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春-第五百八十五章 打破
更新时间:2015-10-08  作者: 吱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架空历史 | 历史朝代 | 金陵春 | 吱吱 | 吱吱 | 金陵春 
正文如下:
手机请访问

程箫听了周少瑾的话,又用帕子捂着嘴无声哭了起来。

周少瑾和邱氏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奈。

原本程箫是程氏姐妹里嫁得最好的一个。

丈夫是自己表兄,婆婆是自己的舅母,夫妻间又是婚前就相看过的,彼此中意。袁家虽是大家大族,可她嫁过去之后根本没有受过一点点的磋磨。

可现在……她夹在中间,却成了最难受的那个人。

“想哭就哭一场好了。”周少瑾轻轻地拍着程箫的背,低声道,“哭过之后就要打起精神来了。虽说程家是你的娘家,女孩子出了嫁,娘家有力才能在婆家站得住脚,可你也不能因为娘家就和婆家翻脸,那里毕竟是你要过一辈子的地方。你还有孩子,总不能不管孩子吧?你回去之后最好是什么也别说,私底下探探袁姑爷的口气。若是袁姑爷一点也不心痛你,你就当没有这个人的,好好守着孩子过日子好了。大伯父这次犯了事,可未必就会倒台,何况还有你二叔父和你四叔父,就是你二叔父和四叔父不顶事,你弟弟不也入了仕途吗?只要程家一天有支应门庭的人物,袁家就不敢把你怎样。要是袁姑爷心痛你,‘孝’字之下又无力反抗,你还是好好和姑爷说说话,纵然不能让他在你为难的时候站出来为你说句话,也要知道你的为难之处,知道心痛你……”

她说着肺腑之言,哭着的程箫却止住了哭泣,睁大了被泪水洗净的明眸望着周少瑾,满脸的诧异。

周少瑾不由语气微顿。奇道:“怎么了?是不是我说得不对?”

语气闪过一丝的惴惴不安。

“不是,不是。”程箫忙道,“我只是没有想到婶婶会这样的劝我……我以为婶婶会……”她艰难地道,“让我忍忍就算了……”

很多女人不就是这样过过来的吗?

如果是前世,周少瑾也许会选择忍耐,但当她知道忍耐是没有用的时候,希望程箫能选一条过得让自己比较舒服的路。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温声解释道:“我们女人家虽然柔弱。可也帮着男人生儿育女,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总不能因此就事事都忍着不做声吧?”

程箫连连点头。道:“婶婶说到我心坎上去了。我就是气世亮他没有帮我出头。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他也挺为难的……来的时候他还想跟我说话来着,我没有理他……”她说着,眼眶又开始湿润起来。

世亮。是程箫的丈夫袁鸣的字。

自己的恩爱丈夫,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的。

周少瑾安慰她道:“那就更应该说清楚了。不然夫妻之间因此而生分起来。多不好啊!”

程箫颔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你小婶婶说得对。”一直听着她们说话的邱氏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们做女子的要顺着丈夫。可也不能把自己置于水深火热的地步。这件事原本就是袁家不对,你只管去和袁姑爷说,要是他站在袁家那边。你二叔一定给你撑腰,不会让你被袁家欺负的。”

邱氏也说出这样的话来。大家都有点惊讶。

“看什么看?”邱氏笑道,“难道我就是不女子?我就不能站在你这边说话。”

“二婶!”程箫感激地着邱氏。

“二嫂!”周少瑾有些羞赧。

程笙却上前抱住了母亲,把头依在了母亲的肩头,娇笑道:“娘,您真好!”

“我不站在你二从姐那边就不好了!”邱氏打趣道,推了推程笙,“你给我坐好了,都是做母亲的人,还这样没有规矩。”

程笙笑嘻嘻地坐直了身子。

邱氏就劝程箫:“那就别伤心了。我相信袁姑爷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

她的话音还没有落,有小丫鬟隔着帘子禀道:“二夫人,四夫人,二姑奶奶,三姑奶奶,二姑爷来接二姑奶奶了。”

屋里的人惊讶地互望。

邱氏脸上已堆满了笑,推了推程箫,高兴地道:“看,姑爷亲自来接了,想必是心里还惦记着你。还不快回去。”

程箫脸上一红,颇有些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架势。

周少瑾和程笙忙顺着邱氏的话笑着催道:“还不快回去。等过几天仪哥儿的满月酒,你可要早点过来。”

程箫这才面色绯红地起来,由邱氏几个簇拥着出了门。

袁鸣没有了从前欢脱,笑容显得有些窘然,上前给邱氏等人行了礼,低声对程箫道:“看见你还没有回来,怕是有什么事,我就过来了。”语气里透着几分小心翼翼。

周少瑾等人纷纷暗中叹气,笑盈盈地送了夫妻俩上了轿子,看着轿子出了大门不见了踪影,程笙这才低声地道:“但愿二姐姐能度过这个难关。”

“上牙齿还有和舌头打架的时候,别说是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了。”邱氏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道,“阿箫看着不说话,却是个心里有事的,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会有主意的。”

但愿如此!

三个人心情都有些沉甸甸地在垂花门前分了走,各自打道回府。

大家都不知道郭老夫人是否知情,怕程泾等人有意瞒着郭老夫人却在她们这里露了馅,周少瑾就借口要帮着邱氏收拾残局留了下来,郭老夫人一早就带着韫哥儿回了朝阳门。此时天色已晚,程池已下了衙用了晚膳,郭老夫人忙了一天也累了,只有韫哥儿还生龙活虎的精力充沛,不愿意睡觉。程池见还不是他平时睡觉的点,也就随着他的性子,抱了他坐在书房的长案上告诉他画小鸡。

父子俩一面画着画,一面说着话,远远地就能听见韫哥儿清脆的声音。

周少瑾的嘴角就翘了起来。拦住了去通禀的丫鬟,她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书案旁的落地灯中散发出来的莹光照在程池和韫哥儿的脸上,父子俩像镀上了一层釉似的,玉般的雅致,让她看得有些挪不开眼睛。

或者是母子天性,程池的注意力全放在韫哥儿的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周少瑾回来了。韫哥儿却突然抬起头来。高声喊了声“娘”,举着还蘸着墨汁的笔就朝周少瑾张开了手臂要她抱抱。

周少瑾的心顿时软成了一滩水。

她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啪”、“啪”地亲了韫哥儿两口。

程池低声笑道:“你娘现在怀着你的妹妹。抱不动你,爹爹抱着你。”

韫哥儿很懂事地点了点头,指了书案上的宣纸,道:“娘。你看,我画的小鸡。”

“画得真像。”周少瑾表扬他。

他扬了眉笑。那模样,和程池高兴的时候一模一样。

周少瑾爱得不行,搂着儿子又连亲了好几口才放下。

程池就笑着哄他去睡觉。

韫哥儿想和周少瑾睡。

因为怀着身孕,周少瑾这些日子很少抱韫哥儿或是陪着他玩了。

周少瑾就有些哀求地望了眼程池。

程池说韫哥儿大了。现在都不让韫哥儿跟着丫鬟婆子睡了,一个人睡个床,值夜的丫鬟婆子就睡在他的睡边。

他失笑。道:“可能是你这些日子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少,他特别粘你。你没回来,他都问了你好几次了。我虽然希望他能早点独挡一面,可也不能不管不顾就把他丢在旁边不管。”

也就是说,同意今天晚上韫哥儿和他们睡在一起了。

周少瑾高兴地牵了韫哥儿的手,道:“娘帮你洗脸好不好?”

韫哥儿欢欢喜喜地随周少瑾去了耳房。

盥洗之后,他躺在了周少瑾和程池的中间。

周少瑾讲了跟他讲了几乎不下五十遍的精卫填海的故事。

韫哥儿一手拉着母亲,一手拉着父亲,在周少瑾甜糯的声音中进入了梦乡。

周少瑾这才有空问程池程泾的事。

程池忙道:“娘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道。”周少瑾道,“我们让娘提前回来了。”

程池心中一松,道:“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因涉及到袁家,怕娘知道了心里不舒服,我和二叔商量之后决定暂时瞒着娘,等皇上的责罚下来之后再找个机会告诉娘。所以连你们也瞒着。没想到被笙丫头说给你们听了。现在皇上的责罚已经下来了,大哥已经没事了,过几天他会亲自来跟娘说这件事的,我们就不要抽手了。”

周少瑾觉得这样也好,笑道:“出了这样的事,大伯心里肯定不好过,到时候要不要留大伯在家里玩一天。”

“看情况吧!”程池叹惜。

周少瑾不解地道:“袁家为什么会这样啊?大伯可是袁家的女婿,这事传出去了别人怎么看袁家?”

程池道:“袁家的人之所以不愿意帮大哥,还是想家里优秀的子弟里能再出一位阁老。可他们也不想想,他们家要是再出一任阁老,那就是三任了,皇上怎么可能让一家里面出三个阁老,又不是没有可选之人。”

还有一点他没有说。

从前他不入仕。程许年纪又小,程泾致仕之后程许不可能马上接手,势必要给程许留一条后路。而袁家的子弟已有可以争取入阁的人选,在袁维昌致仕之后,袁家完全可以全力支持程泾,等到程泾致仕的时候,就可以全力帮忙袁家的子弟了。等到袁家的子弟也年事已高,程许又可以接手了……

现在这个平衡被打破了。

程家有了程池。

若是程池也有心入阁,程池大可直接接手程泾,等到程池要致仕的时候,程许又有了资历。

程家对袁家来说,不仅不是帮手还成了对手。

亲们,今天的更新。

发现这个月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