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味-第五百七七章 重现梁都的传说中的怪力(上)
更新时间:2016-12-28  作者: 李飘红楼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妙味 | 李飘红楼 | 李飘红楼 | 妙味 
正文如下:
亲,欢迎光临,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第五百七七章重现梁都的传说中的怪力(上)

第五百七七章重现梁都的传说中的怪力(上)

作者:李飘红楼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婵儿!”梁琦见苏婵不仅没有下来,反而义无反顾地上台去,赛台上那个高大彪悍的黑奴让她心惊胆战,她颤声高呼,就要从看台上冲下去。

她的丈夫静安王一把抓住她的手,眉头紧拧。

梁琦吓了一跳,回过头,对上他沉冷的眼眸,如被泼了一盆冷水,理智稍稍回归。她向四周环顾,发现坐在周围的皇亲国戚全都在用狐疑的目光盯着她。顶着这么多人的目光,她感受到一阵无措的绝望,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开始觉得无法呼吸。她的身体本就不好,这时候的情绪起伏过于激烈,她的身体承受不住,两眼一黑,竟然昏了过去。

梁琦的突然昏倒惊动了不少人,不过因为她的身体一直不好,人们只当她是被科西国黑奴的强壮吓到了,也没怎么当回事。

静安王向皇上解释最近换季梁琦的身体又不太好了,一片混乱之后,静安王送梁琦回寝宫休息,并传唤了御医。

苏妙和苏娴站在围栏边上,梁琦就坐在看台的第一排,因为离得近,她唤苏婵的声音她二人都听见了。

苏妙和苏娴虽然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她们两个人对梁琦这个人会产生本能的排斥,这种排斥感在今天达到了顶峰,连素来大大咧咧的苏妙都禁不住皱起眉,她不喜欢梁琦,梁琦对苏婵的种种做法都让她觉得烦躁。

“那个长公主到底想干什么?”一双丹凤三角眼竖了起来,苏娴凝眉,说话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丝怒意。

“谁知道。”梁琦已经走了,苏妙也不想再去理睬她的事,望向赛台,苏婵已经甩开梁敖,大步走到赛台上。

“你快去叫她下来!”苏娴一看,也没心思去管梁琦到底是怎么回事,瞪着苏妙说。

“她要是听我的,早就好了。”苏妙双手一摊,耸了耸肩,道。

“这种比赛,搞不好会出人命的!”苏娴没好气地说。苏娴虽然是大姐,可她知道自己的威信没有苏妙高,弟弟妹妹听的都是苏妙的话,她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苏妙身上,希望她别纵容苏婵胡闹。

“那个丫头,说不定只有闹出人命时她才会知道收敛一些。”苏妙说。

这话有道理,可是……

“我跟你说,你就这一个妹妹,她要是死了,我还剩你,你可一个妹妹都没有了。”苏娴警告。

苏妙看了她一眼,猛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她单手撑住方砖砌成的围栏,一个侧翻,灵敏地翻过去,顺着高高的围墙溜到赛场。

“苏家的姑娘,都是猴子吗?”看台上,梁铄问梁锦。

梁锦干笑了两声,反正,他早已经不在乎被人议论了,就算将来的儿媳妇是个会经常被人议论的类型……他们高兴就好。

苏妙一路小跑,跑到赛台下面,唤道:

“婵儿!婵儿!”

“干吗?”苏婵从高高的赛台上探下脑袋,不解地问。

“二姐给你个好东西。”苏妙冲她招了招手。

只要不是干扰她打架,苏婵还是很听苏妙的话的,她乖乖地下了三层台阶,蹲下来,疑惑地看着苏妙。

苏妙从腰间解下一个小竹筒,塞给她,附在她耳边对她悄悄地说了句话。

苏婵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又掂了掂手里的竹筒,蹙眉,咕哝:

“这太奸诈了。”

“他的块头是你的三倍,他比你更奸诈,你要是不肯奸诈,他会把你当笨蛋,被当成笨蛋的你,输了活该。”苏妙扬着眉,一本正经地说。

“我才不是笨蛋。”苏婵不悦地道,皱了皱眉,虽然还是不愿意,可是她把小竹筒揣起来了。

苏婵脱去最外面的箭袖,只穿里面天蓝色的绣袍,将小竹筒拴在腰上,从容地登上赛台。

苏妙抱着她脱下来的箭袖,转身,正对上梁敖充满了谴责的眼神,他像是在说,你这样也配做姐姐?

苏妙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跑走了。

她这个姐姐是管不了妹妹的,不过以苏婵的机灵,再加上她的妙招,她觉得苏婵顺利脱险还是很有希望的,就是不知道她肯不肯听话用她的武器。

科西国的力士其实没什么技巧,厉害的只有两点,第一力气大,第二抗打,多重的拳脚落在这些力士身上,都好像是在挠痒痒。哪怕是用刀用剑,他们虽然会疼,但并没有影响他们的行动,大概是脂肪和肌肉过厚的缘故,再加上只是比武不是生死战,所以前面甚至还出现了岳梁国的武士一剑刺进去,对方连剑带人一齐提了起来,然后举起来往赛台下重重一摔,那位倒霉的岳梁国小哥后脑勺受到了强烈的震荡,到现在还昏迷着呢。

苏婵从头看到尾,她对科西国的力士很着迷,可是又有点生气他们将人举起来再狠狠地摔下去这种打架方式,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力气似的,这种轻浮的蔑视是对对手巨大的侮辱,这让她很不爽。

她站在赛台上,颀长的身高虽然没办法和“高耸入云”的黑奴比较,可这样的身姿这样的身材在岳梁国中已经算是极品了。挺拔的脊背,精壮结实,英气的眉眼,纯澈干净,她的长相算不上多美,但却让人觉得漂亮,大概是那种剔透无邪的率真让人觉得漂亮。

她生得纤瘦细长,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棵松树,气傲烟霞,势凌风雨。

“他好英俊!”看台上,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贵族千金,双目迷离,玉指交握,目不转睛地望着赛台上的人,心醉地赞叹。

“那是个女的!”她身旁的同伴语气凉凉地提醒道。

少女猛地回过神来,十分尴尬,脸涨红,用帕子掩面。

科西国人对岳梁国的服饰不了解,这也是科西国王子没在意苏婵的男装第一眼就认出了她是女人的原因,见苏婵上台,他皱了皱眉,向翻译官说了句话,翻译官立刻冲着苏婵翻译道:

“苏三小姐,我国王子说,黑奴力大无比,您会受伤的。”

苏婵皱了皱眉,她最讨厌别人在她没开打时就轻视她,冷着一张脸,不悦地道:

“你管我!伤了也不找你!”

翻译官没想到她说话居然这么冲,愣了愣,才将她的话翻译给科西国王子听。

哪知科西国王子听完之后哈哈大笑,大腿一拍,高声道:

“好!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

苏婵皱着眉,她没听懂,不过想也知道肯定不是好话,看着他不可一世的笑脸,她又想扁他一顿了。

科西国王子向黑奴吩咐了句,黑奴看了他一眼,忽然将手里的狼牙棒扔到赛台下面去。沉重的狼牙棒砸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扬起不少尘土。

“这下公平了。”科西国王子用在讨女人欢心的表情对苏婵笑说。

苏婵听了翻译官的翻译,愣了愣才想明白他的意思是让黑奴赤手空拳和她打比较公平,蹙眉,她语气平板地说:

“就算不扔也可以。”

翻译官将她的话翻译给科西国王子听,科西国王子只当是女人逞强,也不在意,继续笑说:

“苏小姐,即使是你上场,这一场是两国之间的演武会,黑奴虽然可以不用武器,但不能谦让你,你若害怕,还是趁早下去,小美人儿,伤了可就不美了!”

苏婵耐着性子听完翻译,眉一皱,她已经被这些无关紧要的话磨光了耐性,她阴沉着一张脸,打了个响舌:

“啧!麻烦死了!”

脸冲着对面的看台,她突然高声怒道:

“你们是娘们儿啊,打个架也这么多废话,要打打,不打滚下去,哪那么多废话!”(未完待续。)

相关小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