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一章 楔子
更新时间:2015-01-02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初夏的午后,天气闷闷的,燥热的人心神不宁,有些透不过气。

栖霞院。

一众仆‘妇’守在院子里,神情焦灼的盯着正屋的‘门’。

少‘奶’‘奶’正在里面生孩子。

八个月的身子。

老话说的好,七活八不活。

产婆进去两个时辰了,少‘奶’‘奶’的叫疼声越来越弱。

应该会凶多吉少吧?

没错,她们守在这里不是怕出问题,是怕不出问题。

少‘奶’‘奶’若是不死,整个栖霞院都会跟着陪葬。

或许整个侯府都会跟着陪葬。

有丫鬟合掌念了几声佛号。

柳雪茹迈步进来,瞧见丫鬟求佛,神情虔诚,眸底闪过一抹狠毒。

走近一听,眉头却舒展了开来。

“这事求菩萨没有,夫人已经拿了主意,少‘奶’‘奶’的丫鬟都安置了吗?”

“安置了,都在后院关着呢,”小丫鬟殷勤的陪着笑脸。

此时,‘门’吱嘎一声打开。

走出来一个脸皮白净的婆子。

“可惜了,是个哥儿。”

婆子连连摇头叹息,她尽力了。

屋内。

沈安容眼神空‘洞’的望着头顶上的纱幔,浑身弥漫着凄哀,悲痛。

孩子死了。

她盼了六年的孩子。

没了。

两个时辰前,她还清楚的感觉到他在踹她的肚皮,她轻声的说,“乖,不闹娘亲。”

他便乖乖的不动了。

好一会儿后。

又调皮的再踹一下。

清颜说,他是一个既调皮又听话的孩子,将来能出将入相。

她日日盼夜夜盼着出生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一种剜心蚀骨的痛从四肢百骸弥散开。

痛的她连呼吸都困难。

眼泪模糊了双眼。

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夫妻六年,她和他红袖添香,举案齐眉。

她出‘门’,他相送。

她回来,他亲自迎接。

谁人不羡慕她有个知冷知热的好夫君?

三天前,表妹告诉她,这一切不过是个假象。

她不信。

把她捧在手心怕摔了,搁在嘴里怕化了的夫君怎么可能爱的是别人?!

在表妹的怂恿下,她试探了一下。

她没有像往日那般,提前告诉苏君泽,清颜会来看她。

今日,他约了朋友打猎。

吃早饭的时候,她忽然告诉他这个消息,他怔了一下。

她明显感觉到了他的不快。

他没有像往常那样一个劲的给她夹菜。

一筷子也没有。

她胃口不好,只用了两勺粥,便吃不下了。

他说她病了,身子不适,要在家陪她,叫小厮回了好友,狩猎改日。

要换做以往,她会高兴的跳起来。

但是那一刻,她的心在滴血。

她最爱看他的笑脸,可是清颜来的时候,她觉得那笑很刺眼。

就像是一根针刺在她的心口上。

清颜是湛王妃,湛王疼她入骨,她为湛王生下一子一‘女’。

每年,湛王都会陪她游历山川河流。

她很羡慕。

清颜说等湛王出征回来,他们要去九山湖游玩,估计等不到她孩子出世了,不过她会给他带许多的礼物回来。

他落寞的回了书房。

一个上午也没有出来。

他不喜欢在窗边看书,他曾恼怒的说:‘春’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但是紧闭的窗户,从他进去后,再也没有关上。

她隐隐能看到窗边,他的身影。

是泪水模糊了双眼,让她看不清了。

清颜发现了她的异样,问她怎么了,她说她是羡慕她,她也有一颗踏遍江河的心,刚刚羡慕的支离破碎了。

清颜安慰她,等孩子生下来了,让君泽陪她去玩。

她抹眼泪的手顿住,笑着想:或许缠着她,与她同行,也许君泽会同意吧?

可是湛王不会同意。

那是一个霸道冷冽的男子,与君泽的温雅完全不同,她怕见到他。

她曾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羡慕清颜,她有个好夫君,她也有。

这也许是她们能无话不谈的原因吧。

可是曾经的以为,是个多么可笑的笑话?

因为心痛,她笑了,笑的格外的灿烂。

他应该会羡慕她,能时时与清颜说笑打骂吧?

像以往一样,清颜走后,他会夜里拥着她,温柔的问清颜都跟她说了什么,今儿跟她学了些什么?

每回,她都兴高采烈的扶在他‘胸’前,眼睛闪亮的如同夏夜星辰。

她以为他是在关心她,心里被填的满满的。

一五一十,事无巨细的告诉他。

他会温柔的笑,像一缕冬日温暖着她。

今晚呢,她还会不会抚在他‘胸’口了?

安容笑看着天空,让眼泪流回去:以后再也不会了。

擦拭了悲伤,她与清颜品茶,有说有笑。

表妹也来了,表妹是她嫁给苏君泽两年后,替他纳的贵妾。

他对她谈不上喜欢,每个月也会有五六日睡在她屋里。

四年来,她替他生了一‘女’一子。

她不羡慕表妹,君泽对她没有对自己十分之一的温柔。

从小到大,被羡慕的那个人,一直是她。

但是这一次,她从表妹的眼睛里看到了同情、可笑、悲哀、奚落。

她还不知道怎么驳斥她,她就惊悚的指着清颜。

清颜流了鼻血。

眼睛也有血泪,她惊叫了一声。

正在书房看书的他飞奔出来,焦急之下,推了她一把。

她撞在了桌角上。

八个月的身子,胎动了。

他急切焦灼的抱着清颜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从没见他那样失态过。

没有听到她的疼,也没有听到丫鬟的叫唤。

曾经所有的美好,都坍塌碎裂了。

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

‘门’被推开。

走进来一张千娇百媚,闭月羞‘花’的绝‘艳’脸庞,盈盈一丝浅笑。

“‘药’碗给我,你们就在外人等着吧,”她转身端了‘药’碗,回头把‘门’关上。

再转身时,眉头皱紧,用手中的绣帕捂住鼻子,显然是嫌弃屋子里的血腥味。

她莲步款款的走近,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她。

坐到‘床’边,柳雪茹温柔的用汤勺搅拌着‘药’汁,柔声道,“我知道表姐怕‘药’苦,特地加了两勺子蜂蜜。”

她顿了顿,又道,“不过我想‘药’再苦,也抵不上表姐心里的苦吧?”

她往她伤口上撒盐,撒的那么温柔,那么的蕙质兰心,可是她却笑了。

笑着问,“清颜她怎么了?”

“表姐先喝‘药’,湛王妃的事等喝完‘药’再说不迟,”神情依然的温柔,“这‘药’是夫人亲手熬的,别‘浪’费了她一番心意。”

安容任由她把‘药’汁送进嘴。

浓重的蜂蜜味盖不住砒霜的味道。

等‘药’碗空了,柳雪茹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笑脸盈盈。

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伺候这张她看着就忍不住想抓‘花’的脸了。

是的,不用了。

她跟清颜学了三年医,怎么会不知道清颜中的毒,无‘药’可解。

东钦侯府承受不起湛王的怒气,她必须得死。

杀清颜的不是她,没有人给她辩驳的机会,她也没有想活下去的。

她跑快一些,应该还能追的上清颜和她那刚刚出世便夭折的儿子,她好想抱抱他。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怔怔的看着柳雪茹,安容平静的问,“你为什么要杀她?”

柳雪茹朝‘门’口看了一眼,确定屋子里没人,才笑了起来。

“姐姐怎么说这话,杀湛王妃的是‘玉’簪,是姐姐亲手替她簪上的。”

听到‘玉’簪两个字,沈安容的脸‘色’僵硬了下。

半个月前,京都发生了一件鸳鸯壶杀人案,当时她手里拿着发簪,问清颜可不可以把鸳鸯壶的技巧用到发簪上。

当时她根本就不在场,怎么会知道这事?!

柳雪茹轻轻一笑,“这样隐秘的事,我自然不知道了,是四儿告诉我的,表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纯啊,亏得我还羡慕妒忌了你整整五年……。”

她笑的自嘲,“单纯也是种福气,至少死之前,你可以活的很快乐。”

容安苦笑一声。

四儿曾是她的丫鬟,犯了错,她要杖责她,沈安‘玉’替她求了情,她就把四儿送给了她,后来跟着她进了三皇子府。

没想到,这事她也‘插’手了。

也对,那‘玉’簪她特地吩咐宫里的巧匠打造的,怎么会瞒过她的眼睛。

好一招借刀杀人。

那些跟着她进侯府的丫鬟,她对她们信任有加,没想到还是会背叛她。

随即,讥讽一笑。

连枕边的夫君都是虚情假意,何况是她们呢。

只听柳雪茹继续道,“夫人还让产婆极力救她的嫡孙,可惜了,那孩子命薄,其实死了也好,你离不开他,我也不需要他作伴,我可没有姑母那么好的耐‘性’,能忍到嫡子娶妻生子了再下杀手。”

安容的脸瞬间扭曲,产后无力的她,瞬间迸发了力量,“你说什么?!”

可惜声音并不大。

柳雪茹并不怕会传到外面去,“都说表姐你单纯了,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单纯,也罢,看在我在侯府做妾四年不曾给你立过规矩的份上,今儿就让表姐你做个明白鬼,不至于到了地下,被你爹,大哥,舅舅,表哥指着鼻子骂,你还傻乎乎的看着他们问为什么。”

沈安容心里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手紧紧的攥着‘交’颈鸳鸯的绣被,可她不敢相信。

大哥从小学武,怎么可能会坠马身亡。

爹爹意气风发,即便断了一条‘腿’,怎么可能会立下遗嘱让二叔承爵。

舅舅才封侯,怎么会淹死在江里。

还有表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害他们?!”沈安容咆哮着。

“有些人活着,就妨碍了别人,该死。”

“下辈子投胎,眼睛放亮一点,嫡庶就是宿敌,怎么可能真是手足。”

留下这一句,柳雪茹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望了她一眼,笑道,“其实,那日,我话没有全部说完,你肯定不知道,爷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你吧,若不是你退了亲,若不是你对爷穷追不舍,爷这辈子也许就如了愿了,安‘玉’也能如愿,清颜死了,爷会一直恨着你,你跟清颜学弹琴,学画画,学医术,越是这样,爷越是恨你,你再怎么像她,也始终不是她,这么多年,最可怜的那个始终是你啊,你的陪嫁我收了,会多给你烧些纸钱的……。”

后面的话,安容都听不真切,她只听到一句:苏君泽恨她。

没有爱,有的只是恨。

安容一颗心冰凉冰凉。

手脚都觉察不到温度。

这么多年的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不是疼爱,是利用。

是恨。

她努力地为他改变,最后竟然成了一抹影子。

滚热的眼泪沿着她的眼角流进鬓间。

她又想起了那一日。

天晴得很好,蔚蓝如‘玉’,干净得几乎没有一丝云彩。

有几只五彩蝴蝶风筝在空中翩翩飞舞。

银铃般的笑声传的很远,很远。

忽然。

风筝断线。

她追着风筝奔去。

正见他拿着风筝从树上跃下。

姿貌端华,淡雅得像‘春’天里的一阵风,夹杂着和煦的温柔。

她砰然心动。

风筝为媒。

从此不断制造巧遇,偶遇。

泪水模糊了视线,双眸渐渐凝住。

头顶上天蓝‘色’的纱幔,渐渐远去。

纱幔上系着的佛珠凝成一根线。

她伸着手去抓那断了线的风筝。

费劲气力。

嘴角溢出血来,她忽然笑了。

终于抓到了。

一拽。

一百零八颗碧玺佛珠。

嗒嗒嗒。

摔落了一地。

(发新文了,本来打算明天发的,但是一想,今天正好是我生日,求个彩头,亲们,记得收藏支持_)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世嫁>> | <<盛世医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