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谋-673:但求死同穴
更新时间:2016-02-18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锦谋 | 总小悟 | 总小悟 | 锦谋 
正文如下:

她认识他这么多年,见他流泪的次数,屈指可数。

当年,连军医为他拔箭的时候,他都未曾皱眉,如今却因为她,落了泪。

陆小楼声音有些沙哑,“我们都老了!”

老了,可不就得经历生老病死。

帝王将相,纵使身前位子站的再高,也不得不经历这些。

这是谁都逃不开的宿命。

“从前,我不能陪着你!”陆小楼也落了泪,却依旧笑着,“往后,让我任性,陪着你,好不好?”

沈承修泣不成声,却摇头。

她的成全,才有了今日的沈家。

他不是铁石心肠,更不认为陆小楼该如此成全他。

他更不想因为自己的私心,让陆小楼再也不能再人世上了。她本该有更好的,何必陪着他这个垂暮的人,不能再享受这世上的一切。

陆小楼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笑了笑,“不求生同裘,但求死同穴!”

他握住陆小楼的手,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谁的人生,能随意任性呢?

他不能,陆小楼也不能!

陆小楼怕他直接拒绝自己,便转移了话题,又道,“子瞻,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吗?”

“记得!”沈承修闻言,眉眼里全是笑,“那会你在亭子里写字,真好看!”

陆小楼只是反握住沈承修的手,和他同榻而眠。“不是!”

“不是?”沈承修有些惊讶,挑眉,“明明是……”

陆小楼笑眯了眼,喃喃地将心事说出来,“我一直都没告诉你,其实那一日我在路上,便看见了你。只是那会你站的远,又在同身边的人讲话,所以没有看见我!”

感情,其实来的微妙。

陆小楼第一次看见沈承修的时候。便觉得哪个人很好。那种感觉道不明也讲不清。如今想来,或许是他们都有着淡薄的血缘关系。

陆小楼苦笑,却又怕身边的沈承修察觉自己的神情,同他说起了往事。

她说。他们第一次说话时。彼此的笨拙……

她说。他们第一次相约,彼此的尴尬……

他第一次赠她的东西,和她第一次给他做膳食。

那些往事过去了很多年。此时因为他们的谈起,这些记忆又鲜活的起来。直到最后,沈承修再也没有说话。

陆小楼伸出手,握住身边逐渐冰凉的手,笑着流泪看着帐子,“子瞻,他们问我,可曾后悔过!我啊,从未后悔过,我是父亲的女儿,更没有后悔过,遇见你!”

“若有来世,也让我遇见你,好不好?”

这一夜过的十分漫长。

重大夫几次想要进屋探望,却听见屋内有细微的动静,而止住了脚步。

因为沈苍苍有身孕,晏锦安抚了沈苍苍一会,便让表哥将沈苍苍送回了虞家。

等晏锦觉得不对劲的时候,推门进去却发现床榻上的两个人已经没了气息。

他们不知道是谁先离世,谁又陪着那个人离去。

沈三爷闻讯赶来后,只看了一眼,当场便晕阙了过去。

定国公的死,对他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在这个世上,他只有这么一个嫡亲哥哥了,而其他的兄弟,要么早夭,要么战死在战场上,往后,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会纵容他,在他生气的时候,还笑嘻嘻的赔礼道歉。

定国公的死讯传出去后,刚继承大统的纪毓就亲自到了沈家。

此时,沈砚山不在府内,而沈远岱又是个不懂事的。

定国公去世后,沈远岱就像被人抽了魂似的,在看见晏锦的时候,哇哇大哭。

而晏锦虽然和沈砚山有婚约,毕竟还未进门,有些事情不能插手。

眼看偌大的沈家,此时竟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处理后事。

过了一会,沈苍苍赶来。

她哭的眼睛都肿了,跟纪毓说要自己来处理后事。

虽然,沈苍苍的身份地位在哪里,可是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沈家的姑奶奶怎么能来处理沈家的事情。

纪毓心疼沈苍苍,又担心她现在出了岔子,最后干脆让晏锦来做决定。

晏锦想了想,才对纪毓说,“皇上,不如让三爷表面上来处理后事!”

至于暗中,便交给她了。

毕竟沈三爷的身子,实在不宜多操劳。

纪毓连连点头,却又听晏锦说,如今国内战事还没彻底的平复,这丧事也不宜大办。

纪毓觉得这样委屈了沈家,但是想着现在沈家如今的样子,的确不宜大办。不然,晏锦和沈三爷,真的累岔气。

至于往后,他也会弥补沈家。

事情决定下来后,定国公的丧事便开始操办。

晏锦陪着沈苍苍守在陵前,听着沈苍苍哭着说,“我从前认为父母负了我,又有了腿伤,见谁我都会呵斥他们!唯有大伯父不嫌弃我的脾气怪,他说这样好,精神气足,像沈家的姑娘。”

“后来,他带重大夫来府内,我还给他脸色,认为他多管闲事,我的腿伤连宫里的御医都说废了,一个乡下郎中,哪里能医治好!”沈苍苍的眼泪滴落在手中的冥帛上,“那会他也不在乎,说让我试试,还给我说好话!后来,他跟我说,他没有女儿,我就像他的亲女儿一样!”

沈苍苍哭的厉害,声音都沙哑了,“我以前为什么那么不懂事,总是惹的他伤心难过。”

她这一哭,在一边的虞方更是担心不已。

沈苍苍本就胎像不稳,如今又忧伤过度,怕是会影响腹中的孩子。

他担心,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如沈苍苍所言,定国公对沈苍苍的确像是亲生父亲,连带沈砚山对沈苍苍,也多有照拂。

如今定国公去世,沈苍苍又怎么能不伤心!

晏锦见自己表哥急的脸都发白了,便劝道,“苍苍你别哭了,你若这样难受,定国公在天上,也会担心你的!让他安安心心的走吧,还有件事情,我要和你商议!”

如今沈三爷病着,沈远岱又悲伤的饭都吃不下。

能和晏锦商议事情的,只有沈苍苍了。

沈苍苍向来听晏锦的话,知道晏锦有事找她商议,便也不继续胡来。她用力的将眼泪擦掉,又平复了心绪,“素素,你要和我说什么事?”

“你堂哥走之前,和我说……”晏锦顿了顿,想了想手里的图纸,“说定国公的遗愿,死后不想进沈家的墓地,而是想去别的地方……”

沈苍苍闻言,目瞪口呆。

(PS:首先说句对不起,一直没更的原因,第一是因为过年忙,第二也是因为身体的原因。第三,也是怎么写都不满意。第四,是因为过年的时候,发现自己熬夜太多,老的很快!被周围的人嫌弃了,所以最近在调整作息。弄到一起,就拖到了现在。对不起亲们,没脸求你们谅解,只能说对不起)(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燕南归>> | <<侯门福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