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六十八章 直觉
更新时间:2015-10-16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阳光和煦,微风徐徐。全文字阅读

深秋的天气,风一阵,落叶一阵。

安容的话,在风中,在满院枯黄的落叶中,一字一顿落在苏君泽的心头,很沉重。

他凝望着安容,看着她纯澈的双眸,白皙精致的脸,和梦中一般无二。

他想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让她对自己这般疏离。

“为什么我梦到她,你就不再避着我?”

终是忍不住,他将疑惑问了出来。

安容抬起头来,她笑了,“因为,你会避着我。”

寥寥几个字,让苏君泽瞳孔猛然一缩。

安容看了他一眼,便转身走了。

不走和他聊什么?

聊前世,她的傻,她的愚蠢吗?

至于今生,哪怕苏君泽在怀城替她挡了一箭,她对他也提不起多少感激来。

但她说过的话,不会忘记,苏君泽那一箭,东钦侯府若有困难,她会尽力相帮。

至于其他,她已经习惯,将关于他的一切选择淡忘。

安容觉得有些烦。

这一世,原本她和苏君泽可以做到再无交集。

偏偏元奕和顾清颜非要在他面前提起前世,提及前世她嫁给他的事。

让苏君泽以为她贪慕虚荣,选择前途不可限量的萧湛,放弃了他

这也就罢了,他还偏偏梦到前世她和他之间的点滴。

安容承认,那些点滴在前世的她看来,是幸福甜蜜的,何况是在旁人瞧来?

她只是傻,可她从不昧着良心做事。她对的起自己的良心。

安容只希望他能梦到全部,别只是她一个。

经过这一段并不愉快的谈话之后,安容坦然多了。

晚饭是在一起用的。

吃了晚饭之后,安容就抱着扬儿,和小郡主在院门口喂鸭子。

夜,宁静深远。

萧湛又来了。

安容猜到萧湛为什么来,不等他开口。安容先发制人道。“他来小院,与我无关。”

萧湛敛了眉头,道。“我知道。”

安容便松了口气,对自己的胆小有些好笑,赵成几乎不离开的守着她,有什么事瞒的过萧湛的。她解不解释,并不重要。

她抬眸望着萧湛。转了话题道,“今儿皇上对我有意见了,还挺大。”

萧湛在安容身侧坐下,问道。“什么意见?”

安容两眼一翻,“我还以为赵成什么事都禀告你呢。”

“小事,能免则免。”

萧湛端茶轻啜。望着安容,等她回答。

安容停了手里的针线活。道,“皇上让我喊他父皇。”

这事小事吗,这是让她很为难很难的事了。

要不是海棠禀告说扬儿醒了,她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虽然皇上认萧湛的事昭告天下了,也封了他为太子,她是太子妃。

可她从未听萧湛喊过他一声父皇啊,之前瑞亲王和长驸马已经摆了她一道了,皇上又想故技重施,这不是欺负人吗?

萧湛这大柿子硬得很,皇上捏不动,可也不能捏她这个软柿子啊。

安容表态了,“你先喊,我再喊,不然你就带我去军营,皇上总不能追着我去军营要我喊他父皇吧?”

萧湛眉头拧的厉害,“我喊不出口。”

“……我也喊不出口。”

出嫁从夫啊,萧湛喊什么,她跟着喊什么。

不然她喊皇上为父皇,萧湛喊皇上,不知道的还当她是公主,萧湛是驸马了。

嗯,下次皇上再这么说,她就这么回他。

只是好像有些伤人了,当年的事,她知道的并不全,不知道怎么评断,但从知道的来看,并不全是皇上的错,而且皇上认错的态度,单从他把萧湛的身世昭告天下,就看的出来了,皇上认错了,当着天下人的面认的错,他承认是他辜负了定亲王妃。

人生在世,孰而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安容觉得萧老国公是原谅皇上了。

虽然之前,萧老国公来应城,萧湛腾了时间去东延接她回来。

但安容知道,接她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是因为皇上和定亲王妃还有定亲王三人之间的事。

安容分析着,问萧湛,“我说的对不对?”

萧湛点头,“你说的都对,外祖父走之前说过,不再管皇上他们的事了,将来如何,全看他们自己的。”

“只是这样?”安容眸光带了质疑。

萧湛看着她,笑道,“不这样,还怎样?”

安容要说话,那边扬儿在闹了,她赶紧去抱他起来。

关顾着和萧湛说话,忘记给扬儿把尿了。

安容喊了海棠进来帮忙,帮扬儿换了被褥,又换了裤子,洗了小屁屁,然后把扬儿放摇摇床里,轻轻摇着。

这才得空道,“外祖父什么样的人,他脾气是粗暴了些,但是心思也细腻,连皇上和王爷都知道要我帮忙医治王妃,外祖父会不知道?他是王妃的父亲,他比谁都疼王妃呢,早说一日,不定早一日就医治好了。”

萧湛眉头敛紧,他不否认安容说的有道理,但是,“外祖父说过,要王爷废掉王妃的武功。”

这事,萧国公府谁都知道。

只是有些人并不知道内情,只当是王妃武功高,王爷耐何不了她,外祖父是在鞭策他。

安容把扬儿摇着的小手放被子里,轻轻拍了拍他的身子哄他入睡,道,“外祖父会不知道王爷不是王妃的对手?”

就冲王爷和皇上联手都打不过王妃,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萧湛望着安容,“你是说还有别的办法?”

“肯定有。”

安容语气笃定。

她不相信王妃真的会死。

萧湛食指轻敲桌子,半晌之后,方才开口,“若是有,那为什么不用?”

安容摇头,这她就不清楚了,但直觉告诉她肯定有。

而且,有些话,她连萧湛都没好意思说。

她给王妃把脉,王妃的脉象从开始的沉稳,慢慢的变的紊乱,心跳加快……

这有点儿像是中了媚药的症状啊。

别问她为什么这么清楚,她会忍不住想起花灯会,花船上的事。

其实安容也不敢笃定,只是觉得有些像,但又觉得不像。

中了媚药,怎么能忍啊,那是会爆体而亡的,怎么会练一遍武功就与常人无异了呢?

还有,王妃为什么没有嫁给皇上,就有了萧湛?

一个大家闺秀,不可能这样随意吧?

如她,不就因为中了春药的缘故?

还有小郡主,王妃和王爷的关系好像一直淡漠的很,以王妃的性子和武功,她要是不同意,王爷能爬上她的床?只怕一脚就能把王爷踹出房门外了。

可偏偏这样一个王妃,未婚先孕有了萧湛,还有了小郡主。

安容在神游,萧湛手在她跟前晃了两晃,“有什么事想不明白就直说。”

安容脸一红,“是你先问的。”

“……是我问的,”萧湛觉得好笑,他没问什么离谱的话吧?

安容清了清嗓子,问道,“王妃走火入魔过两次,是哪两次?”

萧湛诧异,“你不知道?”

安容呲牙,“我要知道,我还问你?”

“我也不知道。”

萧湛回的干脆利落,安容有些凌乱了。

大哥,那是你亲娘啊,你好意思不知道?

ps:某赢挖新坑了,乃们好意思不知道???

onno哈哈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盛世医香>>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