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嫁-第四百五十四章 琵琶骨
更新时间:2016-06-30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世嫁 | 木嬴 | 木嬴 | 世嫁 
正文如下:
看着落在肩膀上的小东西,雪白精致,喙硕长而稍弯,歪着脑袋,颇有精气神。

清韵看着它,又看着从树上一跃而下,伸手要抓它的卫驰,清韵忍不住轻笑一声。

这鸽子的反应倒是挺快的,还会挑人。

卫驰虽然跟她很熟了,可是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从她肩膀上抓鸽子啊。

青莺就站在清韵身侧,牡丹苑里经常能看到有鸽子飞入飞出,可是她还从未抓过鸽子呢。

王妃的衣裳多贵重啊,这鸽子还不止从哪里飞来的,一双脚站在花圃上,又落在王妃的衣裳上,别将王妃的衣裳给弄脏了。

她大着胆子伸了手,犹豫着要不要抓它,方才它可是没给卫驰大哥面子呢。

卫驰用眼神催她赶紧的。

青莺暗吐了下舌头,在心中祈祷了两声,就将鸽子抓住了。

鸽子很乖巧,没有挣扎,而且羽毛很柔顺,摸着很舒服。

“抓住了,奴婢抓住信鸽了,”青莺欢呼道。

“多大点事,也值得这么高兴的,”喜鹊没忍住打趣她道。

青莺闹了个脸红,赶紧转移话题道,“鸽子脚上还有信呢。”

清韵就看向卫驰了,笑道,“要送去给爷吗?”

卫驰就道,“爷在长公主府参加赵世子和琳琅郡主的喜宴,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不应去打扰,王妃且看看,这信上的内容再作打算。”

虽然,信鸽传信多是机密。

可清韵在他们眼里,和楚北一样,没有什么是不能看的。

清韵也不扭捏,从信鸽脚上把信取了出来,缓缓展开,生怕将小信纸给弄碎了。

信纸上的字小的可怜,又是在阳光下,看的人眼睛不舒服。

清韵原打算往树荫下走,可是走了一步,脸色就惊骇了起来。

瞧见她这样一副神情,傻子也知道,这信纸上的内容不是什么好事。

“王妃?”卫驰问道。

清韵没有说话,把信纸递给了他。

其他人也都好奇,眼睛随着信纸打转。

看了信后,卫驰的脸色也是难看的紧。

信上寥寥几十个字,却禀告了三件事。

第一件,暗卫尽力营救宁王,可惜都失败了,而且损失惨重。

第二件,就是安郡王人在北晋,而且下个月十八迎娶北晋威远大将军最小的女儿为妻,聘礼是兴国公那十万兵马,以及这些天,攻下的雍州城。

第三件,就是宁王被人穿了琵琶骨。

对习武之人来说,穿琵琶骨是一种极其惨烈的酷刑,生不如死。

一旦被穿了琵琶骨,武功不说被废了,但是基本上也难施展了,只能靠一双腿了,逃跑的机会更渺茫了。

宁王被穿琵琶骨很严重,可是比起安郡王将十万兵马的兵符帅印交给威远大将军,要微不足道的多。

“此事事关重大,属下要尽快告诉爷知道。”

说着,卫驰一行礼,便赶紧转身走了。

清韵眸光微凝,她还是太小瞧安郡王了,他居然这么有魄力,拿十万兵马做聘礼,迎娶威远大将军的小女儿。

据她所知,威远大将军只有一个女儿是嫡出,嫁给了北晋皇帝为后。

安郡王这是自己得不到大锦,也要破罐子破摔,不让大锦好过了吗?

心胸如此狭隘,为了一己之私,能置天下百姓于不顾,这样的人要是真做了君王,那可真是百姓之祸。

这边,清韵觉得安郡王够狠,手段够毒。

可是北晋威远大将军却是对安郡王青睐有加,因为他们是同类人。

而威远大将军的女儿则闷闷不乐,要说,十万大军再加一座城池做聘礼,便是当初她嫡姐嫁给北晋皇上,也没有这么风光,她应该偷着乐才是。

可她并不高兴。

她虽然是威远大将军的女儿,而且是唯一没有出嫁的女儿,但她过的并不开心。

因为,从来没有人真心关心过她。

她娘只是一个小官之女,只因貌美,入了她爹的眼。

和府里众多姨娘一样,入府的那半年,很是受宠,之后就再难看见大将军人了,因为他又有了新欢。

但是她娘比大多数姨娘要幸运,很快就怀了身孕。

可是,不是怀了身孕就幸福的。

内宅多的是阴私,同样都是妾室,凭什么她就有那个福气能给大将军生孩子,将来就算不受宠,也比她们日子好过?

各种肮脏手段,层出不穷,也是她命大,她娘吃了堕胎药,都见血了,还是把孩子保住了。

可是躲过了九月怀胎,躲不过生产那一关。

她娘难产死了。

本来,她可以不死的。

产婆问他爹是保大还是保小,她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保小。

说来,她娘算是被他爹给害死的,可是他爹却救了她一命,真是讥讽。

她那般命硬,将军府都认定她娘怀的是男孩,可偏偏生下来,只是一个女儿。

大将军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将她丢给奶娘照顾了。

可她再不受宠,也是威远大将军的女儿。

尤其她两个姐姐都风光大嫁了,多少人盯着她,期盼着能娶她为妻。

她有骄纵任性的资本,在北晋都城,她可以横着走,而且,她也的确横着走了。

但是,她并不傻。

安郡王像她父亲,这样的人,心里只有权势和地位,今日能放下身段迎娶她,将她捧上天,他日,就能将她碾进尘埃里。

甚至,如果她随了她娘,将来怀孕难产,是不是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保小?

心中恐惧,就越加烦躁不安了。

一烦躁不安,就想骑马。

在大将军府,只要她不做危害大将军和几个大哥的事,她就是拆房子,也没人管她。

是以,她要骑马,没人阻拦。

可是马厩处,却是格外的热闹。

准确的说,马厩处,已经热闹好多天了,因为来了一个俊美的天怒人怨的小厮,王府里,从来没有这么俊朗的小厮过,几个少爷也随了大将军,粗狂无比,跟俊朗出尘四个字,那就是八竿子

都打不着,如果说眼前的小厮是天鹅,那她们伺候的少爷就是癞蛤蟆。

他们多么希望眼前的小厮是她们的主子啊,不说别的,看着就赏心悦目,能多吃两碗饭了。

几十个丫鬟把马厩围着,叫邬三姑娘眉头皱成一朵麻花了。

她身侧跟着的丫鬟就喝道,“作死啊,没看见三姑娘来了吗,还不把路让开,一个个的都不用干活了吗?!”

丫鬟的声音颇具威严。

一众丫鬟顿时做鸟兽散,因为她们家三姑娘的脾气特别不好,喜欢拿鞭子抽人。

以前,她们是恨极了三姑娘的鞭子,抽在身上像是剥去了一层皮,可是现在是又爱又恨。

因为那俊朗的人心都碎了的小厮,就是她们三姑娘用鞭子抽回来的。

现在,可别一个不顺心,就又抽小厮的脸啊,尤其别抽脸,万一抽毁容了可怎么办?

邬三姑娘一身火红的骑马装,手里拿着一条精致的马鞭,那马鞭是大将军赏赐给她的,所以她打谁,从来没人敢躲。

眼前的小厮是第一个,所以他的下场很明显,已经扫了半个月的马粪了,而且还要继续扫下去,她不发话,他得继续扫一辈子。

她走上前,见小厮认真的在刷马背,他虽然穿着小厮的衣裳,可是却没有半点卑谦,背脊挺的直直的,怎么看都跟小厮不着边,尤其那双手,比她的看起来都要精致,叫人妒忌。

看着那骨节分明的手拿着马刷,竟然叫人生出几分妒忌来,妒忌那马太幸福了,有这样精致的人伺候它。

她弹了弹手里的马鞭,笑道,“好能耐啊,你一来府里,就将将军府这些丫鬟的芳心撩拨的如一池春水,连活都不干了,专门来欣赏你刷马!”

“所以,三姑娘是打算放我走了?”小厮望着她,问道。

邬三姑娘笑了,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你倒是想的挺美的,我若是放你走了,只怕这些个丫鬟要怨恨死我了。”

小厮脸上就染了一层薄怒。

他肤色白润,眼睛黑亮如明珠,五官精细,无一处不精致,别说男人了,就是女人见了都心生妒忌。

“都说大锦大皇子长得美,也不知道跟你比起来,谁更美一些?”邬三姑娘笑问道。

她说的很随意,丝毫不觉得美这个字用在男子身上,是多么的不合适。

可是眼前的小厮是傲娇的,他轻哼一声,“谁更美,府上又不是没人见过锦朝大皇子。”

言外之意,是叫都见过的人来回答她。

仿佛,他也有意跟大锦大皇子一较高下。

邬三姑娘没说话,她身边的丫鬟就笑了,“这倒是个好主意,要奴婢去找人吗?不过都说人靠衣裳马靠鞍,他这样子,哪能跟锦朝的大皇子比?”

“肤浅!”那小厮轻翻一白眼,随即道,“三少爷身上的衣裳料子就不错,给我来一身。”

这粗布烂裳穿在身上的感觉真不好受。

丫鬟咋舌。

好一个不要脸的小厮,给他两分颜色,居然就开起了染坊,敢在她面前狮子大开口!

三少爷只穿云锦的衣裳,他能穿,他一个刷马小厮能穿吗?!

比容貌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邬三姑娘笑他自信,但是她就是要击垮他这份自信,要他牵马过来。

可是,人家牵着马,就是不露半点卑谦。

她觉得好生无趣,好像怎么践踏,他还是那么自信,像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一般。

邬三姑娘转身走了。

她是主子,出门不是不能从侧门走,但是从觉得见不得人似的,和她高傲的性子不符。

只是要是知道,从前门走,会碰到她不想见的人,她就是钻狗洞,她也愿意。

她前脚出门,那边安郡王就骑马过来了。

不期而遇。

安郡王倒是一脸笑意,倾慕之色毕露。

可是邬三姑娘却提不起兴致来,只淡淡敷衍。

不过,一会儿,小厮就牵着马过来了。

小厮容貌太俊朗了,走到哪里,都万众瞩目,这不,安郡王注意到他了。

邬三姑娘心中一动,笑问道,“都说大锦朝大皇子美的惊人,不知道与我这小厮比如何?”

拿大皇子和一个小厮比,真是够侮辱人的。

安郡王喜欢。

尤其那小厮一听这话,下意识的把原就挺直的背脊,又挺直了三分。

安郡王就笑了,“大皇子略输一筹。”

小厮嘴角勾了勾,恍然罂粟绽放,不少人见了,呼吸都滞了下,真是要命啊,快别笑了,都快流鼻血了!

安郡王眸光动了动。

这笑容,怎么觉得有那么一分眼熟呢?

他摇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

那边邬三姑娘翻身上马,由着小厮牵马离开。

看着她走远,安郡王身侧的护卫忍不住问道,“这小厮看着不像小厮啊。”

将军府小厮笑道,“他原不是小厮,是一个进京投奔亲友的落难少年,这不倒霉的撞我家姑娘手里了,我家姑娘心善,就带他进府,让他扫马厩,能有个挡风遮雨的地方。”

心善?

威远大将军府有心善的人吗?

护卫笑了笑,像是信了小厮的解释,并夸赞了邬三姑娘两句。

邬三姑娘坐在马上,小厮还以为她要去闹街逛,谁想她去了城门口。

站在城门前,看着巍峨的城门,人来人往,心中有一份渴望。

她若是骑马冲了出去会如何?

她注目良久,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再说,那一边。

逸郡王和赵神医乔装打扮,入了城。

两人身后并没有跟着暗卫,人太多,容易引人注目,这样反倒不显眼了。

只是一进城,赵神医就傻眼了。

二皇子真乃神人啊。

知道他们今儿进城,所以巴巴的来城门口迎接他们,不枉费他那么多好药往他身上砸,瞧瞧,哪怕穿着小厮的衣裳,都掩盖不住那股子风华来。

“那小厮,我看着不顺眼!”逸郡王见他盯着那小厮,颇不虞道。

赵神医笑了,“但凡长得比你好看的,就没顺你眼的。”

“刚进城,就有小厮给我添堵,我觉得此行会很不顺利,”逸郡王语气不爽道。

赵神医乐了,“去,把他打晕了,我们回大锦。”

逸郡王看着他,眼珠子越睁越大,“你,你是说,他,他就是……不是吧?”

赵神医得意了,“没错!就是他!”

“哎哎哎!怎么走了?!”不是迎接他们的吗?

赵神医要追上去,结果被逸郡王给拦下了,他眼珠子一转,笑道,“别轻举妄动,看我的。”

赵神医一脸狐疑的看着他,总觉得这货要闹幺蛾子了。

一路上,他只要一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就心惊胆颤。

只见逸郡王一摸袖子,也不知道拿了什么,往眼睛上一抹,眼眶就红的厉害了。

他对自己狠就算了,还不忘拉上他。

眼睛好辣,好像眼睛一眨,眼泪就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以嫡为贵>> | <<嫁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