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嫁-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结局
更新时间:2016-08-01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世嫁 | 木嬴 | 木嬴 | 世嫁 
正文如下:
免费小说

第四百七十三章大结局

他笑容璀璨,像是夹了蜜汁一般,从心里甜到了脸上。

高兴很明显,但是一众人都望着他。

孩子是生了,有啼哭声为证,可哭声而已,他怎么就断定是女儿,她们知道他耳目聪明,可这也听的出来吗?

门吱嘎一声被打开,稳婆笑面如花的出来了,一口一个恭喜,“恭喜郡王爷,郡王妃生了个小少爷!”

逸郡王脸上的笑顿时僵硬,“是儿子?”

他脸上的笑僵硬了,稳婆也笑不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方才还那么高兴,怎么一听说是儿子,脸色就这样难看了,献王府子嗣单薄,应该最盼望生儿子才是啊,怎么逸郡王这脸色,像是不稀罕儿子似的?

是了,逸郡王自己就纨绔惯了,没少叫献老王爷头疼,要是生个儿子随他,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真是不敢想象。

稳婆帮人接生这么多年,但凡生了儿子的,给的红包都比生女儿的多,当然了,也不是没有例外的,前些日子,还帮人接生了个女儿,给的红包就比生的儿子多,可那一家特殊啊,那家夫人连生了三个儿子,还有两个庶子,就盼着生个女儿呢,得偿所愿,所以出手格外的大方。

可逸郡王妃这是头一胎啊!

稳婆心里苦,方才开门还喜滋滋的想,献王府身份尊贵,又得了嫡子,少说也有一百两的喜钱,结果

那边,逸郡王眉头皱的没边了,“怎么会是个儿子呢,确定不是女儿?”

稳婆嘴皮子动了动,要不是逸郡王身份尊贵,她真要骂了,她还没有眼瞎到男女都分不清的程度了!

逸郡王有些失望,又接着问,“她肚子那么大,有没有可能是龙凤胎?”

还是盼望着有个女儿。

稳婆想哭了,没见过连儿子都没有,就这么盼女儿的,也不怕人多口杂,将来小世子长大了,传到他耳朵里,徒惹不痛快,她赶紧笑道,“郡王妃身子骨好,这一胎动了胎气都生的这么快,是个好生养的,休养个半年,就又能怀上了,下一胎保准是女儿。”

她就想知道逸郡王为什么那么想生女儿!

屋外的谈话声不苏棠儿躺在床上,身子疼的紧,可是她并没有受太多的罪,所以很清醒,听逸郡王的话,她就不争气的流眼泪了,他肯定是想那两个小妾给他生儿子!

一旁伺候的丫鬟见了赶紧劝她别哭,会坏了眼睛的。

丫鬟说的很大声,传到屋外头来。

清韵听了就瞪逸郡王了,“刚生了孩子就哭,对眼睛的损害可不是一点两点,误会是你造成的,还不赶紧去解释清楚。”

逸郡王嘴角抽搐不止,再见四下丫鬟婆子都看着他,带了指责,他仿佛看见了这些人凑到祖父跟前告他的状,祖父冲着他横眉怒目的样子。

一个哆嗦起来,逸郡王拔腿就往屋子里走。

孩子生了,他可以进产房了。

屋子里,丫鬟已经将产房收拾的差不多了,就是被子没有换,丫鬟抱着被子站在那里,见逸郡王进来,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苏棠儿哭的伤心,她不是替自己伤心,是替刚生的儿子伤心,她以为生了儿子,他会很高兴,谁想到他根本就不希望她生的是儿子,他希望她女儿!

刚出生就不被喜欢了,以后还不得被嫌弃死。

苏棠儿是越想越伤心,眼泪就止不住了。

逸郡王见了头大,这女人不是很坚强的吗,尤其是吃东西的时候,简直就是无坚不摧,难以撼动,现在居然哭的这么脆弱,一点都不像他认识的苏棠儿了,而且看着她哭,他居然特别心疼,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陌生的感觉,让他觉得无措,他道,“你别哭了。”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苏棠儿哭的更凶了。

逸郡王脑袋涨疼,更无措了,他赶紧道,“之前,我是逗你玩的,在北晋,威远大将军确实送了两个小妾给我,但我可没有碰过她们!”

苏棠儿哭的正伤心,一抽一泣,身子特别疼,就越发觉得委屈,乍一下听逸郡王说是逗她玩的,他根本就没有碰过那两个小妾,苏棠儿就怔住了,眼泪还挂在睫毛上,晶莹欲滴,分外惹人怜惜。

苏棠儿不相信的问道,“你没有骗我?”

逸郡王就道,“骗你我有好处吗?”

苏棠儿嗓子一噎,特别的想咬死他,“没好处,那你之前还骗我!”

火气很大,逸郡王有些无辜道,“你那么傻乎乎的,逗你有趣啊。”

他逸郡王要身份有身份,要容貌有容貌,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会稀罕北晋威远大将军送给他的两个女人,还怀他的孩子,是谁都有资格怀的吗?

苏棠儿觉得自己要被活活气死了,他这是劝她别哭吗,分明是想将她活活给气死,她是真傻,居然指望他嘴里能蹦出什么好话来!

苏棠儿瞥过脸去,不想搭理逸郡王。

逸郡王怕她还在哭,凑过去看她,认错道,“之前是我错了,你那么大的食量,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一屋子丫鬟婆子没差点憋出内伤来。

吵架就好好吵架!

连吵个架都这么的不正经,除了她们家郡王爷,也真是没谁了。

苏棠儿气出内伤来,还无话可说,谁让她食量真的很大。

苏棠儿扭了头,瞪大了眼睛看着逸郡王,“你为什么不喜欢儿子?!”

逸郡王就道,“我没有不喜欢儿子,我只是更喜欢女儿而已。”

“为什么?”苏棠儿不解。

逸郡王就道,“女儿像你啊,能吃,力气大,多好。”

苏棠儿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能不要总是把她能吃挂在嘴边上吗?

不过,逸郡王喜欢女儿是因为像她,心底又忍不住偷着乐,她道,“儿子也可以像我。”

“别,儿子还是像我比较好,”逸郡王赶紧道。

苏棠儿一脸狐疑的看着他,她爹就盼望着她几个哥哥随他,可偏偏她随了他,每次爹爹看她的眼神,都有些长吁短叹。

苏棠儿哪里知道逸郡王在想什么,家里已经有了一个特能吃的了,再来一个特特能吃的,还有他的地位吗?

他当初就不应该因为一时赢了得意忘形,现在悔之晚矣。

丫鬟见屋子里气氛缓和了许多,抱着被子上前来,道,“郡王爷,奴婢们要帮郡王妃换床褥子。”

逸郡王没说什么,长臂一伸,就把苏棠儿抱了起来。

嗯,比离京之前沉了许多。

等屋子收拾干净,清韵也进了屋,陪苏棠儿说了会儿话,看到她精神充沛,清韵是说不出的羡慕,她是知道有些人生孩子特别容易,但是她没有遇到过,没想到今儿有幸能瞧见。

小坐了片刻,清韵就起身告辞了,虽然苏棠儿不怎么累,可到底受了一翻折腾,露了疲色,再加上,她心中记挂南儿,就回去了。

等回到王府,清韵就庆幸她早回来了,南儿哭的正伤心呢,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她走之前,叮嘱奶娘给南儿喂奶,她只想到奶娘,却没考虑到南儿,不是谁喂他奶,他都吃,他宁肯饿着,也不吃奶娘的奶。

喜鹊又不知道献王府的情况,要是情况紧急,又不能去找清韵回来。

小少爷饿一顿,饿不坏,而且要是真饿狠了,估计就让奶娘喂了,去告诉清韵,她肯定会分心,到时候心底担忧,还回不来,是备受煎熬。

见清韵回来了,喜鹊还有些诧异,“王妃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清韵没有说话,快步过去从奶娘怀里抱起南儿。

原本哭的伤心的南儿,被她一抱,轻轻拍了两下,就不哭了,直往她怀里拱。

奶娘连连惊叹,又大失所望。

宸王将来必定是太子,未来的皇帝,南儿是嫡长子,必定继承储君之位,做他的奶娘,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可偏偏宸王妃不知道怎么想的,一定要自己喂奶,她们几位请进府的奶娘,本来还暗暗较劲,想办法抓牢小少爷的胃,结果进府这么多天,连小少爷的面都没见过两回。

清韵给孩子喂奶,青莺就把苏棠儿生了孩子的事告诉喜鹊几个知道,对于苏棠儿一用力就把孩子生下来的事,几个丫鬟是面面相觑。

南儿哭了许久,哭累了,吃着奶就睡着了,叫清韵好一阵心疼。

她把南儿放入摇篮里,轻轻的摇着。

外面紫笺进来道,“王妃,端敏公主来了。”

清韵听的一笑,她也猜到她今儿会来。

端敏公主回京,和逸郡王还有二皇子一起进了宫,见了皇后之后,并没有住在宫里,而是回了镇南侯府。

大皇子和镇南侯府大少爷是双生子的事,已经昭告天下,大家都知道端敏公主是楚大太太的女儿,母女分离十几年,是该让她们团圆了。

况且,二皇子钟情于端敏公主,如果端敏公主不恢复身份,那他们就还是兄妹,如何结亲?

对于这个从小被抱进宫,为了朝廷安危,和亲北晋,受了不少苦的公主,清韵是怜惜的。

等她见到端敏公主,又被她的容貌惊艳了。

端敏公主来宸王府,倒不是找清韵有什么事,只是一路上,听逸郡王还有二皇子说了不少清韵的事,神交已久,要不是下了三天的雨,不便出门,她早来了。

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认识许久一般,相谈甚欢。

对清韵,端敏公主打心眼里感激,如果不是她医治好了楚北,二皇子为了大局,这辈子都不会动出京寻她的念头,若不是她和楚北查出了三十多年前的事,皇上不会御驾亲征,她也不会有回京的这一天。

从踏出大锦,迈入北晋,她就做好了客死他乡的准备,如今能再回来,恍如做了一场梦一般。

清韵笑道,“就当是一场噩梦吧,醒来就好了,二皇子对你情深义重,定然不会辜负你的。”

端敏公主脸红着,低了声音道,“他值得更好的,我不配。”

清韵看着她,勾了唇角,笑道,“为了你,二皇子不要江山,也能放弃性命,要是叫他听到这话,该伤心了,他能为你放弃这么多,在他心底,肯定没有比你更好的了。”

虽然你们是表兄妹,并不合适成亲,可谁让这里是古代呢,表哥表妹什么的,知根知底是良配。

清韵这么说,端敏公主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了,脸红着,头低着。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等南儿醒过来,端敏公主又抱着他逗了回来。

她给南儿带了不少的小玩意来。

两人在王府里闲聊,皇宫里,皇后在训斥二皇子呢,儿子安然无恙的回来了,皇后高兴。

可高兴之余,他贸然离京,差点送了性命的事,皇后也不会忘记,不好好的数落一顿,难保还会有下一次。

二皇子举手发誓道,“母后,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二皇子发了誓,再加上一旁的嬷嬷帮着说好话,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二皇子见皇后不生气了,就道,“母后,我想娶端敏。”

二皇子钟情端敏公主的事,皇后以前并不知道,只当他们兄妹感情深厚,并未多想,后来还是楚北和清韵说了这样的猜测,皇后才想到这一层。

儿子为了救端敏公主,不惜孤身离京,这份情义,皇后动容。

再者,他们母子三人欠端敏公主太多,这辈子都还不完,要是端敏公主这辈子没有个好归宿,她一辈子也不会心安。

况且,当年,她和父亲就商量好了,把端敏嫁进镇南侯府,嫁的自然是“楚大少爷”了,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世事难料。

三个孩子,皇后一样的心疼,她道,“母后同意你娶端敏,但这么大的事,还得你父皇点头才行。”

二皇子就笑了,“父皇说的,和母后您说的差不多。”

皇后嗔瞪了二皇子一样,这个话题打住,没有再提。

就等皇上回来,亲自下旨给二皇子和端敏公主赐婚了。

日子一天天在期盼中过去。

大锦气势雄浑,打的北晋节节败退。

南楚在一旁围观,看的心惊肉跳,庆幸当初答应和大锦结盟了,不然下场只怕和北晋一样。

北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北晋皇帝这一次是真的放低了姿态,诚心求和了。

不诚心也不行了啊,大锦兵临城下了。

只是诚心用错了地方,北晋皇帝居然要迎回端敏公主,许以皇后之位,将来传位于她所出皇子,年年向大锦进贡

一个皇帝,向另外一个皇帝纳贡,是奇耻大辱。

可惜,皇上不稀罕。

大锦也不会把端敏公主再送回北晋来,他已经带着兵马到了北晋京都城下,就要灭了北晋。

北晋的求和,皇上不答应。

北晋群臣怕死,更有不少大臣见北晋皇帝大势已去,再无东山再起的机会,竟然捆了北晋皇帝,大开城门,迎接大锦将士们。

从皇上踏进北晋皇宫,坐在北晋皇帝的龙椅上那一刻起,北晋就不复存在了。

不过,皇上没有杀了北晋皇帝还有北晋皇室子弟,而是将他们软禁了起来,严加看管。

皇上在北晋皇宫待了半个月,将后宫遣散一空,安排了得力将士接手北晋的朝政,并在北晋颁发了第一道大锦圣旨。

那就是免赋税三年。

北晋百姓刚刚遭受了国破家亡的痛楚,没想到皇上居然给他们来了这么一道圣旨。

要知道几年,北晋大灾小难不少,再加上要打仗,征兵征粮,他们食不果腹了,这一道圣旨,就是一道雨露甘泉,让他们毫无招架之力。

其实,对百姓来说,谁当皇帝都一样,他们只是想填饱肚子而已,没别的奢求。

而且,皇上对北晋百姓挺好的。

有将军纵容手下抢北晋百姓的钱粮,被皇上知道了,当街斩杀,杀一儆百。

他们期待有这样圣明的君王。

一个月后,皇上和楚北率领大军,凯旋而归。

无数百姓夹道欢迎。

皇上一身铠甲,气势凛然。

楚北骑马在他身侧,不遑多让。

其实,三天前,楚北就已经回京了。

他快马加鞭的赶回王府时,已是月上中天。

那时候,清韵正好给南儿喂奶,迷迷糊糊中,被一道暗影笼罩,差点没把她活活吓死。

可是不等她反应,那熟悉的身影就扑了过来,手一拎,就把初次见面的儿子丢到了角落里,铺天盖地的吻带着思念席卷而来。

清韵迷失在了这炙热而浓情的吻里,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天。

等皇上凯旋而归的时候,清韵拖着疲惫的身子,还有淡淡的黑眼圈,抱着南儿守在城门口迎接他们。

看到盼望许久的孙儿,皇上龙心大悦,当着众将士的面,就给南儿赐了名。

萧照。

皇上希望南儿像初升的太阳,普照大地,润泽万物,给百姓带来安居乐业的生活。

楚北和清韵代替南儿谢皇上赐名。

皇上抱着南儿不撒手,就这样一路抱着回了宫。

身后,楚北抱着清韵坐上马背,当着一众的将士,还有无数的百姓,清韵的脸红了又红,虽然不是第一次了。

清韵想挣扎,可是楚北不为所动,她只得败下阵来,转了话题问道,“那事,你和皇上商量的如何了?”

她声音压的低低的,生怕被人听了去。

看到她这样,楚北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多少人盼着能册封太子,住进东宫,唯独她,像是如临大敌一般。

他紧了紧胳膊,笑道,“和父皇讨价还价了一番,父皇答应六年后再册封我为太子。”

也就是,还能在宫外再住六年。

清韵有些惊讶,她扭了头,看着楚北,“皇上这么好说话?”

之前,皇上是恨不得立刻就册封他为太子,圣旨都在他手里了,忽然变的这么好说话,她都有些不适应了。

楚北闷笑出声,他道,“这一仗,能如此迅速的结束,打的北晋毫无还手之力,你功不可没,这么点小要求,父皇哪好意思不答应?”

清韵想想也是,就忍不住高兴起来。

但是楚北没有告诉她,六年后,他再进宫,就不是住东宫了。

坐在马背上,听着凯旋的号角。

清韵脑中勾勒出一幅美好的景象来。

六年时间,足够她和楚北走遍大锦和北晋的山川河流了,只是南儿太小了,不宜舟车奔波,怎么也得他过了周岁才行,到时候走走停停,应该不妨事。

清韵想的很好,可架不住意外横生。

等南儿满周岁时,她又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离京游玩的事,就只能暂时搁置了。

怀胎十月,生下一个女儿。

清韵虽然想出去玩,可女儿年纪哪能奔波,只能再等。

好不容易盼到女儿满周岁了,大锦和南楚又在这节骨眼上起了些冲突,楚北走不开,清韵只能等南楚的事处理完。

这一等,又过了半年。

好在大锦威名远播,南楚投鼠忌器,不敢太过分,冲突没有闹大,南楚太子亲自来大锦解释。

为此,又耽搁了两个月。

等这些事磨蹭完,清韵麻溜的收拾好包袱,启程了。

出了京都,在马车上颠簸了半个月,就又回来了。

没错,她又怀孕了。

回京的一路,清韵捶了楚北一路。

但,某男甘之如饴。

周而复始。

六年时间,弹指一挥间,就只剩下不到一年了。

身边有了两儿一女,再加上楚北并不是太子,也没人盯着他的后宅,日子过得很平顺。

唯一的遗憾,还是离京那事,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耽误,已经成了清韵心中的执念了。

这一次,说什么她也要出京了。

清韵决心很大,可架不住南儿软磨硬泡,又耽误了半个月,南儿要陪逸郡王的儿子萧翊过五岁生辰,答应了的事,不能反悔。

儿子重信守诺,她得支持。

可陪萧翊过了生辰,二皇子和端敏郡主生的儿子萧骞的生辰不能不过,不然就厚此薄彼了,得参加。

等支持完,又碰到太后病了,她医术高超,断然不能在这时候离京。

又给耽搁了。

一来二去,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不知不觉的没了。

清韵挠心挠肺,磨着楚北去跟皇上抗议,再往后挪两年。

楚北很听话,进宫找皇上抗议了。

皇上听了,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就笑道,“容朕考虑两天。”

然后,第二天。

皇上就没有上早朝了。

宁王主持朝政,当众宣布皇上禅位给楚北的圣旨

皇上和皇后连夜离京,连包袱都没有收拾。

清韵留下两行清泪,“是不是我以后都没有机会离京了?”

楚北揽她入怀,许下承诺,“十年后的今天,我就把皇位禅让给南儿。”

清韵没有说话。

身后的大红漆柱后,冒出来三个小脑袋,一个比一个俊俏漂亮。

最大的一个,直勾勾的看着不远处相拥远望的一双璧人,泪眼婆娑。

这皇位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皇爷爷不要,送给父皇!

父皇也不想要,打自己的主意了!

皇爷爷算计父皇,父皇算计他,他能算计谁啊?

南儿低头看着比自己小了三岁的弟弟萧承,若有所思。

萧承感觉到自己被人盯上了,抬头看着自家大哥一脸弟弟我对不住你了的表情,直接哭了出来,“大哥,你不能欺负我。”

他一哭,萧照就心软了,赶紧道,“你别哭,我不欺负你。”

“不欺负他,那你还能欺负谁啊?”小公主萧瑶歪着脑袋笑道。

“欺负父皇!”

萧照和萧承异口同声道。

不远处,楚北一口喷嚏打了,吓的三人一哆嗦,转身就跑。

三人一跑,就有嬷嬷和丫鬟喊他们跑慢一些。

清韵回头,看着他们三个撒丫子跑远,活像有恶狗在后面撵他们似的,不由得好笑。

楚北就皱眉了,“他们三个在打什么歪主意,要欺负朕?”

清韵摇头,表示她不是一伙的,不知情。

等跑远了,萧瑶就笑道,“等十年后,咱们跟皇爷爷一样,偷偷溜出京,看父皇能拿我们怎么着。”

“把母后带上,不带父皇!”萧承嘟嚷道。

欢笑声,传的很远。

想看谁的番外,记得留言撒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嫁嫡>> | <<盛世医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