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谋-681:前世因,今生果
更新时间:2016-04-04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锦谋 | 总小悟 | 总小悟 | 锦谋 
正文如下:
快捷翻页→键

热门、、、、、、、、、

屋外不知何时落起了小雨,雨水打在窗台外树木的叶子上,出细碎的声音。`

他贴在她的耳边,说了许多话。

她听着,却已是痴了。

这个人,怎么可以说的这么好听……

她像是落入了网中的蝶,心甘情愿地不再挣扎。

只是,他却不再有其他的动作,只是一直抱着她,像是捧着最罕见的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却又用尽全力。

炙热的他,让她有些睁不开眼。

晏锦颤抖的厉害,那种莫名的空虚,像是无论如何也填满不了似的。

她缓缓地睁开眼,声音沙哑又慵懒,“泽川……”

沈砚山看着她,伸出食指放在她的唇上,眼里带了几分坚定,“不行,现在,还不行。”

晏锦眼眶微红,轻咬下唇。

“你要记得……”沈砚山吻了吻她有些湿润的眼,低声,“我想给你的,是所有的,是完整的!”

不是最完美的,不行。

不是最完整的,不行。

他骨子里便是一个喜欢完美的人,所以做任何事情,都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让自己满意。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有些事情一定要留在他认为该生的夜里,这样才对得起,晏锦的好。`

她,会是他的妻。

他一直宠着、纵容着怀里的女子,为她做许多,他曾觉得麻烦的事情。

只要她开心,及时再棘手,他都愿意做。

三天没有合眼的他,从未和晏锦提起过自己的疲惫。

晏锦缓缓地闭上了眼,一双纤秀的眉微蹙,她试着缓缓的平复自己的情绪,只是呼吸依旧急促,像是怎么也控制不住似的。

她有些不甘心的瞪眼,想要说她不在乎。

只是,这些害臊的话。让她怎么开口?

或许是因为两世为人的原因,晏锦对于这份感情,有无比强烈的执念。前世的她从未如此爱过一个人,所以今生才会如此的依恋。

沈砚山当日埋下她的因。才有了今生两个人再见的果。

她喜欢这个人,不带丝毫的掩饰。

喜欢,便要告诉对方。

只是现在这个情况……

晏锦抓起沈砚山的手腕,然后狠狠的咬了一口。

沈砚山看着她孩子气的动作,只是无奈的笑笑。然后怀里的抚慰她丝的动作,却一下比一下轻柔。

“睡吧!”沈砚山安慰着晏锦,“素素!”

晏锦这几日本就没有歇息好,又加上一直担心他和晏四爷的缘故,饮食也减少了不少。`此时,听了沈砚山的话,她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虽然动作里还带了几分生气,但是身子却情不自禁的朝着他的怀里贴紧。

这一夜,无梦。

隔日。晏锦醒来的时候,现身边的那个人已经离去了,而她的衣衫也不知何时被穿戴好。

她不再睡在狭小的软榻上,而是睡在自己的床上。

若不是身边还有温热的气息,她都快要以为,昨日夜里的一切,不过是她的梦了。

另一边,沈砚山又赶路回了军队之中。

谁都能看得出沈砚山眼下淡淡的青痕,像是极疲惫,又像是不满。更像是被折磨过似的。

他们觉得有些稀罕,第一次见到如此有趣的沈砚山,难免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直到前来迎接沈砚的宋潜再看沈砚山第三次的时候,沈砚山抬头。瞥了回去,“宋潜,我记得你今年也有十七了?”

宋潜被沈砚山的动作吓的顿了顿,也知自己是有点冒失了。

他点了点头,有些迷糊,“回将军话。是!”

“也该成家了!”沈砚山说的不以为然,“只是,我想让香复多陪素素几年,唔……五年,或者十年吧!”

宋潜迷糊的眼神,从错愕慢慢的变成了慌张。

沈砚山向来会猜人心思,宋潜的小心思会被他看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宋潜慌的是,若沈砚山真的要留香复在晏锦身边,按照香复那个性子,必定是欣喜的。

香复在晏锦身边伺候了多年,主仆二人关系极好。

五年……十年……

他年纪大了,香复也大了。

而且,这种感觉,太让他坐立不安了。

宋潜立即走到沈砚山身边,带着几分奉承的语气说,“将军,其实晏小姐身边也不是非香复不可,而且……香复也不能伺候晏小姐一辈子,我前些日子还见过香复的哥哥,他说……让我照顾她,我应了!”

宋潜脑海里有些乱,说话也说的乱七八糟。

他喜欢香复,也不知是何时起。

或许是从她冒失的撞他的时候开始,又或许是其他时候……

既然沈砚山今日都说破了,他也不介意全部都和沈砚山说完。

他擅长领兵打仗,却不擅长说这些儿女情长。

等他结结巴巴说完后,沈砚山却不动声色,抿唇,“十年而已!”

宋潜:“……”

之后,等有人再次用试探的眼神看着沈砚山的时候,宋潜都会瞪回去,等用晚膳的时候,宋潜第一次没在帐篷外守着沈砚山,而是陪着将领们一起用膳。

他一边解释沈砚山这段日子的劳累,一边说着他们不应该如此打量沈砚山。

军有军规。

将领们恍然大悟,之后果然很少有人再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沈砚山。

私下更是有人说,沈砚山是因为大燕朝才会如此劳累,是个贴心的好将军。

这话传到宋潜的耳里时,宋潜差点被茶水呛着喉咙。

宋潜扯了扯嘴角,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过,他的讨好,显然很合沈砚山心意,很快大家的眼光,就被转移了。

因为,这次归来的军队驻扎在大燕朝京城十里外的地方。

这是,大燕朝历年来,军队第一次离皇城如此近距离,是极大的殊荣和肯定。

迎接凯旋归来的,还有满朝的文武百官。

甚至连刚刚登基的纪毓,都带着皇亲贵族在城门上等着这只军队。

无论是军队离皇城的距离,还是纪毓如此郑重其事的迎接沈砚山,都只能证明一个事实。

那么就是,纪毓很信任沈砚山。

甚至,能将性命都压在沈砚山的身上。

纪毓会如此做,是周围的人都没想到的。

史上,那个从龙之臣能有沈砚山这样的待遇?(未完待续。)

ps:昨天晚上家里断网了,今天在公司更上了,希望大家不要以为我断更了!!!

推荐本章到: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燕南归>> | <<侯门福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