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春-第五百七十三章 凫水
更新时间:2015-09-26  作者: 吱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架空历史 | 历史朝代 | 金陵春 | 吱吱 | 吱吱 | 金陵春 
正文如下:
手机请访问

这两人还真是互相看不顺眼啊!

周少瑾在心里偷笑着。

顾九臬前世不仅仕途顺利,而且还声名雀起,是朝中赫赫有名的能吏,和这样的人交好对程池的仕途会更顺利吧?

她就轻轻地拐了拐已经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的程池,低声道:“四郎,我记得顾家在京城没有现成的宅子?我们要不要帮他们找个宅子什么?先不说顾家和程家的关系,就算颇此是同乡,他告诉你他要来京城了,我们怎么也要问一声才是。”

程池笑着睁开了眼睛,道:“这件事秦子集会去办的,你不用操心。”

可周少瑾想帮程池。

她道:“我和秦总管出面总有些不同吧?顾家十七小姐还是我的表嫂,顾六奶奶我也是见过的,她初来乍到,肯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我也想多个去处。”

总之,两家的关系不能断了。

周少瑾也的确没几个能说得来的朋友。

程池笑道:“那我跟秦子集交待一声,到时候了我们一起去迎接他们夫妻俩。”

周少瑾笑眯眯地点头,抱住了程池的胳膊,安安心心睡觉去了。第二天一大早起来,送走了程池,喂了韫哥儿早膳,准备去给郭老夫人问了安之后就去南屏那里转转的,谁知道集萤过来了。

正好,把孩子交给了郭老夫人,她和集萤说起南屏和秦子安的事来:“……我去看看。要是不成,你给秦子平带个信,给家里透个底。秦子安也不小了,别把他给耽搁了。”

秦大总管嘴里不说,想必心里也很急了。

集萤松了口气,道:“我刚才还怕你拉了我一起去……我和她实在是说不上话。我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周少瑾抿了嘴笑,道:“这是私人的事,怎么好拉了你一起去?”

集萤连连点头,道:“那我去陪韫哥儿玩,你去忙你的。今天的天气也很好。下午我还带他去凫水。”

程家的湖很漂亮,湖边有好几处的大树都横在湖面上,绿阴遮天,正好在下面学凫水。

周少瑾向她道了谢。去了南屏那里。

南屏这几年开始茹素,所以在院子里单独给她避了个小厨房。

见周少瑾过来,她笑着给周少瑾沏了壶老君眉。而周少瑾见她穿着件烟灰色的比甲,月白色的素面细布对衬,朴素得像在家的居士。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南屏还以为她是为家里秋裳的事过来的,笑道:“这块我帮您看着呢,您别担心!不会出错的。”然后拿了几件做工精致的小衣衫出来递给了周少瑾,“我给韫大爷做的,你看合适不适合?有没有什么要改动的地方?要是还能入了您的眼,我就开始给韫大爷做冬天的小袄斗篷披风了。”

周少瑾想了想,还是把秦大总管写信过来,秦子安曾经来求过程池的事告诉了南屏。

南屏苦笑,对周少瑾道:“如果和我订亲的人不是子宁,我过个三、五年也就嫁了。”

周少瑾还是想劝劝她:“也许你走出去之后才发现原来在外面呆着也很自在。”

南屏明白她的意思。道:“如果想了子宁,我就更不应该嫁到他们家去。”

周少瑾知道这件事只能让秦子安失望了。

“我明白了。”她尊重南屏的选择,笑道,“那以后家里针线上的事,就全都托付给你了。”她说完,站了起来。

南屏恭敬地起身,道:“您放心,我会看着的。”

周少瑾暗中叹着气离开了针线房。

迎对面碰到了集萤。

她领韫哥儿在周少瑾必经的凉亭里带着韫哥儿在跳百索。

看见周少瑾,她立刻走了过来,低声道:“南屏怎么说?”

“这事只怕不成。”周少瑾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集萤也跟着叹气。道:“这可能就是有缘无份吧?我回去跟子平说一声,让他去趟西山大营。祖父那边,就你帮着写封信了。”又道,“若是有什么合适的。你帮秦子安做个媒,他年纪也不小了。”

周少瑾颔首。

韫哥儿不干了。

觉得漂亮的姨姨和温柔的妈妈都丢下他自己去玩了。

他拉着百索就跑了过来,挤在了集萤和周少瑾的中间,冲着周少瑾直嚷“抱抱”。

周少瑾笑呵呵地抱了儿子。

韫哥儿把百索塞给了集萤,甜甜喊着“姨姨”,道着“玩”。

集萤笑得不行。对周少瑾笑道:“他这肯定是像程子川——霸道。”

周少瑾强忍着才没有抚额。

集萤只要觉得韫哥儿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一定会说是程子川的缘故。

几个人高高兴兴地玩了一下午,韫哥儿已经能在水里蹬几下了。照集萤的话,最多再过三、五天,韫哥儿就能自己凫水了。

“这么快!”周少瑾非常的惊讶,迟疑道,“那我能不能学得会?”

“只要有心,什么时候都不晚。”集萤鼓励她,“等我教会了韫哥儿就来教你。你们两个一起下水我怕照顾不来。韫哥儿太好动了。”

这倒是。

周少瑾莞尔,不由得心动。

到了晚上,她看见程池满意地把给皇太孙准备的试卷收了起来,就端着茶盅走了过去,笑着把茶盅放在了程池的手边,温声地问他:“都弄好了?”

“嗯!”程池笑着端起茶盅喝了一口,道,“你刚才进来两趟了,想喊你,你又走了。可是有事要和你说。”

周少瑾没有想到程池这样的细心,踌躇着说了想向集莹学凫水的事。

程池微讶,望着周少瑾生产后更显玲珑有致的身子骨瞟了一眼,道:“学凫水切不可穿长衣长裤,到时衣裳打湿了,仅那份重量就能把你拉到水里去。集萤教韫哥儿凫水的时候都穿的些什么?你只怕要照着做几件才行……”

这就是答应了!

周少瑾喜出望外,道:“集萤她……”

她想到集萤露出来的那白生生的腿和胳膊,却不好说下去。

让她穿成集萤那样,虽然身边服侍的都是丫鬟婆子,可到底青天白日的。她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程池佯装思忖了片刻的模样,道:“要不这样。我来教你凫水好了。只是要等到每天日晚上我下朝……”

“还是算了吧?”周少瑾迟疑道,“你每天在衙门已经很累了,现在还要告诉皇太孙数术。我听人说,东宫的课业不简单,除了你们这些师傅,还有个总师傅,常常会叫了你们去问功课。若是觉得不好。可以向皇上建议换人的……”

皇太孙那种学生又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的,只能靠他自己自觉,程池又是所有师傅里年纪最小,唯一一个不是庶吉士的,也不知道皇太孙会不会尊敬程池。

“不碍事。”程池又飞快地瞥了周少瑾一眼,道,“若是太忙,我们就改天。你又不急,我们可以慢慢学。”

一定很有趣。

周少瑾想到韫哥儿在湖里凫水里笑得比夏日阳光还要耀眼的面孔。不由得点了点头。用两天的时间做了几套短袖短腿的。

程池和周少瑾趁机搬去了水榭那边住,还在水榭的旁边砌了个一直深入水下的竹木台阶,韫哥儿又被郭老夫人以水榭不安全为由留在了身边,每到晚上,程池就会穿了牛鼻裤陪着她下水。

周少瑾羞得脸色通红,目光根本就不敢往程池那里瞟。

就是在屋里,程池也没有穿是这么少过!

入了水,左右都没有个着落,她吓得不得了,抱着程池的脖子不放。

程池就抱着她在水里玩。等他抱着周少瑾上岸,周少瑾已臊热得皮肤像点着了火似的。

等到第二天和程池要和周少瑾去凫水的时候,周少瑾还小小地犹豫了一会,直到程池催起来。她才红着脸跟着程池去了湖边。

这次程池倒是规规矩矩地告诉周少瑾凫水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周少瑾却莫名地觉得有些失落。

程池偷着笑,今天逗着周少瑾玩,明天就教她凫水,七、八天下来。韫哥儿要不是年纪小,没什么力气,已经能像小鱼似地在水是游,周少瑾还不开放手。

她气得直跺脚,可心里又觉得挺好玩的,也就装聋作哑,由着程池告诉她凫水。

很快就到了六月中旬。

周镇收到周少瑾和程池送去的寿礼回了信过来,还带来了几件李氏给韫哥儿做的衣裳打得金手镯金手串的,顾九臬一家到了京城。

程池和周少瑾给顾九臬接风洗尘。

顾九臬也没有客气,在朝阳门这边的宅子里住了几天,等到秦子集带着人把帮他租赁的宅子收拾好了,通过牙行买了几个本地的粗使婆子,把住的地方安顿好了,他这才去拜见了黄理。

进行选士,既看才学也看相貌。

黄理比程泾还小五、六岁,长得仪表堂堂,神色冷峻,但在见到顾九臬时,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两人说了说家常话。

知道顾九臬住的地方是程池帮着找他,他眼底闪过淡淡的欣慰之色,道:“他如今在都察院做得很不错。你们又是同乡,理应走得近些才是。”

顾九臬如释重负。

他出仕,是为了家族的存亡着想,可他也不希望因此而失去程池这个朋友。

顾九臬很快就安顿下来,开始了他仕途的第一步。

但就这时,京里发生了件不大不小的事。

亲们,明天是中秋节,阖家团圆的节日,提前跟大家说一声“节日快乐”!

程三自幼喜欢一同长大的舅家表哥,只是很久之后才知道,俊美无俦、情深不悔的韩家表哥是一种叫“男配”的奇怪生物,只可惜,她不是女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