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嫁-第四百六十一章 献给
更新时间:2016-07-06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世嫁 | 木嬴 | 木嬴 | 世嫁 
正文如下:
宁王妃疲乏中,笑出了眼泪,见大家都高兴,难得跟着打趣若瑶道,“是该筹备你出嫁适宜了,等你父王回来,就把你嫁出去。”

若瑶郡主气咻咻的,为什么啊,都打趣她,别以为她不知道呢,“母妃是想轰我出屋子,我才不上当呢,我就不出去。”

说着,一屁股坐下,大有人抬,她都死赖着的架势。

清韵捂着有些笑疼了的腮帮子,道,“那可不行,是你派人请了我来,你得负责将我安全送到宸王府。”

若瑶郡主嘴巴顿时张成噢形,竟是无从反驳。

她红着一张脸,默默的站了起来。

一群丫鬟乐不可支。

宁王妃直摇头,以前只知道逸郡王是活宝,如今他离京了,若瑶成活宝了,想到女儿就快要嫁人了,宁王妃心里有些酸。

好在长公主是她信的过的,好相处,不然她还真放不下心来。

清韵倒不是真要若瑶郡主送她,只是这样一直乐着,宁王妃就是困,也睡不着。

若瑶郡主也尽职尽责,将清韵送到宸王府,送到了二门,再送到牡丹苑,绝对的万无一失。

然后,看见有丫鬟端盘子,若瑶郡主傻眼了。

这会儿早过了晚饭时辰了,清韵姐姐还没吃晚饭呢,今儿大起大落,全在母妃生小孩上了,都没顾及到肚子。

这会儿,是饿的肚子叫了。

若瑶郡主脸大红,眼睛就开始乱飘了。

清韵笑道,“饿了吧,我见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要不在我这里吃点再回府?”

若瑶郡主哪好意思留啊,她脸红如狗屁股道,“我拘着你在王府待了一天,都没顾上你吃东西,哪还能耽误你用饭,我先回王府了,明儿我再来给你赔罪。”

说着,一溜烟跑了。

那边,楚北过来,听见若瑶郡主说这话,眉头皱了下,望着清韵道,“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

清韵笑道,“哪能不吃东西啊,只是没正儿八经的吃饭而已,我吃了不少糕点。”

糕点怎么能当饭,只是今儿清韵去宁王府是因为宁王妃生产,宁王府忙成一团,顾不上再正常不过了。

怕楚北瞪她,清韵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道,“宁王妃给你添了个小堂弟。”

说着,她又笑了,“对了,逸郡王妃怀了身孕的事,你有没有派人告诉逸郡王?”

想到苏棠儿,清韵也是醉了。

怀了两个多月的身孕了,居然不知道。

不过也难怪了,她一不孕吐,也不会没胃口,吃什么都香。

还多亏了进宫给太后请安,正巧碰到太医给太后请平安脉,就顺带多问了一句,“你多久请一次平安脉?”

苏棠儿懵懵懂懂的道,“还用请平安脉吗?”

她是郡王妃,每隔两个月可以叫太医去请一次平安脉,这也是规矩。

瞧她一脸懵懂,显然是没有了。

太医也上道,就道,“不如就现在把下脉,回头递牌子来回也麻烦。”

苏棠儿最怕麻烦了,而且她吃嘛嘛香,怎么可能会生病呢,她觉得没必要。

只是太后发话了,她不敢不听。

这不一把脉,太医都无语了。

看着太医那神情,太后也吓住了,别是有毛病才好。

结果一问,才知道怀了身孕。

太后,“……。”

有出嫁了的小媳妇这么马虎大意的吗,两个多月的身孕,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小日子晚个七八天就该着急了吧?

这要不叫太医查一下,别哪一天孩子都要生了,都还不知道,只当自己吃多了长胖了。

苏棠儿听到自己怀孕了,还一脸懵怔的表情,太后已经询问胎儿如何了。

献王府子嗣单薄,这些年,承蒙献老王爷支持皇上,皇上才没有被她给比跨,让兴国公夺了大权。

她对献老王爷是感激的,苏棠儿肚子里怀的是他的曾孙,是个宝贝疙瘩呢。

太医讪笑一声,郡王妃的身子虽然不胖,却是壮如小牛,怎么可能有问题呢,好着呢。

苏棠儿大大咧咧的进宫,小心翼翼的回府。

苏夫人是高兴坏了,带了一堆补品来探望她,顺带告诉她如何安胎,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

献王府可就苏棠儿一个女主人,也没有婆母,下人都是惯伺候逸郡王和献老王爷的,哪里懂这些。

总管也是一万个小心,不敢随便给苏棠儿吃的,有苏夫人在,他们放心啊。

他们是恨不得把苏夫人挟持在献王府里,一天到晚陪着苏棠儿,唯恐她脆弱出事。

苏夫人来了两回,就开始有脾气了,她女儿都怀孕了,也没见着女婿的面,有这样做女婿,做人夫君的吗?

对于逸郡王出京的事,苏棠儿知道一点,但是不多。

她倒是问过清韵两回,清韵则笑道,“逸郡王性子开朗,又聪明的紧,他到哪里都混的好,你不必担心他,况且,他是献王府的独苗,没人敢让他有事。”

这一点,苏棠儿倒是知道。

尤其跟逸郡王在一起的,还有个神医,就更不担心了。

只是许久没见他了,她有些想她,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苏棠儿不知道,苏夫人就来找清韵问了。

清韵知道她心疼苏棠儿,便道,“逸郡王这会儿在建功立业呢。”

苏夫人望着清韵,道,“我知道逸郡王离京,肯定不是去玩的,可棠儿如今怀着身孕,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这心难安啊,王妃就告诉我了吧,让我心里有数,别的我不敢保证,嘴严,我确实敢对天发誓的。”

她都这样了,清韵还能不告诉她?

清韵笑了笑,道,“逸郡王如今在北晋做官呢,混的不错,已经是三品大员了。”

苏夫人,“……。”

当时就凌乱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清韵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苏夫人呆呆的望着清韵,只有这时候,清韵觉得苏棠儿和她是亲母女,表情简直如出一辙。

“跑北晋做官去了?”苏夫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堂堂郡王爷,跑北晋去做哪门子官啊,他要当官,皇上还能不给他职位了不成?

不过,三品大员肯定是不会给的。

她这女婿,居然在北晋混的这么开,她这个做岳母的也与有荣焉。

苏夫人知道逸郡王是去做卧底了,也知道是和营救宁王有关,她震惊过后,就道,“出了院门,我就会把这事给忘记的。”

清韵笑了笑道,“郡王妃怀了身孕的事,应该告诉逸郡王一声,你让棠儿写封信,一并送去。”

苏夫人一口应下。

可是她走了之后,一直没有信送来。

过了好几天,清韵忍不住,让喜鹊去问一问,才知道,逸郡王嫌弃苏棠儿的字写得太丑,之前存心气她,说多看两眼,都有种想挖掉双眼的冲动,她才不要给逸郡王写信。

算是拗上了。

而且,苏棠儿说了,也不要把她怀孕的事告诉逸郡王,他离京只留下一封信,拍拍屁股就走了,有好消息了也不告诉他。

这是赌气了。

清韵当然选择顺从她了,想着过几日,她或许就想通了。

结果,过了一段时间后,苏棠儿支支吾吾来问她,逸郡王有没有回信给她。

清韵,“……。”

好吧,她会错意了,苏棠儿只是害羞,她还以为她是真不打算告诉逸郡王呢。

这不,赶紧告诉楚北,给逸郡王送信去。

只是送去北晋的信,要格外的严格,要和机密文件一起,不然太浪费人力物力了。

是以,信送没送出去,清韵也不知道。

楚北笑道,“前几日送出去了,算算日子,也该收到了。”

进屋之后,丫鬟已经将饭菜摆好了,清韵净手吃饭。

一边吃,一边道,“等逸郡王从北晋回来就好了,对了,他问你怎么营救端敏公主,你给他出主意了?”

楚北给清韵夹菜,道,“倒是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这些天,逸郡王在北晋,完全就是混日子。

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好办法混进后宫去,怎么想都绕不开两个字:太监。

虽然宫里的守卫不比威远大将军府。

可端敏公主的看押,却是一点都不松懈。

想在皇宫里,偷一个大活人不容易啊。

逸郡王没辙,正好要送信回北晋,就把这难题丢给楚北了。

左等右盼,总算是盼到回信了。

逸郡王看了信之后,拍了脑门道,“我怎么没想到这办法?”

二皇子在一旁,问道,“什么办法?”

逸郡王看着他,上下扫视了好几眼,眼神透着邪恶笑容,笑的二皇子毛骨悚然。

“你打什么歪主意?”

逸郡王挤眉弄眼道,“你大哥给我出了个主意,把你献给皇上,我虽然觉得这主意有点馊,但决定照做,你别怪我。”

二皇子,“……。”

赵神医当时在喝茶,一口茶喷老远,没差点呛死。

开什么玩笑啊,有把自己皇弟送给北晋皇帝的吗,没听说北晋皇帝好这一口啊。

二皇子炸毛了,“我不信!”

逸郡王把信给他看道,“不信你自己看。”

二皇子就解了信,扫过来,就朝逸郡王扑过去,要抽他。

有这么话说一半的吗,皇兄是要把他献给皇上做乐师!

乐师才是重点!

二皇子追,逸郡王跑,屋子里上蹿下跳。

暗卫道,“还有一封信呢,不知道是什么事。”

逸郡王正在房梁上呢,二皇子气道,“别给他看了,就会断章取义!”

二皇子拿了信,扫了两眼,就望着逸郡王了,“恭喜你啊。”

逸郡王狐疑的看着他,“恭喜我什么?”

二皇子就道,“郡王妃怀孕了。”

逸郡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是反驳,“你少骗我!”

二皇子顿时没好气,这么大的事,他会开玩笑吗,他又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

他把信丢给逸郡王。

逸郡王接了,扫了两眼。

震惊之下……

嗯,从房梁上摔了下来。

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来不及反应呢,就有小厮来报,“爷,两位姨娘过来了。”

逸郡王从地上爬起来,两位姨娘就到大门前了。

一看,顿时叫了起来,“爷这是怎么了?”

逸郡王傻笑了两声,“有喜事,我当然高兴了。”

两个小妾,其中一个就脸红了,“爷,你知道了啊。”

逸郡王狐疑的看着她,他知道什么了?

一问才知道。

小妾怀孕了。

逸郡王,“……。”

凌乱过后,逸郡王轻咳一声,道,“赏!”

虽然只有一个小妾怀孕了,但另外一个也得了不少赏赐,将两人哄走了。

二皇子就憋不住了,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那小妾怀的是暗卫得孩子。

逸郡王耸肩道,“先晾着呗,孩子生下来,也是龙虎卫的一员,现在,更重要的还是你。”

二皇子萧吹的不错,也擅长抚琴,但会的都是大锦的曲子,北晋的可不会呢。

他要进宫,怎么也要熟悉北晋的曲目,才不会露陷。

现在,耽误之急,是要把曲子联熟了,才好混进宫啊。

“平白耽误了好些天,浪费了。”

听着逸郡王的感慨。

二皇子笑道,“总算想起大锦的好了,想早日回去了?”

“我想我那未出世的女儿了,不行吗?”

二皇子语噎,“为什么不是儿子?”

逸郡王扬天一叹,“你不懂。”

儿子虽然也要,但他更想看到的还是他女儿手拎楚北的儿子啊。

想想那画面,就够他乐一天了。

儿子以后再生也一样。

而且,他有预感,一旦有了儿子,他就会被抛弃了。

看着逸郡王脸上洋溢着一抹淡笑,渐渐的扩大,最后几近抽风。

没人知道他乐什么,但笑成这样,十有不是什么好事。

想到进宫。

二皇子就不敢掉以轻心了,他必须要尽快练好琴曲,才能进宫,才能见到……她。

已经两年多未见了,她还是原来的样子吗?

摸着自己的脸,她肯定认不出自己来了。

不过,他从不后悔换掉自己的容貌。

他要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去见她,让她忘掉兄妹之情。(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以嫡为贵>> | <<嫁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