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谋-680:情到深时
更新时间:2016-04-03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锦谋 | 总小悟 | 总小悟 | 锦谋 
正文如下:
您的位置:

热门、、、、、、、

一起读小说欢迎您!本站域名的完整拼音17duxs,很好记哦!一起读小说

晏锦的手腕一抖,来不及转身,便有人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她。..

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畔。

他的声音依旧醇厚温软,“我回来迟了,你可有怨我?”

他说的认真,嘴角隐隐含笑。

晏锦怔了怔,喃喃地说,“回来了?”

“恩!”沈砚山见她将自己认了出来,便将捂住她眼眸的手缓缓的放开,映入眼帘的是昏暗的四周,“我回来了!”

本是高兴的事情,晏锦却不知为何,觉得眼角酸涩。

只是,她性子本就倔强,泪水掉下一颗后,便再也不许掉第二颗。

沈砚山沉默,只是缓缓地将她的身子转过来,然后将她的头按到了胸前,“是我错了!”

晏锦没有说话,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水滴,本来到了嘴边的话,也换成了,“你回来就好!”

按照正常行军的速度,沈砚山不该在此时回来,而该在三日后的晌午入京。这个人的身上,还有微露的气息,想必是为了让她安心,特意甩开军队,风尘仆仆赶路回来的。

提前了三日,也有三日没有合过眼了吧?

而且,沈砚山自幼在军队里长大,虽然性子有些古怪,却也一直遵守军队里的规矩。今日,却因为她的担心,第一次犯了军规。

他不说,她却知道。

他一直都这样,做什么,从不喜欢说出来。

然而,这样的他,却比她在话本子上看的任何甜言蜜语,更让人心动。

两个人不知像这样抱了多久,才听见屋外的脚步声,晏锦吓的立即推开沈砚山,往后退了几步站稳了身子。..

屋外的香复见屋内灯光灭了,不禁皱眉,抬起手轻轻地敲门道。“小姐,你歇下了吗?”

晏锦平日里喜欢安静,夜里也只有香复伺候,只是晏锦不喜欢人在屋子里候着。所以香复也很少值夜。

“我……”晏锦借着透过雕花窗棂投进来的月光,看着沈砚山,试着让心虚平静,“我歇下了!”

屋外的香复闻言,踌蹴了一会。便退了下去。

这段日子,晏锦的确是太累了,无论是身子还是心神!她既然睡下,香复也不好打扰。

很快,脚步声便再次消失。

月光下,他们两个人微弱的影子慢慢的重叠在了一起,彼此拥抱,像是永远都不会分开了一般。

晏锦动情,踮起脚尖轻轻的用唇触碰了下沈砚山。

像是要感受这个人存在似的,更像是要倾诉自己的爱慕。她的动作直接,不带丝毫掩饰。

沈砚山的唇依旧冰冷。

晏锦感受到了自己熟悉的气息,然后舔了舔,想要退后,却被心有灵犀的沈砚山抓住双臂环在了自己的肩上,他的动作轻柔,像是品味上好的茶水一般,耐心的等她启唇,动作温柔似水。

本来浅淡的一个吻,逐渐的加深。

他不动声色的引/诱她跟随自己的步伐。一步又一步,更像是在品尝美味佳肴似的,细细的在她唇齿深处留恋。

一下又一下。

他身上那件月白色的长袍,暗扣也不知是在何时缓缓地被解开。而肩膀上那柔弱无骨的双手,更是十指紧紧的掐着他,修的圆润的指甲,也陷了进去。

晏锦想要躲,却又知道自己不该躲。

那种情绪,就像汹涌的潮水拍打着岸边。带着极致到窒息的美,一点点将她吞噬了进去。

她身上绵软的白衫落在了软榻下,里衣也被扯的七零八落,他的唇明明依旧带着冰冷的气息,却将她烫酥麻。

此时的她,像是一道最美味的点心,在接受他的品尝。

她的脑海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告诉她,不该这样了,要停下。

可是,情到深处,又怎么停的下来?

她像是失去了理智似的紧紧的抓住沈砚山,她怕闭上眼睛,自己还在那个冰冷的宴席上,周围是欢声笑语,而她是个抛弃的丧家犬,只能无能为力的站着。她怕……更怕,失去眼前的这个人。

她爱他,像是刻在骨子上一般。

大概,他对她而言,像是一朵醇香的墨罂粟,明明知道现在不该去触碰,却依旧克制不住自己的动作,疯狂的像要豁出去。

喜欢,就要抓住。

她不想再尝试失去的滋味。

她累的很!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紧紧的搂住他,感受他的追逐。

晏锦的里衣从她的肩膀滑落时,她像是一条被丢在河边上的鱼,不甘心的动了动,带着哭泣的声音,“泽川……”

下一刻,她的手却像是藤蔓一般,绕住了他脖颈。

沈砚山闻言,落在她身上的手,却没有停下来,从肩蔓延到纤细的腰肢,而向来冷静的他,此时却呼吸急促,连沉重的身子,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想要她,想要她,一刻也不能迟缓。

两个人紧密的贴在一起,身子之间没有半点缝隙。她身上的衣衫已经松垮下来,仅仅是里衣还遮挡住一些春/光。

半遮半掩的她,却更显得身姿曼妙丰盈。

“泽川……”晏锦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声音却依旧沙哑。

这样的她,让他快要疯了,完全没有神智。

沈砚山的指尖在晏锦的腰肢停下,再也没有往下,只是这么紧紧的覆盖在肌肤上。

肌肤触碰的感觉,像是滚烫的热火,将他们的燃烧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沈砚山的手缓缓地从晏锦的腰上撤离。

晏锦有些迷茫的借着月色看了看身上的沈砚山,她长长的睫毛上,还凝结着细小的汗珠,随着他缓缓的呼气,有些失神。

不知为何,她觉得有些空虚。

像是失去了什么不该失去的东西一样。

晏锦的理智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了,此时的她也试着慢慢的将理智找回,然后不经意间,舔了舔被这个人亲吻的有些鲜红的唇。

她刚做完这个动作,便见沈砚山俯低了身子,双手捧着她的面颊,鼻翼贴在一起,喃喃地说,“我……忍不住了!”

忍不住了?

那就不要忍了。

晏锦闭上眼,微微抬高身子,张开了口,轻轻的咬住了沈砚山的唇。(未完待续。)

ps:失恋的人还要写这些,也是悲催的很!更晚了,因为写的很悲催的我,大概,很纠结!

一起读小说

别人都在看什么...

/明珠还/雪色水晶/树静风芷/永恒之火/焱火焰/贪睡de猫/奥丁信使/油爆香菇/紫琼儿/总小悟/素衣音尘/唐如酒/无风柳絮/芬果子本尊/凤今/水云行/蜀椒/五月紫丁香/明道真人/宝贝鹿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燕南归>> | <<侯门福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