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华似瑾-番外之儿女
更新时间:2015-12-29  作者: 寻找失落的爱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容华似瑾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容华似瑾 
正文如下:

我似乎只是刚刚昏睡,然后又醒了。然后我感觉自己摔倒了,和小时候,还很小的时候被哥哥丢在水里学游泳一样,有一种被摔到了水里,然后被水面狠狠撞了一下的错觉。

我好像沉入了水里,可是我的身子依然极其沉重,或者说我还不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只有一些若有若无的触觉,知道自己身边的是水。眼皮还未睁开吧,眼前一片黑暗,我张了张嘴,发出了吐出水泡的,咕噜噜的声音,我好似不自觉地晃了下脑袋,咕噜噜的声音更清晰了。于是我怀疑,自己难道和科幻电源里面的主角一样,被泡在营养液里面了?于是我努力让自己吞咽了一下,却没有尝出味道。

我还是睁不开眼睛,心中不由有些发慌,可是耳朵却似乎很灵敏,很清晰地听到了水声咕噜噜地响动,但愿这不是眼睛要瞎然后耳朵开始变得灵敏的节奏。我这样想,然后又想:会是谁救了我呢?

在我如此思想的同时,便似在同一时间,四周同时响起了无数念诵之声,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粗豪之辈,有纤弱之徒,而这无数道声音,全部陡然灌入了我愈发灵敏的耳朵里!在里面来回往复,毫无中断颓让之意。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童稚如此说。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老人如此说。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年青人如此说。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女子,似我的仙子的声音,如此说。

我耳膜都被震痛了,不由得张开嘴想要呼号,却只是带出了更多的咕噜噜的水泡,然后我感觉到自己似乎睁开了眼睛,可是却依然没有光明,我不由更加心慌意乱,手脚也乱动了起来,却只是翻起了更多的水泡声。

“遇怒不要恼,遇难莫急躁。”老人如此说。

“无念方能静,静中气自平。”女子如此说。

不是我仙子的声音,虽然很像,可是听到这个声音,我依然无由地沉静下来。

一旦沉静下来,我发觉自己很自然地悬浮着,却一定没有窒息的感觉,很奇怪,很神奇——我在哪?我死了吗?我这样想。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所有人又一起念道。

这都什么啊,我是掉到一群宗教疯子中间了?我在心中这样默默吐槽。

“不可说不可说,说即是错。”童稚如此说。

“你们很啰嗦,人家都以为我们是宗教疯子了。”换了一个更似我仙子的声音说。

“不是我的问题。”又有无数声音异口同声地说,“此善男子,莫惊慌。汝虽身死,已无求,魂坠弱水,但无殇。汝求天地,求垂怜,今得意识,赐福禄。汝当详白。”

作为一个高中毕业就踏入社会挣命的孩子,我表示我不懂文言文跟不上节奏啊怎么办?

“那我们说人话。你丫死翘翘了,但是生平良善,魂识还算坚韧,泡到了弱水之中居然还能咕噜噜冒泡刷存在感。我们只有秉持神仙以人为本普度众生的岗位职责和工作原则,给你一次机会,你都有啥要求,仔细陈白上来?”

尼玛,这种事真能给我遇上?作为一个依然深信无神论的孩子,其实我更愿意相信自己是穿越到了有高超的医疗技术和读心技巧的未来,而且话说这么不严肃认真,你们真的神仙?

“凡夫尚有众生相,神仙亦有多面,我们是多人,我也是一人,我们有多杂念,我也可清心。佛说:无我相,无他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我沉默了,给了自己一点时间,试着接受身死的现状,以及感受了一下浸泡着自己的,也许很可怕的弱水,的确没感受到哪里不舒服。眼瞎了算不算?

在我沉默这一会,周围的神仙或者是未来人类又开始嗡嗡地念着所有相,没有管我。

那就相信这些念佛的是神仙?即便不是神仙,让人戏耍一次又如何,又不是第一次。

于是我在心中默念,我要再来一次人生,可以吗?

“汝肉身已坏,我等赐汝重生之福。重生者,如斯。”

我又等了会,神仙们突然沉默了,没下文。我正奇怪,眼前突然有了光华,是星星点点的简单特效,让我不由得在内心吐槽,这特效五毛钱做的吧?可是效果还是不错的,特效一过,我眼前一亮,四下一看,看得出是比较简陋的军营,还感觉得到冷风在营帐的缝隙之间吹入,然后盘旋账内,又逐渐从缝隙之间呼啸而去。再一看身上,铁甲铮铮,寒光照人,一副身躯动作之间都能感觉到它蕴藏的强大力量。我惊喜地拔出了腰间的佩剑照了照脸,哎呀我去,这姿容,这风范,这浪里个浪的笑容,甩了标准帅哥八条街啊,起码是八岁萝莉到八十岁老妪之间通杀的标准了吧?正思想,一抹亮色拨开营帐的布帘走了进来,一张倾国倾城不足以形容的小脸看见了我,这位古典美女的眼中顿时常含泪水,呼一下丢了手中的食盘,呼了一声“大王”就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体贴地扬起了手中青剑的同时,感觉两团软肉隔着铁甲对我的心肺进行了一次隔山打牛,震得我那是气血沸腾金鸡起立,我意气风发,呼哈一声,若钟鼓鸣响,我举剑向天,豪气干云,念白道:“力拔山河兮气盖世,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咦!不对!这好像有点坑啊!我现在是在垓下还是怎的?

天空传来一阵杂乱的说话:“抱歉抱歉,最近我们这一片儿的神仙也联网了,奔向了国际化、星系化和跨域化,一不小心也看多了点段子,玩脱了哈,再来再来。”

没有给我吐槽的机会,又是一次五毛钱特效的闪烁。我睁眼,发现自己躺下了,身上有一只八爪鱼盘抓着我,哦不对是一个美女,肉兮兮的有点沉,可是那身材是真好啊皮肤那叫一个白里透红与众不同,白雪雪滑溜溜肥嘟嘟就是她的真实写照。我动了一动,果然自己也是裸着的,于是我又可耻地金鸡起立了。“连续两次”起立,我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于是我下意识地扬起手在旁边摸了个酒杯,往旁边的酒池舀了一舀,哗啦一声水响,身上的美人动了一下,扬起了一张雪白的没有血色却依然不失惊人姿色的脸看了看我,唇边一丝血迹尤为惊艳,关键是她胸口插着一柄刀!一把深深没入的刀!我顿时都吓软了!

美女对我勉力一笑说:“大王,妲己生生世世追随大王,但今世,便要先去了。大王下辈子,还愿为我点烽火否?”

吧唧一声,美女头一歪气一断,挂在了我的胸口,一双眼睛还微微眯着看我,同时我耳边突然响起了冲杀声,是“杀纣王灭妖姬”,于是我顿时连腿都软了。

天空一声巨响,神仙再次登场:“抱歉抱歉,装了重生软件的这部电脑还用的叉皮系统,您懂得,总是会有点小问题,这次我们技术员亲自手操,还您美好人生。”

尼玛!还美好人生!我能完好就不错了!再来一次如果痿了谁负责?

“你必须对我负责!”我因为吐槽了一句没有注意五毛特效过去了,再看的时候,眼前多了一个萌萌哒圆脸小萝莉,小萝莉说完一句很萌萌哒的话,也不管我有没有跟上节奏,张开一口小虎牙就萌萌哒往我爪子上啃,实在不算痛而且小萝莉实在是美人坯子萌萌哒,我皮糙肉厚脸皮粗,心中只会思考萝莉养成萌萌哒!嗯……我的皮毛真厚,好在毛发够软伤不到小萝莉的嘴巴,不然岂不是暴殄天物?这时旁边一声温和醇软的女子出声道:“尕妹,小喵是你一生的朋友,你要对它好点哦。”

我回头,对贤淑地在阳光下洗晒被褥的女主人喵喵一叫,她是我下一个征服的目标。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我举起自己的爪子看上面的肉球,陷入了有些跟不上节奏的沉思——一只母喵都没有看见,我的喵生还有前途吗?

等等,这好像不是重点?

天空再次巨响,是咳嗽声:“您的灵魂的坚韧程度和思想觉悟实非凡俗,已经惊动了我们的领导,下面是领导讲话,大家鼓掌欢迎!”

掌声响起来,而我则再次被“丢”入了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自己冒泡泡和神仙们鼓掌的弱水之中,一阵没有办法的糟心,这是什么样的办事机构啊,有没有一点点的职业素养啊?话说你们有空鼓掌的话,为什么不把我捞出去再说啊?这很烦的耶!

“你好,我是神仙办驻地球东方系佛教分办的负责人,您有任何想法,都可以对我仔细陈白。”一个女声说了一个我不明觉厉的名词,看来神仙也是茫茫多竞争大的职业啊,神仙依旧如此俗世碌碌,刚才他们说的什么“凡所有相是多人也是一人”什么的,果然是屁话吗?

“非也,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被折腾了几下,我已经九成相信自己是遇到神仙了,心中有些激动。突然我若有所思,心中发问:为什么是佛?我没有信过佛,倒多读道学,为什么是佛?

“佛本是道。”女声好像硬性地植入了一波广告,“心向善者,具大能者,既为神仙,无论佛道,无论东西,无论信仰。”然后她又公事公办地补了一句,“而且汝具佛性慧根,当分属我分办管辖。”

佛性慧根这种东西居然还能落到我一个俗人身上,佛是打盹了吗?

“佛成道时说: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然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我是想知道,为什么是我?不要拿大道理糊弄我,我高中分科时选的可是政治!现在我接受有神论已经很辛苦了,不要再满嘴的道理让我心烦!

女声沉默了一会,然后说:“汝有大福缘,魂中有菩萨智,身前有菩萨护,顶上有菩萨守。菩萨启汝灵智,得大善缘,已证菩提。”

我感觉自己的心突然猛地一跳,若有所悟,于是心中突然感动,然后安宁。于是我心中思念,问:那菩萨证菩提前,对我可有安排?

“有。”女声说了一句,“乃大悲大苦大恶之路,汝可愿随行?”

随行吗?我心中空灵,只是思念。于是四周再次同时响起了无数念诵之声:“善哉善哉,大悲大苦大恶,大喜大乐大善,然也!”

我感觉到自己眼角又再次慢慢溢出了液体,我最后问:“她还是菩萨吗?”

神仙们异口同声念道:“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我嘴角一翘,笑了,知道自己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于是我再次莫名感动,心中默念:我愿随行。

身体的触觉正在慢慢回来,他们最后一次,异口同声地念诵着佛。

“当年世尊诞世,见风则长,迈步行走,连走七步,一步一莲花。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佛祖又以莲花为台,端坐莲花台,藏身世界海,莲花台边三千叶,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是为三千大千世茶……

“世尊所言,唯我独尊,此我乃众生之大我。众生皆有佛性,一旦觉悟,便摆脱了各种贪欲,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迷惑你,天上地下没有什么能够控制你。此之谓唯我独尊,正如所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善男子!善女人!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

“有点恶作剧了吧?稍微帮点忙?”我依稀好像还听到一个女声说了一句,然后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本站推荐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