近王妃?

顾明暖打算从萧阳怀里下来,萧阳手臂死死按住她,“别动。”

“顾律,本王是不是给你脸了?”

顾律明显身躯一震,顾诚固然让他畏惧,可是燕王却是让人打心眼里恐惧,“我做错了什么?被逼出顾家?我为家族流血流汗,为家族兴盛甚至让……让亲生女儿嫁给越王,顾明暖……她为了自己的父亲,就把顾家所有对顾衍有威胁的人清除掉?线头是我哥,这回儿轮到我了,下一次是不是就是顾诚?”

“顾氏只有顾衍一个人,还如何繁盛?顾氏列祖列宗如何能安心?哪一个顶级士族名门不是讲究子孙繁茂?”

顾明暖低垂眼睫,萧阳心头涌起一股暖意,不是顾氏容不下顾律,顾律自以为能同顾衍争族长的位置,其实小暖根本就没把顾律放在心上过,之所以不让顾律继续在顾家,最大的原因就是顾律同越王联姻!

她怎会让越王成为萧阳的连襟?

同越王碰面的次数多了,她都觉得恶心。

“爹,您怎么还闹到侯府门口了?”

顾明萱的声音传来,她慌忙从马车上下来,小跑着来到顾律跟前,使劲拽住顾律的袖口,“爹,快同我回家去。”

她草草梳着松垮的发髻,衣裙是单薄的居家款式,明显像是刚刚得到顾律的消息,匆忙从家里赶过来的。

紧跟着顾明萱,顾衍和顾诚一前一后骑马赶过来,还没下马,顾衍声音洪亮的嚷嚷,“谁准你来打扰我女儿的?顾氏族中做出的决意,同我女儿一个出嫁女有何干系?倘若你让我女儿动了胎气,看我不弄死你!”

“……衍堂弟。”

顾诚面带一丝羞愧,还在大街上呢,就算静北侯门前人不多,但毕竟是外面,总对顾衍有些不好的影响。

顾衍是一点都不在乎,来到近前,直接翻身下马,气势汹汹走过去,一把揪住顾律的衣领,顾明萱又是着急,又是哀求,“堂叔,您慢点,我爹不是故意的。”

因为同越王定下婚事,顾明萱最近很是风光,不管什么身份的贵人都会给她几分薄面,越王成熟稳重,嗯,除了太成熟一些,对顾明萱是有请必应,倘若顾明萱想吃干果,越王让人包下京城所有的干果送过来。

越王能吓到绝大部分人,但绝对吓不住顾衍。

“萱姐儿,你闪开!”

顾衍一推一送,顾明萱便后退了好几步,越王派过来保护她的侍卫上前,帮顾明萱稳住身体。

“顾衍,你放开我,我喘……喘不上来气了。”

“喘上来气?!那就对了。”

顾衍缠着顾律衣领更紧,明知道小暖不愿意让女婿知道,顾律偏偏闹到侯府门前,这不是丢小暖的脸吗?

他丢脸没什么,可决不能让小暖被萧家人看热闹!

顾诚脸庞微红,不知是被胡搅蛮缠的顾律气的,还是因无颜面对顾明暖,“衍堂弟,算了,回去再说。”

倒不是为顾律求情,此时顾诚在心里也恨顾律恨得要死。

“岳父。”

萧阳亲和的笑了,向顾衍点点头,“既然来了,进府喝两杯,我让他们准备好酒,咱们翁婿也有几日不见了。”

顾衍一听说好酒,眼睛比太阳还亮,最近娘娘和姜太夫人管得太严,他就没喝痛快过,而且女婿孝敬的美酒那是天底下一等一的美味。

“便宜你了!”

顾衍似扔垃圾一般扔开顾律,一把拽过顾诚,“走,陪我喝酒去。”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逼qugez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