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嫁-第四百六十五章 雪崩
更新时间:2016-07-14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世嫁 | 木嬴 | 木嬴 | 世嫁 
正文如下:
·正文第四百六十五章雪崩

宸王府的日子,随着清韵身子越来越沉,也越来越平静。

平静的日子,清韵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看奏折。

知道清韵无聊,楚北把奏折搬到内屋,一边看奏折,偶尔歇息的时候,就陪她说说话,有时候还会询问她。

清韵是贤惠的,看着小山高的奏折,楚北一坐就是许久,实在不忍心,就拿了奏折帮着看着。

起初只是帮着把奏折区分开,有时候一件事,好几个大臣会写奏折发表意见,比如弹劾哪位大臣,御史台能送七八分奏折来,夹在一堆奏折里,有时候看了别的,拿了一本,又是弹劾的。

清韵看两眼,就帮忙分开,如此一来,楚北看奏折,处理起来速度就快了许多。

区别奏折很快,清韵坐在一旁很无聊,就拿了奏折帮着看了。

她不是纯古代大家闺秀,这些朝堂大事,她也是能说上几句的,比如修建河提,挖渠引水,帮着出了不少的主意。

尤其是那年年夏天就会发洪闹水灾的地方,清韵更是关心,她笑道,“这些地方,十年里有七八年会出现水灾,种的那些粮食,收成有时候还不到三成,年年靠朝廷赈灾也不是个办法,我看不如明年就直接免了这里的赋税吧,让每家每户,出一个月的劳动力,让工部出个章程,开春了就着手挖一条引水渠道出来,虽说不能全部缓解了灾情,好歹能提高点收成。”

楚北伸手,接过清韵递给他的奏折,他道,“洪山县,我记得父皇两年前曾经让工部挖过渠道,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不了了之了,回头我问问。”

清韵关系过的地方,楚北格外的重视。

他一重视,工部就更看重了,这可是未来的储君,当皇帝的,在初登基时,总是格外的励精图治,为了能青史留名,后人称一声明君,后来,习惯了当皇帝的滋味,顾不得后世人看他的眼光,及时行乐,这才走到了昏君一列。

宸王如今还不是皇上,只是监国,就更要做出点名堂来了,他如此重视,工部要是敢马虎,没准儿宸王就拿工部立威了。

几乎是命令下达的第二天,工部就将洪山县历年来的水利方面的资料送到了宸王府。

楚北是没什么时间看这个,都是清韵在研究。

两年前,皇上的确让工部在洪山县组织人开挖渠道,可是洪山县多山石,开挖起来就格外的费力,朝廷给的钱财不足矣支撑耗费,就停工了,打算等明天国库充裕了,再拨给洪山县一点。

清韵看到这个,脑子里就一个想法,“石头阻拦,不能炸开吗?”

楚北看着她,问道,“怎么炸?”

青莺在一旁,嘴快道,“用油炸吗?”

原谅她吧,炸东西,她只听说过用油。

清韵,“……。”

清韵就给楚北解释了下什么是炸弹,楚北听得眼睛都亮了,激动的问道,“真的有这样的东西?”

清韵两眼轻翻,“我骗你做什么?”

想到炸弹的用途,清韵觉得她愚蠢了,她居然没想到把炸弹用于战争上!

只是她对炸弹的了解并不深,只知道用硝石、硫磺和木炭来制的,也知道大约的比例,但具体怎么制,她是不知道的。

不过,就是这样,也足够楚北兴奋的了。

他望着清韵,问道,“你是从哪儿知道火药的?”

清韵最害怕的就是楚北问这话了,不过她有办法糊弄过去,她道,“炸药,自然是医书里记载的,有大夫在炼制药丸时,出现了差错,把一间屋子都给炸飞了,命名为炸药,威力无穷,因害怕记载在医书里,为有心人所用,危害他人,所以并未详细记载,又担心流传不下去,所以记载了主要部分,供人专研。”

清韵这样解释,楚北不疑有他。

他已经决定让人研制炸药了。

用炸药开凿渠道,倒是能行,只是如今在打仗,就算有炸药,也要用于边关,便问清韵可还有别的办法。

清韵想了想道,“我倒是还知道一个办法,就是一块巨石,先用火烧,再用冷水浇,会变得很脆弱,轻轻一敲便碎了,用于挖掘渠道,应该也行。”

楚北惊诧,他还不知道这样能使石头变的脆弱。

炸药一时半会儿还见不到,但是火烧石头,他还是能办到的,他要看看是不是真的。

楚北吩咐下去,很快,几个暗卫就抬了块大石头进院子,又从厨房搬了不少干柴火来,点了火烧起来。

等木材差不多烧完,几桶冷水浇下去,一阵烟冲起来。

卫律拿了铁锤过来,动了动手腕,用了三分力气砸下去。

啪嗒一声传来。

一块大石头在铁锤下,瞬间四分五裂了。

卫律惊诧,“真的碎了!”

卫驰瞥了他笑道,“王妃说的,还能有假?”

卫律尴尬的看着清韵,清韵笑道,“管用就好,这些都是从书上看到的,我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如今确定了,可以让人送到洪山县去。”

工部得了吩咐,赶紧去办这事。

楚北的心思就放在了炸药上,从军中挑了两个官兵,分成二十组,研究炸药。

人多,又有清韵提供的大方向,研制起来就事倍功半了,唯一不好的就是研究时,出现意外,炸死炸伤了不少人。

这也让楚北看到了炸弹的威力。

这边,楚北高兴不已。

那边三皇子出了事。

皇上去了边关,楚北让三皇子和周梓婷搬到封地去住,山高皇帝远,三皇子在封地上做什么,还真没人管的到。

再加上楚北又要监国,没想到三皇子居然擅自离开了封地,去了边关。

他怎么想的,大约能猜到几分。

皇位他大概是没什么希望了,他没少帮安郡王对付楚北,还曾经和楚北争过皇位,虽然那时候大家以为大皇子死了,还是皇上给了他三分希望。

可毕竟是有雄心的人,谁愿意守着封地,做一个闲散王爷,整日游手好闲,在吃喝玩乐中度日?

三皇子就想去边关了,现在还不是楚北当皇帝,他去边关,是去尽孝心,帮皇上分忧,只要皇上不责怪他,楚北还能把他怎么样?

在军中,最容易和将军结交了,再立份功劳,皇上给不了他皇位,总能给他一个像模像样的官做做吧?

三皇子想的很好,也容易实现,可惜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

为避人耳目,三皇子只带了十几个亲信赶赴边关,路上遇到了大雪阻路,他急于赶赴边关,所以冒雪前行,然后倒霉的,遇到了雪崩。

那些亲信都被大雪淹没了,当时三皇子骑马走在前面,后面的亲信也没看见,被从山崖两边滚下来的雪给阻拦了,前面看不清楚。

出了这么大的事,亲信吓坏了,当即告诉当即的府衙,组织人营救三皇子。

要是人真的埋在雪里,那是必死无疑。

府衙官员怕啊,三皇子路过他们管辖地,他们并不知情,不然要差人护送三皇子到下一个州郡,否则是要担责任的。

这不,赶紧写了奏折呈报朝廷。

然后,三皇子的事就瞒不住了。

云贵妃听到这消息时,直接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就去找皇后闹了,大有跟皇后拼命的架势,她认定皇上根本就没想过送三皇子去封地,是皇后怂恿的,要是三皇子还在京都,他怎么可能会出事。

她就三皇子一个儿子,要是三皇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也不活了。

云贵妃的闹腾,清韵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三皇子擅自做主去边关,在半路上出了事,这也能怪皇后?

如果是皇后怂恿三皇子去的,她怪皇后还说的过去,三皇子擅自离开封地,就已经犯了国法了好么!

当初逼她和楚北去封地的时候,怕是忘记了,如今怪起皇后了,倒是理直气壮。

清韵身子沉,没法进宫,只能帮皇后调制了去伤疤的药,云贵妃一抓狂,把皇后的手抓了两道长长的血痕出来。

楚北虽然监国,但后宫的事,他是不能插手的。

皇后把云贵妃禁足在宫里,可云贵妃在后宫的势力不小,她要真的出寝宫,还真没丫鬟拦的住。

皇后念在三皇子如今生死未卜的份上,怜惜她两分,一次两次闹她忍了,第三回再闹,皇后让人摁着云贵妃,打了她二十大板。

挨了板子,躺在床上不能动,人不老实,也老实了。

以后再闹,还继续打。

三皇子可能出事了,这事非同小可,在百官看来,比起当初送清韵去南楚,只大不小。

毕竟王妃没了,还能有许多的王妃。

三皇子没了,就没了。

再加上楚北也要避嫌,免得有人怀疑他趁机除掉三皇子,所以给皇上送了信去告知他三皇子的事,另外派宣王去找三皇子。

宣王妃和云贵妃是同胞姐妹,派宣王去找三皇子,再合适不过了。

再说,信送到皇上手里的时候,皇上刚好打了个胜仗,不少将军奏请皇上奖赏将士们,宰牛杀羊,好好庆祝一番。

皇上也比较热衷于这事,都要答应了。

这奏折就送到皇上手里了。

看到奏折,皇上当时没了好心情,那些大将军们哪好意思在三皇子可能出了事的情况下,还继续请皇上犒赏将士们?

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那些将士们在心底埋怨三皇子,好好的在湖州待着不好吗,非得要到边关来。

战死沙场就算了,这在来边关的路上死了,这不闹笑话吗?!

还把他们好好的宴会给搅合没了!(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嫁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