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嫁-第四百五十五章 赌坊
更新时间:2016-07-02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世嫁 | 木嬴 | 木嬴 | 世嫁 
正文如下:
第四百五十五章赌坊

第四百五十五章赌坊

他都没反应过来,就带着一脸婆娑,被逸郡王拉着朝前奔去。

可怜他赵神医风度翩翩,被人打扮成难民模样,胡子拉碴,自己都不忍直视就算了,还这样没有拽着往前扑,脚步踉跄,形象全毁。

若说方才是被刺激出来的眼泪,这会儿是真流泪了。

他是不是误上了贼船,现在下船还来得及么?

真想着呢,就见逸郡王奔上前去,一把抱住了牵马的小厮,几乎是肝肠寸断般哽咽道,“你这个没良心的!”

一句话,差点叫他破功。

这不是痴心女子负心汉的台词么,两个大男人说这个不合适吧?

难道要上演断袖的戏码?

那他在其中扮演的该是什么角色?二奶奶?

赵神医,“……。”

事先没有对好台词,赵神医明显有些无措了,更叫他无措的是,他挨了一鞭子。

太无辜了有没有,一句话没说就挨打了。

该挨打的却不打!

他扭头,朝着甩他鞭子的邬三姑娘看了一眼,虽然他容貌很……一般,但一双眼睛徒然之间迸发的光芒,那叫一个无辜啊。

她好像一鞭子,把人家打懵了?

尤其他抬手一指,指着逸郡王道,“你应该打他!”

邬三姑娘也懵了,他们不是一起的吗,有这样拆台的吗,但是她是威远将军府三姑娘,她想抽谁,还需要理由吗?

正要说话呢,就见自己的牵马小厮在挣扎,叫吼道,“离我远点儿!”

虽然方才突然被人抱住,他受了一惊,可是逸郡王给了他一个熊抱之后,就跟他眨眼,再加上赵神医的生意,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赵神医知道他来北晋找人,他也找到赵神医要去京都的事,现在逸郡王认出他来了,就说明一切了。

他也知道他们很熟,可是有必要抱着不撒手吗?

而且,他们知不知道安郡王也在北晋,马背上坐的是威远将军府三姑娘,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他们刚来,就敢如此行事,没得坏他的事儿。

二皇子心中叫苦,他是知道逸郡王素来不按常理出牌的,一句没良心,他就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因为说的多,错的就越多。

他挣扎着,可偏偏挣脱不开,只听逸郡王道,“你不是说你来上京投奔亲友,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得风流快活似神仙,把我羡慕的挠心挠肺,要不是我亲眼见你穿着小厮的衣裳,给人牵马,我都信以为真了,我巴巴的跑来,是想投奔你的啊,我家中祖宅都卖了!”

眼眶红的像是一朵桃花,只是容貌一般,唯独一双眼睛着实美,好像放在他身上,暴殄天物了一般。

逸郡王说了一通,二皇子无言以对。

好在一句来投奔亲友没有出错。

一旁坐在马背上的邬三姑娘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似的,笑道,“想不到,你也是个爱吹牛的。”

而且吹的还挺成功,把人忽悠的连祖宅都给卖了来投奔他,这是不打算衣锦还乡了啊。

二皇子,“……。”

“我不管,你我从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虽然只是邻居,我可是一直拿你当亲大哥,你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我现在已经是身无分文了,你可不能不管我死活,”逸郡王拽着二皇子,一脸你要抛弃我,你会遭天打雷劈的表情。

二皇子只恨不得老天降下一道雷,将他给劈给外焦里嫩才好。

他磨牙,看着这个以前跟他并不算亲厚的逸郡王,他觉得,还是不亲厚的时候比较好,这样,他实在是招架不住。

他瞥了眼坐在马背上,一脸看热闹神情的邬三姑娘道,“我骗你是我不对,但我现在在威远大将军府上做事,将军府不是随便就能进去的……。”

“威远大将军?”逸郡王惊诧了一瞬。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宁王就关在威远大将军府上?

好能耐啊,一下子就打进威远大将军府。

如此,想要他跟自己回北晋,肯定是不容易了。

也是,千里迢迢来北晋,要是不多住几天,就回去了,实在对不住这些天的颠沛流离。

打定主意,逸郡王眼珠子就转开了。

转过脸,逸郡王脸就拉的老长了,但隐隐的好夹着几分狗腿,一把扒拉下二皇子的手,殷勤的牵起了马,道,“威远大将军的威名,我是如雷贯耳,没想到今儿来上京长见识混日子,第一个见到的漂亮姑娘就是威远大将军府上的,小的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他一脸殷勤,那眸光真是叫人不忍直视。

二皇子站到一旁,望着邬三姑娘道,“要说刷马,扫马厩,他比我有经验的多,有他伺候邬三姑娘你的爱驹,你大可以放心,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啥?走?

逸郡王懵了,他一脸困惑的看着二皇子。

不是千辛万苦混进威远大将军府上,没达到目的,死活都不愿意走的吗?

怎么自己要逃?

这剧情不对!

而且,都远在异国了,有必要提之前扫马厩那档子破事吗?

见二皇子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逸郡王也松了缰绳,那样子,还真是二皇子走哪儿,他就跟哪儿了,把邬三姑娘气的够呛。

她一夹马肚子,走到二皇子跟前,拿鞭子指着他,“本姑娘准你走了吗?!”

二皇子赫然一笑,“姑娘,我没有签卖身契与你,我去哪儿,不用你准许。”

他的声音透着霸气,和身上的小厮衣裳太不符合了。

但是邬三姑娘比她更霸气,“本姑娘是没有你的卖身契,可本姑娘今儿就是将你当街活活打死,也没人敢吭半句不是!”

逸郡王深以为然,为这样霸气的姑娘刮目相看。

只可惜,是威远大将军府上的姑娘。

“真要走吗?”逸郡王问道。

他也摸不准二皇子想干嘛了,难道是因为他找来了,怕他在北晋多待几天惹事,所以要跟他一起回京?

他看着,有这么通情达理吗?

逸郡王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喜猜测,所以直接问了。

回答他的是二皇子的反问,“你不会说甘愿为我去死吗?”

说着,他瞄了一眼邬三姑娘手里的鞭子。

逸郡王,“……。”

然后,逸郡王往邬三姑娘身边一站,道,“他穿着是将军府的衣裳,就算要走,衣裳也要留下,让他脱衣服,果奔。”

二皇子,“……。”

二皇子凌乱了,他就知道逸郡王不能惹。

他居然敌我不分到这种程度!

看着他变脸,邬三姑娘觉得自己被取悦了,她耍着手里的鞭子,笑道,“你要走也行,衣裳留下。”

二皇子,“……。”

他身上穿的,里里外外都是威远大将军府上的。

这还不算呢,逸郡王出馊主意道,“还要请了画师来,将这一幕留下,回头我带回去,我看他还怎么娶媳妇,让他孤独终老。”

够狠。

狠的邬三姑娘侧目了,“你们不是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吗?”

有这样做兄弟的?

逸郡王赫赫一笑,“我们两是兄弟不错,却是从小比着长大的,他处处压我一脑袋,尤其是这容貌,我是见一次,恨不得想掐死他一次,你不知道,我们那里的姑娘,看见他,就恨不得扑过去,就连我的心尖儿,心心念念的都是他,害的我老大不小了,还没有娶媳妇,我见惯了他风光时候,最盼望的就是看他果奔丢脸了,只是一直没机会,我觉得上京就是我的风水宝地,一来就能如愿了呢。”

邬三姑娘看着小厮,不得不说,他这幅容貌是挺招人嫌的。

只是让小厮果奔,她还真做不出来。

她虽然任性,却总要顾着自己的面子。

不过小厮倒是挺怕她的,吓唬吓唬他,总是不错的。

“想好没有?”邬三姑娘摸着胯下有毛顺华的毛,笑问道。

二皇子看逸郡王的眼神,都能活刮了他了,几乎是咬牙道,“我不走可以,你把他关大牢里去!”

逸郡王瞪眼了。

邬三姑娘笑了,“你觉得你在我这里有那么大的脸面吗?”

她说着,逸郡王附和一句,“有些人就是忒不要脸了,占着自己模样好,就以为世上的女人都围着他打转,为他要死要活的。”

语气里,是一股掩不住的浓浓酸味。

听着两人斗嘴,倒是挺有趣的。

邬三姑娘骑马上前,道,“我还有事,不必跟着我,把几人都带回将军府!”

说完,她骑马走了。

身后有人跟上,也有人留下。

逸郡王凑上去,问二皇子道,“我初来上京,人生地不熟的,给我介绍介绍呗?”

二皇子狠狠的剜了他一眼,道,“别问我!我也没去过别的地方!”

逸郡王笑骂了一声土包子,见远处有叫卖糕点的,赶紧拿了钱去买吃的,请大将军府的小厮们吃,然后问话。

吃人家的嘴短,逸郡王问什么,人家都说。

很快就称兄道弟,勾肩搭背的议论路过的姑娘,哪个屁股更挺翘,一脸猥琐笑容。

二皇子惊呆了。

他简直服了逸郡王了,他怎么跟什么人都能打成一片啊?

他感慨一声。

一旁赵神医呵呵一笑,“哪一天,他跟威远大将军称兄道弟,我都不觉得稀罕。”

正说着呢,就听有小厮道,“你先看着他们回将军府,我们去赌场摸两把,赢了钱分你们。”

被指名的小厮道,“是不是啊,他真的会赌吗?”

被人小瞧了,逸郡王冷笑了,好像被人质疑了,是在侮辱他一般,他竖起食指,霸气侧漏道,“一个铜板!”

“大爷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神一样的赌技。”

有人大笑了,“不要吹破牛皮!”

逸郡王也笑了,笑声比他更大,“我吹牛?得,不让你们亲眼见见,你们怎么会信呢,挑一家赌坊,本大爷今儿让他们赌坊输的哭爹喊娘!”

二皇子真是怕了逸郡王了,他道,“你不要太嘚瑟了,到时候惹出事来,没人替你兜着。”

逸郡王两眼一翻,“有威远大将军府罩着,怕什么啊?”

二皇子凝眉。

逸郡王就望着其他小厮了,“只听说过威远大将军府威名,可别告诉我,我多赢了几个钱,将军府罩不住我。”

那几个小厮觉得被逸郡王轻蔑了,当即道,“你放心,绝对罩得住你!”

逸郡王笑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走起!”

说着,昂首阔步的往前走。

身后几个小厮紧跟着,倒像是他跑腿的。

二皇子倒不担心逸郡王,只是觉得他有些拎不清轻重,如今更重要的是救宁王啊。

他苦心激将邬三姑娘,不就是想留下他吗?

他却要去赌两把。

二皇子回了将军府,继续扫马厩。

他不知道,逸郡王带着威远大将军府上的小厮,不到半个时辰,就用一个铜板,赢了人家一间赌坊。

他很大方,每个跟着他一起的小厮,一人赏了一百两银子。

乐的那些小厮直喊他大哥,以后以他马首是瞻。

只是也有疑惑的,“大哥这一手绝技,怎么会混到卖祖房的地步?”

逸郡王苦恼一笑,“知道云家镇么?”

有小厮就点头了,“知道,据说那镇子上一家赌坊都没有呢。”

逸郡王点头了,“没错,那就是我老家!”

他一脸惆怅,那是被屈才了啊。

几个小厮了然一笑。

只见逸郡王把赌坊房契地契拿出来,递给其中一个小厮道,“一会儿回将军府后,帮我把这房契地契交给你们总管,算是孝敬他的。”

小厮不解了,“这如何使得?”

逸郡王摇头,“做人眼皮子不能太浅了,你们虽然是将军府小厮,但是这些赌坊毕竟是有后台的,你们罩不住我,不过你们放心,以后我每赢一个赌坊,每年给你们一人两百两,总管给他两千两孝敬。”

听到逸郡王说每赢一个赌坊,小厮就倒抽气了,“你打算赢多少赌坊?”

逸郡王斜了他一眼,“只要将军府罩得住我,通通赢回来!”

“大爷我来上京,是为了一展宏图的,不是来闹着玩的!”

ps:晚了点。。。。。(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盛世医香>> | <<嫁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