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谋-676:无助
更新时间:2016-03-08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锦谋 | 总小悟 | 总小悟 | 锦谋 
正文如下:

晏这个姓氏并不多见,尤其是在将军一职的,除了他的义父晏季晟便再也无第二人。&&.u8xs`

晏安之的心立即又悬了起来,“怎么……”

他话还未说完,便看着帐篷外,有人搀扶着伤兵往后撤退。

其中有三个人抬着浑身血淋淋的人,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而被抬着的人,他再也熟悉不过。

那是他的义父。

本来崭新的盔甲,此时变的有些残缺,血液将盔甲染的鲜红。凝结在盔甲上的血液,也不知到底是晏季晟的,还是他人的。

战场上有多凶险,晏安之这段日子,算是看的清清楚楚了。可是当自己的义父受伤,躺在他面前的时候,晏安之的心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碾碎了一般。

“义父,义父!”晏安之再也顾不得一切和军中的规矩,立即冲上去,“义父!”

抬着晏季晟的人,此时也是受了伤,却硬是将晏安之推开一些,“公子,你别过来,退后些!”

人员本就不足,伤员要一拨又一拨的送回来,晏安之此时挡住的路,会浪费他们的时间。

军医从帐篷里冲出来,一个个忙碌了起来,其中不乏有些年迈的老人,脚步又急又匆忙,丝毫也看不出,他们已经苍老。.u8xs`

周围的人忙碌极了,唯独晏安之退后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来来往往的样子,却丝毫没有力气帮上什么忙。

他不懂这些。

手足无措,约摸就是这个滋味。

此时,有人见晏安之站立了许久,才走上前安慰,“公子,这里太乱了,你进帐篷歇息吧!”

晏安之没有说话,只是问了一句,“晏将军的身体怎么样了?”

“这……”来安慰晏安之的人。其实也并不清楚晏季晟的身体状况。在他们的眼里,其实受伤的人都是一样的,能救的一定拼劲全力。可若是真的没办法了,纵使是帝王。他们也是无能为力的。

晏安之闻言,冷冷的抽了一口气。

他误会了这个人的话语……

他以为,他的义父出了事情。

其实从前的他,对于义父多少有些怨言,可是当一切都真相大白后。他又不觉得自己父母的事情,和义父有太大的关系。

此时,晏安之转身回了帐篷,当所有人都以为晏安之不会再出来的时候,却在下一刻看见晏安之穿上了盔甲,手里拿着晏季晟经常拿的长剑走了出来。

很快,便有人来阻拦晏安之,“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连方才陪着晏安之说话的岳副将都匆匆的跑了过来,“公子。&&.u8xs`你要去哪里!”

“我要上战场杀敌!”晏安之皱眉,“你们不用拦我!”

岳副将挥了挥手,让身边的人退下后,又道,“公子,你这战场啊,你以为是儿戏呢!”

不管晏安之是否懂武艺,此时的晏安之是不适合上战场的。

晏安之的身子本就有些残缺,那双不轻便的腿,上了战场。说透彻一些,也不过是个累赘。

而且,晏安之现在的情绪显然很不稳定,这样去。也不过是送死。

岳副将很明白这点,所以有些气急,“你这样去战场上,便是送死!这场战役已经牺牲了很多人了,不缺你一个!”

岳副将的话,让晏安之眼眶都红了起来。

刚来边疆的时候。晏安之曾陪在晏季晟身边,看着眼前的军队布阵愁眉不展。在一边的晏季晟也不打扰晏安之,而是轻轻的抚摸长剑,等了许久后,才等到晏安之疑惑的眼神。

晏安之看着晏季晟手里的长剑,半响后才说,“义父,你手里的,是一把好剑!”

“是啊!”晏季晟喃喃地说,“这把剑是兵部的尚书大人亲自送给我的,是皇上的恩赐!”

这是许多人想要得到的东西,这是军人最大的荣耀。

然而晏季晟说这些话的时候,眼角似有泪光闪过,“皇上说,奖赏我跟着世子平定边疆多年。可是……这份奖励,本不该属于我一个人!”

晏安之看着晏季晟的样子,安慰,“义父!你别伤心!”

“再好的剑……”晏季晟将手里的长剑抬起,笑的很苦涩,“也换不回我兄弟们的性命啊!”

晏安之闻言,却再也说不出任何一个字了。

在晏季晟的心里,没有什么比他带领的士兵的性命更重要的事情了。晏季晟之所以服沈砚山,无非是因为沈砚山是个好将军,无论大小战役,沈砚山永远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

沈砚山用实际的行动,在告诉周围的人,任何人的性命,在战场上都是可贵的。

晏季晟服这样的沈砚山。

只是,在战场的战况瞬息万变,不是靠着勇气和信念就能完胜的,晏季晟纵使身手再好,也没有多少头脑。

今日,晏季晟跟在沈砚山身边,因为精绝的抵抗,在沈砚山的掩护下,退了回来。

对于精绝而言,这是一场关系到国家未来的战役,所以他们的抵抗比从前激烈了不少,纵使沈砚山帮晏季晟掩护,晏季晟身上的伤,却依旧很重。

而沈砚山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再厉害的身手,也抵抗不住,人数的压制。

沈砚山只是吩咐人将晏季晟送回来,而他自己却咬着牙,继续在战场上厮杀。

他是将军,是大燕朝这些士兵的指明灯,若是他都退下了,那么士气会大减。

沈砚山的伤势,其实也不乐观。

在京城里的伤还未痊愈,如今又在战场上有太大的动作,旧伤撕裂,又添新伤。

纵使这样,沈砚山也从未抱怨过半句,似乎这些都是他应该承受的。

晏安之想明白了,又在听了岳副将的解释后,不甘心地说,“我想帮帮他们!”

“世子猜到公子想这样做!”岳副将赶紧将晏安之又拉回帐篷里,“所以世子方才派人来告诉属下,说有事拜托公子。世子说,精绝的水源在一百里外,只是这水源很难找。若是没了水源,精绝就再也不能多抵抗了!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此时双方交战,自然没有人再去注意水源那边的动静。

而没了水源的精绝,便是沙漠上最无助的存在。

只是这个水源,却不是那么好找的。

晏安之闻言,惊讶沈砚山给他的信任,而同时,他又想好好的完成,沈砚山给他的任务。(未完待续。)

ps:猫猫已经痊愈了,伤口也愈合了,医生说等肚子上的毛长出来,就好了!经历了这么多天,终于算是好了!谢谢亲们还在等待,至于新书,额,不出意外在月中就会布。为了表示歉意,番外我会多更几个的,大家有想看的番外都告诉我吧!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燕南归>> | <<侯门福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