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春-第五百九十一章 最终
更新时间:2015-10-14  作者: 吱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架空历史 | 历史朝代 | 金陵春 | 吱吱 | 吱吱 | 金陵春 
正文如下:
手机请访问

“不知道。”程池肃然地道。

“不知道?!”周少瑾讶然。

“的确不知道是什么。”程池道,“因为二叔父看也没看,在禁军抓住了四皇子的时候就把东西还给了皇上。”

周少瑾莫名地觉得心里一轻,沉吟道:“难道是诏书什么的?”

“或者是求救的书信、勤王的密诏……都有可能。”程池正色地道,“皇上虽然已经识破了四皇子的计策,可我想,他未必会觉得十拿九稳,留一手,也是有可能的。不然二叔父也不会在棋盘下发现什么东西了。”他说着,思索道,“我要是没有猜错,前世大家都没有觉察到四皇子的野心,他从容部署,先是害了皇太子的性命,然后又利用立储之事把三皇子等拉下了马。等立了皇太孙之后,又开始想办法对付皇太孙。只是不知道皇太孙到底是病逝的还是被他害死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应该也会知道——皇太孙死后,皇上的心境肯定发生了变化。他年事已高,若是再立个年幼的储君,储君再夭折了怎么办?四皇子因曾经养在元后宫里,前面的几个哥哥也都出事了。他顺顺利利地就被立为了太子。

“可能是皇太子去世的事被皇上察觉了,也可能是他做了什么事让皇上非常的不满。

“然后皇上有了废他的打算。

“从这次的事来看,他既能在这种情况下策反了刘立,前世他天时地利人和,你又说事后刘力做了慈宁宫的大太监,他肯定是在刘力的帮助之下知道了皇上的打算。所以趁着皇上身体不适的时候一不做二不休地逼宫。

“那时候他已经是太子了,皇上一死,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继位了。

“可宫里并不是人人都会听命于他。

“比如说韩丁这样的禁军统领,肯定是皇上的心腹,最忠于皇上之人。

“四皇子要害皇上,不可能绕得过韩丁。

“前世大家都以为四皇子是正常的继位。

“也就是说,前世逼宫之类的都是悄悄进行的。

“四皇子攻进了皇上的寝宫。而皇城竟然没有太大的动静。换成是谁也没办法分辩出谁是忠臣谁是内奸。

“皇上只能凭心而做出判断。

“他现在已经窥知了四皇子的行踪。行人司的人和袁阁老都不愿意为四皇子动笔写遗诏的情况下还交给了二叔父东西,何况是前世被四皇子算计的情况下。

“他肯定也交了什么东西给二叔父。

“就是这个东西,引来程家满门抄斩。”

周少瑾不解。想起程家前世的遭遇眼睛顿时有些涩涩的,道:“前世二叔父由程家下的葬。若是二叔父死在了宫里,东西肯定不在二叔父手里的,程家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算知道了。没凭没据的,也不敢说什么。皇上为何还要牵怒程家?难道就因为二叔父忠君之事吗?他这样。肯定不是什么明君!”

她气愤地道,却忘了今生和前世早有了很大的改变,四皇子如今已是阶下囚。

程池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耐心地道:“二叔父是由程家下的葬。可并不代表他就是死在家里啊!”

周少瑾张大了眼睛。

她怎么没有想到?

周少瑾紧张地拽住了程池的衣袖。

程池的声音也低了下去:“如果二叔父是家里去世的,大哥没有必要不声不响就安葬了二叔父。二叔父只可能是在宫里去世的。

“皇上没有可信任的人,交了诏书或遗诣给二叔父。后来被四皇子发现了。二叔父自知没有办法达成皇上的遗愿,或是把东西藏了起来。或是把东西交到了别人手里,随后或是自杀了,或是被四皇子杀了。而四皇子没能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又不能把二叔父的尸体留在宫中,只好秘不发丧,先把二叔父的尸体还给程家,再宣布皇上的死讯。

“大哥在官场上这么多年,虽然有时候耳根子软,遇事有些优柔寡断,却不是那没有眼力的人。

“二叔父不管是自杀还是被人害死的,尸体上肯定是留下了痕迹。又是从宫里运出来的,不知道犯了什么事……他肯定不敢作声。只能悄悄地葬了二叔父。”话说到这里,程池流露出些许的不满来,“出了这样的事,任凭谁也会另做打算了。就算是没办法全身而退,,也应该送几个孩子出去,给程家留些血脉。他倒好,皇上提携他做内阁大学士,他就安安心心地当起他的官来……”

周少瑾不知道说什么好。

程池道:“程家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等到掌握了朝政,站稳了脚跟,皇上开始整治吏务。

“程家,这个时候就成了他的眼中钉。

“如果一直没能找到那件东西,他就更要寝食不安了。

“若是刚出事那会,他也许只会找个借口杀了程家在京做官的算了。可两年过去了,谁知道二叔父有没有把东西带出宫?又有谁能保证程家的人都不知道那东西里写的是什么内容?他索性来个杀人灭口,把程家的人全都斩尽杀绝,也可以一泄对二叔父愤恨……”

周少瑾想到前世那些腥风血雨,担惊受怕的日子。

她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程池把她拥在了怀里,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不管怎样,四皇子的事败露了,就算是皇太孙病逝,皇上也不可能立他为太子,程家的危机解除了。七星堂也就没有了它存在的意义了。程家,终于成一个普通的耕读之家,韫哥儿也好,”他摸了摸周少瑾的肚子,“我们的这个小宝宝也好,都能过上平平安安的日子了。”

周少瑾颔首。

把手覆在了程池的手上。

她重生以来最大的两个愿望都实现了。

特别是挽救程家。

当时在她的眼里是件多么艰巨的事。还好她找到了程池,事情最终由着程池一步步解决了。

前世,她只活了二十五岁。

以后,她和程池的日子还长着。

她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

可只要有程池,只要他们能在一起,她想,天大的事也大不过程家被抄家灭族吧?他们总是能共同面对。共同渡过的。

周少瑾的肚子就突然凸起了一块。

程池和周少瑾微微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这是他们的宝宝在踢他们呢!

周少瑾弯着眉眼笑了起来。

孩子是不是也感受了父亲的喜悦,迫不及待地加入进来呢!

两人相视而笑。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皇上并没有对外宣布四皇子的谋逆。而在三天后的大朝会中由通政使上书,说四皇子因病在去信阳的路上逝世。

朝中早有风声传出来,但群臣们还是露出了惊讶神色,纷纷让皇上节哀顺变。

高坐在金銮殿上的皇上看不清楚表情。只是让宗人府以亲王之礼下葬四皇子,四皇子的长子降为郡王。依旧往信阳就藩。

为了表示关怀,皇上特意从宫里派了教养的嬷嬷和内侍过去服侍。

可没多久,四皇子的长子就因水土不服夭折了,四皇子妃也悲伤过度去世了。

四皇子的次子继承了爵位。可不过半年也去了。

皇上索性不再封诰。

四皇子的几个孩子拿了辅国公的俸禄跟着几个教养嬷嬷和内侍过日子。

随着皇太孙的大婚,这几个孩子也就渐渐地淡出了京城人的视野。

不过那个时候周少瑾已于十月生下了次子韬哥儿,转过年来到正月。正欢欢喜喜地给孩子办百日礼。

宋景然启复,依旧入内阁做了东阁大学士。户部尚书,翰林院侍读学士。

程池则在程劭的推荐下升了正三品的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他自己则借口身体有恙致了仕。

皇上并没有过多的挽留,把程劭的户籍留在了京城。

程劭至此足不出户,每日里只在家里研究《易经》,彭城夫人觉得可惜,几次提出让程劭去程家朝阳门的族学教书,都被程劭以身体不好婉言拒绝了。

韬哥儿虽然是个男孩子,但对于子嗣单薄的程家来说,还是个好消息。

郭老夫人手里抱着韬哥儿,眼睛盯着韫哥儿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叮嘱周少瑾:“女儿是娘的小棉袄,你要加把劲,再给韫哥儿和韬哥儿添个妹妹才行。”

周少瑾面红耳赤喃喃应诺,周初瑾等人笑得不行。

郭老夫人问起周镇:“亲家老爷住的地方可安置好了?不然就住在你们那榆钱胡同算了。那里空着也是空着。离初瑾也近,不如行住几年,等到有了合适的地方再搬也不迟。”

四皇子的事之后,皇上精力大不如从前,如今皇太孙监国,擢周镇做了从三品的太仆寺卿。过了正月就要到京任职了。

周少瑾想着正房地下埋着的东西。

偶尔有人来住住客房还可以,若是住进了正房,看出端倪来了怎么办?

她笑道:“还是看父亲的意思吧!”

以李氏的性子,多半不会住她的宅子的。

郭老夫人还要再劝。有小丫鬟跑了进来,喘着气道:“亲家老爷身边服侍的一位李管事过来了,说亲家老爷和太太再过两个时辰就到,说是要赶着给二爷做百日礼!”

“哎哟!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郭老夫人忙喊了丫鬟进来服侍更衣,韫哥儿和韬哥儿还是第一次见到外祖父,各自身边服侍的丫鬟婆子给两人捯饬着,周少瑾这边还要安排客房,周初瑾吩咐随行的婆子去告诉廖绍棠,大家慌手慌脚地收拾好了,由郭老夫人带着去了西直门。

还好她们来得还算早。

大家坐在马车里兜着手炉等周镇等人。

旁边有女人的哭声。

周少瑾撩了帘子朝外望。

原来是有人押送被发卖的仆妇。

周少瑾看一眼就放下了帘子。

随行的商嬷嬷顺眼望过去,很是意外。

打首的竟然刘力那个嫁给了程辂的养女。

刘力被杖毙了。

万童等人自不会放过他。

家产被抄没了不说,程辂的事也被掀了出来,告到了学政那里。

程辂再次被夺了功名,流放西宁卫。

四爷已经打点过那些差役在路上好好“照顾”程辂了。

只是没有想到刘氏也落得这样的下场。

她摇了摇头。

见周少瑾并不感兴趣,也就没有和她提起。

看那刘氏披着件旧袄,蓬头垢面地被那些官牙赶着从他们身边走过,身影渐渐地消失在了寒风中。

(完)

好舍得不得大家啊……校对完成之后问自己,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_想到还欠那么多的债,我会努力早点开新文的。

到时候大家可别忘了吱吱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