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七十九章 贱名
更新时间:2015-10-27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李良这回带了不少信来,足足十几封。(最稳定)

单武安侯府就有封了,沈安溪给她写了两份,老夫人写了一份,还有侯爷和二夫人,沈安北和周婉儿,还有沈安闵,以及定了亲还未过门的弋阳郡主,就连沈安淮都给她写了。

事情说了一堆,有闲话家常,也有京都发生了什么事,热闹的有,悲伤的也有。

无一例外的都是抱怨她人已经平安了,为什么不回京,虽然安容是女儿身,可在军营重地,就叫人不放心啊。

尤其是扬儿,出生都好几个月了,他们都没看过一眼,这像话么?

沈安溪的抱怨最重,她给扬儿准备的见面礼都快蒙尘了,她又实在不好意思叫李良帮着带来,要是他娶了芍药,她估计就理直气壮的求他帮忙了。

她还在信中提到周婉儿,安容才知道周婉儿有了身孕,快三个月了。

沈安溪给安容写五页信,到最后一页,才提到冯风,乍一看,安容还没想起来冯风是谁,看了两行,安容才想起来,这不是沈安溪的未婚夫么。

在信中,沈安溪给他取了绰号就冯混蛋,说他走了狗屎运,跟着三老爷在蕲州当差,有一回办事,居然让他救了三老爷的顶头上司的夫人,正巧那顶头上司两年前死了儿子,倒是有两个女,都出嫁了,就留下一个小孙女,不但是庶出,还身体孱弱,和她小时候差不多,她爹可怜她,把她的药方抄了一份送给那大人,让他找大夫看能不能用,三老爷和他顶头上司关系极好,称兄道弟,更好玩的在后面,冯风虽然跟着三老爷后面。但是没人知道他是三老爷的未来女婿,只知道三老爷很赏识他。

那位大人看中冯风,知道冯风家中无人,就想着他能娶了他那寡居的媳妇。入赘到他家,给他当儿子。

那位大人是跟三老爷提的,三老爷当时就笑了,“你来晚了,他早有婚约在身。”

那位大人当时就惊诧了。从未听过这事,到这时候,三老爷才笑道,“小女与他有婚约。”

那位大人这才恍然,难怪三老爷对他教导再三,原来是在教女婿啊,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以武安侯府的权势地位,居然把嫡女许给冯风,那入赘的事便做了罢。但还是认了冯风为义子。

也就说,现在冯风成了三老爷顶头上司的义子了,冯风家境贫苦,紧靠那点俸禄就想娶沈安溪,还真的很难。

这不一认了义父,好了,聘礼什么的有岳父帮他,不过冯风改了那位大人的姓,如今叫赵风了……

安容囧,她有幸认识两个叫赵风的。

那位赵大人怕三老爷膈应。毕竟他提过让冯风娶了他媳妇入赘他家,便把嫁进门,未有所出的媳妇认作干女儿,准备了一份丰厚的陪嫁。当成女儿给嫁了,沈安溪还送了一份添妆去。

现在赵家天天忽悠三老爷,让他早些让沈安溪出嫁,蕲州不远,他这个做爹的又在蕲州,想看女儿那还不是一盏茶的功夫。总比天天想着好。

沈安溪很无奈,她爹好像被说服了。

看到这里,安容就知道,沈安溪的婚期快了,安容真心的替她高兴。

原本沈安溪是低嫁又低嫁,以武安侯府如今在京都的权势地位,沈安溪完全可以嫁进公侯之家了,要是换成寻常人,指不定都萌生退亲的念头,三老爷和三太太只希望沈安溪过的平顺无忧,可以护她一辈子。

如今一来,冯风虽然是赵家义子,可赵家膝下无人,会被冯风当成亲儿子,沈安溪出嫁,就是赵家媳妇。

赵大人和三老爷关系好,又有武安侯府撑腰,赵家待沈安溪会很好。

看完了沈安溪的,安容就看了弋阳郡主的。

弋阳郡主的信不比沈安溪的薄,上面别的事没说,就说了两件。

第一,她大哥要娶媳妇了。

她告诉安容,是谢谢她,谢的有些莫名其妙。

往后看才知道,事情和她虽然关系不大,但也不是没有。

那一次,在怀州,苏君泽为了救她受了伤,没法送瑞亲王回京,萧迁又有事,最后还是瑞亲王世子送的。

就在半道上,瑞亲王世子被他爹给坑了。

他们一路骑马回京,路过一镇子上时,有比武打擂的,打擂台的是个姑娘,模样俊俏,性子洒脱。

他们就停下来,多看了两眼,那姑娘武功不错,上去十来个男子,都被她踹了下来。

那姑娘的老爹就惋惜,“怎么就没一个武功高的呢,堂堂男儿,怎么能弱成这样?”

瑞亲王一听,当时就皱眉了,对瑞亲王世子道,“你去。”

父王发话了,瑞亲王世子能不听么?

这不踩着马背,就跃上了比试台,和那姑娘交上了手。

以瑞亲王世子的武功,制服那姑娘还不是手到擒来?

然后,出问题了。

那老爹一见莫翌尘就两眼放光,上口就来了一句贤婿,直接把莫翌尘给喊懵了。

到这时,瑞亲王世子才知道那姑娘是比武招亲……

瑞亲王世子脸腾地一红,回头看着瑞亲王。

瑞亲王囧了,他不是故意坑儿子的,他压根就不知道这事啊。

好吧,那对父女没挂幌子说比武招亲,可他们父女在镇子上住了六天了,镇子上谁不知道这是摆擂台招亲啊,挂不挂的没必要。

既然比武赢了那姑娘,依照规矩,就得娶她。

莫翌尘当时没差点疯了。

瑞亲王嘴角一抽一抽的,看着下面一堆起哄的,就道,“要不就娶了?”

瑞亲王赶着回京,就偷了这么一小会儿的闲,就给儿子闯了祸,可他们父子总不至于欺负人家父女,这不,瑞亲王就把他们父女两个一并带回京都了。

弋阳郡主在信中道,“我未来大嫂走南闯北。性子豪放的吓人,尤其是酒量,直接把我大哥给喝趴下了,母妃起先对她有些意见。因为她不识字,堂堂瑞亲王世子妃,大字不识,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估计都能笑掉一箩筐的大牙。她努力在学了,不过几个月过去,那字还是跟狗爬的似地,我不是贬低她,是真的啊,信的最后一页,我让她写了个字,你瞅瞅吧,不过现在母妃喜欢她了,上次。我和母妃带她去大昭寺上香,有蛇游窜,差点咬到母妃,丫鬟眼尖瞧见了,她一把抓了蛇尾,把蛇往地上一砸,直接砸死了过去,好吧,这是丫鬟说的,当时我也在场。我和母妃两个直接吓晕了……。”

安容看着信,还看了一下她未来大嫂的字,安容多看了好几眼,也没看出来那是什么字。

渐渐的往后看。弋阳郡主才道,“本来母妃是打算大哥回来,问问他的意见,给他求娶清和,谁想到出了这事,不过我也不惋惜。我知道大哥不会娶清和的,大哥待清和就跟待我一样,现在清和嫁人了,嫁给了裴少族长,是太后赐婚的,皇上离京许久,也立了太子,后宫安静了,太后身子骨是日渐硬朗,没事做的她,就想着给小辈做媒,她的主意都打到八皇子身上了,要是八皇子订了亲,再往下,就该轮到小扬儿了……。”

安容囧,给扬儿定亲,扬儿将来的小媳妇这会儿应该还没影呢。

“嗯,给你透个信,不是我大哥未来的女儿,就是清和未来的女儿,跑不掉其他了……。”

最后,弋阳郡主还不高兴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不算上我?虽然我还没出嫁,可清和也没怀身孕啊。”

看到这里,扬儿醒了。

安容抱他入怀,点了他的小鼻子道,“要是太后真给扬儿定亲了,咱们就把小媳妇接过来,咱们自己养。”

扬儿扭了头,往安容怀里钻。

安容继续看信,看的是萧国公府的,是大太太写的。

上面言简意赅,但是很惊人,“湛儿生了扬儿,晗月郡主也快生了,纤柔都进门快一年了,肚子还没动静,我问了瑞亲王,他说这一仗,怎么也要打两年,我是等不及了,我选个良辰吉日把纤柔送边关去,给你和晗月搭个伴,你要不忙,就抽点空帮着她调理一二,老夫人想抱重孙子都快想疯了,这事你知道就好,暂时别告诉迁儿……。”

安容,“……。”

这边大太太想孙子,那边连轩在萧迁跟前得瑟,“我和大哥都有儿子了,你得加把劲了,不然以后你儿子打不过我儿子,你别找我算账。”

萧迁那个郁闷,“你教我怎么加把劲?”

连轩重重咳嗽了两声,道,“那是你洞房花烛夜没加把劲,后悔了吧。”

萧迁脸腾的一红,他确实没怎么用力,宁纤柔太疼,他没好意思继续,不然指不定现在早做爹了,比连轩还早!

他无法想象,以后连轩得在他跟前得瑟多久。

而且他说的也对,年纪太小了,回头打架吃亏啊。

他清了清嗓子,问道,“给孩子取名字了吗?”

连轩点头,道,“取了,叫连昊。”

说着,他顿了一顿,道,“方才叫昊儿,我就想到了上官昊,想改个名字,晗月不许,就凑合着用了。”

萧迁失笑,“你要当着上官昊的面叫昊儿,他指不定以为你叫他。”

连轩两眼上翻,道,“对了,卜达说小孩子取贱名,越贱越好养活,扬儿取了没有,你们觉得胖虎和狗蛋哪个好?”

萧迁正喝茶。

闻言,一口茶喷老远。

就是萧湛嘴角也不自主的抽了两下,“你别祸害昊儿。”

给新书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