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魇-324 千年,万年……(大结局)
更新时间:2016-06-10  作者: 芊舟   本书关键词: 悬疑灵异 | 灵异鬼怪 | 御魇 | 芊舟 | 芊舟 | 御魇 
正文如下:
她回头看去,视线模糊,依稀能够看到一张模糊的俊颜,抱住她的那双手很温暖,她面颊泛着红晕,望着这张关心她的容颜,笑道:“无事。”

这种温暖让她贪恋,也让她怀念。

雪狐魔尊皱了皱眉,望着异样的歩瑶,再一次问道:“歩瑶,我送你回去。”怎么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便仿佛变了另外一个人,刚才触及到她的身体时,很烫!再仔细看她,她面颊粉红,眼神迷离……

歩瑶在渐渐流失的理智中回神,她迷离的双眼蓄满了泪水,用力的推开了雪狐魔尊,多少天来的压抑,这一刻爆发,她怒吼道:“一切皆是假的!你!雪狐魔尊!虚伪至极!”歩瑶身形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会跌倒。

可她泪眼朦胧的望着雪狐魔尊,迷离的眼中尽是冷笑,与看穿世人的苍凉的悲哀。她不想与任何人为敌,不想成为任何人的利用品,更不想成为猎物,她只是想要简简单单的活着!

蓝姬为了得到玄极喜爱,不惜下手狠毒,这一次更是要毁了她!

雪狐魔尊为了权力地位,将她无情抛弃!

明轩……她不知道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但他不惜运用手段逼她来到他的身边!

她清楚的知道,在这些人的眼中,唯有阴谋算计!诡谲多端的世界!荒谬的一切!那些粉色的梦遥远,而触不可及!她仍旧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痛在心中蔓延。她清楚的感觉到身体内的某些最原始的欲望在渐渐吞噬着一切,她紧紧咬着唇瓣。她尽量保持着冷静,望着雪狐魔尊,一字一顿,发狠道:“雪狐魔尊,你曾经有负于我,若你有一丝愧疚与不忍,便现在速速离开!”

雪狐魔尊身形一颤,若是此时此刻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的话,那么就是太过愚蠢。他不愿意相信,可是歩瑶的反应,真实的告诉了他,是蓝姬所为!

蓝姬这是想要毁了歩瑶!

“这件事情与我无关,请相信我。”他不忍的望着艰难隐忍着的歩瑶,语气慎重的说道。

歩瑶见他欲要靠近,踉跄的退后了一大步,目光阴狠的望着雪狐魔尊:“别靠近我!”体内的火似乎无边的燃烧着,她难受的“嘤咛”一声,她紧紧环抱住身体,体力不支的倒在了冰冷的青石上。她忍耐着,试图让青石的冰冷透过她灼热的肌肤,冷却她被烧的快要失去的理智。

雪狐魔尊见她极力忍耐,心神一阵恍惚,就要步步后退依她之言离开。可望着她就这么躺在此处,实在是不妥!来来往往的男修很多。这样的她很快就会没有理智,难免受屈辱!若这是蓝姬想要的,那么也太过残忍!他几步上前,站在了歩瑶的面前,昏暗的月光下,她在冰冷的青石上挣扎着,她的脸颊上尽是忍耐的汗水。他弯腰将她抱起,温柔的说道:“别怕,歩瑶,别怕。”

是谁如此温柔?她双眼迷离的望着他,身子随之轻颤了一下。双手不受控制,环抱住他的脖颈。

“我将你安置好,便立即去找大夫。”雪狐魔尊皱眉道,他隐约间可以猜到她被下了什么药,只是他不愿意相信。道鬼医最厉害的欲仙丸。两刻钟内没有服用解药的话,唯一可解的办法便是。若是强自忍耐,便是整夜泡在冷水之中,修武的男子尚且可以忍受冷水侵入身体的疼痛和折磨,待忍过一夜后也是极其伤身体。若是女子,泡在冷水中一夜,便是毁了,冷气入体,可终身不孕!此时,莫说没有解药,即使知道解药,不能及时服用,也是枉然!所以,她必须与人交欢!

“我该如何做?”他低声呢喃。她身体越来越烫,此刻已经过了两刻钟。

她心仪无情道祖尊玄极。若是……将她交给玄极?对蓝姬又是不忍。

正当雪狐魔尊犹豫不决,歩瑶已经渐渐失去了理智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气势逼人,压迫感紧随而来,还有浓浓的嗜血之气。

他回头看去,还未反应过来,便感觉怀中一空。原本在他怀中不安乱动的歩瑶,被那人抢过去,并且紧紧扣在怀中。

“雪狐魔尊,幸而你没有碰了她。”玄极清冷如雪的声音,多了几分沙哑魅惑,更多了几分冰冷。

二人明明身高相当,但是,此时的玄极与往日太过不同,原本那份让众生俯首称臣的压迫感,这一刻全部展现。雪狐魔尊紧皱起两眉,心下一颤。他清楚的感觉到了玄极的杀气!

玄极冷眼望着一时间失神的雪狐魔尊,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光,刚才当他看见歩瑶被雪狐魔尊抱在怀中,而歩瑶身有异样在雪狐魔尊的怀中动来动去,若是他晚来一刻,后果……可想而知。

失去理智的歩瑶忽然感觉到身上一阵冰冷,可在这份冰冷之中,有强大的能量可以给她安全感,她体内的燥热仿佛因此得到了一丝疏解。她睁着迷蒙的双眼,人面桃花,娇笑如小妖精,美艳灵动,小手轻轻的抚摸上了他的脸颊,细滑的触感,令她咽了咽口水,笑的很轻浮,“好滑……”

玄极原本一身煞气,听闻她的话语,再感觉到她放肆的动作,身形一僵,嘴角也跟着抽了一下。她刚才的动作和言语,还有小脸上的表情,分明是调戏!想不到有一日,一向傲视俾睨于东方仙界的他竟然会被人调戏!

玄极紧抱住歩瑶,见她在自己的怀中乱动,温热的小手一会儿抚摸着他的脸颊,一会儿抚摸着他的胸膛,没有一会儿是安分的。她红霞上涌的脸,眼波却熏人如醉,那是三月春柳,是四月桃花,是五月碧水,是六月满池清莲,是这个世间最当令的最美好的事物的总和。此刻她美极了!那是一种令人震惊的美!

他看着这样的容颜,素来淡漠冷情的心也不禁微微一颤,他黑眸幽深,眼光波动间,那久违了的欲望已经如同破笼而出的猛兽。

“你注定逃不开本尊!”他渐渐发红的眼眸紧紧盯着她,沙哑而霸道的说道。

他抱着歩瑶,几个起落间,已到上善阁。

今夜注定不平静,也注定今夜会有许多让人意外但必须承受的事情!纱帐翩飞,一室旖旎。红烛摇曳缥缈,烛光忽明忽暗。清风卷着纱帐,卷着淡淡的香味,卷着浓郁的味。

他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这张床,从未有任何女子躺过,床铺之上全部是他的气味,笼罩着她和他。

歩瑶不适的扭动了下身体,一切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此时的她,已经被体内的那股莫名的邪火折磨得理智丧失,她突然无力的睁开双眼,眼底微红,目光却明净,像是隔着清澈的溪水看得见水底澄净的白沙,历历分明。她缓缓地看向他,眼前的男子一双黑眸晕染了些许红色,看上去黑红之中妖媚惑人,不愧是让东方仙界女子们都为之疯狂的倾城之容!

一切仿佛是梦,又仿佛在现实中迷失了。体内的之火,越来越烈。而她眼角却挂着一滴悲凉沧桑的泪。

他伸手拂去她眼角的泪,轻声道:“歩瑶,不要怕!一切有我!”

“不……一切如梦,一切都是命运。我唯一可守住的是自己的心。谁会知道?谁会知道……”她神志不清的呢喃着,眼中的泪随着体内热火而肆意流淌。随即,她似乎彻底沉沦了,她浑然不知地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裙,脑海中只有一个字,“热!”

唯一守住的便只有自己的心?他神色不明,刚毅俊美的容颜决绝而冷艳。

他声音沙哑道:“这便是命运!歩瑶,本尊永不负你!”

玄极如玉般白皙修长的手温柔的解开她腰间的丝带,脱去她撕扯的衣衫,她一寸寸柔嫩雪白的肌肤在他的眼前一一呈现,毫不掩藏,如静夜里盛开的一朵白莲花,散乱的发披在洁白无瑕的背上,犹如她灵魂深处流泻出最哀恸的悲伤。随着一丝不挂的她整个呈现在他眼前,他幽深的眸子中,隐忍的之火,全部迸发。

歩瑶颓然闭上眼,他的气息灼热非常,带着淡淡的莲香,一点点吻上她的背。在黑夜中她看不到背后他的面色,可是却异常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每次触摸,都带着求索,在她身上汲取着什么。他的身子很冷,把她搂入怀中,肌肤相接,顷刻就温暖了他的冰凉。

歩瑶只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宛若置身于冰火两重天之中,体内莫名的热,而裸露的肌肤又因为暴露无遗而冷,她不由得抱紧自己。

他却握紧她的手,在她耳边沙哑地道:“让我好好看看。”

陌生火热的碰触,让歩瑶不适的想要逃开,身体内太过陌生异样的感觉,撕扯着她,让她想要疯狂的释放。她双手颤抖的抱住他的头,唇舌相缠,彻底让人沦陷。她身体颤抖的感受着他如初雪般清冷的唇在她的身上游走,温柔得让人不断往下沦陷。

翌日。

她缓步走出纱帐,走至窗前,打开了窗,新鲜而夹带着雪绒花清冷气息的空气扑面而来,冲淡了房中浓郁的味和他的味道。

她半眯着双眸望着窗外,细雪仿佛串串翎羽做成的珠帘将天空与大地相连,在不远处,一名有着绝色风姿的女子跪坐在上善阁院门前,任由风雪拍打,黑眸中顿时闪过一丝狠厉而冷冽的光,心中思绪万千。

对她而言,是全然的陌生,对他而言是致命的吸引!这份吸引足以致命,可却如命运般不受他的控制!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不是吗?

“这便是命运!歩瑶,本尊永不负你!”

“这便是命运!歩瑶,本尊永不负你!”

然而,命运总归是无情,一时冲动之下的信誓旦旦总是赶不上变化。

无论多么美好的计划,也总是赶不上有心无力的变化。

小花终于有些弄明白了骨魂精风菲菲的故事,风菲菲也是一个命运坎坷的女子。

那么,为何会让她看到呢?因为,她亦是她!她们皆是她!

脑子里的声音和画面,终于变得清晰,那些被闹闹禁锢住的东西,如开了闸门的泄洪,蜂拥而出,她终归明了。

千年万年的轮回中,他和她的相守为哪般,她终于明了。

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只能用不停歇的弥补来获得心灵的救赎。

各式各样的故事里,女主终会获得一分圆满,而她,则是琅嬛之主花飏最虚弱却是最有灵魂烙印的残魂。

她的母亲,竟然也是……

他费了这么许多力气,只为完全唤醒她的灵魂记忆,他做到了!

魇帝重生!他也找回了自己的全部记忆!只需要将那些散布于不同时空的亿万个灵魂聚集于一身,他便依旧是那个无可匹敌的至尊!

可惜,千年,万年,亿万年……他和她的残魂却有了自己的独立意识,于是,便有了无数个痴男怨女的魇……

面前那个熟悉而陌生的男子缓缓走来,小花心中顿觉一阵颤栗。

这一世的那个人,或者……他们,都是谁?

这……不就是那个金城集团的混血年轻人?

那人轻握住她的手,动作轻柔,却将她牢牢的禁锢住,任凭她用尽力气也无法挣脱。

是他?

“是我!”那人的眸光深深的望着她。

小花的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面容变得有些苍白,她的呼吸忽然凝滞,哆嗦着开腔,“你……你们……”

那人只微微一笑,“只有我而已!”

“你……”小花心中一惊,平息了一下情绪,语气稍微平静了些,“你是怎么做到的?”

“随我去琅嬛!一切可知!”

“琅嬛?”

“琅嬛!那里有你的家人!”

“家人?”

“你爸,你妈,还有……”

“小光?”

“不是……是他们……”

(其实,这个故事才刚刚开始,他们和她们的纠缠还在继续,千年,万年……)

(全文完)(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