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七十五章 雪崩
更新时间:2015-10-22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军中有七八个帐篷,一百多名将士忽然抽搐呕心,这可不是小事。言情

安容赶紧放下手里的烤肉,迈步便要去看看。

帐篷里,烧了炭炉,都觉得冷。

外面冰天雪地,一出帐篷,便冻的安容直打寒颤。

鹅毛大的雪花飘着脸上,融化成水,直往脖子里蹿。

海棠赶紧拿了斗篷过来帮安容系上,这才踩着厚厚的积雪往前走。

在军帐前,安容见到了萧湛。

最近两日没有打仗,萧湛没有穿战袍,就穿了两件单衣,在这漫天的雪花中,显得格外的刺眼。

安容原就冷了,一见他穿成这样,就更冷了。

但是萧湛握着安容的手,安容就翻白眼了,就穿两件单衣,手还暖的跟火炉似地,她都快裹成熊了,还冻的发抖,还让不让人好好的过冬了?

萧湛见安容手冻的厉害,拽着她就钻进了帐篷。

进了帐篷,萧湛就松了手。

那些将士们赶紧行礼,“见过将军。”

萧湛点点头,问道,“可查出病因了?”

军医站起来道,“像是中毒,又有些不像。”

萧迁就问道,“怎么这么说?”

军医就道,“帐篷里住了二十个人,有十七人中毒,另外三人和他们同吃同住,却安然无恙,其他帐篷也一样,总有那么一两个没事。”

要是下毒的话,不可能有人幸免。

他们不确定,所以让人去禀告安容,让她过来瞧瞧。

安容走过去,看着那些昏睡在床上的将士们。鼻子皱了一皱,有些想捂鼻子。

她极想问一句,他们这是多久没洗澡了啊,这味道大的,能把人熏晕过去了。

安容看了两个人,萧湛站在一旁,问。“是不是中毒?”

安容点点头。“是中毒。”

萧迁就皱眉了,“难道是东延下的?”

安容摇头,“应该不是。”

萧湛眉头轻皱。望着安容。

安容回头,指着炭火道,“医书上有记载,说炭火燃烧。屋子里要通风,否则会中毒。连日下雪,他们都不曾出去操练,一直待在帐篷里,所以才会中毒。”

军医一听。恍然大悟,“是了,那几个没中毒的。今儿都出去过两趟。”

安容点头,叮嘱道。“在帐篷里烧炭炉,一定要注意通风,这些人中毒还算轻,要是再晚一些发现,可真的要出事的。”

等出了军帐,萧湛就吩咐官兵道,“传令下去,凡是烧炭的帐篷,务必留通风口,这是军令!”

官兵领了吩咐,行礼,转身便要跑去传令。

安容拦下他,在萧湛耳边低语了两句。

萧湛眉头拧了下,又对官兵加了一句,“让那些一两个月没洗澡的,都给我洗澡去!”

那官兵站在那里,脸腾地一红。

虽然安容没有明说,但是官兵不傻啊,这明显是将军夫人的主意啊。

想到他也一个月没洗澡了,就浑身不自在。

在军中,大冬天的,一两个月不洗澡再正常不过了,行军途中,席地而眠,有张床安眠就不错了,哪顾得上干净啊?

官兵领了吩咐,赶紧去禀告了。

萧湛帮安容拍掉斗篷上的雪,道,“外面太冷,你回军帐待着,别冻着了。”

安容点点头,就带着海棠走了。

等萧湛走远了,海棠方才道,“以前没进过将士们住的帐篷,原来脏成那样子,简直跟……。”

猪窝两个字,海棠实在没好意思说出来。

安容轻叹,“行军打仗,不比在家中。”

就是她,这大雪天,也不能天天泡澡,两三天泡一次,她都觉得身上脏,都是灰,那些将士们,一两月不洗澡,安容是绝对忍受不了的。

你就算不洗澡,你好歹也擦拭下吧,以前军中冷,没那个条件,怕擦冷水澡,冻着了。

可现在有炭火了啊,应城十里开外就有煤矿,为了过冬,萧湛有了前世记忆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筹备过冬,煤炭是准备的足足的。

帐篷里熏着炭炉,用铜壶烧些水能是难事?

说到底,是懒散惯了,非得逼着才行。

安容以为萧湛下令了,军中将士就会听。

她不知道,等萧湛巡视一趟军营回到军中大帐,好些将军都在那里等他了。

他们也一两个月没洗澡了,河里的水都结了冰,能洗吗,要是烧水洗澡,十几万大军啊,挨个的洗一遍,都差不多要春暖花开了。

可大将军下了军令,不照做,就是违反军规的事,那是要挨军棍的。

底下的将士一步步向上反映,希望萧湛能收回这个军令。

有将军粗狂,道,“大将军,你也不能太由着将军夫人了,咱们大老爷们不洗澡,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最多咱们见了将军夫人,离的远远地就是了,没必要这么折腾我们吧?要是军中有条件,老陈我就泡热水里,泡上一天一夜,这不是没那个条件么。”

对于安容,这些将军是敬重的,且不说,安容为了军中将士们做了多少努力了,单说身份,她现在是太子妃,将来的皇后,谁敢对她有意见?

萧湛坐下,还未说话,萧迁就道,“人人洗澡,难度是大了些,可是擦个澡还是可行的吧?”

陈将军望着他,萧迁继续道,“我大嫂来军营这么久,就提了这么一个小要求,还不是为了她自己,是为了大家好,身上太脏,容易得病,你们要是不听,闹到她耳朵里,回头我大嫂回京了,这军中的供应可是会差许多。就单说这菜了,不说顿顿清汤寡水,但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隔三差五能有个肉菜,还有那炭火,要是也不供应了……。”

陈将军一听,瞬间焉了。

军中的命脉。掐在将军夫人的手里啊。她要是一怒,可比大将军发怒更加的可怕。

陈将军瞬间一怒,道。“那般兔崽子,懒散惯了,就是懒的,不想洗澡。我这就去揍他们。”

说完,就掀开帐篷走了出去。

其他将军也是义愤填膺的出去了。

等他们一走。萧迁就失笑道,“今儿要不是搬出大嫂来,还真不容易打发他们。”

有将军大笑,“可不是。来来来,方才烤肉才吃了一半,一会儿吃完了。回去洗个热水澡,舒服一下。”

几位将军落座。烤着肉,吃的满嘴是油,然后用袖子一擦。

萧迁见了,嘴角就抽了,难怪大嫂嫌弃他们了,以前不在意,这会儿他也要嫌弃了。

正吃着呢,外面有官兵进来道,“大将军,少奶奶和郡主商议,这连日下雪,大家都待在军帐,也不活动,难免有些想家了,晚上要不办个篝火会,学着异族那样载歌载舞,一来能缓解大家思乡情切,二来能鼓舞士气。”

“这提议甚好!”官兵话音刚落,背后就传来赞赏声。

官兵把路让开,连轩一边进来,一边解身上的披风。

萧迁忙问道,“事情办得如何了?”

连轩大声一笑,“我出马,有办不成的事吗?”

萧迁朝他呲牙,“还不是大哥料事如神,算准了东延会夜袭咱们军营,所以让你去截断他们。”

连轩也不生气,坐下来,把萧迁手里的烤肉拿了,一边啃,一边道,“本世子以一人之力,力战三千精兵,将他们全部斩杀,这等事迹,怎么也要传遍大周吧?”

东延,大帐。

朝倾公主躺在小榻上,她肚皮高耸,显然是怀了身孕。

忽然,她啊的一声叫疼。

在一旁看兵书的元奕,忙过来道,“怎么了?”

朝倾公主摇头,“没事,孩子踹了我一下。”

元奕沿着小榻坐下,伸手摸着朝清公主的肚皮,笑道,“一天要踹你七八回,这要不是个皇子,朕都不信。”

朝倾公主摸着肚子,“母后说,我在她肚子里时,比皇兄还能闹呢。”

元奕知道朝倾公主想生女儿,正要说话,外面有官兵高呼,“皇上,有军情!”

柳公公赶紧出去,没一会儿,就回来了。

一张脸很是苍白,急急忙凑到元奕耳边道,“皇上,出大事了,您派去偷袭大周的三千精兵,遇到了雪崩,全军覆没,只留了十几个活口逃回来……。”

元奕脸上的笑,一点一点僵硬。

他起身便走。

等出了大帐,他一甩龙袍道,“到底怎么回事,今天怎么可能发生雪崩?!”

前世,发生雪崩根本就不是今儿!

逃过一劫的官兵就跪在地上,冰冷的雪水还不及他心中寒冷。

那么多的将士啊,一眨眼的功夫,就全没了,只看见茫茫白雪。

官兵哭着道,“当时我们正在行军,忽然炸弹爆炸声传来,然后就发生了雪崩……。”

炸弹!

大周居然仅用了一颗炸弹,就灭了东延三千精兵!

元奕拳头攒紧,眸光前所未有的阴冷。

萧湛!

朝倾公主走过来,听到这事,她眉头也皱紧了紧。

原以为会给萧湛沉痛一击,却怎么也没想到拳头才伸出去,还没打到他身上,整个胳膊就被他给折了。

东延接连惨败,绝非萧湛的对手。

朝倾公主转身回了军帐,进门时,她顿了下脚步,低语了一句,“是时候了。”

ps:给新书《世嫁》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以嫡为贵>>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